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谎言中套着惊人的真相

第六百九十七章 谎言中套着惊人的真相

        我对鲁志伟说:“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发生什么事了,说出来,别憋在肚子里。说出来听听,说不好我们会帮到你什么呢。”

        鲁志伟抽泣:“没用,没用,死了,真的全死了,没有救了,死了。”

        我说:“谁死了,是什么人?叶凝,给他拿口水喝。”

        彼时唐牛钢已经把车停下来,叶凝给鲁志伟递过去一瓶水,后者拧开盖子哆嗦着喝了口水后,他抬头看我说:“我们撞邪了,他们,他们不是人,不是人了。”

        “把话讲清楚一些,来龙去脉。根源究竟,一点点的讲清楚。”

        我看着鲁志伟说。

        后者又別了几口水,等情绪稍显好转,他出神地看着我问:“你。你不害怕吗?我说,撞邪,你们·······”讨双史划。

        “怕什么怕?快说吧。”

        鲁志伟:“那,那我跟你们说了,你们,你们可不能,可不能报警啊。报警我就完了,我公司非把我辞退了不可。”

        我笑了下:“不报警,可你要跟我们撒谎,那就不一定了。”

        鲁志伟:“保证不撒谎,保证,保证不撒谎······”

        接下来鲁志伟告诉我他是成x一位玩金融的标准金领人士,工资,待遇什么的都很不错。平时也喜欢健个身。爬个山什么的。

        这次他休年假,他约上在一家户外俱乐部认识的四个朋友。五人一起就来到了希夏邦马峰的山脚下。、

        这不是一个登山的好季节,漫长的冬季来临,再有几天搞不好路都要被封上了。而他们到这里来也不是为了登山。他是想拍摄藏地的星空。

        本来很美好一件事,可能是旅途无聊,他们几人就讲起了鬼故事。

        鬼故事嘛,一多半是瞎扯的,讲出来听了求个刺激就得了。可他们当中有一个叫山哥的家伙听完了几人讲的鬼故事后,偏说这附近有一个鬼洞······

        山哥提这个鬼洞,其真实用意鲁志伟是知道的。

        五人队伍里只有一个妹子,那妹子姓金,名叫金晶晶。

        金晶晶人长的漂亮,家有钱,玩的又野。又在父亲公司做一个挂名的小总裁,俨然一副霸道女总裁的身份。

        山哥是玩户外的,在成x也有自已的店。他一直惦记这个金晶晶,想要把这霸道女总裁推倒了。

        泡妞儿嘛,不刺激一点,怎么能把这妞儿泡上

        于是,山哥就提了鬼洞,又说要领大家去鬼洞探险。

        鲁志伟明白事儿,就暗示其余三人不要跟着掺合。

        因为金晶晶不是什么德慧的女子,用鲁志伟话说,这女人看着虽是漂亮,娇小,可爱,外表也很清纯,实则私生活极其的不堪。这女人号称可以跟任何一切,她喜欢的‘东西’做夫妻。

        这话,听听吧。要多强大,有多强大。

        于是山哥和晶晶妹两人拿了一些装备,又特意弄了一个双人的大睡袋,就这么准备妥当,出发到鬼洞降妖伏魔去了。

        剩下鲁志伟等三条单身狗,便守在大本营那里,瞪着眼珠子看星星。末了,再yy,畅谈一番山哥和晶晶将要发生的种种’趣事’。

        走了半天,没回来。众人不解,纷说这是腿软了,还是怎么了。因为大家都是老驴了,高原来的不是一次两次,几乎每年都会跑过来几次’净化’一下灵魂。

        有人提议去找,鲁志伟觉得不妥,要是万一撞见二人正‘那啥’的时候,这多不好哇。

        于是又等。

        等了一天,人还是没回来。

        众人感觉不对了,开始拿手台联系。

        手台没人接听,众人感觉更加的不对。于是就起身,背了包,出发去山哥说的鬼洞寻找。

        三人整整用了一天,找了二十多公里,最后总算找到了山哥说的那个鬼洞。

        鬼洞不是多深的洞穴,就是一个天然形成的石凹。那地方原本应该很大,后来让人拿石头给封上了。此外在鬼洞旁边的石头上,有人用尼x尔的文字,写了禁止进入四个明晃晃的大字。

        那会儿天快黑了,鲁志伟说他领头打着手电刚把脑袋凑到洞口那儿,这货就让一股子血腥气给激出来了。

        他毕竟是高智商的知识份子,脑子反应的比谁都快,意识到不好,他立马就不往进了。后面的两人问他,为啥不进了,鲁志伟说头晕。

        两人笑他白长了这一副好体格了。于是后面的两人,大咧咧地钻进去了。

        然后,鲁志伟听到了一记惊呼。

        惊呼过后,他问了一句,里面怎么样了。两人不回答,鲁志伟说他拿手电朝里面晃了一下,他看到的先是一个只有三四十平大小的破洞。洞内的地面上积了很多的血,刚进去的两个兄弟,正站在离洞口两米多远的位置朝他咯咯的怪笑。

