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零一章 差点内讧,雪崩,人熊和人质

第七百零一章 差点内讧,雪崩,人熊和人质

        老天爷很应景,在大家商量完计划的同时,呼呼的大风就起来了,风里裹的全是雪粒子,冰碴子。打在人脸上生硬生硬的,我们把衣领竖起,小雪妹子还极贴心地把她的耳包子递给了我。

        我看着这一对支愣起兔耳朵的耳包子,我审视一番后,我把它递给叶凝了。

        女孩子的东西太可爱了,我一大老爷们,表示真心用不了。

        收拾利索后,我们顶着雪雾,在雪线上快速地移动起来。

        高原雪线以上是人类的禁区,即便是全套装备的真正户外大神也不敢随便走出去溜达。因为极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把小命给弄丢了。

        就算是我们这些身上有功夫的小高人,处于这个环境,也不敢把劲儿给例到顶儿。使到顶儿后,没有余劲儿,一口气调不上来,真心容易卡半道儿。

        这不,一阳身上有伤,他就卡这儿了。

        “怎么样啊兄弟,能不能坚持过去。”我拍着一阳的后背。

        一阳喘了粗扡说:“那人熊,真不是人呐,真不是人。”

        小雪弱弱:“师兄,它本来就不是人嘛,它是熊。”

        一阳:“太狠了。好像给丹境撞动了。”

        宫敬台瞥了眼师弟说:“没用,这点本事都不如小雪。”

        一阳不服:“你行,你上啊,你五雷掌不是号称,三界之内,下轰妖魔,上轰仙人嘛,你来呀。”

        叶凝扭头憋不住乐。

        宫敬台:“哼。”

        我劝说:“行啦,行啦,大敌当前,都别吵了。那个一阳身上有伤,小雪,你那儿还有多少补给。”

        小雪整理一番。把东西捧在手上说“就这么点了。”

        我把这些补给拿到一阳手上:“你一会儿找个避风的地方,顺着雪线往下走,要是能遇到人家什么的,就先对付住下。”

        一阳一愣:“关仁,你这······”

        宫敬台:“行了,行了,一阳,你别装着硬充了,你这样儿的,你根本就不行,我跟你说,就你这身板,回师门再修个十年八载的,你再出来到人世间走上一回吧。。”

        一阳瞪眼:“我不服。凭什么你行,我不行。”

        宫敬台:“又来了,又来了不是,咱们一共师兄弟三个,论本事,我比你大,论年龄,我也比你大,你凭什么不服。”

        一阳把补给重重扔到地上,他咬牙指着宫敬台说:“我就是不服。还有。你给我听好了啊,宫敬台,你给我听好了,我一阳哪都不去,我跟你们一起走,不就是东洋女人吗?你看我,看到时候怎么给那些人拿下来的。”

        宫敬台抱臂啧啧说:“行了吧一阳,你当这是在师父他老人家的庇护下,你跟人过招,互相切磋玩儿呢?我告诉你小子。那伙东洋人不好惹,你跟去,妈的!你他妈除了能给我们添乱,你屁事干不了。”

        一阳:“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啊······”

        小雪忽然捂耳一声尖叫。

        我和叶凝闻言都是对空一声长叹。

        目睹这师兄弟俩吵架,我终于明白老前辈们中的一些恩怨是怎么来的了。

        甭管他修高术,还是国术,只要是人,师兄弟之间就肯定存在着种种矛盾和恩怨。若是真高明的师父,他自然可以看清楚这一点,然后会想办法从中化解。

        若是师父疏于看护,师兄弟之间的矛盾日益放大,堆积到最后,那就是一场滔天的浩劫。

        这师兄弟俩修的是道术,道术上我不会。

        所以,我没办法给他俩拿下。但同时,这师兄弟俩又是人,只要是人,咱们从人字的角度讲一讲,有些事我相信还是能唠开的。

        当下,我团了三个雪团子。

        走到过伸手给一阳拉过来,一阳一别劲,那意思是不跟我来。我一瞪眼说:“你要这样我走了啊,我要一走,那嗷呜,那大家伙来了,我看你们怎么跟那玩意儿抗。”

        一阳低头不说话了。

        我拉过他,走到了宫敬台身后,给一阳按坐下,然后又让宫敬台也坐下好。我分给两人一家一个雪团子。

        一阳和宫敬台目瞪口呆,他们表示不知道这是啥意思。

        我说:“口渴了吧,这可是高原雪线上的雪啊,天然纯净无污染,不含化肥农药····来吧,吃两口解个渴。”

        我说完,打了一样儿,仰头给雪团子塞到了嘴里。

        这家伙,真凉啊,从嗓子眼,一直凉到了肠子里。

        两人照我的样子也吃了雪团子,我看着他们笑说:“凉不?”

