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五章 三字一音的出处和认识我的怪力青年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五章 三字一音的出处和认识我的怪力青年

        3′并且事后他果然在北京帮忙安排了医院约了大夫亲自给大军母亲做了手术。同时。也是多年后大军才知道他的那块金子原来是假的

        这就是高人

        无论做什么都考虑的非常全面。并且将对方面子照顾的点滴不失

        还有程叔他不是开武馆教拳的。

        他做的是生意。另外他生意做的很大很大

        当天是晚上十一点多到的家。

        下车跟程叔一行人辞别。

        我们三人相互道了平安也就此分开了。

        回到家中爸妈见我的模样儿很是惦记。并言说了不许我再出去这段时间好好在家等通知。

        我应了

        第二天

        我在家休息了一整天。

        这一天时间。我脑子反复回味我打的那一架。然后揣摩我的每个发力拳的力量速度位置。腿的角度。力量发力。还有手眼身的协调站位。反应移位挪动步伐。

        一天下来到了晚上。

        我总结出了一个结论这一架我打的其实很糟糕。

        我可以更快更有力更迅速。并且可以把给对方的伤害。降至最低然后达到制敌的目地。

        此外我可以躲开很多不必要挨的拳脚。比如砸来的那一板子我明明看到他拿了板子两手握着抬臂要抡了。nad1;

        这个时候我完全可以不给他抡板子的机会我可以冲过去一记摆拳放倒也可以用低腿来踹他的小腿踢破他的平衡再冲上去用拳将他打翻。

        我又在家呆了四天。

        这四天我一次次的在脑子里模拟我的发力我的出招等等一切的东西。

        越练越回味我越有一种感觉。

        我当时真是太笨了。

        而现在倘若再把我扔到几天前的那个现场。我可以将时间缩短一多半然后将他们全放趴下。

        这应该就是一种进步吧。

        我自问的同时第五天我迫不及待跑到了马彪子那儿。

        然而;;

        我没想到的是马彪子走了。

        人去棚空了。

        当时我去了他的鱼棚子找他的时候发现鱼棚子换人了。我一打听才知道就在前几天。具体应该是我去乡下的第二天马彪子跟他家亲戚说他有事要去南方走一回。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然后他就走了。

        我在那人的指点下找到了马彪子的亲戚一对四十多岁在附近开小卖店的俩口子。

        我在店里买了瓶水我打听着。

        俩口子挺热情跟我说了马彪子的事儿。

        他们说马彪子不是东北本地人是外地的。nad2;并且还是他们的一个很远房的叔叔。

        这人因为会养鱼所以就承包了他们的河段来养鱼。

        这一包数年然后就在前几天走了。

        我问有没有留联系方式。

        他们摇头说没有。

        我怅然心情低落。临走时候刚到门口那男的好像想起什么来说:“咦你是不是跟他一起瞎练什么拳的那小孩儿。”

        我说:“是啊是我。”

        对方说:“我马叔有话托我捎给你。说什么来着对对说有机会的话他会亲自找你的。”

        我愣了下问:“有机会就会来找我没;;没别的了吗”

        对方:“没了没了真没了”

