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合天脉,一剑断铁笛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合天脉,一剑断铁笛

        §§§§§讲那个二货前先说说我这段时间每天练拳的那个地方。

        那是个很不起眼的小公园一度传说要扒掉来建什么高档小区。后来是说这公园里边不太对路有点邪性怕是改建了房子后。这地方没人敢来住。当然这是坊间的一种流传说法了。估计没建房子还是市政规划那边的原因。

        公园很安静里面植被茂密种了很多的树有一些据说已经几百年的树龄了。

        这里的邪性就体现在一颗大树上。

        这棵树是棵很粗壮的大柳树然后它脖子歪了。

        据传闻在几十年的光景有至少不下二十来号人在这棵树上吊死过。

        当然了。这是传闻没经官方统计所以这数字只能拿来当参考。

        但不可否认这棵大歪脖子树上吊死过人。

        因为我亲眼目睹过。

        差不多在我去这个公园练拳的第二个星期三吧。那天晚上过来时看到公园门口停了救护车和警车。

        我跟着过去凑热闹。就见到了一个年约二十余岁的小青年躺在担架上挂了。

        他是吊死的就在那棵大歪脖子树底下。

        祝老师跟我讲练武的人身上阳刚之气过烈医家讲容易得阴虚的毛病。阴不制阳阳就过多就特别的爱打想打人。这样打来打去。阳透的多人也就挂的快了。

        祝老师说很多武术家本可以活到九十百岁但大多六七十岁就走了。

        原因之一就是守不住。藏不住打的多透的多。

        想要守住方法之一是药补。但药为下品。二是神补。通过静坐功夫来回养。可静坐更加需要师父陪着一起把关不然幻象丛生搞不好人会分裂精神的。

        介于高大上的神补和药补之间的就是这个气补了。

        即采集阴邪凶煞之气来调剂身上的阳烈之气。

        这个法子对练武之人说不用采取什么特别的手段。只要找个阴邪凶煞的地方练拳就行了。

        因在练拳过程中身上的阳烈之气不知不觉就会散发然后与阴邪之气相互作用。

        然后人这时有个什么感觉

        炸毛式的空灵

        这个词是我发明的。

        基本上就是晚上在这大歪脖子树下一站整个人立马就是一激灵。身上汗毛根根竖立头发跟过电似的酥酥的发麻。

        找到这个感后不要想原因是什么不要瞎琢磨鬼呀神儿什么的。以前怎么练拳接下来继续怎么练就是。

        练着练着会感觉唾液分泌比以往旺盛。

        这是个好东西练武时静坐时分泌的这个唾液在道家讲叫金津玉液攒满了一口分三次徐徐咽下去能补气益阴固阳。

        除了这个外我在这里练拳大脑是一片空灵的状态。

        有一种是又不是不是又是言语讲不清楚但却又存在说它存在又好像不在的感觉。

        反正一句话。

        练完拳很舒服且不上火。回家冲个凉倒头就睡。

        遇见二货那天晚上我九点二十五下班十点正准时翻墙来到了这个公园的大歪脖子树底下。

        时逢盛夏。

        公园一片安静。

        大歪脖子树远远看去就像修行千年的黑山老妖似的。

        抻了个大脖子勾搭意欲轻生的人上这儿来结束生命

        傻逼才去呢。

        我暗自在心里嘀咕一句。豆宏何扛。

        来到了树下。

        一阵小风吹过眨眼功夫我身上爆起一层的鸡皮疙瘩。

        炸毛了

        好开练。

        拳打卧牛之地。

        我现在练拳主要是走五行十二形。然后体会在转身回头这些复杂动作中劲力于体内的变化。

        我已经不发明劲了改用暗劲的方式来练。

        这样能够很清晰体会到身体里边有一道道的劲流跟着我的动作来回的缠绕冲击旋转。

        我需要搞明白的是劲流的生成来源在哪里。

        然后怎么个走向。这个清楚了下一步才能去研究化劲的东西。

        否则强行用化劲来改变劲的走向一下子就把自已给打出内伤了。

        反反复复练了一个小时。

        子时的时候开始站这个子午桩了。

        医家有子午流注一说武学上有子午练法。

        子时人的身体外阴而内阳。外阴极而内阳生。这生出的一缕内阳极其的宝贵将其与我们的劲力动作沟通了后拳功又会更上一层楼不说。后期听祝老师讲入了道还能学到长生久视打也不会漏空的法门。

        午时则是外阳而内阴生要借这一缕的内阴来滋养体内的阳气。从而加强医家讲的固阳这个功能。

        至于普通人子时要睡觉要内阳生出来后以活动脏腑使肝胆经借内阳之力来疏通。

        午时也要小睡一会儿借这个内阴的力来固阳。

        我在大树下站了半个多小时的三体式。

        正感觉通体舒畅根扎大地能够透地三尺以上的时候。

        突然我后背唰炸毛了。

        这次是在原有炸毛的基础上又炸了一层皮肤好像都紧绷了。

        咦。

        什么情况这是来神儿了还是把黑山老妖的真身给气出来了

        我静了静接着按正常动作收了功立在原地朗声说:“来者是妖是鬼亦或是哪路仙人还请报上名来”

