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二十章 无路可走,就是一个字,斩!

第七百二十章 无路可走,就是一个字,斩!

        小霸王已经生了杀我一念了,原因就在于我挡了他那一剑,不仅挡了,我还用指劲透空弹了他剑身一下。

        剑斩空,还被人弹开。这对一个用剑的人来说。可谓是一种耻辱。

        我怀疑这小霸王也是输不起的货,所以,他必需在剑上跟我证一个高下出来。

        此外这一战已经酝酿好久了。

        小霸王是海外霸王正道的希望,他是最贴近霸王正道观念的那么一个继承人。同样霸王正道也希望他们未来的这个接班人,能够拿我开刀。

        接了!这一战,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接。

        心意一决,我当即同堂玉等人做了一道别,又跟紫简道人匆匆一起吃过一口饭后,拉上马道长,带着叶凝。我们买了三张机票这就回京城了。

        到京城一下飞机,我去了银行保险柜那里,将泣灵取出后,刚打算跟马彪子等人见见。

        手机当即就响了。我拿起来一看,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接通后,放到耳边一听,那边就传来了屈道人的声音。

        “你回京了?”

        我说:“嗯,回来了。”

        “一会儿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到那里来,我们谈一下。”屈道人冷冷。

        我说:“凭什么,我凭什么过去?”

        屈道人:“京城武道,你的几个前辈都在这儿,你敢不过来吗?”

        我冷言说:“你想干什么?”

        屈道人:“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聚起来,给你们开个会。来吧。一会儿我短信给你,你收到,过来就是了。”

        屈道人讲到这儿,电话就挂断了。

        叶凝这时凑上来问:“仁子,怎么回事?”

        我说:“这屈道人,好像是要找荣师父她们。”

        叶凝:“我师父,他们找我师父干嘛?”

        我说:“这里边有事儿,肯定是有事儿。”

        刚讲到这儿,一旁马玉荣说话了:“哎呀。兄弟呀,你怎么看不出来呢?这帮人就是搬出你的那些长辈们过来训你了。”

        “你想想啊,兄弟你是从这儿出去的,你的一步步离不开这些长辈们的提携。所以,不论功夫高低,你永远得把他们当长辈敬在那里对不对。”

        我点头说:“对,是这个理儿,没错。”

        马玉荣:“那帮人呢?你想想,他们都是一些修出什么东西的人?他们的手段,有多厉害。他们在你的长辈眼里,是不是神仙一样的存在。”

        我细细品味,末了抬头说:“确实。”

        马玉荣:“这就是了,这帮人把你的长辈们请过来。为的就是借他们话训你。然后让你没办法顶撞这个长辈,更近一步,再让你间接答应他们的一些条件。这是其一,其二长辈夹在中间,一边是他们关爱的晚辈,也就是兄弟你。另一方面,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人。你说。这事儿让长辈们怎么做?”

        “咱们都是四海为家的人,满世界的跑来跑去,可这些长辈们不同,他们都是守着这一块地发展的人。他们掺合进来了,这样,你不是让他们为难吗?”

        叶凝听到这儿,她咬了牙说:“真是一条毒计呀。”

        我这时静心想了想,末了我给手机关机了。

        叶凝看我的动作,她不解。

        我说:“屈道人的短信还没有发来,我手机没电了,走,叶凝,你不说京郊你还有一个大宅子吗?走,咱们去你宅子里坐坐,对了,马道长,你尝尝叶凝泡茶的手艺。真的,非常好。”

        马玉荣一怔:“兄弟,你,你不是茶道高人吗?”

        我抻个懒腰说:“我那是理论高人,白话行,真要说泡好茶,还得叶凝那两下子。”

        叶凝笑了下,挥手打了一辆车,待我们一行都进去车里,她扭头对我说:“荣师父她们,不会有事吧。”

        我说:“没事,只要我不出现,不跟他们见面,他们就没事,反过来,我要是跟他们见面的话,他们的性子我知道。他们不想拖咱们的后腿,到时,搞不好会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出来。”

        “等这一切都结束的吧,结束了,再和长辈们一起喝茶叙旧。”

        叶凝望着窗外飘的雪花儿说:“又一年了,真快呀。”

        我说:“是啊,真快啊,又一年喽。”

        一年又一年,不知这江湖什么时候是个头儿。但隐隐我有种感觉,我现在所处的应该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个时候。很快,再坚持一段时间,一切都会过去,会过去的。

        叶凝的宅子没在城里,是京郊很远的一个开发区。最近几年房地产不是很景气,所以这地方的宅子,基本没什么人问津。

        叶凝家里没什么人,好在东西什么的都齐全。路上,我们买了一些吃喝用的东西,又给花球儿买了几大罐的猫粮。

        到了叶凝家后,先是收拾一下屋子,跟着做过一顿简单的晚饭,我们就坐在书房,面对一个落地大玻璃,守在一起喝茶。

        叶凝这时问我:“你觉得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办?”

