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一十五章 药符安魂,得指点,执印破鬼阵

第七百一十五章 药符安魂,得指点,执印破鬼阵

        叶凝对着金道人摇了摇头说:“你们,你们简直是太狠毒了。你们这么做,不怕受报应吗?”

        我以为金道人会害怕,会说有人护他,可没想到金道人却不以为然地撇了下角说:“什么叫报应。什么叫报应?我修的是现世,我不管来世,不管过去。只要现世,把握当下,我过的好,这就足够了。佛经不也说了吗?把握当下,不问前程,不管过去。”

        “歪理邪说!”喀吧一声,叶凝将茶案的一角给掰断了。

        我听了这番话,我对金道人摇了摇头。

        道不轻传的重要性就在于此。你说修未来,那么又会把现在给放下。因为人一心不可二用嘛。你说修当下。可要是一个劲地把握当下,执迷于当下,那就又是金道人这般模样儿了。

        修行之难,之复杂就在于此。看现在的很多人,他们不都是抓住了一个修当下吗?

        把握当下每一个时机,每一个念头。这话本身是好了,可很多人却会错意了。

        以为把握当下,就是无所忌讳地随心所欲。

        他们不知道,把握当下,这里面要有一个很关键的戒律问题。

        即是在守戒的前提下,去把握这个当下。

        佛门有佛门的戒。道门也有道门的戒律。

        人活生在红尘,红法也有红尘的种种戒律,规则。只有在遵守这些戒律的前提下。才能去讲一个什么把握当下。

        戒律约束的就是人本身魔性的一面。

        但可惜的是,诸如金道人这样的人,他们太会给自已的借口了。一句把握当下,视戒律如无物的结果,直接就把他们送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没客气,挥了下手,砰的一掌,给这个金道人劈晕。然后,跟叶凝一起,拖着他,还有他的道侣,一步步的往外走。

        刚出书房门口。就见林家人全都围在走廊里用惊讶的目光打量我和叶凝。

        特别是林桐,他看着金道人的模样儿,那张脸惊的已是煞白,煞白。

        “都别看热闹了。”我扫了一眼林家人说:“下来,到客厅。一起开个会。”

        林家没有人反对,一个个很顺从地随我下楼。低低欢巴。

        到楼下,我看着了大雨瓢泼的天气。然后端坐在沙发上的堂玉睁眼问我:“都问出来了?”

        我说:“问出来了。”

        堂玉:“嗯,告诉他们吧。”

        我挥手示意林家人坐好,然后一五一十把这件事中隐含的内情讲了出来。

        末了我对林桐说:“林家就是一颗棋子,你们让人利用了,现在金道人和外面的人里应外合,求的就是把你们全家弄死在这儿。你们先死,然后再是我们,最后是紫简。”

        “所有人都让他们清除掉后,他们的目地也就达成了。至于你们林家后代的因缘。”

        我笑了下说:“断子绝孙,根儿都没有了,还谈什么承受因缘。所以,变相上讲,他们也算是帮你们林家达成一个心愿了。”

        林桐抽动了一下嘴角:“不,不要能,他,他们不可能,郑师父,郑师父,我要见郑师父。”林桐三两步挪到了金道人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问:“你师父呢?快说,你师父呢?”

        他使劲地摇晃金道人的脑袋,不大一会儿,后者醒来后,稍虚弱地对着林桐说:“师父?师父正等着给你们收尸呢。原本,原本还不好下手。不好联合诸方的势力。这下好了,关仁来了。他是这些人的公敌,所以大家结成了一个临时的同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你们全家人,连同这个关仁一起弄死。最终,再用术法搞的干干净净,末了一场大火烧了你林家的宅子。到时候天知道,这里面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金道人喃喃说完,林桐松开握住对方衣领的手,他背对我,咬了咬牙,肩膀挺了又挺后,他突然一转身,手中握了一把枪,枪口笔直对准了我咬牙说:“都是你,都是你这个扑街仔。全是你,要是没有你,我可以跟郑师父好好的合作,救我林家的子孙。全是你,全是你害我得罪了高人,我,我要杀了你。”

        “叭!”

