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一十七章 突然间的一个成就

第七百一十七章 突然间的一个成就

        在没见到堂玉之前,我以为这是一个不学无术,混吃混喝,醉生梦死的老神棍。

        可看到堂玉之后,我先是惊讶于他玩的兄弟分身手段。转又惊讶于他一身的道门功夫。

        确切讲,这应该是一身的玄德之能了。

        这种能力不同于我身上的武学,我学的只是一个单纯打人本事。但堂玉身上表现的这些,真的有如古代将门谋士具备的那种洞悉天机一般的谋略。

        我看着他的背影,发现他好像春秋时期,某个王室成员背后的高人一样。

        他们不动声色,拥有知晓天机的本事和能力。

        他们知道世间事物发展的规律,然后可能通过改变一颗石子的摆放位置来改变事物发展的方向。

        我想,相对那些动不动,拥有通天神力的所谓高人而言,他这样的人。才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高人。

        我随堂玉走回到了林家的这个大宅子。

        堂玉坐在沙发上,他看着我说:“休息一下吧,体会你刚才知道的那一切。”

        我问堂玉:“这就是太极拳吗?”

        堂玉则闭眼回我说:“真正的太极无门无派,为道家人偶拾而成,因故,武字一道,修至最终,亦是无门无派,无所寻迹方为真正的武道。”

        我稍有不解。

        堂玉伸手指了一下脑子说:“此处所生,皆为浊识,不可作真识来论。人只有近玄德之能,而无生道之力。”

        “为人莫自轻,莫自高。因故,大德之人,皆说自已所言为满纸荒唐话。”

        我仔细品着堂玉的话。转尔对他说:“堂前辈的意思是,人脑子生出的东西,总结的知识,只是不断地去接近玄德。而不能称之为道。真正的道,不是我们的脑子,而是这一方天地,乃至驱动这一方天地运转轮回的力量对吧。”

        堂玉:“正解。”

        我说:“明白了。”

        无论什么修行,第一入手要从天地万物自然开始。当然了,在某些言论中。天地万物自然也是虚假的。但这个虚假不是凭空说出来的,而是要有一个证的行动。

        用物理的手段证,用修行的方法证,这都是证的行动。直至有一天,证出来它是虚假的,也就是所谓的修成吧·······

        不过这些玄之又玄的道理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影响。

        我的观点还是很简单,就是用这一身本事,把这场莫大的因缘给了却。

        了却之后,种田也好,找份工作干也罢。乃至回去卖珠子,卖石头,卖茶叶。我都无所谓了。

        我这是小农意识吗?老婆孩子热炕头儿?

        想到这儿,我摇头噗嗤乐了一声儿。

        我暗自想,你一个身上习了无穷大力的大官人,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念头呢?这太好笑了!好笑吗?其实一点不好笑,我觉得守着最朴素自然的善良观念,那些老祖宗,父母。爷奶一辈人流传下来的温,良,恭,俭,让的朴素为人观念,好好的生活一辈子。这就是最大,最好的修行。

        不知为何,我想到这儿,忽然一下子就定住了。

        没错,高深的玄学道理,那种升华至无限高的理论,没有让我定住。它们只让我产生了或激进,或亢奋,或不停求索而又不得的心。

        最终,反倒是这些最朴实,最简单,最最平凡的东西,让我感受到了再一次提升是什么滋味。

        我定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待我睁开眼的时候,窗外一抹阳光射在我的身上,我抬头,见室内焚着香,林家老小,排了一排,挨个跪在了我面前的地板上。见到我睁眼,他们好像极有默契地对着我不停地磕头。

        我恍然,不知,不解。

        这时堂玉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说了一句话:“都退了吧,你们守在这儿没什么用的,若是不听我话,硬守的话,惹怒了仙人,你们到头来可吃不了兜着走了。”

        林家人听了这话,他们脸上流露了极害怕的情绪,然后一个个的用不舍的目光反复看了我几眼后,他们又陆续退了下去。

        我看着堂玉,又望了眼抱着花球儿,脸上流露明显掩不住的得意笑意的叶凝,我真的是一头雾水。

        堂玉这时眼见林家人退走,他对我说:“嗯,现在时间已经是三天后了。然后关仁,关道友,恭喜你,你成仙了。”

        呃?

        我先是一愣,复又在脸上挤出了一丝的疑惑。

        成仙了?我抬头看看天,又望了眼四周。

        我没有听到传说中的仙乐,没有见到漫天飞舞的仙女,至于六丁六甲,等等传说中时时伴在仙人身边的神仙,我亦是没有看到,我成仙了?

        我看着堂玉,一脸的不解。

        堂玉微笑:“人仙。”

        我长松了一口气。

        堂玉:“仙有数步功夫,鬼仙为末,乃不具肉身的一抹阳灵所成,也有修行中人,死后灵体脱空,成就一方鬼仙。鬼仙之上是谓人仙。人仙为证通了人元丹境。所成之境,谓之人仙。”

        “人仙再向上,则为地仙,地仙向上又是神仙,天仙。直至永世不坏的大罗天仙。”

        我怔了怔,复又对堂玉说:“这不是葛洪,葛真人在抱朴子,论仙一篇中的讲述吗?怎么,这是真的?”