        两人齐声回说一个凉字。

        我说:“凉就好,冰冰冷,火气就消了,消了火气就能说人话了。”

        两人这时才听明白怎么回事儿。

        我接着说:“二位都是道门中人,我估且问一句,二位修道为的是什么?”

        两人呆了呆后,宫敬台先回话了:“我们都是孤儿,没有父母要我们,也没人养我们。是师父收留了我们,先是治好了我们身上的病,后又给我们抚养成人,最后又教我们道家的种种功夫和手段。修道······修道对我们来说就是日子。就是常人说的那种过日子。”

        我吃了口雪团子说:“过日子,很好。另外我再问一句,有没有想过成仙?”

        两人摇了摇头。

        我嚼着冰渣说:“我也没想过成仙,我对神仙没感觉,真的没感觉。人生嘛,就是一场经历。这场风波结束,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回到正常社会,过那种普通人的日子,哪怕没了这一身所谓的什么高术功夫,这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问题。”

        宫敬台和一阳用诧异的目光看我。

        我望着远处的雪山说:“我跟你们说实话,确实是这样,都说高术能够通神,能够证到最后所谓的真神。可那样又如何呢?我对这个没兴趣,我更有兴趣的是过老百姓的日子,哪怕苦一些,累一些,麻烦一些,枯燥一些。”

        “是的,没什么可争取的,就是平淡地活着,生孩子,孝敬老人,抚养孩子,看他长大,自已老了,最后有那么一天,突然就撒手离开人世。”

        我念叨的同时,一脸微笑看着两人说:“这其实是我现在内心当中最想过的日子。”

        笑过我又说:“一阳,到那个时候,你要找到我,我可能近不了你的身,可能你二十米外,一抬手就把我打死了,是不是这样?那时你会很强,很强。”

        一阳低头不说话了。

        我又说:“可我现在过不了那日子。因为我身上背了许多称之为承负的东西。有一些我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事情,它们摆在了我的眼前,要我去做,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崇高吗?伟大吗?”

        我撇了下嘴说:“没人给我唱赞歌,甚至没人会相信我做过的事。但不管怎样,只要这因缘了结,风波平定,哪怕我变成一个普通人。”

        我对一阳和宫敬台说:“这也是无所谓的事。”

        我拍拍两人的肩膀说:“我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很简单的人。我对高术,对修行,对功夫的理解,就是如此。”

        “力可移山填海,不如粗茶淡饭·····举案齐眉。”

        说到最后四个字时,我看了眼叶凝。

        叶凝看着我,一笑之间,暖暖的心意便送了过来。

        一阳沉默些许。他忽地抬了头说:“我明白了关仁,我明白了。”

        宫敬台这时也想了想,复又拍拍一阳肩膀:“师弟,我····你也知道,我性子傲,说话不中听,所以·····”

        一阳:“没什么的,真没什么的,师兄你对我照顾的够多了。”

        我哈哈一笑说:“行啦,合好就是好兄弟。走!咱们去打东洋鬼子土豪去。”

        一场师兄弟间的矛盾就这么化开了。

        我说不清这是什么想法,我只是把我内心深处的真正想法儿讲了出来。

        大家动身,顶了风雪一起往前走的时候,叶凝拉着我的手臂说:“仁子,那些话,真的吗?”

