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四章 小霸王身死的真相和诡秘石中水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四章 小霸王身死的真相和诡秘石中水

        叶姐姐

        我愣神功夫那姐姐抢在我前面说话了。

        “七爷怎么把人给叫老了这位仁子吧看他不过刚大学毕业。我也才刚毕业没两年呢。叫我叶凝吧。”

        我持续呆了呆然后颇为不自然地说了声:“谢谢谢叶凝姐。”

        “别可别带姐字一带上了姐我可就老喽。“

        叶凝笑了下又转身说:“行了这小鬼子发疯。咱们也看完了都去吧我那头儿安排了好几桌饭呢。对了白叔你去鬼子那边看看可别让人死了。要咽气儿也得回了他自个的国家咽气儿这要客死他乡多不吉利呀。“

        黑发中年人点了下头没吭声自顾拎上小药箱又移步奔对面去了。

        一群人这就都起身。我走在韩叔程叔祝老师中间往后边的一个宴会厅去。

        途中祝老师问我胳膊怎么样了我回说不疼了。基本没什么大事儿。

        祝老师又告诉我这几天别用力太用力的话。容易伤了经脉先休养个六七天过这个劲儿就没什么大事儿了。

        说话间我小声问祝老师。

        那个叶凝她是什么人呐

        不容祝老师回话旁边程叔接话了。

        “太极门的功夫不清楚听说是得了真传。”

        我噢了一声儿。

        韩叔凑我身边说:“小心啊这叶凝人家都叫她温柔大马刀你品品这名儿;;嘿嘿。nad1;”豆土反圾。

        韩叔不说什么了。只是嘿嘿怪笑。

        我呆了呆也没多想什么就这么随众人去了宴会厅。

        到了里边都坐下了。然后祝老师却给我一通吩咐。

        原来我现在还不能喝酒不能吃肉得吃一周的素才行。

        祝老师的意思真要骨折那还没什么事儿了怕就怕的是这种拧搓间由复杂劲力造成的组织伤害如果调养上不注意普通人可能不会觉得怎样。但练家子到了后面这都是关隘都会遇到气血不通经脉不畅等诸多的症状。

        听到了一番禁忌。

        我了解后开始正式吃饭了。

        席间没有人劝酒大家就是谈了番刚才观战的感受。

        另外还有人问我的师门。

        我统一回答没门没派。

        得到这个回答后有人板了脸有人目露奇怪有人摇头不语有人似有所思。

        周师父再三告诉过我今后除非有人能认出来我是他教的然后说出周师父名号。不然绝不容我跟别人提及他半个字都不能提。

        就这么饭吃的不冷不热。

        我填饱肚子后随了祝老师等人跟一群人打过寒暄就走出饭厅。

        到外面一打量发现鬼子们早已经闪了。

        我们也相应陆续往停车地方走刚走到半路叶凝忽然闪过来对七爷笑了笑说:“七爷七爷我跟你说个事儿我向你借个人聊聊天儿行吗”

        七爷一愣又看了祝老师等人末了他哈哈一笑说:“你借谁呀我手上有什么人那几个不争气徒弟他们功夫太烂入不了你法眼。nad2;不过你要做生意找他们行他们生意上都是这个”

        七爷竖了大拇指。

        叶凝一笑:“做生意我那生意都做不过呢不做生意。我呀我跟你借他。”

        叶凝朝我一扭头。

        七爷:“啊那那这我做不了主你得跟仁子谈。人家仁子不是我徒弟人家是自家修的东西。”

        叶凝眼珠子一转:“哟哟;;我说嘛七爷走的是八卦掌路子不可能把形意的东西学的这么出神入化。行啦七爷我多嘴了。那个;;仁兄弟跟我一起喝个茶不知肯赏脸吗”

        叶凝笑吟吟看着我。

        我红了个脸。

        确实我在跟女人打交道这块一点儿的经验都没有。

        要说叶凝普通女人倒也罢了我不理会就是。偏她是太极里边的人要她是太极那边的普通人也行。可她又是个挺漂亮很有灵气儿的美女。

        这;;

        我向韩叔程叔投过了求助目光。

        谁知人家都是一脸笑就是不说话。

        无奈我硬头皮回了一句:“好好吧”

        叶凝一笑:“多谢仁子兄弟赏光呢来走吧那边儿上我车上去”

        就这么我跟这女人身后一步步上了她的豪车。nad3;

        她坐的是奥迪a8。

        这种车就不能说人家故意去装去抖去卖弄了。

        因为对一般人来说如果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将它同普通奥迪联系在一起。当然仔细打量还是能发现有明显不同。

