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二章 换魂真相,何为红尘修法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二章 换魂真相,何为红尘修法

        在海上抢过渔船航行的时候,我就问过计大春。

        为什么他就能够把世间因缘看的这么清楚,这么透彻呢。

        计大春的回答就是两个字,术法

        计大春说道门中的术数一科时,专门有一整套的算术训练方法,这一套方法有点像现在的底层汇编语言编程。

        但只是像而已。它不是。

        一个程序员如果要写程序,他需要用开发工具来编写代码才能完成这一过程。道门中的术数大师们没有开发工具,他们的工具就是脑子。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个术数大师都是超绝的数学天才。

        他们对数理推演的复杂程度,已经超绝了现代的高等数学。

        这种训练到了最终,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概念就是,他们都在脑子里搭建了一个完备的数学模型。

        这个数学模型可以用公式推导的方法解释天底下的任何一件事,一个现象,一个事物。无论这件事是阳事,还是阴事。它都可以通过数学模型来解决。

        但这个模型,它无法用计算机来表达。计大春想过。写一个程序来把复杂的脑力解放出来。然后用计算机来替代,可最终他失败了。

        数学模型只能存在他的脑子里,然后他通过这个模型来解释看到的一切。

        世间所有的一切全都以数组的方式存在。不是单独的数字,是数组。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六组数字。通过这六组数字,就能推演出某一事物在不同时空节点中的每一个演化过程。

        世界就是如此

        它宛如一部精密的计算机,而人类社会活动,就是这个世界的基础操作系统

        同样,计大春说了,数组的演化不是既定的,不是说老天注定它最终输出的结果是一百。nad1;还有一千。

        输出的结果,取决于数组本身去触发了什么样的事件,接触了什么样的人,动了什么样的心思。等等这一切,都直接影响到最终的那个结果。

        一定。如天定,又不完全是天定。

        倘若再说的易懂一些,那又要套上那句老话了,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所以计大春讲了,他师父教他入门的时候就再三告诉他,算命没用顶多能指一条路,最终能否成功,还要看这人持的是一个什么发心,做的都是什么事,并且他是怎么来做的。

        接下来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当计大春提出见白公子他爹的时候,白公子害怕了。

        他说,他不敢见父亲。

        他害怕父亲的气场,因为他爸是当兵出身,是一个侦察兵。参加过对越反击战,曾经杀过不止一个人。

        他身上的那道气势让白公子十分的害怕,他甚至都不敢去看父亲的眼睛。

        计大春让白公子不要害怕,并且告诉他,即便不去的话也行。那就把他父亲所在的位置提供出来。

        白公子答应了,然后他给我们说了一个地址。宏巨大扛。

        记下地址后,我们又去白公子在三亚的住处对付了一晚上,第二天早起,我们换了一身衣服后,直接就去了白军的公司。

        临出发前,计大春在白公子那里得到了白军的照片。nad2;记清对方长相后,我们没有选择直接去白军的办公室,而是在那幢大厦的大厅等。

        从下午二时进去,一直守到了晚七时,我们终于等到了白军。

        白军出现的时候。他正在打电话,然后他身边有一个绝对实力派的练家子寸步不离地守着他。

        计大春和凌元贞面对白军迎了上去。

        到近处的时候,白军愣了一下,然后那个练家子本能地向前一挡。这时计大春说话了:”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实在人,居然把一身的功夫也留给那人了。”

        这句话,旁人听了或许觉得没来由,可这个白军听了,他当即就是一愣,转瞬,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计大春看着白军玩味说:”你很聪明”

        白军又是一怔。这时,站在他身边的练家子说:”白先生,要不要叫保安,或者报警”

        ”不用了,阿成,你打电话给郑老板他们几个人,就说今天晚上我不过去了,让他们自已随便吃一点得了。另外,你告诉郑老板,单不用买,直接记我帐上就行。”

        名叫阿成的练家子迟疑了一下:”白先生,这样”

        白军挥了下手:”不用说那么多了,按我吩咐的做。”

        阿成:”好,我这就去安排。”

        阿成领了令,转身掏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了。

        这时白军对我们说:”楼上有间茶室,几位不介意的话,上去坐坐吧。”

        计大春笑了笑,他一挥手,当下几人就跟在白军身后走进了电梯,一路上了十六楼。又出电梯,在走廊里来回绕行些许后,我们走进了一间茶室。nad3;

        白军反手把茶室的门关了,又转过身说:”几位喝什么茶”