        我眯眼望着雪山说:“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

        叶凝搂紧了我的手臂:“真的就和你一起过男耕女织的日子,假的,就和你一起行遍天下,斩尽天下不平之事。”

        我搂紧了大马刀。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她就是我的大马刀,就是那把伴在我身边的大马刀。

        疾速前行,我们追到了黎明小小的休息之后,再次追到天黑。

        尽管追了一天一夜,可我们只走出了四十几公里。不是我们的速度不给力,这是雪山,冰坡,悬崖,峭壁呀。我们前进之余,还得保持住体力,不让元炁消耗的太厉害。

        如是,追到当地时间晚上九时四十分的时候,走到最前面,手里托着罗盘的小雪突然拧头说了一句:“仁子哥,前面,前面冰坡,好像是有问题。”

        我一挥手,示意大家原地趴下,我让身体紧紧伏在雪地上,朝前看了一眼,只见对方立着一道高达七十余米的大冰坡,冰坡的角度立陡立陡的,几乎都要跟地面垂直了。而就在冰坡之上,赫然立着两个人。

        这两人在我的视线中就像两个小黑点一样,非常的细小。于是我凝聚了目力,再仔细一看。这次我看清楚了。他们就是马玉荣和唐牛钢,唐大哥。

        两人身上肯定让针之类的东西给制住了经脉,是以气血流通的不是很畅。除外,他身上还捆了一根根粗大的精钢链子。他们站在那里,眺望雪山,仿佛期盼我们的到来。

        叶凝:“是马道长还有唐大哥。”

        宫敬台说:“他们身上经脉让人治了,这么站下去,时间久的话,怕是要冻坏呀,除非·······”

        话音刚落,我突然听马玉荣扯嗓子喊了:“关仁,兄弟啊,不要管我,不要管我。我要让自已的身体和这雪山融为一体,啊,大雪山,大风暴,啊,考验我吧,啊!”

        这马道长怎么了,他是疯了,还是怎么了?

        思忖间,我又听唐牛钢扯嗓子说:“仁子兄弟,我闺女,你一定帮我打听,我闺女她是死是活啊,求你了,你帮我打听她的下落,闺女啊,闺女。”

        叶凝眯眼看着说:“怎么个情况?”

        这时宫敬台抢过一句说:“有埋伏啊,后边气息让人给挡了,我透不过去。不过······咦。”

        宫敬台斜过眼看了下侧布的一个山峰说:“那上面好像有人。”

        我眯眼看了看地势,末了我说:“这东洋女人好狠的主意啊,我知道她打的主意,她这是设了一个埋伏,然后用这两个做饵,诱我们进去后,你们看下这地形。”我比划了一下说:“那上面就是一大片的积雪带,到时候不用多,一小根,手指头这么粗的雷管,就能引发一场雪崩,只要我们一进入到他们的视线范围,这伙人肯定会在后面引发雪崩,把我们给埋了。”

        小雪低头想了想说:“我有办法,来!”

        她伸手从怀里掏出了几张符分发给我们说:“符能掩去人身上的气息。”

        我接过一张符说:“多谢了。”

        小雪:“不客气。”

        客敬台说:“怎么分工?”

        我指了一下侧边的山峰说:“你们去那里,解决那边的人,我们慢慢接近,想办法把那两人救下来,不过,我估计他们身上应该被很厉害的钢锁锁住,强用劲力震的话,时间上怕来不及,所以·······”

        一阳这时在身上摇出一个东西递到我手里说:“分水刀,师父给我的,你拿去用吧。这刀很厉害,至少我目前还没发现它不断的东西。”

        我接过短刀说了一声谢谢。

        当下,这就兵分两路,各自朝着目标掩去了。

        我和叶凝的前进速度很快,嗖嗖几下遁到了冰坡下方,我们绕到了冰坡的另一角,伸手抠冰冷坚硬的岩石,一步步的往上走。

        整个过程,我们把气息压的很低,很低。

        很快,将我和叶凝接近到冰坡顶端的时候,我一抬头,就看到见冰坡后头支着一杆画了古怪图案的东洋鬼子旗。

        这旗缓的好像是一条长了爪子的黑蛇。

        我望着这东西,瞬间便明白,起到屏蔽作用的就是这面旗,这旗子上好像依附了一个什么灵物。

        怎么办?

        如果不除了这杆旗子,就找不出藏在后边的人。

        可倘若过去除了这面旗子,肯定会让后面的人知道·······

        正当我两难之际,突然,嗷呜!

