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一十章 毁了念子江心血,面见堂玉

第七百一十章 毁了念子江心血,面见堂玉

        听到我问他,念子江根本没转身。(  网)

        他望着大海喃喃说:“关仁呐,关仁,我念某人不负你呀,你何苦与我做对呢?”

        我沉声回:“念师兄。你确实是不负我。但当年的事,非得一定要用这手段了结吗?”

        念子江仰头哈哈笑了两声:“不这样,又能怎样?你可知,当年我师父他是多么慈悲的一个人!他修的密宗之术,已几近虹化之境,他根本不可能输!他也不会输!”

        “哼,师父圆寂前是说了,不许我来香江。可他老糊涂了!他这一脉,折在香江,就必需重新在香江起来!哼!我伺候他到最后一刻,将他肉身焚化。所得舍利,赠与他生前所说的寺庙。我已经把他临终的托付都完成了。”

        “至于香江,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这是我修这一法门的事,这关系到,我这一法门能否在这天地间立住的大事!”

        念子江继续:“关仁。你不帮我,我且就不说什么了。但你别管我的事。我不想与你为敌。但你若阻我的事,你我就是势不两立,天地之间,只能容一个存在的人了。”

        我听了这话暗道一声奇怪呀。

        这话怎么如此耳熟呢?这里面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我想了下,又对念子江说:“念师兄,你没见麻前辈之前,我是不是见过一个叫陈正的人?”

        念子江听到陈正名字,他忽然转了身,用不解地眼神打量我说:“你认得陈前辈?”

        坏了!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坏了。

        陈正把念子江给忽悠上贼船了。

        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陈正这家伙,现在已经堕落到了一个纯小人的境地了。他不在正面跟我发生冲突,而是不停拉拢网罗一些人与我产生冲突。

        转尔让这些人来磨去我的锐气。挫败我的斗志,最终他再选择在一个合适的机会突然现身,跟着他会拍着胸口说,关仁,三年之约已经到了,该是你我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没错,他是想弄病我,然后趁我病,要我命。

        陈前辈。别的不说,你这无耻之道,当真是参悟的无比透沏啊。

        我听了念子江的话对他说:“你知道陈正跟我是什么关系?”

        念子江:“你和陈前辈是什么关系?”

        我说:“如你所说,我与他是一个生,一个必需死的关系。”

        念子江:“很好,那么现在,你跟我就是一个生,一个必需死的关系了。”

        念子江说完这番话,他闪身就奔我冲来了。与此同时,我的感知中出现了一条鬼鬼崇崇的快艇,它先是在海面出现,然后熄灭了马达,正慢慢的朝我接近·······

        船离我很远。我管不着它。

        而面前的这个念子江他可是真不客气呀,身形一动的时候,他左手就打了六七个诀,转念间,我眼前突然唰的一闪,一个长着蓝色大脸,怪模怪样儿,宛如山峰一般大的活物就奔我压来了。

        这蓝脸大怪不仅模样儿吓人,身上还有一股子要吞了我精气神的气势,他瞪着眼珠子,轰的一下,宛如倾倒的山峰,直压我身。

        这次的幻象,又与花子的手段不同。因为,它的真实度,又强了很多,不仅真实度,那种力量,气势,精气神凝聚的程度根本不是寻常术法幻象能比拟的东西。

        这是什么手段?怎么这么厉害?

        心中疑问刚起,我突然听身后有人高声喊了一句:“兄弟小心呐,这是他借三脉七轮之术,做成的一个傀儡人身。”

        我听这话,知道不能硬抗对方这东西,当下一逆肝魂,唰!我遁出去半步后,我又听马玉荣喊:“傀儡人身,是以一物,结成人元模样儿,植入生魂之气后,引动天地二魂相加。再加以时日修持,最终虽不能像人身那般活动,却可以如人身那般出体遁空,以元神之能,做种种神通之事。”

        哎哟!