        在一记清脆的鞭手抽打下,林桐手腕猛地一颤,然后他握在手中的枪就跑到叶凝手里了。

        叶凝把枪检查一下,末了拉动枪栓给子弹上膛,抬手握枪笔直地对准了林桐的脑门说:“现在我给你五秒的考虑时间。你把玉牌拿出来。五秒过后,你如果不拿出那块玉牌。我马上就开枪。一,二·····”

        林桐浑身都在哆嗦,我看得出,他眼神里写满了绝望。

        “好,好,不就是玉牌吗?我拿,我拿给你!”他吼了一嗓子,伸手一扯胸口,转瞬就坦露出一块吊在他脖子底下的和田玉平安牌子。他抓紧牌子,猛地一扯,揪下来后,他对着地面,恶狠狠地摔了下来。

        我早知道林桐要干什么,所以他的玉牌没有摔到地上,而是直接摔到了我手中。我握紧了玉牌,一番打量,转身对堂玉说:“前辈,这个东西怎么安排?”

        堂玉看了一眼,他直接对身边弟子说:“阿清,过去这屋子的西南角,立一个香案,把这块牌子固定在离案三尺高的地方,然后奉上一尊香炉,最后,在案前每天按我教你的天罡北斗在不同时辰的走法,你和师弟,轮番来走。”

        “紫简这是想做一个逍遥世外的仙人,可他身处红尘,他想过的快活逍遥,这是根本没可能的。”

        堂玉说完后,他的两个弟子郑重接过玉牌,这就按他说的去做了。

        此时,林桐已经是气的浑身发抖了。

        “什么,什么道门高人,什么道家子弟,你们,你们就是一群土匪,你们不是人,你们是土匪,混蛋。王八蛋!”

        叭!

        叶凝抽手就给林桐打了一个大巴掌。

        堂玉望着林桐冷冷地说:“林先生,之前跟你讲过多少遍了。欲修道,先结德,德有不同的表现,于红尘之中,有红尘之中的表现,于修行界,亦有修行界的表现。”

        “道德经,道德经·····后人的一个误解,错害了多少的人呐。修道?这世上根本没有修道一说,有的只是修德一说。德者,大德之士。德有了,道自然就来了。”

        “德不具备,谈何修道。是以古往今来修道人,哼········”

        堂玉冷笑说:“十之六七都入了地狱,做那地狱门前的鬼灵了。”

        “当然了,林先生,跟你们这些人谈道,论德,我想你们还没有那个资格。你们呐,仍旧是一派香愿之修。”

        “进了香,许了愿,神仙就得给你帮忙,解灾,除厄。要是这神仙没有给你帮这个忙,轻的你干脆不信。重的,你们可能都会把这神仙庙给拆了。”

        “好端端的,把一个精神上的追求,演变为商人般的逐利之举。这都是你们干出来的事儿。”

        党玉说完,他又闭眼说:“等吧,你们林家,这一劫能否过去,最后,还得看这位关大先生的手段。”

        “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已是布了百鬼大阵,你们想出去,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外面雨下的极大,阴气浓厚,你们一旦离开此地,中途难免遇到鬼物纠缠,到时你们身边也没个能人守护,这结果,委实是不能想像。”

        这一席话,众人听到耳中,顿时面色惨白,彼此间互相打量,再不敢说出什么话来。

        香江这地方,特别的流行鬼神文化。多的不说,早年香江盛行的鬼片儿电影,就是对这种文化的最好诠释。所以,跟这些富人们提什么阴灵,阴灵,他们根本就不懂,若是提一个鬼子,立马就知道,那是不好惹的东西。

        堂玉这时又说:“鬼神之物害人,多半还是本身的心神不定造成的结果。针对心神,我这里有几张弟子炼制的符,你们拿去,用温水,记住,一定要温水,不可以用加开水。用温水泡开后,吞下,然后感觉身体困顿,就上床休息,如此,可保你们平安。”