        鲁志伟骂了一句,扔下手电,撒丫子就跑了。

        鲁志伟说他说的是实话,他说看到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跟自已有没有关系。然后,再揣摩,如何规避法律上的责任,待将一切都揣摩清楚后,他撒丫子就急遁,遁的同时,他还将自已留在洞口的脚印给抹平了。

        “就是这些,我讲的全都是实话。”鲁志伟喝着水,表情很淡定地跟我说着。

        我抿嘴朝他笑了笑,又给了叶凝一个眼色。

        后者会意,抬手,就掐住了鲁志伟的后脖子,跟着一吐劲的功夫,鲁志伟脑袋就歪过去了一边。

        我转过身,探手按在了鲁志伟的脑门上。

        三秒后,我知道鲁志伟撒谎了。

        我敢说,没有任何人能猜出来这里面隐藏的东西,说句不好听的,这简直可以拍成电影了。

        事实上真正的生活本身就远比电影精彩。

        山哥确实是领金晶晶走了,山哥也确实想上那个晶晶!

        但,我想说的是,这完全就是鲁志伟一手策划的一场阴谋。

        五人小组中,除了山哥,晶晶,还有两个人,那两人一个叫罗桦,一个叫吴军。

        鲁志平跟罗桦是同事,吴军是他们的一个大客户。吴军把他的钱交给鲁志伟和罗桦打理。

        结果两人挪用了。

        具体的流程,手段,等等一些东西,这涉及到了金融行业的一些规则了,我不是特别的清楚。但事实就是,两人挪了吴军交给他们打理的大笔钱财。

        并且,他们还用这钱参赌了。

        原打算是赢了后,还回去,可结果他们输了。输了赌不上这个窟窿,就得露。所以,他们趁着这个机会,提出邀请,领吴军去这里来看星星。

        而真正的目地是要在这儿把吴军弄死,然后卷起他名下的所有财产,两人再想办法离开国内,去海外过逍遥日子。

        计算是这么安排的。

        到了这里后,山哥提出跟晶晶看鬼洞,然后两人就住在外面不回来了。

        不回来后,人失踪了,鲁志伟就提出来找。

        当鲁志伟和罗桦领上吴军出来找的时候,两人寻一个机会,用石头给吴军砸死。

        砸死后,他们两人再把尸体运上山顶上,随便扔进一个雪窝子里。

        这样,即便有人发现,也会说是这吴军登山让石头砸死的。更何况,这地方,位于边界,调查起来,可是很费周折的。

        鲁志伟计划满满的,到了这里后,前面走的都挺顺,可当遇到最后一个环节,他和罗桦两人合力杀吴军时候,他没想到,吴军会功夫。

        是虎爪功,还是什么功,这个不清楚,反正手指头很厉害,一抓衣服就是一个窟窿。

        三人于是在山上好一番的撕杀。

        最后吴军把罗桦给掐死了,鲁志伟则把登山镐拍进了吴军的后脑勺。

        杀了吴军后,鲁志伟一直在犹豫是主动投案,还是伪造现场。

        主动投案的话,他可以说是吴军要杀罗桦,他为了制止犯罪,被迫用手中武器做了正当防卫。但是,他考虑到这里还有一个环节就是山哥,假如山哥出卖他的话,他就完蛋了。

        所以,他不能让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思索过后,他走了伪造现场那条路,他安排的是两人撕杀,同归于尽的一个结果。

        安排完了后,他用另一部藏起来的手台跟山哥联系,可没想到,根本就联系不上。于是,他只好改变计划,先是远远离开了案发现场,后又沿了另外一条路往大本营走。

        见到我们后,他为了吓住我们,也是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他就临时编了这么一个鬼洞的故事来骗我们。

        不得不说,鲁志伟这人真的是个人才。妥妥儿的,高智商人类呀。

        我只是看出这人形迹古怪,面色不对,可想不到,他肚子里竟然藏了这么多的故事。

        人心呐人心!

        鬼神跟人心相比,其实还真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当下,我把探查到的东西跟车里人一讲,大伙全傻眼了,谁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接下来这个事儿怎么办?

