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一十八章 破其计谋,只为争取那一秒的时间

第七百一十八章 破其计谋,只为争取那一秒的时间

        我跟叶凝朝宫敬台快步走过去,到他身边的时候,宫敬台先是愣了一下,复又用急促的声音跟我说:“快点,有麻烦了。”

        我说:“什么麻烦。究竟怎么回事?”

        宫敬台没有多说,只是朝我打了一个手势。我会意间,同他还有小雪,一阳一起拐到了一辆停着的黑色丰田面包车的后头。

        到了后面,宫敬台看了眼四周说:“关仁,你在林家的事,我们都听说了,干的很好,不过现在,那边已经找到了紫简道人,这是其一。其二紫简道人,已经跟你那个······那个收尸官,他们正聚在一起呢?”

        我说:“马玉荣对吧。这样说的话,符纸张也是紫简的朋友了?”

        宫敬台点了下头。

        我说:“对方有什么计划?”

        宫敬台:“紫简现身后,他就说了,他在拜过大礼领授天道传承之前,他不会做任何事。”

        我说:“这什么意思?”

        宫敬台:“也就是说,就算是有人要杀他,又或是怎么样他,他都不会反抗。”

        我说:“这,这岂不坑了符纸张了?”

        宫敬台:“说的就是,不过现在他们场子安在这个什么宫里,就说明,他们不想杀紫简了。”

        “不杀的话,那这些人玩的是什么路子呢?”

        宫敬台锁了眉。静静地思忖。

        我对宫敬台说:“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我估计跟一个人有关。”

        宫敬台看我:“什么人?”

        我说:“他叫念子江,本事很强,好像这段时间,又练成什么东西了。他恨这个纸符张,同样也恨我恨的咬牙切齿,这样吧,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和叶凝带进去?”

        宫敬台:“这没问题。不过我只能带你到后殿,然后你跟着忙活一下,分装一些水果,干果,茶点之类的东西。”

        我说:“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很久没当服务员了,你带我进去吧。”

        今天这事儿不好办呐,这是真正摆了一个道家大场子出来。

        这种场子,我虽了解的不多,但我知道,这是可能沟通天地的一个重要场合。在这么一个场合中,有一些事情,可是会直接被天上仙人看到的。

        章玉山,陈正,还有霸王正道,外加那些江湖妖魔小道,他们会利用这么一个场子干什么事呢?杀紫简。肯定是不可能了。

        除非,他们想惹怒天上的那些存在,否则,他们只要稍微长点脑子,就不会干出来这样的事儿。

        思忖至此,宫敬台转身跟我说:“我们刚到香江,家师就跟我们说,姜大先生要卸下身上的重任,然后重新去做一个普通人了。”

        “家师说,姜大先生把这担子一放下,香江肯定会出事。他让我们先不要去管那条蛇的事情,让我们注意一下这些力量的动向。”

        “结果,我们就打听到你在林家的事了。”

        “恕我冒昧,关师兄,你没修习过道术,那百鬼阵中召集的千百恶灵,你是怎么收去的?”

        宫敬台一脸认真地问我。

        我笑了下说:“用的是道家的法印。”

        宫敬台拧眉:“法印也不对呀,法印的话,也要画符,请神,焚香颂章,又或是掐诀,沟通天地正神,不对,这些你都没习过呀。”

        我笑了下:“堂玉,堂先生帮的我。”

        宫敬台恍然:“噢,原来如此啊,来来,快里边来,到这里来。”

        我在宫敬台的带领下,钻进了一辆面包车,然后宫敬台拿出来了几套衣服。我接过,跟叶凝一起把自已的外套脱了,这就换上了宫敬台给我们的服务员衣服。

        换了衣服假装成服务员后,宫敬台又叫来了一个中年人,他对中年人吩咐一番。中年人让我们先在车里等,过一会儿可以进去的时候,他再过来这里叫我们。

        等候间隙,我问宫敬台:“你师父在哪儿呢?”

        宫敬台很愁地望了车顶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到香江,他是委托人辗转给我捎的口信。之前听说他跟陈正一起去琉球那边儿了。好像是办什么事,找一个什么人。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对了,你那个收尸官今天也会到这儿来。并且今天,香江道门的大人物们都得过来。这个场子,也可以说是几十年不遇了。”

        我看着xx宫说:“难得呀,香江还有这么大的道场。”

        宫敬台:“都是信徒捐的,要说真正修道,他们身上哪有什么钱。别的不说,就说我们吧,说实话的,这日子挺拮据。”

        叶凝:“要钱吗?需要多少,直接说一声,太多拿不出来,基本生活绝对没问题。”

        小雪一笑说:“谢谢叶姐姐啦,我们不用,我们身上有钱的,虽不是很多,但生活,办事什么的,足够用了。咦,人来了。”

        转眼,那个跟我们打招呼的中年人过来了,然后他一再吩咐我们要轻手轻脚,小心拿放物品,此外,分装完东西后,直接去后殿一个偏房领份子钱。领过钱,就走人,不要去前殿,不要打听这个,那个的。

