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一十九章 恶战前夕,小霸王之约

第七百一十九章 恶战前夕,小霸王之约

        方才杀气冲天的场子突然冷下来了。热门小说

        紫简负了手,微微打量在场中的每一个人。

        稍许,他说话了。

        “很久就得到姜大先生的传话了,他跟我说,紫简啊。香江是道门在海外的一个重地。道统之下,有南洋的术法,降头,更有道家的风水,堪舆,八字,请神,敬鬼,医家,符术,武术然后诸多门派。传承以此来行拨乱返正之手段,平冤雪耻之能力。”

        “这些,都跟老百姓日常的生活息息相关。但同样,也跟老百姓日常的生活,没有丝毫的关连。这是一个隐事,是一个秘事。是外人中所说的神秘文化,但同样,不可否认,它也是老祖宗一脉脉传下来的东西。”

        “所以,大先生说,紫简呐,你得担这个事情。我听这话,当时的回答就是,大先生,我担了。可是。这是一个奉天道行事的法子。天道是什么?”

        “诸位应该都学过德经,道经吧。”

        “道经里讲的明白,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我想要接过大先生的重任,就不能让我脖子上的这颗脑袋来行事。”

        “什么意思,你们懂吗?”

        “这是人脑子,不是天!”

        紫简指了指自已的脑袋说:“人脑子再怎么修,只要没离开这一方小天地,这脑子里就有七情六欲。分别心,个人喜好。”

        “而这些东西,它们是与天道相违的,天道讲究一个公平,无善恶,黑白,视天下万物一般颜色。”

        “所以,我紫简如果能担上这个大任,那就是我的造化。如果我担不上,那就是我的命。但我本人在这个过程中,不能因自已一时之喜好,而行任何的手段。”

        “所以,你们接我也好。不接也罢,焚香祭牌,请我出来也好,不请我出来也好,我都如一潭死水,心无旁念。”

        “懂吗?心无旁观!”

        紫简环视众人。

        我忽然一下明白紫简的话了。

        高,实在是高!

        姜大先生传大执事的位子给他。他接受之余,却不行不动。为什么不行不动,因为,他在等天道的安排。天道会安排一系列事让他经历,他经历了之后,他就顺利当上这个大执事了。

        那么,天道安排了什么事?

        很简单,看看我这几天经历的是什么吧,林家,又收鬼,又斩恶人。然后到了这里又行礼,又行刺的。

        这些都是天道的安排。

        而安排这些最终的目地,就是让紫简成为这个大执事。

        最终紫简到了这个xx宫,他在这里,焚香颂章。

        关键就在这里,焚香颂章这一环节上!

        焚香颂章是什么意思,它的意思是通过上面的大灵,又或是紫简本身,借助焚香颂章的这一环节,与最上头的仙神取得联系。

        类似于,现世中,紫简通过一个中间人,同朝廷里最大的那个官员建立联系。

        焚香是建立联系的关键,香焚过,联系建立上了以后。还要颂章,颂章类似于奏折。即紫简书写了一篇奏折,跟上边朝廷中最大的官员汇报工作,确认职位。

        汇报结束,上天那个最大的官员,说了一个字,准!

        就这一字。

        紫简便真正是香江道门的大执事了。

        此外,这一过程紫简不能自已去做,他得借因缘会聚的力量来完成。所以,有人给他绑了,带到了这里,然后,那些人想要借这个机会,赚紫简一个大人情。紫简明知如此,他却在这个过程中什么都不能做。

        可惜,这些别有用心的小人,低估了我这么一个存在。

        发生的这一切在不熟悉道门体系的人看来,则根本不知道所以然。其实道门体系中,焚香颂章这一环节极其的关键。同样,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焚香颂章。

        首先这个人他得是真正吃素,持戒,并且修行有一定成就的人。

        有了这些基础后,才能通过这一方式,沟通上界,然后再用颂章的方法,跟上界仙神直接汇报。

        案上供的大灵,只是一个中转的媒介,他们相当于一个办事员。

        负责收集消息,听取汇报,然后转达上头。

        这便是道门仙神系统的一个规矩。其实细分析起来,这里面跟红尘社会的官员办事方法基本一样。

        紫简通过焚香颂章,走过一个办事的流程后,得到上边回复的一个准字。

        这一刻,他才真正成为那个按天道行事的人。

        一如姜大先生一般,我看着紫简,我发现他已是真正无敌了。

        这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就是天地,打了他,等于是打了自已!

