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三章 道观剧变,无名的紫刀高人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三章 道观剧变,无名的紫刀高人

        阿古喃喃说:”一分钱憋死英雄汉,钱的事,在你眼里是小事,在我这里却是比性命还要厉害的大事。我要的也不多,村里会计给算了,加在一起。一共就是十四万。村子里人凑了六万出来,还差八万块钱。唉,就这八万块钱,唉,愁啊。”

        马玉荣凑到近处说了一句:”八万块钱,你这身手艺,本事,你卖蛇药,赚也赚八万了。”

        计大春白了马玉荣一眼说:”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们祖师父好像是有条训令吧,意思是说,他们不能把这蛇药带出山到外面去卖。山外人过来找他们买行。可是卖却不行。唉,阿古的蛇药只能治几种产自这片山域的罕见毒蛇的伤。针对性太强,范围小了很多。所以,没办法,这东西,没办法。”

        凌元贞对阿古说:”老兄弟呀,你也甭为那八万块钱犯愁了,这么着,你也看出来了,大家都是修行中人,修行中人说话向来是说一不二。这钱。我给你出了。”

        黎阿古先是一喜,脸上又浮层忧色。

        ”你们说的容易,可我已经答应那女人了。她手段很厉害,身边也有许多的高人。我惹不起她,不敢跟她做对。”

        计大春:”你放心阿古。你把那些蛇叫走,然后回村子里休息。至于那个女人我们此行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对付那女人来的。”

        黎阿古摇了下头:”你们不行,那女人身边有一个快要修成了地仙的老家伙。那老家伙,厉害的很呐。”宏共木才。

        地仙快修成了差多少是差一点点,还是差很多

        阿古老人到最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只说了那个伴在青柳身边的老者很厉害,尤其是他的一对眼睛,那样的目光,可以把人的灵体给洞穿了。

        一对可以把灵体洞穿的目光

        这是什么力量

        马玉荣呆了呆,他喃喃说:”这是拿眼神儿,就能瞪死鬼吗”

        阿古老人白了眼马玉荣,他没好气的回:”那是灵物,不是什么鬼,没错,那个老人。nad1;他身上就有这样的力量。”

        扑通我这时听到一记,人屁股落地上的动静。当下,我扭头一看,正好看到凌元贞一屁股坐到地上,两眼发呆地看着前方。

        我感觉不好,就张口问了他一句:”凌前辈,你这是怎么了”

        凌元贞咽了口唾沫说:”没想到,青柳娘家的人还没有死绝,这回惨了,惨了,真的是惨了。”

        我忙问:”青柳娘家,她娘家还有什么厉害人吗”

        凌元贞:”岂止,你听我跟你说,青柳的娘家姓端,端家在海外也是一个大姓了。他们是很有年月的一个大家。而端家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们家中有两个大能。这两大能,一个是青柳的父亲,一个是她的叔叔。两人分别叫,端雪衣和端乔松,端雪衣是青柳的亲爹,端乔松是她的叔叔,然后他们家族好像在内地还有一个大伯。叫什么来着,不好意思,我忘了。”

        凌元贞摇头想了想,好像真想不出那个名字了。

        跟着他又说:”端家按理说是三兄弟,他们早先是拜入江西龙虎山的一个道士门下修的道,后来建国初期,他们去了莫高窟,在那儿他们找到了许多上古遗失的古本道书。然后他们的师父把道书一一注解了后,这兄弟三人,有两人就去了海外,一人留在内地,跟着不知去向了。”

        我听到这儿,已经能猜出一个大概了。

        端家失踪的那个兄弟,他就是当初的天山怪人,也是后期我在美利坚见到的那个流氓老头子,更是内蒙草原怪童太阳的师父,端前辈,端老爷子

        对,绝对是他,他就是海外端家的大哥

        凌元贞继续说:”青柳散人的本名叫,端青青,他们端家,就这一个端青青有修道的天赋。nad2;其余的人都不行,那些人要么从工,要么就从商了。唯独端青青厉害。所以,倘若我猜的没错,这次跟来的应该是端家的老三端乔松。”

        马玉荣这时突然插了一嘴说:”凌老头儿,那为啥,为啥不是她爹,端雪衣来呢”

        凌元贞:”哼,端雪衣传说已经修成地仙了,他正在南极的庙堂里坐镇,他怎么能轻易过来”

        ”还有,传说这个端乔松多年前已经入了地仙之境了,可是他曾经在海外杀过一次人。并人数还不少,估计有几十人,全让他一人给轰杀干净了。好像是连魂魄都没有留下,对了,对了,想起来了,是一个邪教,一个邪会,有点类似什么恶魔崇拜之类的意思。反正不是什么好人,但罪该死,不该灭。端乔松把这些人的魂魄都给打碎之后,他的境界也就降了下来。”

        ”你想想,这么一个大能来了,咱这事儿”

        凌元贞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看着凌元贞神情,我表示理解,眼下这么大一个人物现身了。这件事情,看来还真的不好办。

