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二十七章 像‘狗’一样活着的刀术高人

第七百二十七章 像‘狗’一样活着的刀术高人

        我当时正在洗衣服于是告诉他我等会下去。这就先把洗好的衣服晾上。擦干净手换了身衣服下楼去了。

        到楼下直接看到宿舍楼门口站了三个身材很是魁梧并且着装特别不俗的人。

        三个人身高基本都在一米八左右。穿的很是得体衣服虽看不出牌子但一看面料做工就知道是高端货。

        我下来后三个个好像知道晚一样瞬间悠悠地全都转了身了。

        三对眼睛六道目光。往我身上这么一搭。

        我立马有种被人洞察的不安感。

        但请注意这不是危机仅仅就是好奇他们对我非常好奇想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基于这个心理他们才打量我。

        我以同样心量打量他们。

        三个人长的都不是那种驴球马蛋一身流氓地痞气的人。他们的五官很正皮肤保养也好看模样儿都在四十岁左右吧。

        此外他们的气质都很傲。这种傲。不是瞧不起人的傲而是骨子里自然散发出的高高在上的傲劲儿。

        这都不是一般人类呀。

        我暗暗思忖同时其中一个站在三人中间头发剃的微光的中年人朝我笑了下很自然那种微笑。接着他说:“你叫关仁吧。”

        我说:“是我。“

        “嗯。你惹事儿了。知道吗”

        我淡然:“知道前几天我给一个人打了。”

        “好爷们儿敢作敢当。是个爷们儿。我们来呢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接你去个地方见一个人。到了那儿他问一些事儿然后看你的态度就这么简单了。”

        我微笑说:“好啊那我们这就走吧。”

        “嗯走吧”

        说了话我往前走三人跟了我一起奔校门口去。

        路上三个人不断跟我搭话。问些你家在哪儿呀。多大了。这会儿读大几学习怎么样处对象没找着工作了吗等等一些诸如此类的话。

        至于拳功夫都是跟谁学的这话他们一个字都不问。

        到校门口我见一辆停在不远处的奔驰g级大越野。

        然后三人领着我上了这车。

        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坐价钱这么高的越野车。

        三个人中那个领头跟我说话的没开车另外两人一个开车一个坐了副驾。这个带头跟我说话的大叔同我一起坐在了后排。

        车启动大叔也没说别的就是说这学校怎么怎么样。当年那后边有个什么楼还是他领人给盖的。

        然后又是给介绍京城。

        问我都去哪儿玩儿了还介绍说哪家的豆汁最地道外地人怎么才能喝惯那个口味。包括这个豆汁怎么来的都给我讲了。期间前排座的还插嘴说不是他讲的那样儿什么慈禧太后根本不好这口。

        这大叔说了你认得慈禧那老太太还是怎么着你怎么知道她不好那口

        总之几个人一边开着玩笑一边给我讲京城里的一些老典故老故事。

        一路上话题很轻松。

        车走了一个多小时拐进一条街找个位置把车停下来后我们拐进了一条胡同。

        胡同七拐八拐就到了一座位于老城区里的小四合院门前了。

        几十年前住在京城四合院里的人疯了一样的往楼里去挤为能抢到一套住房可以说是不惜血本。

        几十年后有钱人疯了一样扎堆儿买京城的四合院。豆叼节才。

        现在这四合院位于城区里头的自个儿住的那真真是一个牛x了。

        当然要是一堆人挤一块儿住那还不行。得是自个儿一家人住在这里头才叫真有钱。

        到门口有人摁门铃。

        接下来有人在里边把门打开了。

        抬腿往里走的同时我看清楚开门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妈子瞧那模样儿打扮什么的估计是这里的家政服务人员。

        院子不是很大在中央一个葡萄架。架子底下有一个穿了白棉练功服的老头正站在那儿去逗挂在架子上的鸟笼子里的一只小鸟儿。

        我进来一直跟我说话的那大叔就向老头说:“七爷啊我把人给你找来了。”

        “噢”

        老头应一声就转过身来了。

        我打眼一瞅就看出来这老头儿是个练家子。他两眼精光内敛不说皮肤油润粉白估计那岁数也不小了但看上去一点都不老。

        身上唯一显老的地方就是那一头的白发如果没那白头发说他五十出头绝对不夸张。

        我在这里老头儿相了我几眼说:“嗯小伙子不错。好架子好底气这身功夫看出来是花了苦力一点点磨出来的。过来过来坐坐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四儿啊你去泡两碗茶来。”