        说了话,堂玉一抖手,从身边一个黄布做的小包里拿出了一叠的符来。

        我离远看了眼那符,发觉上面并没有什么能引动天地法力的那种符文。除外,这纸也有些古怪,离远闻起来,竟有一股子刺鼻的药香味儿。

        这是·······

        不容我多问,林家人已经一哄而上,各自伸手抢了符,闪身过去找水冲服了。

        林桐这时也不跟我们闹了,到近处,直言说堂道长可算是办了一件好事。末了,他接过符,他转身找水冲来喝去了。

        堂玉把这些符都分发完毕后,他眼中露了一丝的苦笑。

        我知道这些符肯定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简单,但我没问,一直等到林家人把这些符都用水化开,然后吞服了之后,陆续散着回到楼上。堂玉这才跟我讲了实情。

        “愚昧呀,这些人就是愚昧。”

        堂玉摇头感慨。

        我说:“前辈,那符上并无半分的法力,我只闻到了一股股的药香气,这符······”

        堂玉直言:“那不是道符。那是药符。可这很多的人,他们只认道符,不认药符。”

        叶凝:“药符也是驱鬼吗?”

        堂玉:“药符本身不驱鬼,可它却能调动人一身之正神来退鬼邪,这正神力量之大,非你我能想像。而这所谓的正神,便是七魄之中的尸狗。”

        堂玉:“人身中分了三魂七魄。魂主静,而魄主动。七魄之中,尸狗能起一个警戒和守护的作用。但尸狗一般情况下在什么时候启动呢?”

        “它们只能是在人睡着的时候启动。”

        “除非人的身体有病,否则人在睡梦中很难受到鬼魂阴物的侵害。君不见,见鬼之人,遇鬼,受鬼害之人,多半是在清醒状态下完成的。极少有人睡睡觉,然后天亮醒来,发现自已被阴物附体了。”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很少,很少,几乎为零。”

        “原因就在于,人睡觉的时候七魄中的尸狗动了。它出来,在人身体的周围活动,遇到一些阴物,它自行就给驱散了。遇到阳物,即现实世界,不可避免的灾难时,它才会叫醒身体。”

        “所以,有些人尸狗强,那么他睡觉的时候,一旦有人要害他,他立马就能醒。而我这一道药符,里面用的都是一些天然安神养尸狗的药物。”

        “有了这些药物作用,这林家人不一会儿就会睡去,睡着了,百鬼大阵动了,也对他们产生不了任何的伤害。反之,如果睡不着,阴火虚旺,尸狗不出,身体就失了这一防御力量。他们自然就会受到阴物的损害了。”

        我听到这儿,堂玉又说:“这本是道门医家的一些理论,奈何,现在已无人能懂,无人能识喽。”

        叶凝说:“这么讲的话,那些治疗精神病的手段中,有一种就是注射大量镇静剂,这个跟尸狗是否有些相像呢?”

        堂玉摇头说:“不太一样,但基本思想一样。原因就是,天下人,本无病。皆因七情六欲,因缘纠缠横生出来的病症。”

        “很多病,就是自已吓自已,硬生生吓出来的。要么就是郁结不开,让七情的一股火,一道气给冲出来的。”

        “一个心性修的好了,自然就体健无病。”

        “反之,心性修不好,吃再多药,看再多大夫,一切都是枉然。”

        “阳病如此,阴病也是这般。人在醒着的状态下遇阴物,见虚相,心生大恐怖,感受阴气侵袭,自然招了鬼物附身。若是睡着,除非本身有病,否则,绝不会受到阴物的侵害。”

        堂玉最后说:“可惜,这些东西,你跟他们讲不到一块儿去。他们只知,符好。符能退鬼。求几道符,化开,喝了,就没事了。你和他们讲这里面的药性,机理,等等一切。他们都会说听不懂,然后又会说,跟我讲这么多有什么用?”

