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大家族自古多狗血之事

第七百二十三章 大家族自古多狗血之事

        我的话刚说出口,两边的阿德和阿金举起了手中的枪。

        至于龙少,他脸上的肌肉在一个劲的哆嗦,手也哆嗦,腿也哆嗦。

        我轻轻摆弄了一下泣灵,阿德哼一声:“放下你的剑。不然我开枪了。”

        我朝阿德笑了笑:“我要是你的话,在决定利用手中那把枪制伏他人之前,我一定会检查一下枪的保险有没有打开。”

        阿德一怔,刚伸手要去开保险。

        我动了。

        唰!呛!

        两枝枪,从中央断成了四半。

        我收剑,又坐回来。喝过一口水说:“我再说一次,我要一条船去琉球,几位,答不答应啊?”

        龙少:“多,多大个事情。好,好说。我带路。”

        我哈哈一笑:“好兄弟。痛快。来,吃东西,吃东西。你们两人一起过来,吃东西。”

        三人显的很拘谨地坐过来,但很快,当我试着跟他们喝了几杯东洋的清酒后,这三人就放下了小心和拘束。同我仿佛朋友般聊了起来。

        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阵营,他们以前既跟我没有什么因缘,也跟霸王正道,陈正,章玉山等人没有一丝一毫的因缘可谈。

        他们只是x湾高雄一个武馆里弟子。

        某一天,他们师父教拳,教的好好的,突然铁笛道人就来了。

        然后那老道放倒了他们师父,同时告诉他们说,他们接上了一段因缘,要过来给他做手下。而他们要是不来的话,

        老道,哼哼······

        道门中人,会术法。能画符,能把人咒死!

        武行中的四大惹不起,等等传说仿佛阴云一般笼罩在了小武馆的上头。

        无奈,他们的师父黄志武先生,就领着这仨倒霉弟子来到了香江。

        龙少上这个岛本意也不是找我,而是为了躲我。本身嘛,让人拉来硬当炮灰,谁也不是傻子,这种事情但凡有脑瓜子的人都不能干出来。

        所以,他们愿意开船给我送到琉球。

        很快,我们就收拾东西,然后又一起游泳来到了他们开过来的那个小游艇上。

        游艇不大,并且很简陋,刚好装下我们几个人。龙少是渔民出身。做过水手,海上航行的经验很丰富。当下,他调整了方向后,开着船就直奔琉球方向去了。

        琉球这个地方让我怎么说好呢······

        算了还是不说了,为道者,胸怀天下。

        我们坐了大概三个多小时的船,龙少跟着就把马达给停了,他对着前面指了一下告诉我说,只要再游两个小时就能到达琉球群岛中的一个小岛。

        但现在船没办法开过去,因为船一动的话,就容易出现在海安警卫队的雷达里。

        所以双方都互相多理解一下吧,他龙少,上有老,下有小,还有兄弟姐妹一大群人来养活,他·····

        不等龙少说完,我朝他一笑说:“多谢兄弟了,在下关仁,今后若能活,兄弟有事,可上京城找我。再见!”

        话音一落,我拉起了马玉荣,扑通跳入海中,直奔远处的一个小岛游了过去。

        在海里游一个半小时,当一座月色中的小岛出现在我视线中时,我竟感知到岸边立着一道等待我的气息。怎么个情况?

        有人在那里等我?那人是谁?铁笛道人?还是小霸王的父母,七大姑,八大姨,各路亲戚?

        不解之余,我把赤魂交给已经学会了游泳的马玉荣,我对他说:“道长啊,这可不是我逼着你学坏啊,你也知道,那帮家伙一个个的都是什么德性,他们见了你?你要是不反抗,杀你都是轻的,搞不好,他们就把你用术法炼成什么东西了,你说,你这岁数也不大,你成不了小鬼,你成个老鬼,你今后还怎么给我收尸啊?”

        马玉荣怆然。.他在水里接过赤魂,喃喃对我说:“反正我这一身的道行,已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活个快意恩仇呢。好,兄弟,我听你的,我,我也要痛快一把。”

        马玉荣眼中冒了一抹绿光,咬牙切齿地对我说。

        我一怔,忙摆手:“别,别,你这剑,还是悠着点使,你这痛快的吓人呐,可别一不小心,走了火入魔,那可就更难办喽。”

        就这么趁说话,打趣的功夫,我和马道长一人提拎了一把大剑,就来到了岸上。

        月光下,岸边礁石之下,果然如我感知那般,正蹲着一个人标准的人类。

        马道长远远见了这个人,这货不知怎么就冒出了一股子虎气,他啊啊啊!一番狂叫中,拿起手中的赤魂就奔那人冲杀过去了。

        不想对方扬手就打过来一把沙子,同时,他一起身,提了裤子对马玉荣喊了一句:“马胖子,你他妈看看我是谁,你说,我是谁?”

        马玉荣跑到一半,他放下大剑,抻个脖子反复打量了三四秒,末了他张口喊了一声:“计大春!”

        我这时走到马玉荣身边,我借月光打量,见那个蹲在礁石下拉屎的老头儿正是计大春本尊!