        计大春:”茶就不必喝了,我们直接谈正事吧。如果我猜的没错,阁下应该不是白军,阁下的真正名字是一个道号,那道号叫抱拙抱拙道长一直在海南密林深处一座不为外人知晓的大道观修持,那道观的名字叫饲龙观。名字很古怪,外人更加不知道这间道观了。是以,世上别处道观都经历过战火洗礼,唯独这饲龙观,竟在世间保存在下来了。”

        ”对了,那处道观在哪里还有那处道观一定有古老的法阵守护着吧。”

        白军盯着计大春,稍许他说:”饲龙观在俄贤岭。”

        计大春拍手说:”妙,我猜就是那里,因为我听说,饲龙观里有一处苍冥海。苍冥二字属阴,那么一个海一定是在地底。海南其余几个地方的地形,都不符合拥有巨大地底空间的可能,唯独俄贤岭,那里是标准喀斯特地形。”

        白军哦不,应该称他是抱拙道长了。

        抱拙道长看着计大春说:”你怎么知道的这一切,我的事情,没人能知道。”

        计大春:”算你算到快吐血,才把你算出来,你说我怎么知道的”

        抱拙道长恍然:”你是算倒仙,计大春”

        计大春:”聪明。”

        抱拙释然,他转身走到茶桌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说:”都坐吧,我身上没什么修行了,你们也不用防备我什么了。”

        众人彼此对望了一眼,这就各自找了几把椅子坐在了抱拙道长面前。

        道长看着我们说:”知道你们是能人,我就把话讲清楚一些。白军跟我认识不是一两年。十五年前,他跟战友在俄贤岭迷路,被困在阵中出不去,我碰巧救了他们两人后,白军就成了我俗家的弟子。他随我修道已经十五年了。并且他天赋很高,身上自已原有的本事,也能济身几个大弟子的行列中。”

        ”换魂魄的事,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差不多是三年前吧,他主动提出的,原因就是我跟他讲过,我这一步,要是修到头儿的话,可能就得问仙了。并且,我是名列神仙之位的人。问了仙后,在那一界能得个正职来做。不过,有了那个正职后,要想再跳出三界,不列五行,除非这个世界毁了,我重入轮回,重头来修,否则,今后就不要再想什么跳出三界,不列五行了。”

        我对此不是很解,但看计大春,马玉荣,凌元贞三人都是频频点头,我想这抱拙说的可能是真的。

        修仙,修仙,分很多种修法,成就的仙也是不一样。我想,抱拙修的就跟那位雷震子前辈修的是一样的修法。修到一定程度,他就必需得上去。上去了后,受封一个职位。从此,他跟修行,就再没什么关系了。

        他是可以不死,但他必需守着那个职位,直至这个宇宙,三界灭亡之后,再重新轮回,到了那时,他才能再有机会,跳出三界,不在五行。

        想一想吧,几百亿,几千亿,乃至几万亿年,就这么守着一个地方,干着一件事,一直至死,并且那件事,还极可能是端盘子,刷碗,扇风,点火的苦差事

        ”我不想那样,我不想修那个东西”抱拙叹了口气说:”正如有许多仙人不计后果私自下凡到人间一样,我想在成就之前,把魂换了,这个结果或许会更好。那天,我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白军竟真往心里去了。”

        ”他缠了我半年,求着我把这事办了。我也是犹豫几个月,最终,这才下定决心。要跟他换一下。”

        ”换过之后,各领各轮回,他的境界会有下降,这一世,他是去不了上面了。同样,这副身体的修行,又会提升一些。不过,因为刚刚换过魂,所以一些功夫,等等很多东西还都没有显出来。”

        计大春一抱拳:”看来是我眼拙了,我以为你把身上功夫一股脑全给那人了。”

        抱拙摇了摇头:”没有,没有给那人。我们就是换了一下。”

        ”至于你说的因缘,等等”抱拙思忖说:”我是看到,道观里有一劫。不过这一劫,有人化解。”

        说完,他抬头一脸微笑地看着我们。

        我能说这些世外高人们有些时候真挺气人的吗。

        就拿这个抱拙来说吧,本身是他自已道观的事儿,他脱身出来了,不管不说,还看着我们说,你们不是来了吗有你们来,我还用操什么心呐

        想想略微气人,可事实却真的又是这么一回事儿。

        我们来就是为了阻止陈正和青柳散人的,而陈正,青柳散人的目标,又恰恰是这所道观。

        所以

        巧合也好,怎样也罢,反正这就是因缘使然。

        抱拙这时喝口水对计大春说:”算倒仙,果然不同凡响,这样,我换魂之前,曾经写了一篇东西,你看一下,应该能清楚怎么回事。”