        我笑了下说:找我,他们肯定会找我,而且我能猜出来,他们一定能找得到。此外,也们在找我的时候,荣师父她们就会选择离开。“

        叶凝点了下头:“等吧,等他们过来。到时······”

        我轻抚泣灵剑说:“到时,再论吧。”

        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到了第二天的傍晚,天刚刚黑下来。我感知到社区门口传来了几道冲天的气息。

        很大,很凌冽。

        这是找到了。

        我伸手拿起了泣灵。

        这时在一旁打坐的叶凝看了我一眼说:“要不要我们跟你一起去?”

        我说:“先不用,你尽快通知荣师父,马彪子,还有京城一些德高望重,当年曾经帮过我的老前辈,你告诉他们,这段时间尽可能躲一躲吧。对了,还有七爷,你想办法跟七爷沟通上。我估计,范前辈应该能安排出一个后手。到时候,让七爷跟范前辈,还有麻姑爷联系吧。”

        叶凝:“明白了。”

        我这时又对逗着花球儿的马道长说:“道长,快,跟我上路了,你还得做你的老本行。”

        马玉荣抚着花球:“好嘞,好嘞。大喵,我走了啊。到时候,一切顺利,回来再喂你。”

        就这么我和马玉荣顶着冬夜的小雪花就走出了宅子,一步步来到了社区门口。

        门口停了五辆四个圈儿。

        为首一人站在最前面一辆车的车头处,此人正是那个屈道人。

        道人看到我,他朝我笑了笑:“关仁,昨天怎么没过来?害我们和一帮师父们等了你一天,放我们的鸽子,这好像不是你的作风吧。”

        我笑了:“手机没电了,对不起,关机,没接到短信。”

        我亮起了手机。

        屈道人:“哟,这都什么年月了,还用这么老旧的手机呢?是不没钱呐,来,要不我给你换一个大屏的?”

        我笑说:“不想用这东西了,就这个,我还要扔了呢。这样你直说吧,找我干什么?”低妖讽圾。

        屈道人仰头望了眼天空飘的大雪说:“找你一起,去长城上边,赏一赏雪景,给面子吗?”

        我说:“这个面子,当然得给了。”

        屈道人转身打开车门:“那请吧。”

        当下,我和马玉荣就上了这辆四个圈,屈道人过去坐了副驾。上车后,年轻的司机小伙麻利地打舵,转方向盘,直奔马路开去。

        车跑了两个多小时,在一处通往长城的公路边停了车。

        屈道人打开车门说:“得爬一段山路,能行吗?”

        我说:“没问题。”

        就这么,下车,在他一人的带领下,我和马玉荣跟着一起,上山直奔山顶的一处野长城去了。

        从山脚到山顶,一共走了二十分钟,当我和马玉荣翻身上了一处破旧的烽火台上时,正好看到,那上面已经守了三个身材高瘦的道人。

        其实,从外观看不出他们是道人。我是通过对方身上气质分辨出他们身份的。

        三人显然守候多时,他们身上都积了很多的雪。除外,他们每人手里都拎了一个小包,我猜测那包里应该是武器之类的东西。

        我到了后,屈道人在一旁介绍说:“这是我大师兄,隐龙道人,这位是二师兄,归真道人,这一位是我的三师弟,听雪道人。我们一门师兄弟一共四个。今晚,全都聚在这里,关仁,这面子,应该是给足了吧。”

        我搂了泣灵,淡淡说:“叫我来,什么事?”

        隐龙道人这时转了个身,然后开始上下打量我:“你就叫关仁?”

        我说:“正是我,京城关仁。”

        隐龙摇了摇头:“真的是难以想像,气运怎么会落到你身上。好了,我长话短说,小少爷看到你之后,觉得你能跟他一战。他起了与你相斗的这个心。这一念生出来,就再磨不掉了。”

        “所以,明晚香江海域,你必需跟他一战。”

        我说:“然后呢?”

        隐龙:“你必需输,到时你卖一个关子,让他一剑削中你的肩头,你跳海,我们会安排人给你接到一个岛上疗伤。”

        “只要你能输!输给小少爷,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们再不会为难任何一个华人练家子。无论他习的是武,还是道,亦或是别的什么东西。我们都不会为难。这是其一,其二!我把章玉山给你揪出来,让你拿剑,斩他头,或斩他腿,这都随你意了,你随便。”

        “第三我把上x一间一千五百多平的写字楼产权转让给你。你拿了这个产权,这辈子,绝对的衣食无忧了。就是这样,你考虑一下。”

        我盯着隐龙说:“如果我不答应呢?”