        马玉荣跟计大春是相识的,当初马玉荣曾经把他的弟子卢申打发到计大春那里,让其跟计大春好好修一修,磨去身上的戾气。

        可没想到,卢申遇到了马玉虚。马玉虚把卢申杀了,又冒用卢申的名儿来接近我。最终,还是我亲手将这个马玉虚给了结的。

        如今,马玉荣见到计大春,后者喊过一嗓子,又蹲在礁石下,他抬头看了眼我说:“来了啊?”

        我一怔:“来了。”

        计大春又问马玉荣:“别拎个破剑在那儿傻站着了,拉点不?”

        马玉荣一怔:“不,不了。”

        计大春:“那你等我,等我一会儿啊,哎哟,这一天,这鱼片吃的,肚子真不舒服。”

        我冷眼看计大春拉屎,稍许,我捡了一块石头,我走到距离计大春十米远的地方,我强挺不去闻那熏天的臭气,我对他说:“计大春,你跟我实话实说,小霸王是不是你设阵给害死的?是不是你?你,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我,我就扔石头了啊。”

        计大春看我,他呸:“还人仙呢,这点事儿都看不出来,还人仙呢。”

        我脸一红。

        计大春:“我要有那布阵的手段,我要有那走遍全世界古战场,收集到六十四个怨气最大的亡灵尸骨的手段,我计大春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了。六十四个战场啊。大爷的,机票钱得花多少?”

        计大春抹了把脸复又说:“事儿不是我干的,他们那个队伍里头起内讧了,到头来,这事儿往哪个方向走还说不定呢。我,我计某容易嘛,排奇门,推九遁,我推来算去,差点没给自已算吐血了,我才算到你的落脚点是这儿。你人仙呐,仙呐,拿奇门来推算一个仙人的命数,我这也是找死喽。要不然,那几片生鱼,能给我吃的拉肚子?为算你,我,我阳气都快耗尽了。”

        耳听至此,我不无歉意地对计大春说:“不好意思了前辈,我误会你了。”

        计大春:“行了,也不跟你扯那么多,把石头扔过来。”

        我呆了呆:“干啥?”宏反欢才。

        计大春:“擦屁股呗!”

        我无语间,就把手中的石头丢给了计大春,后者伸手拿过,一番处理之后,他如释重负地长舒口气,跟着系好了裤子,一步步走过来,先对马玉荣说:“卢申的死,抱歉了啊,我一个不小心,没看住那孩子。不过,他命数也是如此,该着,那天我跟他说了,让他别出门,别出门,为此我还特意把我住那地方的门给反锁了。可他愣是不听,唉!”

        计大春叹口气说:“死了,就死了吧。马胖子啊,记得我话,你以后可别再收徒弟了。”

        马玉荣抽泣了一声说:“不收,再不收了。再说了,大春,我现在改行了。”

        计大春:“改行干嘛了?”

        马玉荣一指我说:“这不,改行,我给他收尸了。”

        计大春:“哟,这个好。这个好,高,高哇,真的是高。”

        计大春朝我竖了一个大拇指。

        “这样,我看你俩这游一路也怪冷的了,咱们先找个地方烤会火,吃点烤鱼。”

        马玉荣:“你都拉肚子,你怎么还吃?”

        计大春:“我那不是病,这是为了接到你们,我强给人仙推算命数,结果阳气损的太多,这不就拉肚子了。来来,过来吧。过来吃烤鱼。”

        说话间计大春给我们领到了距离海边大概两公里远的一个棚子里,棚子里头堆了不少的生活用品,看得出,他在这儿生活不是一两天了。

        计大春的手艺不错,不大一会儿功夫,给我和马玉荣就弄出了几条很香的烤鱼。

        可是,一直等到我吃了两条鱼,这才想起来,计大春没洗手····

        “是这样,朱朴,也就是你们说的那个什么,小霸王,对干脆叫他小霸王得了,朱朴这名太别扭。小霸王的魂魄让人给收了,收他魂魄那人叫凌元贞,这个凌元贞,关兄弟,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吧。”

        我说:“知道,他是我名单上的人。”

        计大春点下头:“嗯,就知道你脑子里有这么一份名单。”

        “凌元贞几年前在琉球附近的海底发现了一处很有趣的地方,他从那地方得到了一些启示,想要重新恢复一个很古老的炼气修行门派。”

        “炼气····呵呵。”

        计大春笑了下,扒开烤鱼扔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说:“古时候地球空气里的含氧量非常的高,高到离谱,大气层也跟现在的不一样,外面多了好几层的防护。可随着咱们人类的活动加剧,人口越来越多,还有森林,各方面的资源,让人类利用的越来越高。炼气这种事,已经不可能了。”

        “凌元贞试了两年,他没成,但最后他结识了一个东洋鬼子,这个东洋鬼子提出了一个损的不能再损的主意。这不是氧气含量不够嘛,达不到炼气的要求。然后他们就模仿上古的一个修行场所,建了一个地方,并且还在那地方里,安排了很多人工制造合成的氧气。”

        马玉荣听到这儿笑了。

        计大春也笑了。

        “人工合成的氧气,用起来表面看一样,但跟地球,天然形成的那个,差的不是一丁半点,简直就是十万八千里。”

        “不过,它也有效果。我打听到的就是,凌元贞有一个叫野岛的大弟子,他就练成了。成什么样不知道,但是他成了。”

        “成了后呢,这科研有了成果,凌元贞就想进一步开发,然后他就打算跟小霸王家族中的人商量,要借用他们的一个道场。也就是我们的那个老窝。”

        我一怔,看着计大春:“你们老窝在哪儿?”