        我听到远处传来了一记震动天地般的怒吼,伴随吼声,轰的一下·······一股积雪汇聚成了滚滚的洪流就从远处的一道雪坡上冲下来了。

        人熊又一次现身了,可它来的真不是时候,因为我们没有跟花子主力遇见。只遇到了她设在这儿的一道埋伏。这只大人熊,好像根本就不把雪崩当回事儿,所以它一边奔跑着,一边卖命地嘶吼。好像在跟我叫战一样,关仁,你给我也来,你跟我斗一个高下,信不信,我一爪子拍死你。没错它就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一边跑,一边吼。

        此时,我已经能感觉到背后的积雪在微微颤抖了。

        坦白讲,我也不怕雪崩,可是马玉荣,唐牛钢两人不能跟我比呀。

        怎么办呢?

        我一咬牙,果断对叶凝说:“你冲过去,夺旗。”

        叶凝:“那你?”

        我说:“你冲,只要冲过去,我保证,那家伙一动弹,我就能知道他在哪儿。”

        叶凝果断点了下头后,她唰的一下,直奔那杆旗冲去了。

        叶凝这边一现身,我撤去感知,换了一双眼睛,盯着雪坡。随即,我就看到在距离我三十多米外的一个雪坑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的动了一下。

        唰!

        抬手间,一阳给我的那把名叫分水的短刀就让我扔出去了。

        刀行夜空,精芒如电。

        刀芒遁出的同时,我紧随刀芒之后,也遁了过去,转眼,当这把刀噗的一下钉中某个物体的身上时,我正好越过去,伸手一把刀把。

        噗嗤!

        一股血就从这人的胸口喷出来了。

        他是个东洋人,身上穿的全是白色的衣裤,他瞪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我了几秒后,突然他嘴角淡出了一丝的笑意。

        我一怔间,只听到头顶上方轰的一下。

        有什么东西就爆了。

        我无法想像,我抬头间看到的一幕。

        那爆起的竟是一团的血雾。

        什么都不用说了,这又是一个疯狂的,甘愿为花子奉献生命的东洋大能。

        他身上揣着炸弹,自个儿把自个儿给爆了。

        事已至此,不容我多想,我当即高吼了一嗓子:“叶凝,快跑。”

        唰!

        我一闪身间,持刀掠到了马玉荣和唐牛钢身后,挥刀在地面唰唰一斩,伴随一阵喀喀声儿。

        四道拴在他们腿上的钢链子就这么在火花中让分水刀给斩断了。

        铁链子断开的同时,我身后轰!

        雪崩开始了。

        我抓起了两人,纵身就是一跳。

        叶凝紧随其后。

        几人顺着数十米高的大陡崖,就奔下方跳下去了。

        不跳也没办法,因为让雪崩拍到,我们也得掉到陡崖下面。

        跳的话······

        几十米高的崖呀!

        说实话,我一个人有把握,带着这么多人。

        呼!

        劲烈的风声中,我突然看到一个黑呼呼的影子,正艰难地奔这上面爬。

        是它!大熊。

        大人熊抬起它的脑袋,眼神呆呆的,好像想不明白,我们怎么跳下来了。

        我没法跟它解释,半空一拧身,两腿直朝它的脑袋坐了下去。大熊愣了,它直接拧头就要往下跳,如此一来,我的两腿正好横坐到了它的腰背上,而叶凝则又骑在了它的脖子上。

        呼!叼序长才。

        轰!

        大熊落地了。

        而这一下子差点没给我的蛋撞碎了。

        我一咬牙,两腿紧紧夹着大熊的身体,而后者则借了下坠的这股子劲,轰的一下,凌空直接飞出去了三十几米远后,轰!

        这才重重跌到地面,然后又唰的一下,给我们几人猛地甩了出去。

        “快跑!”

        我一掉到地面,当即跃起,同时我吼了一嗓子,快跑。

        几人一熊,快速站起的同时,我拉着马玉荣,唐牛钢,撒丫子就奔旁边的雪坡跑去了。

        轰!

        刚跑上雪坡,身后的积雪洪流就冲过去了。

        我这时长舒口气。

        叶凝揉了揉后背说:“这熊脑袋,硌死我了。哎哟,好疼。”

        我说:“别提了,我的蛋呐。差点没碎了。”

        说话间,我俩抬头,正好跟人熊的目光对到了一起。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1970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