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章 古墨真相,定位,雪线追杀

第七百章 古墨真相,定位,雪线追杀

        我对着人熊消失的背影长舒一口气。800book.net  [网]

        这种完全违背天地自然规律的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这货不仅拥有强悍的身体,更难得的是,它与一个真正的人类高手共同拥有了一道天魂。

        这已经违背了德字的真正精神。而这种手段便是传说中的妖术了。

        妖术,妖术,让一个上古的高原熊类拥有人类的智商不说,还让这货修习了人类的修行功夫。

        我对着清冷的夜空,长长叹过一口气。

        冷峻的空气让我精神为之一振,我转头看了眼宫敬台,后者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扑打了一下身上沾的灰尘,他脸上先是闪过了一丝尴尬,跟着又强挺着精气神对我说:“那个怪物呢?他去哪里了?”

        我冷笑:“你没长眼睛吗?刚才发生什么了。难道你没看见吗?”

        宫敬台低头伸手捂了一下胸口,冷冷哼过一声,便起身朝另外两人走去了。

        我快步移到了叶凝身边,抬起她的手问:“怎么样了?”

        叶凝虎口裂了,鲜血正汨汨的涌出来。

        “我包里有药,没什么大事,就是撕裂伤。”叶凝轻描淡写地说完,她正要伸手去翻药,我已经提前将药包找出来。

        我让叶凝别动,细心给她清理了一下伤口。又用纱布将伤口密密地包裹了之后。叶凝朝我一笑说:“这次配合怎么样?”

        我笑说:“好是好,不过下次可不能再这么拼了。”

        叶凝:“我就是见不得你受一丁半点的威胁,行啦。我没事了,走,你看那三人往后边去了。咱们跟过去,看他们要干什么。”

        原来刚才我给叶凝包扎的时候。那三个人已经越过破碎的神像,直奔后边去了。

        当下,我提起昏迷不醒的厉魔头,跟叶凝迈过地面堆积的碎石还有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翻过神像的大脑袋,径直走到后殿。

        后边看着是一个住人的场子,两侧都是那种修建很规整的小房子。我提着厉魔头一个个的屋子走过,最终来到了一个昏暗的角落里。

        这里的地面破了一个大洞,洞穴下方露出的是散发着血腥气的黑暗空间。

        我探头朝洞里望了望。

        一片的残肢碎骨,有动物,有人的,各种各样。

        想来这里就是喂养人熊的那个地穴了。

        我反复查探,确认底下没有任何活物的气息后,又顺着旁边的小巷道一拐,转眼就来到了另一处稍大点的空间。

        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宫敬台等三人正在这处空间里到处的找着什么东西。

        我大概扫一眼,转眼身上惊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这里面放了两个大大的木桶,桶里积的全是混了鲜血的热水。除外,在不远处的石案上,还放着一堆堆肉泥一样的东西。

        我看了眼那东西,马上明白它们来自哪里了。

        它们就是失踪的那个行为不检点妹子外加山哥。

        难以想像的残忍,这发生的一幕幕如非亲眼所见,真的是很难想像。

        我摇了摇头,拎过厉魔头,想了想后,我把手掌按在了他的头顶。

        我看到了一幕幕非常惨烈的画面,一如我之前推测的那样,这一堆肉泥就是那两个曾经的活人。

        他们受的痛苦难以形容,这么说吧,我只能说这两个人,他们这是造了什么孽了,竟然身处了这样的痛苦。

        他们是大怒身的药引。

        大怒身是厉魔头对这种邪术的一种称呼,它源自极久远的一门邪术。

        据说在很久以前,居住在各个不同部落间的人经常发生战斗。有个不知名的战败部落,从一处更加久远的洞穴石刻中学习到了制作大怒身的方法。

        古时的人不懂什么科学。换了现在,一定会认为这种方法纯粹是一种扯了。

        那会儿的人让愤怒驱使,他们想复仇,于是他们就按那洞穴石刻描述的法门,制作了大怒身。

        具体就是找两个人,然后把他们的生魂封在体内后,再一点点的折磨他们。

        这手段有些像凌迟,但反人类的程度远比凌迟残忍百倍不止。

        对此我就不具体描述了。反正其核心的思想,就是要那两个人受尽痛苦,完了还不死,最终提取他们那道经历过痛苦洗礼的灵魂,再让这灵魂与两个活人的灵魂融合。

        末了制作出来的,就是这个大怒身。

        传说大怒身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它能打破空间的屏障,与厉魔头脑海中说的一个怒界相通。

