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拼全力,围斗与人共用天魂的存在

第六百九十九章 拼全力,围斗与人共用天魂的存在

        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院子里的那一声狗叫了。它出现的非常突然,因为平时打雷还有一个刮风云涌的过程,可这狗叫,它没有任何的征兆,轰的那么一下子。空气好像震了震,然后又轰轰响成了一片。

        它们不是汪星人的传统叫法儿,绝非汪汪的叫,也不是哈士奇的嗷嗷叫法。它是那种,轰隆,轰隆,我形容不上来,但听在人耳中,就仿佛一只沉睡多年的凶兽突然醒转了一般。

        并且,还不止是一只·····

        几乎是刹那间,耳朵里响的全是这种轰轰的狗叫声儿,这些狗叫的人心中生烦,恨不得跳过院墙,把这些东西全给掐死才能罢休。

        我吸了口气,扭头看了眼叶凝,叶凝表情微惊。接着我俩又看了眼花球儿。

        好吧。帕拉斯同学,它彻底傻掉了。这小家伙抬了爪儿瞪着眼,吐着舌头,一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呆呆地看着我。

        “走。上墙!”

        叶凝一声低呼,抱紧了发呆的花球儿,抠住墙角的缝隙,嗖的一下就跃到了墙头。

        我紧随叶凝身后,跃到了墙头向院子里看时,正好看到那三个师兄妹,唰的一下由墙外跃到院子里,又迅速结成了一个三角形的阵势,面对大概二十几只发疯的不明汪星人,小心地朝前挪动着脚步。

        院子很大,我没有见到人,只看到六十多米外的一处建筑内有灯光闪烁。除外诺大个院子只有这二十几只汪星人汇聚一起,用仿佛闷雷般的嗓音对着那师兄妹三人一个劲的吼着。

        大概半秒后,我听宫敬台喊了一声:“大家小心。这,这好像是鬼獒。”

        我一听宫敬台说出鬼獒的名字。马上想起胜战龙胜大哥曾跟我说过这么一种动物。

        如果说藏獒是神经质的话,那么鬼獒就是十足的精神病了。

        鬼獒就是因沾染不同寻常煞气,从而导致自身神经错乱的一个可怜物种。

        煞气很微妙。

        有的人莫明就怒了,原本胆小的人,莫明就有了拿刀杀人的本事。

        有的人,好好的,突然力大无穷,四五个壮汉都制不住。归到根上,有的是邪灵作崇,有的是一股冲天煞气惊扰生魂带来的可怕后果

        这些鬼獒都是专门在煞气生旺之地出生的,出生后,应该还接受过一些专门的训练方法,所以这些东西非常的可怕。冲上来,基本招呼不打一声,直接就给人扑倒撕喉了。

        所以狗这种动物其实是人心的体现。

        狗本身没什么错,错的是人。好人用正确的方法,可以培育出品性优秀的狗。坏人,或品行不端的人,他们养育出来的,自然也是品行不端的恶犬了。

        二十几只大鬼獒,个个身材都是高加索犬那么大,它们朝那三人小组一边狂吼,一边迅速结成了一个圈子,意思是要把这三人给扑倒在地。

        宫敬台一声小心过后,名字叫小雪的姑娘突然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纸。她伸手对着空气一摇,呼的一下,符纸瞬间就燃起来了。

        烧过后,随着一抹飞灰在空中消散,我感知到这三人身外就有了一层的力量。

        不亲眼看到,真的是无法相信这一切。

        小雪露的这一手功夫,古往今来,让很多的江湖术士都眼馋不已。

        术士们绞尽脑汁,不惜花大价钱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模仿。袖中藏火,以白磷来烧纸,又或是纸中浸油,等等各种各样的方法。其所求的,就是一招手,呼,将符纸点燃。这么一个酷炫的手法。

        不得道门真正传承的人,永远都不知道怎么来运用自身的功夫把这个符纸点燃。

        包括我,我学的功夫不是符术,所以我也不知道。

        但不可否认,符纸烧过后,就引动了一缕天降的外力。

        外力加身,这三人身体外就好像有了一层的屏障般,任鬼獒怎么冲,可就是无法冲到近处。

        小雪放了一道符。

        三人继续前进的同时,院子那处建筑的门口突然有声音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墙上站的朋友,你们看好了,看看我厉某人,今天是怎么破去这神通道术的。来人呐,给我冲!”