        堂玉没回答我,直接继续说:“人仙之后,有两个选择,先通了地元丹,则成就为地仙。通了天元丹,则成就为神仙。或是两元皆修通了,那便直接一跃成就天仙。”

        “我这里有一些修仙法门,你·······”

        堂玉凝视我:“想学吗?”

        我又一下怔住了。

        堂玉复又说:“地元即便证出,但要至通融圆满之境,却是极为不易,一方面,要面壁,归坐,行大周天之念,周游一身列国。二则要善济天下,行拨乱返正之能,通灵安魂。三还要服食药物,转化精气,借药功手段来沟通地元之能。”

        “这里面,单就第一项功夫,不坐个几十年,很难有什么大成就。至于第二项,你起码得在红尘,用寻常人的手段,走上一回,有善达天下之能,以自已的本事,做一方事业,养活几千上万人。这还是第二,第三,你还要找灵物,炼精气。这里面,一是不能伤灵物,二还要行善事之举,成全灵物因缘。”

        “我这里有一本前辈留下的笔记,不要钱,你若想修,你拿去修便是。”

        堂玉举起了一本书。

        我眯眼看了一会儿后,我咧嘴一笑说:“我就是一个练把式的没想成什么仙,更加不想,成什么天仙,还什么大罗天仙。我对这些真的一点兴趣没有。还有前辈·······”

        我突然起身,小心凑到堂玉身畔,低声对他说:“我这样儿,我能生孩子吗?”

        堂玉一震,复又拿古怪眼神看了看我,末了他点头说:“能,能,这个,这个没问题。”

        我如释重负,朝他抱了一下拳说:“多谢前辈几天来的指点,晚辈,多谢了。”

        我猜堂前辈一定会很失望,我一个年轻有为,武道出身的人,年轻轻的就修成了所谓的人仙。按这个进度,可能我要修到天仙儿的。

        可我却拒绝了,不仅拒绝,反而去跟他请教生孩子这么俗不可耐的问题。

        我以为堂前辈会生气,会指着我骂,朽木不可雕也。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不仅没生气,反而笑了。

        我不清楚这笑容是什么意思。但我回味,这一路走过的每一步,我于恍然之中,我发现,我怎么走了一修真,修仙儿的玄幻之路呢?

        我一学物理的小青年,我练拳,练好好的,怎么不知不觉,就走上修真的路子了呢?不仅走上了,走到这一步,我还真成仙儿了。

        对修真,我的态度是拒绝,鄙夷和否定的。

        但现在······低亩司圾。

        我静心想了想,单就人仙二字而言,我宁愿要那个人字,也不想要那个仙字。

        一个对这一切持否定态度,但却又在前辈教导下,一步步走过来的人,居然有了这样的成就。一个不想修仙,成仙,不想有这些仙来仙去想法和什么修真念头的人,最后却修成了这一切。

        我不知道这是对仙道之说的肯定,还是否定呢?

        我想了一下,抓住最后一次让我入定的念头。就是那种朴实,纯粹的人的念头,我找了一下,然后,我的心就淡然了。

        于是我想,这就是所谓人仙中返璞归真的那一种心境吧。

        修到最高,朴实无华,单调却又真实纯粹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人间仙境。

        不珍惜,没有体味,只缘是身在此山中。

        我这时站起身,叶凝一脸笑意地走过来,凑近打量我说:“恭喜你,大官人同学,你正式成仙了。”

        我白了叶凝一眼说:“少跟我提这个啊,我,我要是真成仙了,我怎么,怎么不能飞啊,我飞一个。”我做踏祥云状。叶凝看了哈哈一笑,我收了姿势说:“得了吧,什么仙不仙的呀,抓紧把因缘了结再说成仙成圣的事吧。对了,紫简什么时候能过来?”

        堂玉:“法已行过,那边已经答应午时三刻,即刻过来。”

        叶凝啧啧赞叹:“这老道,可真是会找好时辰呐,午时三刻,这时间我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

        我笑了下说:“甭管那么多,大家都休息一下吧。”

        堂玉这时对我说:“你也活动一下身骨吧,坐了三天了,昨天,他们林家人,也在你面前跪一晚上。”

        我说:“干嘛跪呀?”

        堂玉:“你打坐的时候,有异象。”

        我一怔,侧头,看堂玉,复又打量自已,跟着我说:“什么异象?”

        堂玉笑了:“不可说。”

        叶凝哈哈大笑说:“行啦,行啦,快去吧,快去活动一下身子骨吧。”

        打坐的时候,身生异象,这究竟是什么异象呢?我身上出花儿了,还是放雷,打闪了?