        当下,计大春就从抱拙手中接过一张写满了数字的那么一叠纸。

        当然,这个数字不是阿拉伯数字。而是那种中文的数字

        满满的一共写了足有十几张纸,计大春接过,他看了一眼后,抬头对抱拙说:”这就是进阵的法子吧。”

        抱拙说:”嗯,不过得先找一个人,他姓郭,是个研究地下水的教授,他长年住在那山上,你找到郭教授后,让他带你去水质最好的一处泉眼,那儿就是入阵的一个入口,你到了那儿后,对应我写的这一篇东西,自然知道怎么走下面的路。”

        我这时想了想说:”白家的事呢白军妻子,儿子呢”

        抱拙:”那女人在外养了三四个年轻的小伙子,我过段时间给她一笔钱,把这婚离了。至于他儿子,那孩子,我要让他吃上十几年的苦,他才能撑得住这份家业。而对我来说,首要的事,是解决几千人吃饭的问题。”

        他看着我们说:”白家的产业,有几千人在这里赚钱养育父母妻儿老小。这产业要废了,几千人没有了吃饭的工作,这造的业,你说大不大。”

        计大春感慨:”道家人度阴魂,一年度个几十人就很厉害了。红尘中人办这么大的产业,一次养育几千人,咦不止几千人,加上妻儿老小,这可是上万人。支撑上万人吃饭。养育了上万的百姓,这也是在刀尖上行走啊。修持好了,将产业越做越好,越做越强,这就是大德。反之,败了,倒闭了,这就是造了一个大业。”

        抱拙:”算倒仙果然聪明,事实的确这样,道观里是道场,红尘也是一个大道场。两者只有地点的不同,其核心的思想,完全一样。”

        ”红尘就是道场,道家人讲究行善济世。在红尘中也是如此,一个人能持正道,守正念,做正当生意从养育一个员工开始,到几千,几万员工,这段路和修道,修功夫,一模一样。”

        我听了抱拙的话,当下对他抱了一下拳说:”前辈,受教了。”

        抱拙:”见笑,见笑,这样,几位是在三亚休息一晚,还是马上就走”

        计大春:”马上吧,你给我们派一辆车,我们今晚就过去。”

        抱拙:”好,我这就安排车。”

        半个小时后,抱拙给我们安排了一辆商务车。开车的是一个少言寡语的老司机。

        老司机开始的时候,没什么话说,后来听说我们是白总朋友,他告诉我们,白总是好人,他给白总开了二十年车了。家里的大事小情,白总只要有时间,总会亲自到场,家里有什么困难,稍微说一声白总都会想办法给解决。

        总之,在这个老司机眼中,白总就是一个好老板,只是最近,生意难做,公司的效益也下滑的厉害,不过老司机相信白总,相信他能领着他和公司的员工一起度过难关。

        听到了这个,我在想,什么叫红尘中的修行。

        没错,这就是红尘中的修行

        很简单,先养活自已,然后父母,妻儿,有了这个本事,再养活跟咱们一起做生意干活的员工,一个,两个,三个德行越大,员工越多,他们的收入越高越稳定。公司的根底,等等的一切就越来越牢固。

        一个人在这世上,修的好不好,就看上面这些事情,他能做到哪一步

        没错,很简单。

        同样这也很难,跟学高术一样,很难,很难。

        就像一个人有了百亿资产,但花每一分钱仍旧很小心一样。高术中人有了可以移山填海的力量,但他每走一步,都会很小心,生怕踩到蚂蚁,坏了什么生灵的气数。

        也只有这样,守得住,积攒下来,最后才能有那个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本事。

        当晚,我们到了目的地,从车上下来后,先是找了家小旅馆对付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五点多一点,这就收拾东西上山了。

        到了山中,我们也没个方向,胡乱走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天光大亮的时候。我找到了几把草,揪出来,给大家分发着吃了。计大春一边吃着草,一边对马玉荣说:”老马头,你也该露一手了,你瞧这一路,都是我和老凌头还有关兄弟露脸,你呢,你那奇门拿来,把这教授找一找。”

        马玉荣咽下一口草说:”你等着啊,我这就找。”

        当下,他小心掏出他的水晶罗盘,一通的定位,掐指,运算。算了能有十几分钟后,他一拍大腿说:”坏了,这教授让兽给困住了。”

        计大春一怔:”什么兽妖兽,野兽,猛兽,还是兽人”

        马玉荣摆了下手,又暗自琢磨一下说:”我知道方位了,跟我来,那不是什么野兽,那是蛇,很多,很多的蛇。另外,这蛇是有人驱使的,快再不快点,咱们就得去蛇肚子里找教授了。”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