        隐龙淡然:“你得死,然后,明晚,我们提着你的尸体去见小少爷。”

        我笑了下又问:“刀剑无眼,到时全是本能的反应,我怎么能保证自已会输?”

        隐龙冷冰冰:“很简单,破了你人仙之境,你自然会输。”

        我说:“怎么破?”

        哗啦!

        我见屈道人的三师弟亮出了一个皮箱,箱子里寒光闪闪,全是一些极特殊的刀具。

        隐龙:“我们言之有信,绝不会伤你性命,只是用这些东西,在你体内做一个小手术。做过之后,你人仙之境丢了,自然可以输。”

        我苦笑:“不做不行吗?”

        隐龙冷森:“不行,因为我们没办法保障小少爷的安全。”

        我说:“好吧!”

        呛!

        泣灵出鞘了。

        我没有打招呼,没有给隐龙任何的机会,剑一下子就出鞘了,隐龙见状,轰!他提聚了全身的力量,猛地对我推出一掌。

        炙烈!

        我感到空气传来了一股子令人窒息的,热呼呼的风,气温陡然之间,一下子好像升高了数十度。跟着我全身的血液要一股劲地往脑子里涌。

        我吼了一嗓子:“定!”

        一嗓子吼过后,全身的鲜血一下子停止了涌动,包括心跳,呼吸,等等的一切,都完全停止了。

        很奇怪的感觉,一下子全都停止,时间仿佛也停止。

        但这只是我个人错觉,事实上时间没停,隐龙还在快速掐着诀,他身后,两侧的人,也都抄起了不同的法器,工具直朝我扑来。

        唰!

        剑斩,血行空!

        隐龙两个手腕就这么断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我感知到的不是自已手握着剑,而是心握着剑,意识握着剑,然后我的心想要怎样,就怎样!

        斩!

        噗,血光中,屈道人二师兄的一条手臂飞了。

        再斩!

        三师弟的左腿没了。

        撩剑!

        屈道人的肚子开了一道大大的口子。

        收势。

        唰·····

        呛啷,剑归鞘。

        我负手而立,风呼·······

        裹起雪花,打着旋儿,在烽火台上来回的旋转。

        隐龙倚在城墙,抬了一对没有手的小臂,他脸色惨白,咬紧牙关说:“你,你,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修到一念一境的地步?”

        一念一境?

        我冷眼问隐龙:“什么叫一念一境?”

        隐龙怔了下复在脸上露出苦笑:“成就了一念一境,居然不知道什么是一念一境,我的天呐,我的天呐,这是道门中人吗?是吗?”

        彼时,马玉荣在远处悄悄说:“一念一境是人仙的大本事,意思是说,修成了这个,脑子里生出什么念头,身体就会是什么样儿的境界,状态。然后这个是基础,等到后面,修成了地仙,就能变化了。然后人的身体会根据脑子里的一念改变容貌,形态。但只是大概的改变,想要跨物种,说是人变成别的什么东西。在这一界好像行不通,那得到上边,或是另外一个什么,什么红尘道场。对·······”

        马玉荣指了下天空说:“星星上的那些红尘道场,毕竟,咱们这一颗星星上的灵气已经越来越少了。它不足以支撑,一念一境带来的变化。”

        我朝马玉荣笑了笑:“多谢讲解。”

        好吧,这就是一念一境,心生一念,自然而然,会随这一念带来相应的改变。

        我方才的第一念是定住。所以,我一身大小神灵,不会受隐龙的道术影响。跟着又生一念斩!

        就是斩!

        快到极致的斩,所以,这些人没人能防住。

        我这时走到屈道人身边,我低了头,看他正用手把流出来的肠子往肚子里塞。

        我对他说:“这是内地,是京城,我先不杀你们了。”

        屈道人喘息:“关仁,一山还有一山高,不要以为,你成就人仙,就会怎样,怎样。不是这样的,我们,也有人仙一样的大能。还有,你不要想着伤小少爷一根毫毛。你伤了他。你,你一定会死。你会死!”

        我冷冷问:“为什么,为什么这样说?”

        屈道人:“你,你非正统,你非皇族血脉,你乃,乃一介庶民,你,你休想有成就。”

        我摇头:“这是什么年月了,你跟我提这些?”

        屈道人:“哼!等你见到我们的庙堂,你就知道了,你只是一个大陆的毛头小子,你不是真正得了道门仙统传承的正神!”

        我盯着屈道人说:“我不了解,不清楚你们的仙神故事,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中国人。就是这么简单。收尸官!”

        “呃,属下,属下在。”

        马玉荣一脸慌张地冲过来。

        我说:“咱们下山,走人!”