        反过来讲如果叶凝是张扬的人她完全可以买宝马奔驰捷豹那种外观很抢眼球的车。

        可是她坐的是奥迪a8对了还有个l。

        车里有一位三十多岁的男性司机沉默少言的白叔叶凝外加我。

        这么四个人。

        叶凝坐的是副驾。白叔跟我一起坐后头上了车。

        车子徐徐驶出山庄直奔京城里边去了。

        一路上几人都没什么话。

        叶凝也收敛了方才言谈间吐露的笑意神情淡然一边摆弄手机一边时不时抬头看眼车窗前面。

        气氛稍微有那么一点的小闷。

        但我无所谓闷就闷吧。

        就这么车子在街上七拐八拐这就拐到了一个喝茶的地界儿。

        这种地方对我来说是从没去过的。

        装修很上档次打门口往里一瞅就知道这消费喝次茶就得相当我一个月的伙食。

        白叔和司机没下车。

        叶凝吩咐司机先给白叔送到建国门那边的一个什么地方完了再回来把车停这儿等她。

        司机点头说了个好这就开车走了。

        我跟叶凝进到里边上了三楼叶凝很熟练地跟这里的领班打招呼。末了我们来到了一间摆满了各式古董古玩儿书画制品的茶室。

        所见基本都属于是平生第一次。

        我尽量让自已不局促拘谨。

        但另一方面进到这个地方来对我来说没办法让自已不拘谨。

        “仁兄弟别紧张没事儿这就我经常叫朋友过来喝茶的地方。”

        叶凝显的很自然伸手拿起茶案上的一个在手上摆弄的木头做的手把件儿然后又一扬手示意我随便坐。

        我过去在案前坐了。

        “喝什么茶”叶凝问了。

        祝老师告诉过我这段时间喝茶没有问题。

        我想了下说:“普洱。”

        “不错嘛挺有品味。”

        我含蓄一笑。

        接下来叶凝开始动手用一些很繁琐但又很自然的动作弄茶。

        等了六七分钟。

        水开了这就开始泡。

        我注意看发现她是用一个青花瓷的盖碗来泡这个茶。

        动作很轻柔并且快。

        眨眼功夫一杯茶就过来了。

        我品了一口。

        不错比我在七爷家喝的要香要浓稠一些并且还不苦。

        “这事儿论起来你也是为太极门争了一个脸了。”

        叶凝脸色忽然一淡全然没了开始时的热情转用很正式的语气说了这句后她又一转:“太极门胸怀很大有那种海容纳百川的胸怀。我呢算不得真正门内的人。不过在太极门这里也算是得了真传的人了。”

        “仁兄弟你呢1形意的功夫我能看出来你是得过真传的人。并且你这马步非常的漂亮是打小受过高人指点硬生生站出来的”

        “这样的武学人才几十年未必能出一个。”

        “但话又说回来你今儿露了头这功夫往后想藏想安安稳稳的一个人过正常日子。好像不太可能了。”

        “你不进江湖江湖还得过来把你淹了呢”

        叶凝讲到这儿她伸手拿一个大杯给我续了茶又笑着说:“人单着搁江湖上就是一个人来游。风紧浪大大鱼大怪也多容易淹着呛着让鱼怪给咬着“

        “今儿呢我这里有条船愿意让你上。你要是上来了一是可以拿到太极门的真传。二是往后大伙一起来抗这个风浪打那个鱼怪。“

        “有了船可就比你自已个在里边游要强的多的多了。仁兄弟这话什么意思你明白吗”

        叶凝往椅背上一靠一脸微笑地看着我。

        我岂能不明白。

        叶凝不简单呐这个好像也就大我一两岁的女人吧不仅功夫深另外说话语气也是极锋芒极霸道

        她很特别身上有两道势。

        一道是那个微笑热情的叶凝。

        另一道是这个淡然大气霸道专横的叶凝。

        叶凝这是要拉我入她的太极门。

        但是我我没办法入真的没办法入

        我已经拜了周师父为师虽然我们没有举行过什么仪式但那就是我真正的师父一辈子我认这么一位师父足够了

        我笑了笑。

        “叶师姐你的话我很清楚。但你知道我虽然对外说是没门没派。但我一样是受过人教的。只是家师不想让我提及名字罢了。”

        叶凝微抬了下头:“噢明白明白。你这还是拜过师了。明白明白。”

        我回说:“是的谢谢叶师姐的一番好意。但我真的没办法过去你们太极那里。“

        叶凝笑了笑。

        笑过三秒转尔突然把脸一拉冷冷说:“你知道吗你这话有点不识好歹了。“

        我一愣。

        叶凝淡淡:“太极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吗我虽然得了真传但也只是一个门外人。门里边的事儿我还不清楚呢。怎么我把这么大的一个好机会给你你怎么就不识好歹呢”

        我:“叶师姐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说过了我学的是形意我拜过师了。我;;”

        叶凝摇了摇头:“拜过又能怎么样你的师父能保你吗我呀就是惜才爱惜你是个武学人才不想你这么早搁江湖上混废了”

        说完叶凝抬头一脸冷意间还有淡淡的轻视味道。

        到了这一刻。

        我终于知道叶凝这温柔大马刀的外号是怎么来的了。

        她说话真杀人呐。

        前一句可能还柔着只要稍有一点不顺她的心思立马回你一刀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