        思忖间,我抬头看计大春,却忽然发现这老前辈咬了一下牙,末了计大春一挥手,说了一个字:”干妈蛋的”

        咦,这怎么还爆脏口了呢

        计大春说:”哥几个,这伙子人肯定是要图谋不轨了。咱不管那么多,一定得阻止他们把这事儿办成。所以,计某这里有一计献出。”

        计大春当下就讲了他的计策。nad3;

        他的计谋很简单,意思是让郭教授把石中水的具体方位告诉给阿古老人,再让阿古老人告诉青柳散人。末了,我们跟他们在那个地方。来一场硬碰硬的血战。

        主意一出,凌元贞也咬了咬牙,最后他说:”生死天注定,富贵险中求,就这么干了。”

        当下,我们商量妥了计划后,阿古老人撤走了他那些吓人的蛇类。我们则一起去了郭教授的屋子里。

        见面之后,我才知道郭教授原来也是修过几天道门清静功夫的人。

        他与山中抱拙道人是多年好友,借道场的光,他多少知道一些修持的要义。

        郭教授见我们和阿古老人一起过来,他对我们就持了一点的疑心,为打消对方的顾虑,计大春便将抱拙道人亲手书写的那几张术数纸亮了出来。

        郭教授看到纸上的术数口诀,整个人的态度瞬间就转变了。

        接下来,我们把大概的意思跟郭教授说了一下,郭教授感慨说:”不是我不讲出来呀,皆因那块石头中含的水份极其的珍贵,那是上古时期的水呀,非常的纯净,一点都没受到过污染。你说万一我讲出这个地方,你们争来斗去,把它给毁了,可怎么办呐”

        计大春听后说:”郭教授,事情到这个节骨眼上了,你说我们是冲进去,到饲龙观大杀四方好,还是在你那块包了水的石头那儿一决高下好呢你权衡一下利弊吧。”

        郭教授想了想。

        末了,几人又一番劝,半个小时后,他才答应还我们去那个石头包水的地方。

        郭教授答应后,他又把地点告诉了阿古老人,老人高兴之余,这就转身回去到村里,跟青柳散人安排在那儿的一个联系人汇报去了。

        而我们则在郭教授的带领下,开始走上了漫漫山路。

        郭教授的话不多,只是在前面默默带着路。我们一行人,也没多说话,偶尔马玉荣给大伙采点草,然后在郭教授惊讶的目光中,众人将一把把的青草分着吃了下去。

        如是这般,走了半个小时,眼见前面有一个向上的小坡,我们正要拐的时候。

        一道慌张,踉跄,并且还带了一丝血腥气的气息突然就出现在了我的感知中。

        我三步并了两步,唰唰的冲上去,正好看到一个穿了道袍的年轻人,一脸慌张地往前跑着。

        此外,他那道袍上竟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

        ”什么人”我吼了一嗓子。

        小道一见到我,他立马吓的一个激灵,跟着扭头撒丫子就跑。

        我冲过去,一把揪起他的后衣领子,同时我喊了一声:”跑什么跑”

        小道吓的又是一个哆嗦,然后他转了身对我说:”你,放开我,放开,放开我。”

        彼时,身后几人都过来了。

        郭教授好像认识小道,他看了眼对方问道:”听棋,你怎么了,怎么身上都是血呢,还有你们师父不是不让你们随便出山门的吗,你们这是”

        这个名叫听棋的小道看着郭教授,两眼含了泪说:”完了,完了,观里打起来了,打起来了。全乱了,乱成一团了。我,我见事情不好,我就提前跑出来了。”

        郭教授沉声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听棋喘了两口气,看了看我们后,他断续就把一件发生在道观里的事讲了出来。

