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一十二章 废妖女,碎门,进大宅扔人

第七百一十二章 废妖女,碎门,进大宅扔人

        夜已经很深了,这里位于一座山间的公路上。  [网]

        不知何时,大雾笼住了这条公路,而就在距离我们这辆车的三百米外,一辆停着的面包车上插着的一杆旗正在猎猎作响地随微风舞动着。

        雾气太重了我看不清楚旗上画的是什么东西。但本能感觉旗上涌出的气场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我看了叶凝,后者会意,我们这就把车子停下。一步步朝着面包车走了过去。

        差不多到一百米远的时候,我注意到公路两侧有人守在林中。

        我装作没见到这些人,跟叶凝一起大摇大摆地往前走,转眼当距离那辆面包车五十米远的时候。伏在林子两侧的人陆续走出来了。

        我扫了一眼,让我惊讶的是,这些人身上穿的竟是警服。

        “先生对不起,这里有突发事件,前方禁止通行。”

        一个中年人很是正式地跟我说完,他又取出身上的一个证件朝我亮了一下。

        我借月光打量。发现证件做的很正规,表面看不出什么问题。

        我把目光从证件挪开,扫了眼中年人,我问:“什么突发事件呢?”

        中年人冷然:“你无权过问,还有听你口音不是香江人,请出示你的证件。”

        彼时,林中忽然起了一道风,我借风看了眼那面旗子。旗子上面绘的一些古怪的符号和图案瞬间映入眼中。旗子明显有问题,搞不好就是什么阵的阵眼。这个地方距离堂玉藏身位置已经不远了。没准这些人今晚就要拿这个堂玉开刀了。

        我又扫了眼围过来的人。不是很多。一共十一个。

        跟着又探了下对方身上的气息,有两个入化的,其余有四个小暗劲功夫,除外的就是一些普通明劲练家子了。道门上的人,我还没有见到。

        喵呜·····

        花球朝中年人叫了一声。

        后者冷笑:“你的猫长的很有个性。”

        叶凝这时摇头微笑:“不仅很有个性,它还很能打。”

        中年人一愣神,趁这功夫,叶凝一抬手,唰的一下花球就奔对方脸上扑去了。而我和叶凝则杀进人群里。然后在短短三秒钟内,将这十来号人,全都放倒在地上了。

        同样,我和叶凝没伤对方的性命,只是伸手把这些人放倒。

        收拾掉了这些人,我给叶凝一个眼色,然后花球喵呜叫了一声后。它吐掉了一块从中年男子脸上撕咬下来的肉。挪了轻松的步子,一步步奔那面包车走过去了。

        我和叶凝在后面跟。

        刚走了十步,面包车的窗子突然打开。跟着里面就探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管子。

        花球儿喵呜一声叫,唰的一下就跳叶凝怀里了。

        花球退了,我冲过去了,趁着那把枪没有打出子弹,我一记顶肘,轰!

        面包车一阵晃动,跟着吱嘎嘎,轰的一下,就倒在了公路边的排水沟上。

        砰!

        我一拳打碎了车玻璃,伸手奋力一扳。喀嚓。车门断裂间,我又一伸手,直接就拎起来了一个浑身发抖的中年女子。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华人。她浑身哆嗦着,面色惨白一个劲地把手里的什么东西往后背藏。我伸手过去,把那东西夺过来一看。那是一个人偶,并且外表包了一层的皮。我把人偶放到鼻端轻轻闻了一下。转眼,我喀的一下,就把女人胳膊给掰断了。

        先是胳膊,接下来是锁骨,然后肋骨,最后椎骨。

        将这女人一身骨头碎去后,我这才把人偶递到了叶凝手中。

        “收好了,回头找高人,好好超渡一下。”

        叶凝吓坏了:“怎么了仁子?你,你下手怎么这么狠?”

        我说:“容不得我不狠,这女人太毒了,你知道那人偶是用什么做的吗?”

