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三十章 青柳散人的不堪往事

第七百三十章 青柳散人的不堪往事

        炸毛了

        炸毛就是起鸡皮疙瘩意思是身上汗毛孔立了。

        然后搁道家武道上面讲。这就是感应上了接上头了。

        再往深说一点就是共鸣共振上了。

        比如平时咱们听音乐听歌听人家唱的特别动听的那一段时一般人。都会有那种炸毛感觉那就是魂儿上共鸣了。

        毫无疑问这白净中年人和蓝半袖他们是练家子并且他们是高人。实力好像还要在马彪子之上。

        问为什么。

        答案很简单我看他们的时候离的很远中间还隔着人。

        但他们却能主动发现并找到我。

        这感知力。不是一般的敏锐。

        两人目光扫到我好像疑惑了一下稍许白净中年人朝我微微一笑又一扬手。示意面条好了。

        蓝半袖马上很是小心地把面条捞出来。装到中年人碗里接着又取来身边白桶装的凉水把面条用凉水过了一下。最后又将一个小袋子拿出来把切好的葱花香菜扔进里面。最终这才又拿出一个瓶子。用筷子挑了一些酱放到了面条上。

        中年人接过细细拌好这才慢条斯理地吃上了。

        我看的微呆。

        这人真讲究啊搁这么个地你说他们还用酒精炉子烧水煮面还要再过水。

        我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这时我听中年人说话。

        他说的是北京那边的普通话。

        “这人呐什么都能对付一个吃喝一个睡一个穿最不能对付。吃喝睡是咱们尊重自个儿的这副身子对得起父母养活。穿是咱们尊重别人。咱穿的好了别人看着舒服不碍眼不麻烦对得住人家的眼睛。”

        “另外咱吃东西的时候咱得念叨人家好。这粮食这面条怎么来的呀。你说你有钱钱是什么钱不就是纸吗没有老百姓辛苦种地收粮食。你拿了成山的票子你不也得饿死。所以咱得感恩呐得惜粮啊。”

        这几句话说法不同但跟马彪子日常跟我讲的基本一样是以我听了感觉这白净中年人不一般真正的不一般。

        但他们干什么来了

        看样子不像是淘金的呀。

        正想着呢老熊说屋里味儿太重出去透下气儿。

        于是我们这就出去到外面四下里走了一圈。

        再回来的时候屋里人都睡下了。

        我们也悄悄摸回自已的铺躺上面硬了头皮在一片如雷呼噜动静里睡着。

        早上起来我们一人交了五块钱跟着一起吃了一顿大锅饭外加腌制的雪菜炖大豆腐。然后老熊和老狗就吵着要回去了。

        大军不同意他说了再等一天就一天时间。过了这一天他回去好好请大家吃顿饭。

        众人无奈也就勉强算是同意了。

        接下来大军一个人单独拿了两个工具在那个溪流里头去淘金子。

        我们三个人跟着忙活了一会儿竟然也淘到了几个小的不能再小薄的比纸片还薄的砂金。

        不过这东西压根儿不值什么银子只把它交给大军让他收起来我们就转身到山上玩儿去了。

        四处随便走了走疯玩儿了差不多一个上午。

        快到中午的时候打从东边天空过来了一层又一层黑压压的乌云。

        山上也起风了。

        风中带了水腥气。

        再打眼望去那乌云中隐隐中雷光闪动。

        这天儿是要下大雨喽。

        我们几个没敢耽搁立马的回身就往来时的木头屋子跑。

        路过小溪的时候找到大军我们让大军跟我们一起进去躲雨。大军却仿佛着了魔似的脱光了衣服只穿个裤头跟我们说一场雨没什么要紧的。让我们回去躲雨他在这儿再淘一会儿。

        眼瞅着劝不住我们也没说啥只是跟大军讲了一句今晚过后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家了。

        大军含糊答应。

        我们这才转身回到了棚子。

        一路走来我看到了好像除了我们没人把这场雨当回事儿。

        他们一个个的全都脱光衣服站在溪流中。或三五成群或单独一个人拿了工具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混在水中的砂石只盼从中找到那么一两颗黄灿灿的砂金出来。

        我感受了一种很不好气息。

        那是什么

        我当时不知道多年后才知晓。那就是世人的逐利之心。

        一种你不能说这是好还是坏的心。

        因为世人逐利的背后也有着许许多多难言的苦难

        回到棚子里。

        发现没什么干活的人。留守里面的都是闲人还有重要人物。

        其中既有昨晚跟我感应上的白净中年人蓝半袖老头儿这三人组合。也有金老大带领的那十多个兄弟。

        白净中年人此时正眯眼斜倚在那个炕上手里捧了一本不知什么书看着。

        蓝半袖正在整理一个随身带来的帆布箱子。

        老头儿独自一人仙儿似的盘了腿坐在那里正搁手搓一串大珠子。

        那珠子不知什么材料制成。黑紫黑紫的泛油亮的光儿看样子好像很沉直径能有三公分一串应该是十八个。在他手里头搓的喀喀作响

        金老大那边儿呢。

        分了两伙打扑克他们赌的是现金。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叫的跟野驴似的嗷嗷的

        我们三没招谁也没惹谁小心挪到昨晚睡的那个铺好好地坐下拧头望窗外想未来的心事儿。

        刚坐了没十几分钟。

        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嘿那小胖子胖子”