        今晚这四个道人都死不了,残疾的话,我估计也落不下,毕竟泣灵太快了。他们休养一段时间,很快就能恢复,到时,我估计又是另外一场大撕杀了。

        没杀这些道人,我只是不想把事情做绝。毕竟这里是京城,这里有我关仁的授业恩师。

        真要杀了,那事态可就大了,到时恐怕会连累我的恩师们。

        不杀的话,创了他们,表面上看我占了上面,实际,他们这也是在替小少爷试剑。

        试一试,我的剑术究竟到了什么层次。

        时间很紧,我必需马上到香江,可是这把剑,我怎么带呢?

        下山后,走到公路上,我直接给七爷打去了电话。

        “哎呀,我的小高人呐,你这是去哪里了?太吓人了,一场海外传说中的老家伙们全都现身了,还给我们请去喝茶。对了,你怎么没去呢?”七爷小声问我。

        我笑了下说:“手机没电了,没接到短信。对了七爷,我今晚要把一柄古董剑从京城带到香江,因为我明天晚上要跟人试剑。我应该怎么办?”

        七爷想了下说:“给我十分钟,十分钟后,我给你答案。”

        我说:“好,我等。”

        结束通话,我对马玉荣说:“马道长,咱俩走走圈呗。”

        马玉荣一怔:“啥叫走圈?”

        我说:“内地流行的一种健身方式,走步,来!咱们从这儿,走回京城去。”

        马玉荣:“哎呀,哎呀呀,这么远,这,这途中肚饿可咋办?”

        我笑了下:“我请你撸串,正宗的,炭火小串儿·······”

        十分钟后,七爷给我打来电话,他告诉我,今天晚上他会安排一批私人收藏的文物到香江办一个私人的展览。然后我的那把剑就在目录中,接下来,我要做的事是,到他家拍一张剑的照片,他用这张照片来编入目录,接受海关的检查,末了,文物到香江之后,它就会失踪,至于说失踪之后的事怎么处理,这个七爷说就不用我来操心了。

        讲到最后,七爷小心问了我一句:“仁子啊,那几个海外过来的,神仙一样的老道呢?”

        我说:“斩了。”

        七爷:“啊······”

        我又说:“只是重创,没有伤他们的性命。”

        七爷:“啊······”

        我笑了,然后说:“等我们吧,尽快,一会儿就到,然后,对了马道长,小串吃不成了。七爷,给做两碗炸酱面吧。”

        凌晨三时的时候,我和马玉荣到了七爷家。然后直接在七爷家中,我把泣灵的照片拍完,跟着又上传关马七宝轩的工作人员那里。对方收到照片后,编录成册,一并交由海关连夜办理相关的手续。

        吃过了炸酱面,我和马玉荣还有七爷在凌晨五时出发,直接去了机场。中途,我跟叶凝用电话联系上,最终我们在机场汇合。

        到了机场,叶凝又通过她的关系给我们开了快捷的办事通道。

        然后我的泣灵剑就混在了珍贵的文物中间,一起被托运送上了飞机。

        办完手续,我们对付着在机场附近吃了一口饭。飞机是下午一点半的,等到领了登机牌,准备登机的时候,我看到了急匆匆赶到机场的荣师父,马彪子,还有范铁云,以及少了一条手臂的雷师父。

        他们也看到了我,但他们没有动,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拧头,也看着他们。

        末了,我朝荣师父,马彪子,范铁云等人点了下头,果断拉起叶凝的手上了飞机。

        前辈们,等我,等我把这一切都结束的那天,我再回来和你们一起,安静地坐在青松茶社里喝茶,聊天·····飞机准点到香江后,我跟香江那边接管文物的人联系上,然后取出了我的泣灵,我刚从机场出来,就见到赶来接应我们的堂玉一行了。

        “堂前辈好。”我朝堂玉一抱拳。

        堂玉说:“事情闹大了,你斩了那边四个道人,这个事情没完,他们已经准备调集所有人来对付你。我这边,提供的帮助有限,总之,你跟那个小少爷比过剑后,我尽可能带你上一条船去琉球!过去那边,会有另外一个因缘等你来接。”

        我说:“明白了。”

        堂玉:“走吧,对了,吃饭了吗?”

        我说:“到船上再说吧。”

        坐到堂玉开来的车里,堂玉长松口气对我说:“小少爷用的那把剑我打听了,它的名字叫赤魂,那是一柄真正的凶器,是用魂来养的。另外·······”

        堂玉看了我一眼:“你这次,若能活的话,等到最后那个因缘到来,我会过去助你一臂之力。”

        我看着堂玉说:“什么因缘?”

        堂玉感慨:“华夏还有最后一块神仙地,真正最后一块保留很好的神仙地。最后那个因缘,会聚在那里发生。”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89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