        我朝声音传来方向微微一笑。

        叶凝则低声说了一句:“好厉害,居然这么快就发现咱们了。”

        我对叶凝说:“发现不了才有问題呢,咱离的这么近,身上又没个隐蔽气息的符啥的,我估计,刚才在外边偷听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发现喽。什么话不说,等着看好戏吧。”

        呼·····

        打从建筑里冲出来两个结实的小伙子。

        这两小伙子各自拎了一个木桶,唰唰几步,跃到小雪三人的面前后,两人一扬木桶。

        小雪惊呼:“不好!”

        话音落时,桶里的东西已经泼出去了。

        我瞅了一眼,哎哟,那个脏啊,全是血啊,粪便,还有一些女人用过的纸啊,等等这些玩意儿

        哗的一泼,这些东西落到距离三人五米外的空地上后,那道之前由空降临的,保护这三人的力量,唰的一下就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我摇头叹了一口气。

        污秽之物可以破道术,这由古至今,已经用了不知多少次了。

        古时候打架就是这样,一个军队里来了一个妖道,用道术打赢了几场架后,最后基本都是让一盆屎尿给浇的现了原形。

        无论正神,还是邪灵,道术中应用的两大外来力量都厌恶这些极脏的东西。

        那有人说了,既然这东西可以避鬼,那我戴在身上,岂不是不怕鬼害了。没错儿,是不怕鬼害了。可人身的一身正神也得让这东西给折磨死。到最后就是倒霉连连,然后运气背到了想都想不到的境地。

        厉老魔头眼见两盆脏物破了小雪的道术,他哈哈大笑说:“来啊,x你妈的,有什么道术,有什么本事,来呀,你给我使呀,你老子我这里别的不多,就这些脏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来啊。”

        厉老魔的话激怒了,一阳和宫敬台,两人一声不发,呛的一下,各自抽出一把刀后,闪身就进了鬼獒大军中。还是动手来得实在,道术这东西要是管用,五千年的华夏历史中就不会出现屡次让外族入侵的事件了。

        两人执刀在手,冲上去真的是乱刀斩乱麻,狂性大发的鬼獒只要往前一蹿,唰的一下,刀光闪却,就是一颗獒头落地。

        我看了两眼,见这三人再不会遇到太大的威胁了。便领了叶凝从墙上跳下来,唰唰几步遁到了那处建筑的屋门前。

        门口立着一个面容冷峻的小老头儿。

        这老头儿六十多岁,立在那里,一脸牛逼架势。此外,他身前身后,还横了十多个人高马大,面目狰狞的异族弟子。

        老头儿一看到我,立马把脸朝天扬起来说:“姓关的,那次没咒死你,真是便宜你了,你小子记得······”

        呼!

        我冲上去了。

        就是一个字,打。

        砰!

        迎面一个大汉过来,我反手拧动一扔就飞。

        十来个人,转眼功夫放倒了一多半后,厉老魔:“杀!妈的,敢到我这里撒野,杀了他,杀!”

        一记杀声结束,我感觉脑门上一麻,当下我对叶凝说:“闪开,有枪!”