        叶凝摇头。

        我一字一句地说:“我看到了整个过程,那里面包裹的是一个死胎,而这个人偶皮就是用这个死胎母亲心口处的皮肤做的。那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女孩儿。她让人抓起了,先是受到轮暴,然后怀上胎,又受了无尽的折磨,最终,她内心中生起了一股极大的怨气。”

        “而这个女人,她在女孩儿怨气最大的时候,又亲手杀死女孩儿,然后剖开女孩儿的肚子,把女孩儿肚子里的孩子制成了这样一件东西。”

        “她是要用这个东西,做一个引子,然后利用那面旗,通过布好的阵法,召集这方山域,方圆几十公里的怨气,她要将这怨气集中在一个灵身上。然后,她再操纵这个灵去做她想的事情。”

        “你说,这么狠毒的女人·······”

        我话刚说到这儿,喀吧。

        那女人的膝盖碎了,然后叶凝捂着对方的嘴,一点点用力揉着。动作,表情都冰冷十足。

        最终,我没杀这女人,还有车里的两个持枪猛汉。

        我只把这女人的一身的骨头给碎了,末了,又将她脑子里的几个部位震碎。接下来,这女人将生不如死,终了一世。

        不仅如此,下一世,下下一世,她可能会成为别的巫师手中的工具。

        就是这样,这就是轮回。

        “咱们走!”

        我和叶凝离开车子,朝前走了一百五十米,拐过一个弯儿,眼前出现了一幢大宅子。

        这里应该就是林树森的家了。

        此时,已经将近凌晨三时了,可是林树森家中仍旧灯光通明。但奇怪的是,我并没听到什么声音,只感知到里面有很多的人。

        我到了林树森家的大铁门前,我冷下心,静静想了三秒后,我一拧身,顶肘,冲,轰!

        硕大的铁门直接让我用一身的劲气给冲开了,破碎的铁锁零件,还有门栓,荡的遍空皆是。

        轰,扑通!

        铁门倒下的同时,呼啦一家伙,从门后的院子里瞬间冲出来了,六七个持枪的人。

        这里人一边喊着,干什么,干什么,一边紧张地打手势,列队形,想要控制住我和叶凝。

        我扫了一眼院子。

        大院很不错,收拾的非常漂亮,院中一角停了六七部车。另一角则是一排仿古的小建筑群。尽头则有一处独立的四层大宅子,宅子的一二三四层都亮着灯,此外,我看到一层里面坐了不少的人。

        我一脸冷意地盯着冲出来的人。

        那些人先是大呼小叫了一阵,跟着他们好像感受到我身上的气场,然后他们不动了。

        这时,楼门开启,打从里面出来了三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个子高瘦的中年男子,他冷冷看了我一眼,淡淡说了一句:“关仁?”

        我一听这话,感觉对方有几分的熟悉。又细细打量他的脸,可我委实是想不出来,这人究竟是谁了。

        “怎么称呼?”我冷冷问。

        后者冷然:“免贵姓屈。”

        屈道人?

        我又仔细打量他几眼,后者淡然:“你没看错,我就是屈道人,多谢你杀了刀叔那个败类。”

        我:“你不是死了吗?”

        屈道人活动了一下手臂:“无非换一副身体罢了。欧美那些研究科学的人,都能把活人的意识,移植到机器里。当然,他们只能让意识停留不到十几秒的时间。可他们做到了,一个老外,洋鬼子用电线,硅制的元器件,还有什么石墨烯材料都能把意识给转移了。又何况咱们道门的功夫呢?”