        马玉荣喊完,他又叫了一句:“完了,脚崴了。”

        就方才马道长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已是连连变幻了三四方位,末了,道长崴脚的时候,我已经想出来怎么来破对方的这个东西了。

        简单讲,就是直入根源。

        马道长讲的是这东西的原理,太具体的我不明白,我明白的就是,这念子江身上有一物,他是借了这一物,才放出这么一个真真假假,虚实并存的蓝脸大人儿。

        明白过来,我索性不跟那蓝脸大人儿较劲,唰的一下,遁到念子江近处。后者一抬头,哼了一下,抬手掐了一个诀就奔我身上打来。

        我拧身一闪,感觉空中好像有网,要罩我一样。

        心念一动间,全身敛肤如油铁,那网状的东西,刚贴上身,唰的一下就滑落了。

        跟着我近步,一探手,念子江下意识一捂腰。同时,又伸了手一引。蓝脸大人儿立马转了一个方向,探两个大爪子就过来搂我的腰了。

        我借势又一掰步,用八卦掌的步子,旋到念子江正对面的时候,我抬手一记崩拳。

        后者,举手来架。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下是虚招,我又转了一个身,反手一记鞭手,叭的一下,正抽中念子江的腰上。

        这一抽,我手指先是感应到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待劲力打出去后,那东西砰嗡的一声,立马化成了一堆的木粉。

        当一篷的木粉从念子江腰间炸出来的时候。

        浮在我头顶的那个蓝脸大人儿,嗖的一下,就好像没了电的三维投影一样,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关仁!你个邪子,你敢毁我的心血,啊!”

        念子江一见我碎了他的蓝脸大人儿,他疯了一般,在身上掏出一把黑呼呼,好像是普巴杵状的东西,直接就朝我头顶刺过来了。

        他的动作很快,但在我眼里还是慢了半拍,我正要伸手去捉他的腕子,不想这个时候,我肩膀位置突然就是一麻。低贞讨扛。

        不好!

        我向侧方一闪的空隙,砰!

        一记沉闷的枪响就从海面传了过来。

        听到这记枪响,我紧跟着又朝旁边一闪,砰,砰砰砰!

        一共四枪,待这四枪响过,我听念子江喊了一嗓子:“关仁,你等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我绝不饶你。走!”

        我正要抬头,砰砰砰砰,又是一阵的乱枪。

        目标距离我们远,他们在海面上,离我大概五百米左右。我稍微放了一下感知,待探到放枪的就是刚才出现的鬼崇快艇后,我原地转了一下身,正好见到了跟我一起伏卧在地面的马玉荣。而马玉荣的怀里则还抱着一个不停张牙舞爪的陌生人。

        “叶凝!”

        我吼了一嗓子。

        “我在这儿呢?”

        唰·····

        沙滩近处的树林里,叶凝很快遁出来。

        与此同时,我听到海面传出一阵马达发动音,随即快艇就迅速朝远处驶去了。

        我起身扑打一下身上沾的沙子,我问叶凝:“你干什么去了?”

        叶凝:“我去追另外一个人去了,没想到,那家伙腿脚很快,眨眼功夫,就跑的没影儿了。”

        我见叶凝没事,就又蹲下身一起去看马玉荣搂的这个人。

        对方长的很结实,只是面色发青,口里吱唔着发出一些奇怪的动静,然后手脚不停地扭来扭去。

        “道长,这人怎么了?”

        马玉荣:“中降头喽,刚才凝子追的那个家伙,他就是一个降头师,快,快帮我给这人按住,这里····关节给他卸下来。”

        我听了道长吩咐,伸手在这人身上来回动了几下,将他肩膀,大胯的关节临时给摘了后,对方这才老实下来。”

        “道长,道长,马道长!”