        当下,我挪步向门口处一冲,砰砰砰砰砰·····?一阵乱枪,就打到了地面上。

        好在我和叶凝的动作比较快,枪响的同时,我俩便闪到了门侧,是以楼上几把枪射出的子弹全都落空了。

        厉老魔眼见我到了近处,这家伙也不避,也不挡,而是哈哈一笑,伸手从脖子底下揪起一个好像是符纸类的东西,扔到嘴里嚼巴嚼巴咽下去后,他一脸诡笑地对我说:“来呀,杀了我,关仁,你来杀了我。来呀,来杀我啊。”

        叶凝把几个冲过来的壮汉放倒后,她捡起了一把尼泊尔弯刀,唰唰两步走到厉老魔面前,抬手扬刀就要砍。我一把给她手腕拿住了。

        “错,已经犯了一次,不能再犯第二次。”我一字一句地对叶凝说。

        厉老魔瞪着眼珠子,一脸古怪地笑着把脖子凑到叶凝手中的刀上:“割我,砍我的脑袋,求你了,砍,你快砍我,砍我呀。”

        我抬手,砰!

        一掌斩在了厉老魔的后脖子上。

        老魔眼珠子一翻白,两腿软绵之余,整个人扑通就倒在了地上。

        恰此时,我听到身后,嗖嗖嗖·····一连现了六七记箭矢破空的声音。我扭头看时,正好见到小雪,宫敬台,还有那个名叫一阳年轻人,三人各自拿了一把精钢制成的十字弩,一边射着箭,一边快步移到了房门前。

        我拎着厉老魔的衣领,抬头对宫敬台说了一声:“师兄,你们没事吧。”

        宫敬台收了十字弩说:“几个拿枪的俗人,能耐我何。”

        说完这句,他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纸巾,认真擦了擦衣服上沾了一抹腥臭东西。末了他扬头对我说:“把这人给我吧。”

        我说:“师兄,这人对我有大用,我必需拿到他。”

        宫敬台慢条斯理:“我再说最后一遍,把这人给我。”

        场面一下子就冷住了。

        给还是不给?厉老魔肯定就是古墨散人的弟子了,他身上本事,只比木罕高那么一点点而已。木罕之前在我手下都是秒死的货,所以,这货对我造不成威胁。

        可是关仁呐,你这趟过来,不是为了杀人,你是为了把古墨散人收入麾下而来。这才是你的真正任务,而厉老魔的身份特殊,他是这一局中的关键,我怎么能轻易将其送走?

        我冷冷说:“不给。”

        宫敬台:“关仁!不要不识抬举,你的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痛快点,把人拿过来,我们之间还是一个道友。你不交人,我们就此划清界限,楚汉相隔,以武来争。”

        我摇了摇头,又提拎了一下这个厉老魔,跟着我咬牙说:“争就争吧,你有那本事,你施出来呀。”

        宫敬台身上杀气一动,恰这时小雪说了一声:“师兄,师父不是说了嘛,让我们这一趟不要跟同道中人冲动,师父还说了,让你听道友的话。”

        “一边呆着去,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

        宫敬台凶过小师妹后,他一转身的间隙,突然,打从这屋子正厅殿上供的一个什么大仙儿像的后边就跑出来了一个汉人模样儿的小个男子。

        这男的一脸慌乱,跑到了近处,眼见我们,他哎呀,一声,拧头又要跑。

        叶凝一个箭步给他衣领揪住问:“哪儿去,往哪儿跑?”

        对方一个哆嗦,看着叶凝说:“出,出事了,东,东洋女人跑了,拿了很多东西,她们,跑,跑了。完了,还,还把地牢里,关,关的那个东西,放,放出来了。”

        讲到最后的时候,这家伙好像受了极大惊吓一般,眼珠子都不会转了。讨肝序圾。

        “地牢里的东西,那是什么?”

        宫敬台问了一句。

        对方咽了口唾沫,翻了翻眼珠子想了下说:“人魔,是人魔!”

        宫敬台拧眉:“人魔?什么人魔,我怎么没听说过。”

        话音一落,嗷呜!