        听棋的原话很乱,我就不一一复述了。

        基本的大意就是,几天前,青柳散人跟疑似端乔松的那个老爷子,外加陈正,还有几个我目前不知道身份的人,来到了他们的道观。

        端乔松以前应该来过这个道观,所以他知道进道观的路,在入口处,他施了术法,与观中看管山门的一个叫牛石的俗家弟子用心识联系上了。

        跟着道观中的大弟子,南晨道人示意牛石引人进来。就这么,这一伙人来到了道观里。

        这伙人到了道观,只说要拜见道观的主人抱拙道人。

        可偏巧了,抱拙正在闭关,于是,南晨道人就先把这些人安排住下了。

        但不想第二天,青柳散人的一个随从,突然惨死在了道观内的一个水塘旁,他的胸口是让人用重手法给打碎了的。

        青柳散人说,此人是死于道观中人的手里。她命道观马上追查出凶手,要不然的话,这处与世隔绝的道观,就让它真正的与世隔绝吧。

        南晨道人听了后,就开始在观内查起来了。

        可没想到,就在事发的第二天,青柳散人的又一个手下让人用重手法给轰死在了道观中的茶舍里。

        道观过的是与世隔绝的修行生活,里面也没有装监控之类的现代化器材。

        再加上抱拙师父正在闭关,所以这个南晨就有些急了。

        他一急,青柳也急。

        于是,青柳说,她要组织人把道观翻个底朝天。

        南晨道人感觉很为难。但不想,就在这个时候,端乔松,也就是青柳散人的叔叔失踪了。

        青柳散人终于动真怒了,然后她领了几个人,就跟道观的几个弟子动起手来了。

        打的挺厉害,只是交了一下手,双方都有人受伤。听棋就是趁双方动手的时候,他偷偷跑出来的。

        之所以偷跑出来,皆因为这个听棋刚进道观修行没几年,他的心还在外面呢。

        眼见观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觉得这个地方没法待了,于是东西也没拿,就这么偷偷沿着一条打听出来的路,冲出法阵,逃离了道观。

        我听到这里,看了眼计大春说:”计前辈,这个能算出来吗”

        计大春拧了眉,他摇摇头说:”层层谜雾,锁的太死了,要我算的话,也能算出来,不过那得是七天以后了。”

        凌元贞:”七天后,什么都晚了。要我看呐,咱们干脆杀到道观里去,给那女人先废了再说。”

        计大春:”不可莽撞,小心中了他人的奸计。这样,我们还是按原计划,去那个藏着石中水的地方。这个东西,青柳是一定要拿到手的,她知道了消息,肯定会亲自过来。走,咱们马上出发。”

        当下大家拉起了听棋小道,在郭教授带领下,又走了三个小时山路,我们拨开一堆横生的灌木荆棘后,一道隐在岩石中的小石缝就出现在了眼前。

        钻进石缝,朝洞里走了十几分钟,随之又拐入一道石缝内,就这么曲折拐过了六七个弯路,最终在一块半陷到地底的黑沉大石前,我们停住了脚步。

        ”就是这块石头,这里面,有水,并且还是上古时期非常纯净的水。”郭教授抚着渗出水珠的石质表面,一脸激动地对我们说。

        凌元贞走过来,他打量下石头说:”这家伙,起码得几百斤重,来,有没有水,不是你说的,我先试试看。”说了话,凌元贞原地扎了一个马步,探出一只手掌,按在大石上轻轻的一推。

        马玉荣见状急忙跑过去,把耳朵贴在石头上听。

        ”有了,有了,有水的动静,咕咚,咕咚的。”马玉荣一脸认真地回答。

        凌元贞哈哈一笑:”马道长,这回知道什么是咕咚了吧。”

        马玉荣一怔。

        我和计大春会意,不由的一笑。末了我过去,也试着推了推这石头,果然,里面有液体晃动的声音传出来。

        我一时感觉好奇,心说这石头里,怎么能有水呢于是,我又多晃了几下,不想这么一晃间,手掌听出的劲告诉我,这石头里除了水,好像还有别的什么东西。

        当下,我正想着仔细去听个明白。凌元贞却突然伸手碰了我一下说:”别动了,有人来了。”

        我一怔:”有那么快吗”

        郭教授惨笑说:”那个阿古的村子,本就离我住的地方不远,更何况,这个地方距离道观外围的阵也很近。所以,他们得到消息,走的肯定比我们快。”

        凌元贞:”管他呢,出去,杀个痛快再说那个死女人,毁了我道场,我想起她气就不打一处来。”

        凌元贞一拧身,唰的一下就跃了出去。

        我紧随他身后,然后是计大春,至于郭教授,他则和那个名叫听棋的小道一起守在洞里。

        几个转折间,我们四人刚来到外面,迎头就见青柳散人领了一个个子很矮,长了一个大罗锅的老头儿,一步步的奔这儿找过来。

        凌元贞远远看到青柳,他不顾计大春的阻拦扬头吼了一嗓子:”青柳,你个得了花柳病的疯婆子,你赔我的道场。”

        吼过之后,凌元贞呼的一下,冲破了荆棘和灌木,疾朝青柳杀了过去。

        我见状发现拦不住,只好把泣灵抽出跟在凌元贞身后,也冲到了青柳散人身边。

        青柳看到我们,她显的很意外。

        刚好此时,凌元贞冲到近处,老爷子真是生气了,对着青柳抬头就是一拳。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凌元贞挥出大拳头的那一刹那。

        刀光现了。

        要说是普通的刀光也就罢了,可这刀光是紫色的,在阳光照射下,它泛着一道耀眼的紫芒。

        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大雨衣手里的那把紫刀能和这个刀光相提并论。

        我担心凌元贞受伤,便一振泣灵剑,左手拿了剑指,向后一牵,唰

        一记脆响过后,我的剑身,跟那记刀光就撞了一下。

        这一撞仿佛是阴阳两个电极相撞般,叮声过后,空中叭的一记脆响,转瞬间,那个守在青柳散人身边的大罗锅抬头朝我说了一声:”泣灵剑能把剑中的灵给唤醒,你也是有本事了。只可惜,你还没能让它发出泣绝鬼神的杀音”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