        三个中年人中有一人应声儿就奔去了屋里。

        我走过去在老头儿指点下坐好了。

        不大一会儿中年人端了两个盖碗出来分别放在了我和老头面前。

        老头一笑:“年轻人多喝喝茶清清心就没那么大的火气儿了。”

        我笑了下端起盖碗见里面泡的绿莹莹的几片茶叶极是秀气。于是端起喝了一口很好喝很香有种炒豆子的味儿。

        老头儿放下盖碗看我一眼忖了忖说:“你前几天打了一个人那人的确不怎么地挺败类个东西。可没办法他后边的人面子大求到我们这儿了。所以我不得不出面然后跟你讲一下这个事情。”

        “你打的那人他叫林剑他是香港人父母都是香港当地的富商。祖上大概是抗日时期他们林家的人对我们国术界的几位前辈有过资助之恩这个呢是一层的关系。另外一层的关系呢是林剑的师父。”

        “他师父不是正宗日本人是华人与巴西那边混血日本人结合生出来的。巴西那个国家不知你知道吗那是个移民大国人种混血混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已有哪几个血统了。林剑师父有两个名字对日国际上叫桥本一雄香港内地这里叫乔雄是去了木字旁那个乔。”

        “乔雄本身是街头打架出身进过监狱在里面是打出来的。出狱后他救了一个让毒贩纠缠上的日本空手道大师那人名字我先不说了。单说乔雄他跟那个大师学了十多年的空手道。在巴西南美打过不少人算是很有名气吧。但这人品德不好打人下手黑狠。因此一直也就没去打国际上的比赛这个倒不是说他不行而是人家不让他参赛。”

        “不参赛还有条路就是找贵人。可乔雄人品太臭没贵人喜欢他。但好在后来他师父死了。他就顶师父的名开空手道馆经营起体育生意。做了四五年一直都很不错。”

        “他收林剑做徒弟其实不是林剑功夫多好天赋多好。而是相中他家的家世了。”

        “现在呢你把林剑打了。”

        七爷讲到这儿他喝口茶断续说:“林剑父母托几个老人儿来问我们是不是我们的人给打的我安排人调查看了那个道馆的监控发现你用的是形意门功夫。我就问形意那边要人。形意却说没这号人他们又打电话问过几个能联系的师父都说没你这人。”

        “正这节骨眼太极那边放话过来了。说林剑他们已经去医院看过并用太极门里的针术帮他调理了胃肠差不多这会儿应该就能好了。太极的意思不让我插手。这个他们后期可能还会单找你这个另说了。毕竟我跟太极那波人也不是很熟。”

        “咱说咱们的刚才说到林剑师父了他师父乔雄几年前是打着两国武术交流的旗号过来跟这边人接触的。林剑父母中间还过问过这事儿。然后我们也好好接待尽足了地主之谊。”

        “这回乔雄亲自来电话了他在电话里透了这么层意思。他给你安排了两条路一呢你跟林剑再打一场然后让他把你打的跪在地上跟林剑磕头求饶。并要求让林剑的学员包括武术界的一些前辈现场观战。第二条路呢就是跟他打一决胜负”

        七爷喝了口茶放下盖碗淡淡看着我。

        我不动声色。

        稍许七爷问:“你是个什么态度”

        我喝了口茶也轻轻放下盖碗然后淡淡说:“打”

        七爷:“好我来安排包括这段时间你的训练因为我看出来你这实战还是差点火候”

        我一怔。

        接着七爷说:“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件事中林剑父母是个明白人以后你要有那气运到了香港你得跟人父母好好见一见聊一聊”

        “行了”

        七爷一扭头说:“四儿你过来。咱们好好调调这小兄弟的功夫”

        我说的只是一个打字。

        虽然我没说究竟跟哪个打但我的表情是人都能看出来我瞄准的就是乔雄。

        其实七爷心里边也早计划好了就是跟乔雄打。

        同样只要是练武人。这场跟乔雄的架就算是打的口吐鲜血就算把自个儿身上功夫全打废了也得打

        没第二条路走。

        就是打不打对不住那些师父对不住这一身的功夫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