        众人得令,随之当宫敬台领我们下车的时候,我远远看了一眼,发现堂玉等人早已经走进了这个场子。

        我们一行人直接去了后殿,跟着又聚在一间屋子里,跟一群大妈把水果洗干净,切好后,再装盘。

        工作很轻松,几人都是抢着干,然后让大妈们聚到一旁休息。忙活了大概半小时,活儿都利索了后,来了一个趾高气昂小道士。这几人进来后,挑三拣四,巴啦巴啦一通说后,又告诉我们,哪几个果盘儿不免规范,让我们重新摆过。

        于是大家又在小道士的监督下重新干,没想到返工之后,他们又说了一通,还是找我们的毛病。末了,几个大妈,合伙儿凑了一个红包,给这三小道士封上,对方假意推却一番,末了揣了钱,闪身走人。

        真不容易啊,到这地方来赚点工钱,都相当,相当的不容易。可想,在红尘之中做事,那是得有多难呐。

        我感慨之余,外面人喊端盘上果儿。跟着来了几个俊俏的女道士,她们过来端了盘子,直奔前殿去了。

        我给叶凝,宫敬台等人一个眼色,末了我说:咱们一起去的话,目标大,不太好,还是我自个儿混进去吧。”

        宫敬台点头之余,他上下打量我说:“咦,说来也怪,关仁,我怎么看着你跟之前不一样了,身上······人味儿怎么这么浓呢?那点道韵呢?哪儿去了?”

        叶凝推我一把,同时她对宫敬台说:“什么道韵呢,人家现在仙儿了。”

        “别瞎说,仙儿什么仙儿。”我白了叶凝一眼,就这么在众人不解的目光注视下,一步步挪去了前院儿的场子。

        中途见到不少的道士,并且,我还让人叫着一起帮忙抬了桌子,拿了铃铛,法器之类的东西。就这么,帮了几次忙,渐渐,不知不觉,我就混到了前殿。

        前殿空间很大,只不过现在还没人进来,因为殿首位置那里还有一个门儿,门那头儿的后面,聚的才是那些香江的高人们。

        我四下打量的功夫,一个小道叫我说:“哎,哎,叫你呢,叫你呢,你过来,给这供案上的桌子擦擦,这抹布,不要用水打过,打过就湿了,用干的,轻轻抹一下,把一层细浮灰抹掉就行,会不会,就这样。”

        小道士给我做了一个示范,我接过抹布,开始劳动起来。

        抹过了供案,我看了眼上面的三清,我笑了笑·····

        确实有真灵,很大,很厉害。且这真灵,对我也笑了笑。因为我能感觉出来,他们对我笑的那个意思。

        是啊,站在他们的高度,看人世间这些人打打杀杀的,说实话,跟看蚂蚁打架差不多。

        劳动结束后,搬过桌椅,小道士让我一边呆着去了。我自行绕了一个弯儿,拐到这大殿西北角垂下的一条帷帘后头。

        这帘子是杏黄色的,很厚实,一直从顶棚垂到地面,我站在到后面,以三清像上依附的真灵为掩护,除非有人刻意去找我,找到这儿,翻出我来,不然,很少有人能用感知,探到我的存在。

        站了二十几分钟,人陆续进来,法会开始了。

        我扫了一眼,很快我看到了马玉荣,还有站在他身边的小黄龙,外加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人,那道人想必就是符纸张。而聚在这几人中央的则是一位穿了紫袍的道人。

        我看这人并没有梳那种道家的发际,他理的是一个正常的平头。此人面相看上去显的有些弱,瞅着不像是得了道的那种大能,反倒像是一个很普通的小儒商。

        但我注意观了一下此人头顶位置。

        很妙的感觉,真的很妙,说不上来,给人的感受就是,在他头顶那里一定有什么神灵存在。

        就是这感觉。

        我想,这个紫袍道人,他应该就是紫简了。

        按宫敬台所说,今天无论什么人,对紫简行什么样的手段,他都不会出手反抗或采取其它别的什么行动。

        所以,今天若是有人杀他,他可能真就死了。

        除了紫简,马玉荣,符纸张外,还有的就是重获肉身的屈道人,海外朱家的小霸王,以及伴在他身边的一些实力很强的武者。

        在这些人之外,就是一些我不认识的,各派修行中人了。

        一一看过之后,法会开始了。

        我对道家仪式了解的不多,只是见到这些人,穿了不同的衣服,来来回回走动,诵经,这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后,紫简开始要上香了。

        但就在他朝着三清神像挪动的一刹那。

        轰!

        大门被一股怪力撞开了。

        这股力直接将两扇门中的一扇撞开,随即,轰的一下,一个身形就从门外跃到了场中。

        “来者何人?”屈道人厉声高喊。

        “念子江!”

        这人说完三个字,转身就奔符纸张冲去了。

        念子江果然变的很强,他身上好像融合了一个大灵,然后在这个大灵的帮助下,一下子给他全身的本事提升到了一个非常强的层次。

        是以,他根本不把在场中人放在眼里,直接报出名字后,他扭头就对符纸张说:“多年前,你害我师徒离开香江,今天,我要你满门一个不留。”

        “你找死!”