        怒界肯定是厉魔头个人的一种说法了。

        因为玄学领域里,不同的地区,人,对一些名词的理解,称呼都不一样。

        就好像古时有人称三魂为天魂,地魂,人魂,也有人叫什么阳魂,命魂,阴魂等等这都是称呼的不同,但实质的意义完全一样。

        怒界是什么界,我不懂。

        知道的就是,领了怒界的力量后,对方会成为刀枪不入,百战不怠的战神。

        只是······

        世间永无双全事嘛,这种大怒身虽厉害,但它却有一个无法突破的时间限制。

        也就是说,成就了大怒身的两个人,最多能活七天,七天可能都是长的,有的可能连七天都活不够,三四天过后,就砰的一下,散了。

        厉魔头跟花子做了交易,他替对方做了两个大怒身,然后他答应带花子去见他的师父。

        这事儿,冷不丁一听,颇有点吃里扒外的味道。

        因为谁都能想到,领了这两个大怒身去见某人,这能说是办好事吗?肯定不是办什么好事儿。

        可厉魔头不管那么多,他这人脑子里没有什么礼法规矩,只有一个单纯而执着的追求,那就是钱。

        谁给的钱多,谁就能当他的主子。没钱,则一边儿呆着去吧。

        厉魔头这人虽说极邪恶,但脑子里的一句话,还比较有意思。我估计任何人都想不到,这货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想的就是,哪天活的够了,他直接找个买家把自已这条命卖了。

        我顺着厉魔头的脑子里的记忆继续往深了看,突然唰的一下,我打了个激灵的同时,眼前,轰!空气一震,随即一道灰濛濛,拄了拐杖的影子就浮现在我眼前了。

        很霸道的幻相。

        这手段比花子要高明数倍,因为花子是直接把她的思想,等等一切植入到了她手下的脑子里。而这个人,是感觉到我要窥探他印在厉魔头脑子里的记忆时,他主动跟我建立的一个联接,然后又在我眼中幻出了他的影像。

        他的影子很模糊,原因好像是他不太想让我看到他的真正面容。

        我对着这个在我脑子里成了影的幻人,我直直地盯着他······

        三秒后,来人说话了。

        “你咋样?”

        呃?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位传说中,强大无比的存在,见我面第一句话问的竟然是,你咋样?

        我稍微定了下神。淡然回话:“还行。”

        “嗯,唉·······”

        灰影重重叹口气。

        我小心问:“阁下,是人,是鬼,神仙,亦或是妖怪?”

        灰影:“唉,我就是人不人,鬼不鬼,仙不仙,神不神,妖不妖,怪不怪的这么一个玩意儿。”

        这话没法聊了,你这,你这让我怎么称呼你呀。

        灰影:“什么也不用说了,你要是能找到我,就救救我,要是找不到就算了。还有,你见到的我,不一定就是真的我。现在的我,只是另外一个真实的我。好吧,就说这么多了,再见。”

        唰!

        影子没了。

        不仅没了,这灰影还把厉魔头脑子里的东西全都给清空了。

        随之当我把手掌从厉魔头脑子里移开的瞬间,这老魔头全身一阵的抽搐,末了口吐白沫,就此倒地昏了过去。唰!

        宫敬台,小雪,一阳三人,包括叶凝都把目光落到了我身上。

        我定了一下神,对这几人说:“不是我干的。”

        宫敬台冷笑,他三两步冲上来,伸手往厉魔头脑门上一放,跟着又冷笑说:“关仁,想不到你好狠呐,你竟然把这人一生的记忆给活生生的抹去了。道门中人,道门中人忌讳的就是你这种狠绝的手段。你,你呀你,我不说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惨了,真的是惨了。

        这明显是别人牵驴我拔桩子,这误会可深大发了。

        不过误会就误会吧,出道走江湖这么多年,让人误会事儿还在少数吗?

        我摇头一笑,转又想起了灰影儿的话。

        救他,他不是他,他又是他!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我眼见那三人仍旧在找着什么,就抽个机会把叶凝拉过去一边,然后我小声把刚才看到的事儿讲了一遍。

        叶凝低声说:“就知道不是你,你绝对干不出来这样的事儿。不过你说的这个人,他这样讲的话,我倒觉得有一种可能。”

        我说:“什么可能?”

        叶凝:“他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我一怔:“不会吧,古墨散人是一叶先生的师兄,他那么强的一个人也会让什么东西给附体了?”