        “一副肉身而已,只是培养过程比较耗费财力,物力罢了。”

        屈道人背后的势力果然财力雄厚,且做事情不择手段。

        肉身不是那么好培养的,这里面至少得花上七八年的功夫。

        而在这七八年的时间里,那个备用的肉身,将接触一系列道术的实验,最终完全的合格后。只要屈道人,或其它什么人有替换的肉身,那么在他身死的时候,一旦遁出三魂,只需瞬间,他就会将整个生命体系移到另一副肉身上。

        一种昂贵且残忍的待遇。

        我看着屈道人,我朝他点了一下头。

        屈道人冷冷:“既然来了,又弄出这么大的动静,那就一起屋里坐坐吧。”

        我说:“好,那就一起坐坐吧。”

        我和叶凝就这么跟在屈道人还有另外几人的身后,走进了这所归属林树森的大宅子。到宅子里,拐了个大影壁,进到客厅一看,好家伙,来了不少的人呢。

        基本上我都不认识,同样,我相信这些人也不认得我。

        当下,我走到屋门口,停了一下步,抬手一抱拳,提了一缕中气朗声说:“在下京城关仁,听说今天晚上,这里很热闹,既然这么热闹,就不差我一个了。大家跟着一起热闹,热闹,岂不是更好。”

        我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个光头壮汉,他瞪了一双杀腾腾的眼珠子瞅着我:“你关仁,算是什么东西,今儿这场子,有你说话的份吗?”

        我眯眼看他:“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光头壮汉:“头陀会,三护法,祖傲!”

        呼!

        砰砰砰砰!

        我直接冲过去,一路六七个空椅子全碎了。

        祖傲抬一挡。

        我直接使了股狠劲,开!

        砰,喀嚓,后者胳膊上的骨头碎了后,我砰!一拳轰中他胸口,但我没取他的命,将他一口气打停了后,我一拎他的脖子,呼,喀嚓一声,直接让他撞碎了一大块玻璃就这么扔到了外面。

        人扔出去了,我抖了一下手,朝众人抱了一下拳说:“档次这么高的场子,怎么什么人都往里来呢。不好意思,我看那人心里发烦,我给他清了。还有,我想问一句,在座诸位,哪位是林树森呢?”

        “是,是,是我,是我·······”

        我眯眼望去,只见角落里出现了一个人,这人看样子五十多岁,长的很瘦,他伸了两手,拿着一个酒杯,正哆哆嗦嗦地看着我呢。

        我看着林树森说:“堂玉呢?”

        这时,过来了一个中年人,他朝我一抱拳:“师父在楼上呢。”

        我点下头,看了眼林树森后,我又环视在场的这些人。我对林树森说:“想改命,想让子孙都受福荫庇护,是这个意思吧。”

        林树森咽了口唾沫说:“是,是,就是这个意思,我,我就是这意思,想把这个家族的命局改了,这不堂道长在这里,然后今天晚上,几路不同门派的道友,也全都聚到这儿来了。大家,大家商量的就是这个事儿了。”

        我朝他点下头说:“这么办,你真想改的话,你跟我,我给你改。”

        “关仁,你一个习武的,走的是什么,是什么以武入道的路子,你,你会改吗?”

        我杀气腾腾,看了眼这个站在屈道人身边说话的中年汉子,我冷森说:“你来,你改?你敢吗?”

        后者一个哆嗦,然后他不说话了。

        屈道人眼珠子转了转,他笑了一下,末了他朝我抱下拳说:“行!关道友,果然有几下子。妥了,香江道门现在起的这件事,我看是有着落了。为什么,因为咱们关道友给扛下来了。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哼哈答应。

        我没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屈道人。

        屈道人:“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什么,明天,林桐老爷子要过来见儿子,他身后的大人物,可是极麻烦。关仁,你考虑好了,这个事,你一个人能不能接。不能接的话,现在说出来还不晚。”

        我看着屈道人,我冷笑:“能不能接,有你的事儿吗?”

        屈道人:“好!这话说的明白,好,我知道了!走,咱们走!”