        小黄龙眼见师父安全受到威胁,他正要冲出来。但在这一瞬间,让我想像不到的是,屈道人冲出来了。

        他一边冲,一边喊:“紫简道长,今天是你得授香江道门大执事的重要日子。你许了大誓,一切顺应天意,若有人阻挡,有人杀你,你都不管,不顾。你不管,但屈某得管,所以,紫简道长,今天,我必定要帮你除去此人。”

        屈道人冲上来的同时,伴在他身边的小霸王,外加霸王正道的几个人也冲了过来。除外,还有就是那些各路的邪派高人,也跟着一起朝念子江身边扑去。

        好狠的手段,这一刹那,我终于明白这伙人下的是什么棋了。

        不得不说,这步棋,高哇。

        这就叫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然后制造因缘让紫简来背。

        唱黑脸的是陈正,章玉山等人,他们在暗处,不露面。然后培养了一个念子江出来。念子江今天过来,肯定是要先杀符纸张,再杀紫简。

        紫简之前就说了,他要顺应天意,所以就算是有人要杀他,他也不会出手。是以,这个时候,念子江杀他,屈道人,等人唱白脸救他,再杀了念子江,最终紫简就要欠霸王正道,屈道人一笔债。

        欠了债,背了人情,这个大执事就没法好好干了。

        如此一来,霸王正道,屈道人拿到这个天大的人情后,他们也会适当照顾一下陈正和章玉山。至于说念子江,他只不过是一个可怜虫罢了。

        一个妥妥儿的,大炮灰。

        这些人当中,最后死最惨的就是他自已。

        “贼子,你胆敢在这里伤人,看我五雷符轰杀了你。”

        屈道人一招手,手中符纸一燃的同时,念子江啊!一声狂怒中,他身上劲气四射,直接就将那道还没发出的符纸给震了回去。

        屈道人假装遇挫,身形一扭间,他又说:“贼子,你休要伤张道友。”

        这哪里是劝人不要伤害对方呀,这分明是提醒念子江,快把符纸张杀了。

        没错,这也是计划中的一部份,即在真正制止念子江之前,他利用对方把不服管的人给清除掉。

        这一刹那,我不能坐着不管了。

        唰!

        心念一动之际,我就冲了过去,然后伸手一抓念子江的肩膀,念子江啊!他一吼之间,怒目瞪我,与此同时,他体内透出一股好像生物电一般的力量,一个劲地往我身体里钻。

        我领了一个化字,没做其它的,只是一个化字做完,这股劲透到体内,就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念子江,不要执迷不悟,中了他人的圈套。”

        我一句话刚说出来,呛啷!

        一声轻响中,小霸王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剑,然后他唰的一下,就奔我冲过来了。

        “斩!”

        小霸王提剑,就奔念子江的脑袋削去。低边记才。

        这一剑真的是很厉害!

        他斩的是念子江,而此时我抓了念子江的肩膀,后者反扣了我的胳膊。如果,我拉开念子江,小霸王这一剑就斩到我身上了。如果我不拉开他,他这一剑,就妥妥斩中了念子江。

        这剑,很霸道,应该是不逊于泣灵的上古之物。

        一剑斩落,念子江必死无疑。

        他死了,很多事,可就死无对证喽!

        临危之际,我扭了一下头,发现紫简没有让场中的形势干扰,他仍旧在上香,上完了香,正手捧了一本书册,用一种我不听懂的语言,喃喃念叨着什么。

        不能让念子江死,不能让他死。

        心念一转间,眼瞅小霸王的剑到近前了,突然,不远处的符纸张大吼了一嗓子:“不能杀他,有些话,我还要对他说!跟他讲清楚!”

        一声吼过,符纸张突然凭空画了一道符。

        他没有用纸,也没用法器,只是屈了两指,凭空对着小霸王打了一道符。

        符打完。

        小霸王的剑,距离念子江的脖子只有一公分。

        与此同时,我也正在搬着念子江的身体向侧方移动。而就在这个瞬间,小霸王身体顿了一下。

        正好借了这一顿的功夫,我屈指,凌空弹出一缕劲,打在了小霸王的剑上。

        嗡!

        剑身颤鸣之余,我一把扣住了念子江的锁骨。

        呼!转身就旋到了三清殿的一角。

        符纸张打出的那一道空符,只阻了小霸王一下,转瞬,这家伙目光一冷,盯着我又喊了一声:“斩!”

        但就在小霸王遁身要朝我斩出这一剑时候。

        我眼前冷不丁就闪了一道紫影。

        随之我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册授已成,我已是领了天命,朱家后人,你执剑于此,究竟想要干什么?”

        话音落时,我见紫简负了手,正站在小霸王的身前,用极温和的语气询问他。

        看到这一幕,我长松了一口气。

        成了!

        就是这一下,成了。

        紫简顺立当上了大执事,然后他可以行使道门的手段,来整理一下混在这三清殿中的牛鬼蛇神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89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