        叶凝说:“佛陀最终成佛之前,还有无数的天魔过来干扰他呢。更何况普通修行中人了。另外,我在崆峒读一个道门师父的修行笔记时,那师父说过,如果遇到一些实力特别大的大灵,还是有被附体可能的。所以,这古墨散人的情况应该是被附体了。”

        “但跟一般附体不同的是,他一直在跟体内的另外一个家伙做着争斗,两人互相争夺一副身体的控制权。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他讲的那些话。”

        我恍然:“是他,又不是他。”

        叶凝:“对,咱们可以理解他体内有一个道一个魔。他时而是那个道,时而是那个魔。”

        我思忖:“这样的话,他说了让我们帮他,意思就是将魔除掉,然后扶道上位。”

        叶凝点头赞同。

        名单没有错,一叶先生的推断也没有错。同样,我看到的也没有错。

        古墨散人,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身体里面有两个人。

        而我此行的最终目地,也终于确定了,我就是要在保存对方身体的前提下,把魔化的古墨散人干掉。

        这题很难,因为我不太清楚,怎么去做这个答案。

        思忖间,我突然听小雪叫了一声:“找到了,这个应该是吧。”

        “我看看。”宫敬台快步过去的同时,我也转身,这时我看到小雪从室内空间一角的一个覆盖了灰尘的破柜子里找出了个皮质的地图。

        我给叶凝使了个眼色,我俩凑过去,到近处一看。

        果然是张地图,并且地图上用尼x尔的文字标了很多的位置。

        宫敬台哈哈一笑,一把将地图拿到怀里,然后他说:“找到了,这下找到了,哈哈,终于知道那魔宫的入口了。”

        说完,宫敬台看也不看我们一眼,一挥手说:“走,我们快点出发。”

        另外两人听了他的令,转身就跟了过去。

        叶凝看我一眼:“仁子,要不你再听听外面那几个死人?”

        我瞟了眼地上的厉魔头说:“没用,那些人的地位非常卑贱,根本不知道古墨散人修行的老窝。走,咱们跟。”

        叶凝撇下嘴说:“这样好没面子的。”

        我说:“行啦,我的大凝子,出来混,有些时候,是要放下面子的,走吧,走吧。”

        我劝着叶凝,带她一起出来后,一边跟着宫敬台三人往前走,一边在脑子里思忖花子等人的目地。

        倘若我猜的没错,花子娘们儿是想杀掉那个真正的古墨散人,然后想办法与那个魔化散人的达成约定。当然,不排除她有更大胃口的可能。没准这个花子计划的是干脆直接将两个不同的古墨散人都除掉,最终,她取代古墨散人,成为那几百号信徒的领袖。

        思忖间走到外面后,我,叶凝,还有宫敬台三人很有默契地把地面上的死人收拾了一番。后又找到了一些柴油,最终将这些死人,连同这个邪恶的修行地点一起付之一炬。

        眼看着大火烧起,宫敬台瞅我笑了一下,复又冷冷说:“关仁,做人,可不要跟人别人的屁股后头行事啊。”、说完,宫敬台嗖的一下,领人闪身就遁了。

        叶凝望着宫敬台背影咬牙说:“真想给他拍地上,我真想·······”叼亩节技。

        我说:“休怒,休怒,这样,咱们先去找马道长,唐大哥,找到他们后,再想办法继续走。”

        叶凝:“好。”

        我们冲出这个废墟,沿来时的路,回到那处雪坡上的时候,我四下打量,结果发现马玉荣,唐牛钢还有那个半死不活的鲁志伟几人竟然消失了。

        我又顺着雪坡找了一公里,最后在一处背风的岩石带,我看到了一些打斗的痕迹。

        什么都不用说了。

        马道长,唐牛钢,还有鲁志伟三人落到花子手中了。

        这个花子,果然够狠毒。

        我又四下找了一圈,发现除了打斗痕迹,我没有看到什么血迹。于是,我借了身上的小神通,通过这些痕迹大概分析了一下。

        最终我断定马玉荣等人的生命还没有危险,他们只是让花子制住了。

        制住了等同是人质。

        花子这棋步,又领先了我的一小步。

        当下,叶凝问我,现在是跟花子,还是跟宫敬台那三人的屁股后头转悠。

        话刚出口。

        嗷呜!

        我听到远处的雪山上传来的一记惊天动地的咆哮。

        听到这动静,我心中一动,果断对叶凝说:“走,去那里!”