        老熊一哆嗦拧头了。

        “干干啥呀。”老熊弱弱回了一声。

        一个极猥琐的家伙嘴里叨了烟斜愣眼瞅老熊说:“你哪儿人呐。”

        老熊:“xx”

        “啊县里的呀。你姓啥”

        老熊弱弱:“姓姓李;;”

        “次奥“那人骂了一句接着又说:”谁他妈让你姓李的。”

        老熊急了:“我我爸啊。”

        “次奥知道不往后你不能姓李了。”

        老熊着急了:“我我不姓李那那我姓啥呀。”

        “哈哈哈”众人爆了一串笑声。

        然后那人笑说:“傻逼你跟我一个姓姓刘呗哈哈哈”

        瞧见没有这就是地痞无赖流氓的标准风格。孩子也能逗也能往狠里欺负

        老熊给逼的急了鼻尖上全是汗珠他脸胀的红红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恨恨地瞪那人。

        对方冷笑:“咋地拿啥眼神儿看我呢。我是你爹你不知道吗不知道不知道回家问你妈去呀哈哈哈”豆宏豆亡。

        那人又是一阵狂笑。

        老熊哭了。

        委屈地拧过头看窗外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而那帮家伙仍旧嘻嘻哈哈地笑着说什么对方到底有没有碰到老熊妈呀。那人听了直接就说碰过说老熊妈什么什么样儿;;

        老熊快崩溃了。

        这时我注意老狗他握紧了拳头咬了牙好像要往上冲。

        至于我我早已经瞄好了目标准备开干了。

        十几人又怎么样

        干他

        正琢磨什么时候动手呢。

        突然喀嚓一道大雷闪过。

        然后我就见一个人好像是淘金的人撒丫子一股风似的冲进来了。接着那人跑到金老大耳边低声跟他说了什么。

        金老大一个激灵。

        而此时我也是一个激灵因为我本能预感大军好像要出事了。

        几乎一转念的光景。

        大军抱了一身的衣服连滚带爬地就冲进了屋子里。

        进屋儿他旁若无人似的冲我和老熊老狗喊:“快咱们拿东西走回家”

        刚喊完这句话。

        喀嚓又是一道雷。

        然后我本能感觉屋子里的空气紧张起来了。

        这时金老大指着大军说:“那小孩儿你过来过来。你来;;你来呀。”

        大军吓极了:“我我干啥去呀我过去干啥呀。我;;”

        金老大:“我次奥你妈我让你过来你听着没有你过来快点麻溜地”

        与此同时金老大手下那帮人扑克也不玩儿了一个个的都站起来拿眼神儿看大军。

        大军哆嗦了他说:“老大老大那;;那啥屯里屯里老邹家邹龙那那是我哥我大爷我哥。”

        金老大一翻眼珠子:“什么他妈走龙走虎的还他妈的飞凤儿呢。次奥你妈的你过来我让你过来你听着没有”

        大军哭了。

        一个高中刚毕业的人尽管混过两天但见着这场面他被吓哭很正常一件事。

        “我不去大哥我不去我知道为啥你别的那金子我刚淘到我等钱用啊大哥我家里等钱用啊大哥你饶我吧我卖了钱我再过来我给你干活行不我给你干活儿。”

        金老大一翻眼珠子:“次奥谁他妈不等钱用啊。我们还等钱用呢。”

        大军哭着喊:“我妈要开刀要去北京开刀没钱了没钱了啊我等钱用啊大哥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金老大:“我他妈管你妈开不开刀呢你妈死了你让你爹再给你找个妈呗拿来快点拿来”

        金老大伸手。

        大军哆嗦了眼珠子红红的咬的牙喀喀作响。

        而此时我注意对面东头那三个人也都不干手里的活儿了而是放下东西一动不动地瞅这边儿。

        这节骨眼上我深深吸了两三口气。

        然后给老狗一个眼神儿示意他先别动。

        接下来我把鞋带系紧系好。起身走过去了。

        “大军没事儿穿上衣服咱走。”

        我平和地对大军说。

        大军吓傻了也是给气傻的他啊了一声后站原地还是不动弹。

        我一咬牙:“走啊”

        直接就吼了一嗓子。

        大军:“啊走走”

        说话功夫他抱了衣服要走。

        金老大:“谁他妈敢走”

        我直接就回了一句:“谁他妈敢拦。”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