        堂玉摇头:“华夏之术难推广,根源就在,人只把脑子用在生意,赚钱,交际上了。别的东西,皆是,不闻不问,同样亦是不知。”

        “要么就是,成仙,化佛,求自已一个高深,自已一个智慧。修的久了后,我执显现,又是入魔。”

        “修行之难,便是如此。”

        堂玉摇头叹过,他看了眼窗外说:“天已快暗了。我料他们是先驱百鬼大阵扰了我们的心神。然后,再趁乱冲杀进来。当然,不排除有其余凶物杀入此地的可能。”

        叶凝:“前辈,鬼魂,阴灵是虚无,精神之物。他们结了大阵,放出这些东西,我们怎么破呢?传闻道家中有雷法可怕,是否可以用雷术?”

        堂玉:“不可,雷术过于霸烈,不可轻用。关兄弟,我观你身上有一物,那一物,可以拿来一用了。”

        我一怔,旋即想到,身上还有一块,据说可以册封鬼仙的大印呢。

        当下,我伸手到怀里,把那块大印取出来后。堂玉对着看了看说:“果然是个宝贝。”

        我问堂玉:“这方印怎么用?”

        堂玉说:“道家大印,道门中的弟子要用的话,得先领过祖师父的传承才行。末了再配合师门的咒语,手诀,法器,等等一系列复杂的手段,才能通过书符来开启印中的力量。”

        “至于你······”

        堂玉对我说:“你可免去那些复杂的环节。”

        我握了大印。

        “那,我拿着它,冲过去吗?”

        我对空挥了一下。

        堂玉摆手:“不是这样用的,你要三元会首,聚顶,出一个真身。而在此之前,你把握紧了这方印便可。握紧了印,出真身,你就能看到千百鬼灵。你无须咒语,更不用领诀,只需心领一个收字。再举印,对空一探,待将这千百鬼灵收了。你回到本尊身上就是了。”

        我说:“真的是这么简单?”

        堂玉摇了摇头:“对旁人来说,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因为,单纯道门中人,哪怕收一条阴灵,也得费他不少的心血。可你不同········”

        堂玉盯着我说:“你真的,非常,非常不同。”

        “你有了人仙之能,你却不想成仙,你有了化佛之根,你却又不想成佛。你更有了问鼎魔尊的本事,但你仍旧对什么魔尊丝毫不在意。甚至,如果你想要,你都可以直接离开这一界。前往星穹之中的亿万大千世界里巡游一番。”

        “可你没这个好奇心,你仅仅是了解,就了解了。”

        “仙对你没感觉,佛对你没诱惑,魔更对你无可奈何。你的本心,初念,仅仅是为了这个江湖中的风雨,仅仅是为了平复这一切,让众人过上一段安稳的日子。”

        “你是什么,你自已难道不知道吗?”

        我原地呆了又呆,我对堂玉说:“堂前辈,我真不知道。我只知,我叫关仁。我是一个练把式,习武出身的人。”

        堂玉笑了:“这样最好,最好。”

        时间分秒过去。

        我握了这块大印,盘腿坐在沙发上,一直守到子时。

        到了子时,我睁眼后,发现窗子外面全是大雾。厚厚的,浓重的雾气就好像棉花团一样,给这间屋子包裹了一个里三层外三层,密不透风。

        我试着透了一缕的感知。我发现就在窗子玻璃外面的那个世界中,此时已经是鬼哭狼嚎,阴气冲天。

        彼时,堂玉看了一眼我。

        “记住,守好念头,休生他念,只要一个收字便可。生了他念,可就多事了。”

        我对堂玉说:“谢前辈提醒,我之前已经受过教训了。我知道,自已该怎么做。”

        没错,上次出真身。一个念头就把人给碎了。

        这次,真不能再犯那样的错误喽。

        当下,我见堂玉和叶凝同时朝我点了下头后,我握紧了大印,提了三元丹境,会聚顶首三尺之上,唰!这一道真身,握了一枚紫气冲天的大印,就冲到了虚空之中。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08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