        此时我细品过程真的是耐人寻味,这些人一骨脑地绑着紫简,架着紫简,没想到,这些人全都走进了天道那个循环中。最终,他们是帮着紫简到这里来,同上界建立了联系,确定了职位。

        紫简在这儿,这么一站。

        在场中人没人敢说话了。

        此外,比较奇怪的是,我手中拿住的这个念子江,他居然也不挣扎了,而是呆立原地,一动不动地呆着。

        紫简看了念子江一眼:“你过来。”

        念子江呆呆回了一声好,他就一步步朝紫简走过去了。

        “跪下。”紫简轻轻说了一声儿。

        扑通,念子江跪下了。跟着紫简说:“当年你师父离开香江时,他曾跟你说过,是他主动提出离开的,你受了小人挑唆,以为是张道长与你师父斗法,你师父败了后,这才退出的香江。你师本在圆寂前把这一切跟你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可你还是不信,你宁愿相信一个小人嘴里说的话。”

        “陈正那人,拜了一个大魔头。他骨子里修的道性已经消失怠尽。”

        “是以,今天借你这事,我要跟诸位道友说的是,再遇陈正,杀无赦!”

        紫简朗声对众人说完,他又对念子江说:“你害了张道人座下一名弟子的性命,这个罪,你要担。要报,要还。我现在让你入胎到那弟子一位嫂子的腹中,给你一个在红尘赎罪的机会,你可愿意?”

        念子江喃喃说:“愿意,愿意。”

        紫简微点了下头,轻轻拍了念子江的头一下,复又说:“去吧!”

        一掌拍下,念子江全身一抽,跟着扑通一头就倒在了地上。

        收拾了念子江,紫简又抬头:

        “屈道人,你们那一门在海外修的东西,我不太好说什么,毕竟,你们也是上边人投入到这世间的一个大因缘。不过,今天我能送的就是四个字。好自为之!另外,你拿念子江的尸首走吧。给他在内地找个清静地方,好生葬了。”

        屈道人:“多谢仙师,多谢。快,快去抬人。”

        紫简没跟屈道人来硬的,没收拾这伙人。

        我在概猜了一下,倘若真有上边那个世界的话。肯定屈道人背后的大势力也是上边的什么存在。这个存在,摆在那儿,以紫简之力,他不太好动。

        但紫简是得了封授的一方执事,他怎么不好动呢?

        我想这里边,肯定有一些很复杂的原因。

        紫简讲到这儿,他挥了一下说:“从今往后,香江道门仍旧按以前的规矩来走,有私自修习邪术的,对不起了,道门不容!另外,今天到场的一些人,过后我会单独去找你们。我们需要谈一谈,有一些传承,是不是隐起来,不为世人所知,会更好一些?”

        他扫过场中人,复又说:“行了,没什么事情,这就退下去吧。”

        小霸王这时提着剑,他一脸冷意地看着我说:“关仁,我不服你!你等我,就这段时间吧,我会找你试一场剑!”