        当下,我和叶凝全速开进。

        十分钟后,在一处雪谷的上方,我看到了三人一熊互相对峙的场面。

        这三人便是宫敬台为首的三个师兄妹,一熊不必多介绍了,大人熊是也。

        宫敬台这边的整体实力根本不是那人熊的对手,此时,我见一阳兄已经是伤上加伤了,小雪妹子,吓的小脸惨白,坐在雪地上,正一步步地向后缩着。

        宫敬台的雷掌啊,法术啊,等等一切都不好使了,他倚着一块石头,手里拿了一块石头,正面如死灰般,做着困兽犹斗之姿。

        叶凝见到这一幕,她扭头刚要跟我说些什么的时候。

        她怀里的帕拉斯猫,花球同学拱起毛绒的大脑袋,朝着人熊喵噢的叫了一声儿。

        这小动静,竟隐含了几分勾搭的味道。

        人熊嗷呜一声吼,又一抬头,怒目与帕拉斯猫直视。

        花球这个能惹事不能平事儿的小家伙,一见这架势立马又把脑袋缩回去,吓的再不敢多看人熊一眼了。

        我这时抱臂,闪了身出来。

        我看着下边的人,微微笑了笑后,我又朝人熊笑了笑。

        这人熊盯着我,意思是,你等着,你等我练出大招儿的,我再收拾你。然后它嗷呜一声吼,拖着沉重的身体,嗖嗖的,就遁了。

        我给叶凝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一起慢慢的从雪坡上下来。

        我看着宫敬台,我笑说:“把石头放下吧。”

        宫敬台一脸恨色,哼了一声,气冲冲的把石头丢远了。

        我笑了一下:“叶凝,你说,咱们是走,还是不走呢?”

        叶凝笑了:“走呗,省得人说咱们老是多管闲事。”

        我恍然:“也是这么一个道理啊。宫师兄啊,这闲事,看来我真不能管了。这样,走吧。”

        抬脚刚要走,远处人熊嗷呜!冲天又是一声的嘶吼。

        宫敬台好像落下心理阴影了,听到这吼声,他不由自主就打了个激灵。

        我笑了:“走啦,叶凝。”

        嗷呜!

        人熊又是一声吼。

        宫敬台在极端两难的选择中,他无边艰难地说:“关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就,就请,请,跟我们一起,一起同行吧。”

        我听这话笑了。彼时叶凝说:“哎哟,我饿了。”

        小雪嗖嗖的遁过来,翻着大包对叶凝说:“姐,我有罐头,能自动加热的,你看,这个环,一拉,一会儿就好了。”

        小雪妹子亲切地献上了罐头。

        叶凝点下头:“嗯,可以呀,不错嘛。”

        我走过去,朝宫敬台伸出了手,后者伸手跟我的手握在一起后,我把他拉了起来。

        “没啥事儿吧。”我问他。

        宫敬台:“没事儿,只是低估了他们实力,没想到这雪山还有这么霸道的一个东西。”

        我说:“行啊,这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很多事情,我们想的是一样,最后结果,可能又是另外一样。咦,一阳,你身上怎么样。”

        一阳咬牙说:“那家伙太霸道了,我肋骨,哎哟,这是断几根了,哎哟。”

        我听了急忙过去,弯腰一番检查后,我告诉一阳,他的肋骨断了三根。

        于是,取来小雪的药,叶凝又帮着给一阳做过了简易的包扎后。一行残兵伤员,暂时安稳了下来。

        众人找了个避风的小坡,坐下后,小雪把其余的罐头都拿出来。

        我看了眼四周,这雪山,没草吃,哎,改吃罐头吧。

        对付吃一口饭。

        宫敬台让小雪拿出地图,指着上面的一个地方说:“这里,距离我们有八十公里。一直向西走,几乎全是雪线,并且压根就没什么人烟。八十公里,地面的路没问题,但这是高原,又是雪线以上。到了后,我们还得把那个老窝给捣了。”

        “这补给跟不上,这困难程度·······”

        宫敬台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

        我听到这儿,笑了笑说:“宫师兄,你听过一首歌吗?”

        宫敬台一怔:“歌?什么歌?”

        我郑重:“游击队之歌。”

        宫敬台复又是一怔。

        我低沉:“那歌里是这样唱的,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宫敬台微微迷糊。

        我笑说:“有一队人他们的老大叫花子,她是个东洋邪娘们。这次,她们也过来了。并且还抓走了我的两个朋友。所以,个人觉得,有必要劫一下那个花子。”

        宫敬台:“花子手里,可有两个大怒身呐。”

        我看了眼远方说:“宫师兄,你觉得那人熊,它会放过我们吗?”

        宫敬台一怔复又说:“妙啊,妙!”

        我摆手:“先别说妙,花子目前在哪儿,我没办法找到。诸位道门中人,这玄空起盘,什么,什么遁甲,定位找人,我听说比雷达都厉害。三位,你们谁愿意施展一下身手啊。”

        小雪嘴里含着吸管说:“我试试,行吗?”

        我一笑:“行啊,当然行了!”

        小雪当即放下了牛奶袋子,从包包里取出来一张纸,一个罗盘,然后她开始起盘定位找人了。

        具体这些术法,我就不懂了,只见小雪一番的忙活后,她指了一个方向说:“就是那儿,跟我们要去的方向一样。”

        我说:“妥嘞,咱们玩他一个雪线追击,把这一群东洋妖人灭这儿再说。灭了之后,她们的补给,自然就是咱们的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970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