        大家商量了一下,按马玉荣的说法就是,既然老天让鲁志伟遇到了我们,那就是说明,这场因缘得让我们接过去才行。

        唐牛钢啧啧感叹,直呼人心叵测。

        马玉荣则笑说,鬼神之物,大多是两个魂构成。所以就显的简单一些。天地之间,只有人是三魂齐备的生灵。所以,最复杂的,最难懂,同样也是最可怕的就是一个人。

        说话功夫,唐牛钢开车继续走,待跑出去十多公里后,真的是一点路都没有了。

        另外,此时天落了雪花,头顶堆积大朵的乌云,风一阵接一阵的吹着,气温瞬间就下降到了零下二十几度。

        当然了,这些自然环境对我们几人构不成什么威胁。所以,大家直接无视了天气,然后正当叶凝动手过去要把这个鲁志伟拍醒的时候,我阻止了叶凝·····

        “不用叫他咱们这兄弟早就醒了,这是跟咱们演戏呢。”

        鲁志伟还是不动弹。

        我这时说:“外边气温零下二十几度,你要是再不睁开眼,我就把你身上的衣服扒光,然后赤身果体地扔到外面。”

        鲁志伟一听这话,他睁开眼了。

        同时他正色对我说:“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这样子,不怕触犯法律吗?”

        他一脸道貌岸然的正气,君子模样儿。

        叭!

        叶凝给了鲁志伟一个大嘴巴。

        后者一捂嘴,眼珠子转了一个圈后,他拧过头低声说:“你们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们转帐,但是这个地方没有信号,你们不如带我去大本营,那里有信号,我到那里转帐给你们。”

        叶凝笑了:“我们不要钱,说吧,你干过什么事?”

        鲁志伟声音低沉,缓缓说:“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讲过了,这个世界有很多我们人类不知道的秘密。你们要是好奇,可以去查找,但我记不清走过的路了。我没办法带你们过去。”

        我笑了下,盯着鲁志伟,我把他心里的计划,还有他做的事,一件件全讲了出来。

        其中包括一些细节,比如他把登山镐砸进吴军脑子里时,他的手在微微的抽动,他好像一下子用空了全部的力气,身体一直在抖个不停······

        但让我想不到的是,鲁志伟听到这些后,他没有惊慌,而是抬起头一脸微笑地说:“证据呢?你说我杀人,你要有证据,你要找到尸体,找到目击人,找到我留下的指纹,找到我在事发现场的证据,有了这些,你才能指控我杀人了。否则······”

        鲁志伟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你就是在装神弄鬼,搬弄玄虚,挑拨是非!”

        “另外,我还想知道一点的就是,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鲁志伟一本正经地抱臂,冷冷地看着我。

        下一秒!

        砰!

        叶凝一拳给鲁志伟打趴下了。

        随之,她伸手拎起了鲁志伟的头发。

        “小哥,告诉我,我们是什么人?”叶凝冷冷地问。

        鲁志伟拖着哭腔:“你,你们是野蛮人,你们,你们不讲理,没有法律,你们,你们不是人。”

        叶凝笑了下:“好,我们既然不是文明人,那就请带路吧,带我们去你杀了吴军的地方。”

        鲁志伟:“好,我带路,我带。”

        临下车前,我抽了一块纸巾,给鲁志伟擦了擦鼻血说:“听着,伙计,我们有一千种方法,可以把你在这个世界上抹去,真正完全的抹去。所以,你如果是聪明的人话,我们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吧。”

        鲁志伟点了点头,复又伸手摸了下鼻梁对叶凝说:“你,你把我鼻梁骨打断了。”

        叶凝笑了:“这仅仅是开始,小哥!真的,我保证,这只是一个小开始······”

        鲁志伟这回不再说话,而是在叶凝的押送下,顶着风雪,一步步地走在高原的山路上。

        我们走了九个小时。

        鲁志伟累的不成样子了,他虚弱地说:“我不行了,真要再走的话,我可能要死在这里了,真的,我不行了,不行了。”

        我对他说:“走的话,你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如果不走,你真的会死在这里,我不骗你,真的会死。”

        又坚持了四个小时。

        第二天,当地时间早上七时多的时候,我们终于找到了案发现场。

        但是,这里没有尸体。

        “你骗了我们。”叶凝指着地面上的碎石,一脸冷意地看鲁志伟。

        后者用一种爬的方式,跌撞到了现场,然后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四周说:“不对,这,这不对,这,这人呢?人在哪里,怎么没了。”

        我观了一眼四周的参照物,发现鲁志伟没有骗我们,这里确实是他杀死吴军的地方。

        确认地点无误,我又低了头,在地面细细查找起来。

        这时唐牛钢说了一声:“兄弟,你看这里,这里有血。”

        我走过去,看到在一片松软的石子地上,堆积了一大滩凝固发黑的血迹,我伸了手指,轻轻抚了一个血迹,感知告诉我,这就是人血,并且这个人身上的生魂还挺旺。是以,他应该是让鲁志伟杀死的吴军。

        但是两人的尸体呢,他们去哪儿了?