        他说完,呛的一声,将长剑归鞘,随之闪身便扬长而去。

        眨眼功夫,场子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留下了马玉荣,还有符子张弟子等一群人等。

        紫简看了眼马玉荣,他朝对方抱拳说:“见过马老道长。”

        马玉荣一怔:“不敢当,不敢当。这个·······”

        紫简:“道长先去后面用茶,一会儿我跟这位小兄弟谈完,我再去与马道长,张道长一起叙叙旧。”

        说完,紫简转头看我说:“关小道友,这边请。”

        我朝紫简抱了一下拳说:“恭喜紫简前辈,只是我的朋友·······”

        紫简:“这个无妨,他们都在后殿,我会安排人一一照顾。”

        我回过一个好。这就跟紫简一起去了前殿旁的一个侧门内。到了门里面,紫简长叹了口气说:“关小道友,委屈了。今天,我领过了天道,一言一行,皆得按天道规则来办。不能存分别之心,分别之念。因故,今天在场的一些人,我不能动。”

        我说:“理解。”

        天道不是人心。

        人心可随喜好,善恶而动,天道不是这样,天道是什么?天道只是一年四季的轮回,催生春长秋收季节交替的那个力量。

        紫简的位子,从某种角度上讲只是一个象征,有了这个象征,一些宵小,牛鬼蛇神,就不敢胡作非为,去随意做一些损害道门声誉的事。

        但同样,做为他本人而言,其实他是施展不了太多手段的。

        之前的念子江,只因这人入魔,不得以,紫简这才打发他重入轮回去了。

        其余的人,各有各的因缘吧,虽然我稍有一点不理解,他为什么不对屈道人,小霸王那些人出手······

        “你成人仙之能,你领了一个大大的气运,要做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这些我都知道。”紫简看着我,一字一句说完后,他又说:“其实,原本我是想劝姜大先生不要卸任。因为那样,我就可以找一个机会,跟你一起去这高术江湖杀个痛快了。”

        “可他气运已到,不走不行啊。”

        紫简感慨着说完,他又讲:“所以,我只好按天命来行事了。如果最终,焚香颂章之后,天不授命于我。那么今天这殿里·······”

        紫简咬了下牙说:“得死三分之一的人。”

        我苦笑:“上天还是有好生之德呀。”

        紫简:“非也,只是时机不到罢了。”

        “我单独叫你来,是有这么几件事,郑通玄这个人名你熟吗?”

        我摇了摇头:“不熟。”

        紫简:“郑通玄是久居x湾的道门高人,他号称铁笛道长,手中有一根很厉害的铁笛子。解放前,抗战时期,这个铁笛道长还去刺杀过当时伪政府的要员。只是没想到,东洋那边也派来了一支队伍。然后他无功而返了。”

        我想了下说:“那支队伍的领头人物是不是姓鱼?”低妖呆亡。

        紫简:“鱼家有两兄弟,大兄弟应该是死在你手里。但不要小瞧这个二兄弟。他已经不姓鱼了,他叫小野,早年,他用一身古时刺客的顶尖本事,掷剑术,换来投入东洋一个忍术大师门下的机会,他修了数十年后,又归到了神x教门中。”

        “他领了大神的眷顾,自有一片我们常说的精神世界。”

        “香江是块金融之地,这块地方,亦有不少的正神眷顾。所以,这些多年来,它才会发展的这么发达。也正因如此,这块地,见不得太多的血。”

        我思忖说:“那紫简的意思是。”

        紫简道人负手说:“这算是一场因缘吧。封隐南的师兄,让人困在了琉球,此外琉球,应该有一个你要找的人。”

        我说:“是的,那是名单上唯一一个身处琉球的华夏高人。”

        紫简:“他是华人,唐手就是他那一脉传过去的。另外朱家在那儿也有一个分支。而这一局,大造化做了很久,目是就是把东南亚这一带的,还有东洋一带隐世界的牛鬼蛇神清理一下。”

        “当然了,这里面也可能存在很多的变数。具体,你得多过问堂老先生。”

        我静心想了想说:“这是大造化布的一个局吗?想要给这些人,来一个小清理。”

        紫简:“没办法,高术,高术,有些东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传下来的,毕竟,咱们都是人。趁着那些人,没出大事儿,没害更多人之前,把这一切了结。此外,琉x那人与你还有一定的因缘。”

        我说:“凌元贞,前辈说的是这个人吗?”