        计大春喝了口水:“南极!南极地底下。”

        “那地方灵气不错,但还不是神仙地,神仙地在国内,那一般人进不去。”

        “凌元贞想要跟朱家的人借用那块地方。朱家的人不肯借,然后·······”

        计大春摊手说:“现在,小霸王的魂魄就让凌元贞给招去了。”

        我思忖说:“凌元贞这是作死啊。”

        计大春:“是啊,但也不能这么说。因缘呐,因缘,要不是凌元贞把小霸王的魂魄弄了过去。”计大春看着我说:“你们那一条船上的人,还有你的亲人,包括你本人,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活喽。朱家的反应速度,还是很快,很快的。”

        我听到这儿思忖说:“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计大春:“小霸王他妈,他妈姓什么来着,对了,姓什么不知道,知道道号,她有个道号叫青柳散人。”

        “青柳散人,估计明天晚上就能去凌元贞藏身的地方,然后,她要抢回儿子的魂魄。至于咱们呢。”计大春看着我说:“咱们要把小霸王的魂魄,从他妈,还有凌元贞手中抢出来。”

        我一皱眉:“这事情,是不是有些违天和呀,人家母亲,抢儿子的魂魄·······”

        不容我说完,计大春笑了。

        他打断我的话说:“自古豪门多恩怨,海外这个老朱家,算得上是豪门中的豪门了。我能跟你说的就是,小霸王不一定是他妈的儿子,他妈来找他的魂魄,也不一定是为了救他。”

        我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计大春。

        计大春说:“你给小霸王斩了,本不该斩,不该杀的人,你给斩了。这事儿,你得给他一个说法儿,要不然这个因缘你得担。所以,你需要把他的魂魄搞到手。然后,你们两个人,好好的谈一下。”

        讲过这些,计大春长叹口气说:“苏丫头领她徒弟在京城开面馆了。这算是真正退出江湖,不问恩怨喽。我原打算,也就此洗手不跟那帮人混了。可奈何之前造下的因缘太多了。走也走不了,索性混到黑,混到死吧。”

        “你,关道友,关兄弟,你现在是人仙了。小霸王他妈,青柳散人,这女人十三年前,就已经是人仙了。”

        “你们都是仙儿。然后,凌元贞,七年前,入了人仙之境。”

        “他也是仙儿。”

        计大春咽了口唾沫,他扭头盯着马玉荣说:“马胖子,想不想看神仙打架呀。”

        马玉荣:“呃,这个。”

        我摇头一笑说:“行了,计前辈,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小霸王是含冤死的。他死的有点不明不白,因为之前有人挑唆他了。对了挑唆的人是谁?”

        我问计大春。

        后者打了个哆嗦,反问我说:“兄弟,你以为给你们这些神仙算命,看气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吗?是一件花钱就能办的事吗?”

        我盯着计大春那张元气大伤的腊黄脸,我说:“前辈辛苦了,这样吧,找到小霸王的魂魄,我亲自跟他谈吧。”

        江湖永远都是波涛汹涌,事实的真相,永远都要比想像的离奇。

        海外的这一大家族,它在欲界之中,存在延续了这么多年。它受七情六欲的支使,那些所谓的狗血事,真的是一点都不稀奇。

        别的不说,就算普通过日子的百姓,还有一个传说中的隔壁老王呢。

        更何况,这么一大家子的修行人了。

        情念,欲念,种种交织纷割,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家族,也是一个真正的江湖。

        计大春元气伤的厉害。

        但他很聪明,算到了自已会元气大伤,所以他就准备了很多的药材在棚子里。

        不过术有专攻,他推算厉害,看病却不行。

        而马玉荣呢,他的长项就是这些医家之类的手段。接下来的四个小时,我打坐,休息,用体温烤衣服。马玉荣给计大春配药。

        一番的忙活后,计大春喝了两大碗的药,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他这才将元气恢复了九成。

        接着,又吃了通鱼肉,元气尽数找回之余,计大春看了下时辰,他告诉我说,现在就得出发,因为那个岛离这儿还有三十几海里。

        而今晚的子时,青柳散人,就会对凌元贞下手了。

        一听又要走,马玉荣急忙问:“船呢,有船吗?”

        计大春哈哈一笑,从床底下翻出一个叠起来的橡皮艇说:“就用这个,不过·····”

        “打气筒没了,咱们得一起轮班使劲,把它给吹起来。”

        于是三人一番努力,将这个小橡皮艇吹起来后,我们拿了两块木板做桨,趁黄昏夜色,悄悄来到海边,放下小艇,坐上去后,直奔计大春说的那个小岛划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09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