        我长叹口气一脸失落离开了这个小卖店。

        其实这几年马彪子经常走的。有一次他最多走了半年多。

        所以我知道有一天他会真的离开然后一走就再不回来。

        东北这个小县城只是他人生中小小的一站。

        他不属于这里。

        他只是过客他归属的是那个隐秘的世人不知却又庞大无比的高术江湖

        而我此生能否有幸步入那个大大的江湖呢

        一想到这儿我又意气风发了。

        然后回到家中。nad3;接着开始了每天必须的训练。

        发劲站桩马步冲拳脑子里回味打架时的心得然后各种体能长跑等等。

        就这么练了一些日子高考成绩下来了。豆土庄亡。

        个人觉得很赞。

        没多久录取通知书来了。

        我的第一志愿录取上了。

        学校是北京的一座很知名的师范类院校。

        之所以报这个院校我还是受马彪子和阮师父的启发这才下了决心去报的。

        一个好老师对一个人的影响太重要太重要了。

        没有两位师父绝对没有我的今天。

        考上大学是大事。

        家里人张罗着请客邀请来亲朋好友一起吃饭替我庆祝。

        与其相反的是与我联系的同学虽很多但里面却没有老熊和老狗。

        当时不解。

        事后多年我才知晓。他们是不知道怎么面对我。

        原来我们是平起平坐的一起疯一起玩儿谁也没觉得谁特别。但自从那一天我露了功夫后他们觉得我一下子上升了很多很多。

        对此我理解。

        我仍旧当他们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好同学

        开学时我揣了银行卡还有一些现金我拒绝了父母陪同我上大学的要求一个人独自坐上了进京的火车。

        我坐的是卧铺清晨当我醒来听着广播说马上要进北京站的时候我收拾好东西站在车窗处望着外面。

        那一刻。

        我又炸毛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炸的毛但冥冥中好像我必须得来这个城市一样

        这是命运中注定的安排。

        现在我到了。

        命运中等待我的一系列东西即将全面开启

        学院安排了接站。

        我找到了接站的地方等着一起坐上了大客车然后在京城街头的车流中穿行。一路就这么来到了学校。

        到了后办入学手续安排宿舍接受学长们的临时小培训告知我们哪里是食堂哪里是水房饭卡在哪儿去充水房什么时间打开水哪里可以洗澡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

        我不知道那些学长的名字但他们很热情领着我们这些小学弟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

        然后我知道。大学真的很大很大。

        都快有我们那个小县城大了。

        我会安排进了一个宿舍楼。

        306是我的宿舍号码。

        然后我见到了一起来报到的跟我同宿舍的八个同学。

        一切在意料中一切都很顺利。

        但出乎意料的是新入学在宿舍的第一晚我就遇见一件想像不到的突发事件

        在讲具体事件前先介绍一下宿舍成员。

        这些人加上我一共八位都是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地点的学习精英。他们年轻有活力认真并且单纯。

        他们的名字我就不一一介绍了。

        我们高兴地互相介绍然后相互间问好。同时报了自已的年龄出生年月日。接着又按照不同的出生时间排了个大小名次。

        这好像是每个宿舍都要有的规矩吧。

        大概就是这样。

        小伙伴们离开家来到千里之外的京城聚到了一起后。经历短短的陌生很快就融合成为了无话的不谈的朋友。

        晚上大家开了个小会。

        然后挨个的发言自我介绍。

        我介绍到自已名字时。

        小伙伴们笑了。

        官人我要

        一人大喊

        然后众人哄

        我咬牙黑脸不说话。

        小插曲过后排了座次我呢排到了第五。

        我就是宿舍的老五了。然后一个个发言到老三那儿的时候他说的话让大家比较好奇。

        “那个大家好我呢名字你们也都知道了。没啥好说的反正以后大学这几年大家一起好好处吧。我这人呢也好交往没啥说地。就是晚上睡觉有点不太老实有时候可能会吵到大家先给大家打个招呼。”

        大伙儿没觉得这事儿有什么特别可能是打呼噜说梦话之类的东西呗。

        所以几句话哈哈一笑也就给带过去了。

        到了晚上小伙伴们一起兴冲冲地凑钱在学校附近的小饭店里吃了一顿饭。然后又集合着去打开水。

        忙忙碌碌的回来又听宿管大叔跟大家讲了一通这个规矩那个规矩的。

        到了晚上收拾一下各自铺了被子就在被卧里睡了。

        我住的是上铺门里边左手边最挨窗的那张床。

        躺下后等到熄灯时间了我们又说了一会儿话。聊了高中时的各种感悟和对大学校园的看法儿。时间差不多了渐渐也就没人说话也就睡了。

        我躺在床上却始终睡不着。

        不对呀

        这不对我搁家里夹皮沟那个山上那么恶劣的环境里我都能睡着。这里怎么会睡不着觉呢

        马彪子教过我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在心里把当下遇到的事儿过一遍。可能就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了。

        我按他教的法子先是听了一会儿息就是感受身体的这个呼吸。

        接下来我把今儿临睡前发生的事儿全都过了一遍。

        末了这个问题唰就集中在了老三身上了。

        他说的那句话我晚上睡着不太老实

        可能别人不太当真的一句话但在我这儿却感觉出了问题。

        问我是仙儿吗

        答不是

        直觉这就是敏锐的直觉

        我意识到我不能睡了我得盯着老三。

        我在上铺老三在我斜对面的下铺就是进门右边的那个下铺睡。

        我稍微欠了下头然后把头朝向了下铺。

        我盯着老三。

        他背朝我面向墙正安静地睡着。

        宿舍很静。

        突然我感觉到床在轻轻地晃动晃动。

        我一个激灵朝下一看。

        下铺的老四他的手正在被窝里忙活什么。

        是什么这个不用说了。

        反正当我看他的时候他也发现了我。老四朝我笑了一下然后小声说:“睡不着啊撸撸睡”

        我无语;;

        我还是看着点老三吧我转了个位子拿眼神瞟老三。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