        这屋子后头,就响起了一道冲天的嘶吼。

        紧跟着,轰隆,轰隆,轰隆·······

        有什么东西正一路砸着,撞着,轰轰的奔这个门口冲过来。

        众人一时都不动了。

        我这会儿闭眼,把感知往这屋子后头一放,脑子里先是接到一股子生猛凶悍的气息,然后眼前又隐约浮现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极高大,估摸站直了将近有三米的高度。除外,根据这身影的体形,我分析它不是什么人魔,它极可能是一只人熊!

        我以前曾听齐前辈讲过一次这东西,他说这玩意是喜马拉雅山地区独有的一个特殊物种。一度有人误认为是雪人,野人了。事实上,这就是一种比较喜欢直立行走的上古熊类。

        思忖间隙,咆哮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轰!

        伴随了一道巨大震响,殿堂中央供的那个什么大仙的雕像瞬间四分瓦解。

        弥漫的烟尘中,一只脖子拴了铁圈的黑棕色的熊状生物,撕开嗓子朝我们咆哮一声后,它直奔叶凝扑去了。

        叶凝闪身之余,人熊伸了大爪子朝着前方空气一划拉。

        噗嗤一下,叶凝手中提拎那人的胸口就碎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

        人熊身上裹的气势太强了,除了本有的气势外,我发现这人熊头顶三尺之处,竟然也遁开了一道虚空连接,一道又一道苍劲的洪流,如倾洪江水般,轰轰的灌输到了这人熊的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再定眼去看的时候,我发现这人熊眼珠子里竟浮现了一丝人类独有的神色。

        这是······

        我一闪身。

        与此同时,我手里拎的厉老魔醒了,他睁眼,看了眼人熊后,这老魔哈哈大笑说:“好啦,好啦,这把熊爷放出来了,哈哈哈,我看你们几个江湖小道,有什么手段制它。哼,杀我,杀我呀。”

        砰!

        我一掌又给这货砍晕了。

        与此同时,人熊碎了叶凝手上提的那小子后,它嗷,吼过一嗓子后,它竟不攻击了,而是仿佛思考般,挪动着身子,不停地眯眼打量着我们

        小雪看到这一幕,她向后一边退着,一边惊讶地说:“嫁魂,这帮人,这帮人竟然嫁魂的手法儿,天呐,嫁魂儿,这,这东西,是要成妖的。”

        道门之中的术法千奇百怪,我自问也了解不少了,可这嫁魂的说法,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当下,我移了一步拉过叶凝,让其站在我身边后,我沉声问了一句:“嫁魂?魂还能嫁吗?”

        不想这次,没等那师兄妹三人给我解疑,叶凝提着尼x尔弯刀小声说:“嫁魂的手法就是共用天魂。你知道,兽类只有一个地魂,一个生魂。所以,兽类没有人类的智商,即便最聪明的大猩猩,就算它的dna组合与人类多么的接近,可它也变不成人类,原因是,它们领不到天魂。”

        “但有一种古老的手段,可以让兽类与人类共享一个天魂,这样的话,兽类就能凭借人类,修炼成妖。”

        我恍然说:“兽修成妖,离不开人的辅助,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叶凝:“没错,道门里边,确实是这样说的。兽与人共有了一个天魂,那样的话,兽就开启了灵智,头颅里的大脑也产生了进化,更进一步,兽就会化成妖了。”

        有了相同的理性力理来约束情绪,当兽类具备了人独有的理性之后,成妖,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喽。我听过叶凝一番讲解,恍然之余,宫敬台冷哼说:“哼,讲的挺明白,就是知不知道怎么对付。”

        一言结束。轰!