        “兄弟,你看,这里有脚印。”

        马玉荣喊了一嗓子。

        我当即过去一看,果然地面积雪上出现了一行不怎么清晰的的脑印。

        这脚印只有一行,此外两只脚之间的距离拉的非常大,正常走路,顶多七十公分,这个已经快有三米了。从中不难推断,对方是用一种类似跳跃的方式前进。

        叶凝蹲下来,仔细打量脚印说:“看不出鞋子的样子,但看这脚印这么浅,再加上距离这么大,我估计对方是一个功夫很好的家伙。”

        马玉荣思忖说:“这人,功夫这么好,好像又是夹了两个死人走的,他弄走两个死人,这为的又是什么呢,难不成,这人······”

        他说到这儿,就不说了。

        我知道马玉荣知道的邪术诡术比我要多。同样,他也知道,我不太喜欢听那些东西。所以在没有亲眼验证之前,有些东西马玉荣不太好说

        “走,咱们顺这脚印追过去吧。”

        我刚说完这句,鲁志伟虚弱地说:“不行了,几位,我真的不行了,我走不动了,我再走,我非死这儿不可。”

        叶凝冷冷:“这里海拔有五千多米,你不跟我们走,你一个人守在这儿,气温又这么低,你不一样是寻死吗?”

        鲁志伟:“可我,我真的走不动了。”

        唐牛钢这时说:“行啊,看你好歹是条人命,我来背你吧。”

        唐牛钢说的没错,鲁志伟,他充其量只是一条人命而已,除了这个,他什么都不是。

        唐牛钢背起了鲁志伟,我们几人也不用藏着什么功夫了,当下唰唰,挪动脚步就全速前进喽。

        这一跑可不要紧,竟一下子给鲁志伟吓晕去了。我估计这小子,长这么大也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不过,或许正如叶凝所所说,这一切对他来说仅仅是开始。

        寻着脚印,我们全速跑了两个小时。

        最终,我们来到了一处横立的山崖前

        山崖的高度目测四十多米,在底部有一处的看着好像塌方形成的乱石堆。

        我们追的脚印,一直走到了了乱石堆的近处,跟着就消失不见了。而另几行杂乱的脚印,则从乱石堆的另一侧出现,然后一直朝正南方延伸了过去。

        马玉荣这时眯眼打量了五分钟后,他扭过头对我说:“兄弟,这地方有一股子死而不僵的煞气呀。”

        我听了不解,就问马玉荣:“什么叫死而不僵?”

        马玉荣思忖一番说:“现在这么讲的话,好像为时还早,走,我们凑近一步去看。”

        当下,我跟在马玉荣身后,一步步接近了乱石堆。

        到了地方后,马玉荣掏出那块罗盘,四下里一番的对照。待找到了一个疑似的入口后,他挥手示意我搬走一块大石头。

        这块石头的重量起码有几百斤,我到了近处,用手听了听劲后,起脚砰!一下就给石头踹翻到一边去了。

        石头一挪开,唰的一下。一股闻之欲呕的血腥气立马就蹿到了鼻子里。

        我忍了这血气,探头往里一瞅,只见这是一个面积只有三十几平的小石窟。

        石窟里基本没什么东西,只有一张铺了破旧羊皮好像是石床的那么一个物件。除外就是地面上一滩滩已经干涸的鲜血了。

        我探了一下,全都是人血。

        此外,这地方没有灵气,没有含了一股子怨怒之意的灵物。有的只是一道天地自然生成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的苍莽煞气。

        我不知道这煞气是什么,但可以确认的是,这石窟的主人在这里面没干好事儿。

        叶凝这时在我身边看过一眼,她也挪过了头。

        “怎么搞的,这地上,好多的血?。”

        叶凝一边说着,一边挪过了头。

        “咦,这是什么。”

        我听叶凝声音有异,急忙就转过了身。

        只见在这乱石堆的一角,赫然露出了一截黑呼呼的纺织物。

        叶凝伸手揪住,使劲朝外一拉。

        哗啦一声响后,伴随碎石散落,一个大大的双人睡袋赫然浮现在我们的眼前。

        彼时,唐牛钢把鲁志伟背过来。

        后者看到这睡袋后,他傻眼了。

        “怎么,怎么可能,这是,这是山哥和晶晶的睡袋,这,他们,他们,他们到哪里了,这,这怎么真的会有石洞,这·······”

        鲁志伟胡言乱语了几句后,由于过度劳累,再加上缺氧,他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