        话音一落。

        身后草丛哗哗一阵响。

        随之我先是听到脚步音不久有人跟我说话:“哎呀呀这是大侠真大侠。不过实话跟你说我照你也不差什么我也是练家子。”

        这人说话有股子很浓的口音味儿。

        好像西安那边儿又像是河南那边儿的人。

        分不太出来。

        我定了定神知道这是个人类后我转过了身。

        不远处月光下草丛灌木旁站了一个戴了大盖帽的家伙。

        咦公共安全人员

        我心中一怔往前挪了两步这下看清楚了对方穿的是保安服他是一个保安。

        这小破公园没保安呢。

        他哪来的

        我定睛探头再仔细打量。

        只身来人身高一米七五左右身体不胖不瘦五官长的倒也不是很惊奇只是流露了一股淡淡的呆气和土意。看上去有点像那个龙套出身的明星x宝x。

        我用文抱拳的方式对他比划一下:“朋友哪里人贵姓。”

        “啊免贵姓迟名叫二炳二炳不是麻将里那个二饼是一二的二火字加个丙字的炳。”

        对方认真比划着跟我说。

        迟二炳二炳兄哦不看样比我小得叫二炳弟

        我又一抱拳这次改用不客气的武抱我意思试探一下。

        结果二炳弟浑然不觉大咧咧跟我回了个武抱走上前扑通一屁股坐地上伸手摸出盒烟拿了一根递给我。

        我摆手说:“我不吸烟的。”

        “噢。”

        二炳弟看了我一眼说:“那哥那啥你叫啥名啊”

        我笑了下:“山海关的关单人加个二字的仁。关仁。“

        “啊有缘有缘我名里也有一个二呢“

        二炳弟一脸兴奋抬头看着我说。

        我黑脸稍加无语。

        二炳弟则很兴奋他给烟打着火抽了一口比划着说:“我老远一看你练就知道你是练家子。不是吹的我眼睛毒我能看出来你是有真功夫的人。唉;;”

        忽然二炳弟重重叹口气。

        “可学了真功夫又能干啥。像我还不是给人干保安天天像条狗一样站在那里。然后还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帮人干活扛物上楼”

        “唉;;”

        二炳吐了一口烟圈。

        “对了哥你练啥地”

        我笑了下:“形意。”

        “啊;;听说听说过。枪拳厉害着呢。跟锤拳刀掌一样都是厉害的东西。”

        此时我听二炳说了枪拳锤拳刀掌我身上唰的一下又炸毛了。

        这小子他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的这么多

        形意枪拳很多人知道但八卦掌是刀掌是刀术来的这就很少人知道了。更不要提太极拳其实就是古代骑马使双锤的猛将用的锤法演化来的

        是啊谁能想到老头老太太们用来健身打慢动作的这个功夫。其根子里骨子上的东西竟然是传说李元霸之流使的刚猛威武的双锤之术呢

        周师父跟我说武的时候他特意提了这个东西。

        说如果有人不说形意太极八卦。直说枪拳锤拳刀掌那我得注意了那人绝对是有来头的人绝不是一般的人物

        念及至此我没多说话。

        稍微整理下思绪又问二炳:“老弟你练啥地。”

        二炳满不在乎:“我练的杂师父说我脑子不开窍学不了枪拳锤拳啥地。我就一根筋你们好几根几十根筋我脑子里就一根筋。所以他就教我硬气功。”

        “我学了开碑手铁头功还有大力腿。”

        我一呆:“开碑手铁头功大力金刚腿”

        二炳摇头:“大力腿不是大力金刚腿就是大力腿”

        我眨了眨眼我说:“大力腿很大力吗”

        二炳嗖的一下起身直接就对空踢了两下说:“大力很大力的。”

        我扭头我看了眼眼歪脖子大柳树我说:“你试试”

        二炳:“哥你看好了啊我这我这一般人我都不让看的师父说了给他们看了惹麻烦招祸你看好了啊。”

        说话功夫二炳来到了一人合抱的大柳树前。

        他弯腰做了两个下腰的动作又扎了马步哼摒息运气。

        过了大概六七秒吧他突然一下子跃起转身挪到树前哈

        一甩腿。

        那动静好像一个大棒子砸在了树上一样。

        引的树叶树枝哗哗的一阵摇晃。

        我倒吸口凉气两步跑过去一看。

        黑山老妖啊黑山老妖你也有今天呐。那大树上能有巴掌大块地方的树皮全给踢烂了。

        “哥你找块砖头你砸我一下呗。”

        我又是一怔转头就见身后不远处二炳骑马蹲裆一脸认真地看着我说话。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