        人熊好像看宫敬台很不起眼一般,拖着庞大的身体,轰的一下就冲过去了。

        宫敬台,啊哈1

        他手上快速打了一个诀。

        与此同时,小雪扔出了一道符,可还不容她把那符中的力量放出来。人熊扭头,啊呜,就是一嗓子。轰的一下子,一股子劲流蹿出,直接给符吹没了。

        小雪凌乱之余,一阳兄拧身打了一个漂亮的崩拳,直奔人熊肋骨撞去。

        毕竟体积摆在这儿呢,一阳功夫是不错,可他到了人熊身边,后者只一声吼,轰!那熊身毛发一阵激荡间,撞出的力量,喀吧一下就给一阳的胳膊震断了。

        叶凝彼时拉我,唰,闪了一步,复又喃喃说:“师父讲的真是没错,世间什么都不怕,就怕禽兽有文化呀。放在人身上,心思奸诈,贪婪,险恶的人要是受了高等教育,那对社会来说,就是一个大灾难。搁到兽身上也是一样,要是一个生性凶悍,强横的猛兽修了通神的功夫········”

        “完了,盯上咱们了。”

        叶凝说话间,那人熊虎了个脸,瞪了叶凝一下。

        恰此时,宫敬台的诀结成了。

        他用的应该是道门的五雷正法,可是他没有像电影,电视里的那些人一样,在嘴里吆喝着拍出手掌,他只是结了一个雷法的掌诀,也就是把五指弯曲,向掌心并拢。

        结成了后,宫敬台全身不见一丝儿的力量波动。

        他只稍微向后撤了一下,避开人熊的锋芒,紧跟着提掌对准人熊就是轻轻的一拍。

        眼中没有看到什么,但感知里,好像天地要被什么东西劈开一般,一股子霸道至不容抗拒的力量,轰的一下闪现后,又唰!

        嗷呜。

        那人熊突然把四肢伏在地上,抬起粗大的脖子,张嘴对着宫敬台的手掌就是一声狂吼。

        吼响在产生强大震动的同时,那股子灌输到人熊脑门上的力量瞬间强势了十倍有余,跟着人熊气势爆涨,它借了吼出的余力,腰背一弓间,就跃起直朝宫敬台扑了过去。

        宫敬台脸色很难看,因为单凭力抗的话,他能引外力,人熊也能引外力,硬抗,他抗不过这东西。用道术?他的五雷法,还很浅,根本制不住人熊的一身之神。

        道术,武力,都用不上,他接下来的命运,真的只有等死这一条路可走了。

        不知为什么,潜意识告诉我,不能让宫敬台死。所以我动手了。我一动,叶凝也动了。

        杀!

        叶凝遁到人熊后背上方,屈膝砰的一下就撞到了人熊的后背。

        我则借了机会,移到了人熊的腰腹位置,这一次,我没有去跟它硬抗,而是选择了伸手去听它身上的劲。

        这力量何等的狂暴,我一探手功夫,还没听出个大概。人熊就拧身,呼,一巴掌奔我砸来了。

        多亏了叶凝,她提着大弯刀,对着人熊胳膊,唰!

        斩!

        砰嗡!

        刀直接给震飞了,可这一下,却阻断了人熊拍下来的去势,我又有了一次喘息的机会,然后我伸手一抹人熊的后背,继续听它身上的劲。

        人熊嗷,吼过一嗓子后。叶凝咬了牙,提起另一把弯刀,又奔人熊的腿上斩去。

        叶凝真的是拼了,人熊身上的劲气刚猛,刀被震飞的时候,她的虎口也已是裂开。可她毫不在乎,提了刀,斩过后,一旋身,逗着人熊一转头后,她找了一把刀,拧身又斩了过去。

        就这样,我和叶凝配合,同这人熊斗了足有三十多秒。末了我终于听出人熊身上的力量了。

        听出,就是能把对方装在心里的意思。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反正,听上对方的劲后,那就打!

        轰!

        我拧腰,错胯,一个贴山靠撞在了人熊的腰上。

        两力相遇,却没有产生任何的劲气,仅是听到砰的一声响后,两股劲就缠到一块儿了。

        人熊一愣,它扭头不无狰狞地看了我一眼后,它嗷的叫了一声,转瞬,轰的一下,这家伙直接就撞开大门,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661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