        这时我听到有人喊马玉荣,起身一看,刚好见小黄龙正领着一个人往这里跑。

        我看他领的那个人不是别的,正是方才我现身时,一脸呆样儿,瞅着我出神的家伙。这人想来应该是小黄龙的师弟了。

        小黄龙跑过来,到了近处,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马玉荣说:“不好意思,马道长,刚才太急了,没认出来你。”

        马玉荣:“无事,这位是····”

        马道长指了一下小黄龙身边的人。

        小黄龙:“这是我师弟阿德,他说,有人要绑他,他打不过那人,正好你们来,他就找个机会跑回去找我了。”

        我朝小黄龙,阿德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小黄龙点过头后,又问马玉荣:“马道长,这大眼龙怎么了?”

        马玉荣:“中降头了。”

        小黄龙:“哎呀,我怎么就忘了这个呢,这中了降头,得快点运回我道场里医治。”

        马玉荣说:“这个你有把握吗?”

        小黄龙:“在这里肯定不行,只要回道场,那里东西全,一定没问题。”

        我听了这两人对话,我低头想了一下说:“这样,马道长,你先跟黄真人回去他的道场。叶凝,你马上跟我去一个地方,对了,黄真人,你能给我找辆车吗?”

        “开我的车吧。”黄真人师弟阿德弱弱的说了一句。

        我说:“好!那就多谢了。”

        我们抬着大眼龙一起往回走的路上,马玉荣眼我讲了,那个念子江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

        念子江的手段大概就是先做一个人偶的胚子,然后在这个胚子里,注入一抹胎气。

        所谓胎气,就是女人受孕时,身体里边有的那一股气。

        有了这个胎气后,他再把自身真灵投注胎气中,转尔一缕人魂就在这个人偶的体内生出来了。

        当然了,这其中还有很多的术法。毕竟,那只是人偶,不是真人。

        总之,生出人魂后,他不断地用术法温养,最终,这东西等同于人的一个元神。

        所以,我方才用暴力毁去的那个人偶,那玩意儿说是念子江的心血一点都不为过。是以,马玉荣告诉我,这个念子江现在恐怕会转移目标,他要先把我解决了,再提找符纸张报仇的事。

        马道长分析的很有道理。

        而这样,也正是我求的一个结果。

        “仁子,一会儿咱们去哪儿?”叶凝扭头问我。

        我说:“去找堂玉,直接去找他。”

        叶凝:“那你,你知道他在哪儿吗?”

        我说:“我当然知道了,并且我还知道,这家伙一定在等我。”

        就这么一行人回到那个村子里后,我从阿德那儿要到了车钥匙,然后叶凝开车,在我们指挥下,一路奔着香江的富人区去了。

        堂玉的地址就列在我脑子里的那个名单上,此外当我把念子江身上的那个东西碎去的时候,我就有种感觉,我该去找堂玉了。

        之后马玉荣又把他推断结果跟我这么一说,更加让我坚持了心中的这个计划。

        找到堂玉,赖他那儿不走,然后再借堂玉的势力,跟念子江,陈正来斗。

        不过,这个堂玉是否跟陈正一伙的呢?

        如果堂玉不上那个名单,我可能会把也当成陈正一伙的人。

        可他上了这个名单,就说明,这人还有救······

        车子在街上跑了足有四个多小时,末了到富人区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我觅着心中的那一丝感觉,指挥叶凝在富人区找了十几分钟后,末了我让叶凝把车停在了一扇大铁门前。

        车子刚停稳,还没等我下车。

        大铁门吱嘎一声就开了。

        然后,打从里边就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妈子。

        这老妈子看到我推开车门,她先是一愣,复又笑了下说:“请问,你是内地来的关先生吗?”

        我回说:“是的,我就是关仁。”

        老妈子:“老爷等你很久了,快,快过来吧。”

        果然如我所料,接下来,大铁门开了,叶凝把车子停进去。

        然后我走到院子里,抬头一看,就见一个戴了鸭舌帽,嘴里叨根雪茄,打扮很洋气的老头儿,正一脸哆嗦地看着我呢。

        一脸哆嗦?

        我又抬头看了一眼,随之,我发现这老头儿不对劲。

        因为,他身上半点的功夫和修行都没有!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0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