        我看见叶凝,叶凝只是抿嘴在笑,却怎么不肯告诉我,我打坐的时候,身上究竟出了啥异象。

        既然不想说,我也不愿意过多去问了。

        眼下是当地时间清晨的六时三十五分,我推开了窗子,走到院外。

        经历几天大雨的冲唰,地面上残余的打斗痕迹,还有空中弥漫的戾气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站在院子中央,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时没感觉自已有多么的仙儿。

        我静立,过了大概十几分钟,脑子里空空荡荡全无半分的意识。我伸出手,、轻轻探了一下掌,然后一招一式打起了自已编的一路拳。

        套路都是人编的,功夫到了一定层次,有了那份本事后,自然而然可以编出来不同的套路。

        我这个路子,就是依着我个人的身高,体形,还有所学的那些东西,编出的一个个人套路。

        除了这种,还有一种适合于所有人来练的,通用套路,那个比较麻烦,因为要考虑不同人的身高,体形特点来编。

        简单的套路,一招一式打出去,没有引起大股的劲气,也没有什么气流产生,甚至我都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

        我走着步子,一步步的,待最后,我移至让沈北撞断的那棵芒果树前时,我心中突然生了一念,我要给这一个树桩从地面抹去。

        不知为何,只觉得这东西不太好,留在院子里,是一个不祥之物。于是我抬起了手,翻掌,掌心向下,触到树桩顶端,将要发劲的时候,我却有了另外一种不同的感受。

        这感受用一句人人都能听得懂的话讲,就是我感知到了这树桩上每一个细微物质的能量。

        能量是什么?

        纸在燃烧的时候,它产生的就是能量。

        同样,物质在释放完能量后,物质本身也会产生相应的损耗。

        也就是说,物质可以转换成能量。

        这是最基本的基础物理学理论。

        损耗的物质,以能量的方式存在。

        人如果控制了这个能量,就掌握了强有力的动能。

        这是基本的科学定律。而在此定律之下,人开始在自然界寻找那些,可以轻易实现物质和能量之间转换的东西。

        比如,氢,氧,汽油,化学燃料,煤,电,等等都是简单的质能转换方式。

        但现在我发现,其实不用那些复杂的手段来实现这种转换了,比如现在,我能清晰感受到这木质材料中蕴含的称之为能量的东西,然后,我可以以基本的五行观念,对它进行转换。

        金则破,木则聚,水则散,火则燃,土则败。

        心念一动。

        哗······

        一块大大的木桩,顷刻化成了比头发丝还要细的木屑,直接在地面上散作一团了。

        “这仅仅是人仙之能的开始。”

        突然,堂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而后者继续说:“到了这个层次,可以把任何一种物质,转换成你们所认为的那种能量。而修行的高低,就在于他可以转换多少的物质,也就是对物质的利用率用多高。”

        “慢慢学习吧,学着控制物质中的能量,灵活的运用它,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齐内而通外。”堂玉缓缓说完,他看着我说:“休息一下吧,吃点东西,刚才有人打来电话了。”

        我说:“干什么?”

        堂玉:“去xx宫。”

        我说:“那是一个什么地方?”

        堂玉:“行大礼的地方,紫简让他们拦住了,然后要去xx宫行一个仪式,行过仪式后,紫简就真正成为道门在香江的大执事了。”

        我想了下:“怎么搞出这一招?”

        堂玉:“以退为进,笑脸相迎,并且,我估计这次能出现在仪式上的都是一些有头脸的人物。搞不好朱家的人也会在仪式上露面。”

        “且看看吧,详细的东西,我推算是无法推算了。且走一步,观一步喽。”

        我说:“林家呢?”

        堂玉:“由其生死吧,紫简一出,林家自食其果,接下来,他们会怎样,那就是他们的造化了。”

        我说:“真的不管了吗?”

        堂玉:“也不是,唉!算了,这因缘是我摊下的,毕竟当初我帮过他家那么多。事后,我若无事的话,继续给他家一个指引吧。”

        我一抱拳:“前辈慈悲。”

        堂玉:“嗯,好了,一会儿沐浴,更衣,然后,我们去那个xx宫。”

        接下来,我回到楼里,然后跟叶凝一起,分别沐浴,更衣,熏香之后,又用了两碗白粥。收拾利索,这便坐上了一辆车,跟堂玉一起,直奔xx宫去了。

        到了地方,是上午的十时三十分。

        xx宫门口停了不少的车,然后还有穿了黑色保安服的人在那儿负责警戒。

        我在堂玉带领下,直接奔入口去的。可是到了入口,却有人给我们拦下来了,意思是说,让我们出示请柬,我们才能进去。

        堂玉说他没有请柬,但是有另外一个证件。当下他正掏证件的时候,我突然就看到宫敬台师兄妹三人,突然出现在不远处的暗门那里,然后三人一脸紧张地四处打量着。

        我发现事情不对,忙跟堂玉说了一声,一会儿见。当即给叶凝一个眼色,我俩就奔宫敬台走过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89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