        紫简:“凌元贞与你有渊源的,当年领你入门的国术授业恩师周先生,他曾经让人围困,又被人斩了双腿。九死一生之际,是凌元贞突然出现,抱走了周先生,又用道门术法,帮他止了血。然后正过经脉,如此一番收治,你师才存活下来。”

        我恍然:“原来这样,这个凌元贞敢情是我的一个恩人。”

        紫简:“事情没那么简单,凌元贞救过你师是不假,但你可知,他现在做什么?”

        我怔了一下。

        紫简:“他在极力恢复一些东西,并且已经入魔入执了。你过去,看一看吧。我领授了天命,我是没办法出香江了。所以,香江一时不会有事。事情,会出在外面。”

        我点头,表示理解。

        紫简又说:“承运造化,大造化这一局立过之后,东南亚的事了却,国内又会再起一个小风云,小风云随势而动,就是一场大劫的顶峰。到了那时,我看看吧。”

        紫简看我说:“如有必要,我随你一起过去。”

        我朝紫简一抱拳:“多谢前辈厚爱。”

        紫简听这话,他却是摇头讪笑说:“厚爱,厚爱,关仁呐,若有一天,你能明白过来。你就知道,这不是我们厚爱你,而是你厚爱我们了。行啦,话不多说,我得给xx宫修行的道人,开一开会了。规矩一下戒律,要不然,没了戒律,这些人是会扰出乱子的。”

        “戒律,戒律,万法修持,戒律先行啊。”

        紫简感慨了一声,背了手,一步步就离开了这个小房间。

        我目送紫简离开,在心里想了一下,凌元贞!凌元贞呐,凌元贞!

        真想不到,当初把周师父救走的人,竟然是你。你救了我师,我这一次若是面对你,又该如何呢?

        思忖间,我正要离开这个小房间,拐去后殿找叶凝一行人。

        突然,门外传来一记高呼。

        “关仁!关仁!你给我出来!”

        这又是什么人?

        我推开门,信步出去,正好看到有两个小道士正一脸惊愕地看着我。

        我没理会他们,一步步离开了这个三清殿,又朝外走了几步,拐到屋外的院子里时,我看到了一个杀气冲天的老者。

        老者七十有余,身材不高,但他身上的功夫······

        说实话,我现在也就是有了人仙之能。否则,我会死。

        那猎猎的杀气,有如一道又一道看不见的音符,无声,透过虚空涌到我的身上。假如我修没到这个人仙的境界,此时,我已是受其重创了。

        “敢问老先生怎么称呼,为何叫我到这里来。”

        老者冷哼:“俗名郑通玄,你知道我的名字,应该也知道我为何找你。我的两个关门弟子,让你给废了一身所学。这笔帐,我先记下。现在,香江这个大道场,已经是紫简道人的了。我知好歹,不会在这里惹事。我今天叫你出来,就是要告诉你。有人托我捎你一句话,三天后,海上,一剑试生死。再见!”

        郑通玄说完,他提手把一封信,平移着,推了过来。

        我伸手一接的同时,这人转身遁进一辆黑色商务车中。

        我打开信封,车已经发动,然后绝尘而去。

        拆了信,抖出信纸,我扫了一眼上面。

        上面只有一行数字,那是一串坐标方位。

        我记下了坐标,一抖手,信纸化为一堆的碎屑,呼的一下,就让一道轻风吹的了无踪迹。

        这时,我听到身后有脚步音,扭头正好看到叶凝领了宫敬台,马道长等人奔我过来。

        “仁子,怎么了?刚才我感到外面有道很强气息,怎么,有什么人来了吗?”

        我不无冷静说:“没事,香江已经没事了。走,马上跟我回京城。”

        叶凝:“回去干什么?”

        我淡然:“取剑,砍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89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