        屈道人好像是这些人的小头目,他把这话一扔,往外一走的空当,这屋子里的人呼啦一下,全都站起身,然后跟在他身后,转眼走了个干干净净。

        人转眼撤没了。

        表面上看,好像是我逞了一个大能,玩了一个大威风,但实际上,我却把一个巨大无比的黑锅给背起来了。搞不好,屈道人,霸王正道,头陀会,陈正,杂七杂八的各路小高人,这些人全都盯着我一个人使劲了。

        来吧!我关仁,就做上一回道门的公敌,跟你们这些人斗上一斗。

        这时,屋子里没什么人了。我只见一个疑似堂玉弟子的中年人,外加一个林树森。

        后者还站在那里哆嗦······

        我笑了一下,仰头朝这间屋子通过二楼的楼梯口处喊了一句话:“堂道长,下来吧,人都走了。外面那个布阵,引怨气的南洋女人也让我废了。下来,一起研究下明天的事吧。”

        这话说完了,楼梯口处响起了一串的脚步音。

        很重,一点都不轻松。

        稍许,我看到有人扶了一个身体枯瘦的老者,一步步从楼梯上走下来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果然这老者跟那堂金长的是一模一样儿,有不同的就是两人的气质。老者是道骨仙风,只是目前身上让一缕愁云锁着,挥洒不开。而堂金则是一身的钱味和洋味儿。

        “是你?”堂玉一脸疑惑。低木乒扛。

        我一抱拳:“堂前辈,我们认识吗?”

        堂玉扶着楼梯的把手,一步步往下挪的同时,他回忆说:“没有见过,但听姜大先生讲过你。说你是一个异数,不归正统道,不归佛,不入江湖散流,说不好是什么。但就是一个很有气运,造化的年轻人。”

        我笑了下:“蒙大先生夸奖了,可能没那么厉害。来,堂前辈过来坐,还有,前辈你这身体······”

        堂玉迈了一级台阶说:“封了,自已封的,天元,人元,地元,三元的丹境都让我封了。不过,这里面有一个过程,刚封的时候,体现不出来。就是境界,功夫,一天天的退化。到了最后,眼么前这个时候,除了会摆弄些术数,真跟普通人差不多了。”

        我怔了下:“干嘛这么做?”

        堂玉指了一下头顶说:“功德聚满,德行兼备,修成了,去了上头,也不行。因为,这点德行,道行,跟上边的人没法比。我打个比喻,活在人世,一世世的轮回,体验生离死别,五味掺杂的种种痛苦,快乐,悲伤,感动。”

        “这些个七情六欲的东西是折磨人,但同样也最锻炼人。”

        “这么说吧,坚持做一世好人,顶得上在上面修行个一两千年。”

        堂玉说到这儿,他走到了沙发那儿,收拾了一下碎玻璃,一屁股坐上去后说:“用时兴的话讲,现在上去了,就是提前消费。那没用,早完有花光一天,花光了,再下来,重头来过,可没那么容易了。不如一世世的轮回着,一世世的攒着,自然而然,经历了千万劫难之后,自然上去的,那才是真正厉害呢。”

        “当然了,上边也有上边的修法,这个,我懂的不是很多,但我知道的就是,当人最好,尤其是普通人,最好不过了。”

        “行了,既然是你,这件事,就拜托了。”

        堂玉盯着我说。

        我朝堂玉一抱拳:“尽力。”

        堂玉弟子收拾了一下沙发,让我坐过去后。堂玉侧头对我说:“那小子他爹·······”他指了一下林树森。

        “他爹林桐,在x湾,认识了几个高人。那几个高人也想横插这么一档子事儿。明天,他爹过来跟我要人。这事儿不知怎么风声就散出去了。”

        “今晚这些人来,是想跟我谈合作,要跟我一起来对付林桐。”

        “哼,合作,有那么简单吗?到头来,死的最惨的就是那些跟他们合作的人。”

        “我隐隐感觉,会有人来,可没想到是你。不错,露的几手很漂亮,也算是震了下人了。可是,明天呐。”

        堂玉看着我说:“明天怎么办?”

        我看了一眼堂玉,又扭头看看林树森,我笑了一下说:“好办!”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0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