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六章 战忍术,会身负上古修士之能的高人

全部章 节第七百三十六章 战忍术,会身负上古修士之能的高人

        说来也是奇怪,当我斩了这个在背后偷袭的低阶小忍之后,面前的怪风忽然就停止了。

        密林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转尔浓雾散开,虫鸣音呼起。

        显然,那个名叫小野的家伙。他们又收手了。

        我想这应该就是刺客的手段吧,他们不像武者一样,有什么事都搬到明面上来。

        大家凭自身功夫证一个生死出来。

        刺客习惯于藏在阴暗角落,行使不为人知的手段,趁目标不注意,分心,走神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击,从而结束目标生命。

        背后的低劣小忍行刺失败,那么第一道攻击便就此结束。

        凌元贞抱臂走过来,抻头对了远处密林打量些许。随之转身对我说:”就这么跑了”

        我摇头笑了下:”没错,就这么跑了。不过,往后咱们可得当心喽。因为有一群人跟鬼似的,阴魂不散,跟在我们身后。只要我们稍有松懈,这帮家伙就会出手要我们的命。”

        凌元贞:”东洋的忍术嘛,这个我知道,小意思”

        ”只要不是大忍就行。”凌元贞肯定地对我说。

        我:”什么叫大忍”

        凌元贞:”就是那种,奋不顾身,抱着同归于尽心态跟你打的亡命之徒。”

        我摇头一笑说:”来吧,他不要命,我奉陪。”

        接下来凌元贞又陪我聊了一会儿东洋的忍术文化,他说其实最厉害的不是身负强大力量的男忍者,而是那种长的貌美如花的女忍者。

        那些女人身上没有什么功夫的痕迹。nad1;可执行起针对男性目标的暗杀任务时,她们的完成度却要比任何一个长的孔武有力的男人都有效。

        我听到这儿。笑了。

        凌元贞继续说:”没人能抵住女色的诱惑,诱惑分很多种。直来直去的不要脸方式,只能去引诱一些没脑子的愚蠢人。我知道民国时候,曾经有过那么一档子事。”

        ”一个东洋女刺客伪装成进步学生,跟一个高官要员谈起了恋爱。”

        ”然后呢”我问凌元贞。

        凌元贞笑说:”就在高官决定要娶她的那天晚上,她露了真容,偷偷给高官下毒,想要毒死对方。”

        ”这原本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可没想到,高官不是普通人。他多少学过一些道家的东西,然后他看到那个女学生有些不对劲。接下来”

        凌元贞笑了下说:”那个女学生抢着把那杯酒喝了。”

        ”外人都会以为,是那女学生爱上高官了,然后在紧要关头,她突然醒悟,抢着喝下了毒酒。实际根本不是那样。”

        凌元贞看着我说:”真相就是。女学生怕高官把她抓住。她受不了刑罚,供出背后的组织。然后她抢着把毒酒喝下去,以求一个痛快死。”

        凌元贞讲到这儿说:”所以,对待那些所谓的忍者,不要客气。不管他是老人,女人,还是小孩子。如果你不想让自已成为一个悲剧,该动手的时候,就不要有丝毫的犹豫。”

        我看着凌元贞:”明白了。”

        半个小时后,祝磊仍旧在昏睡。

        但马玉荣和计大春的推算有了结果,两人从洞内走出来。nad2;我把刚刚发生的事同他们讲了之后,计大春跟我说,想要成功实现护龙小分队的目标。就得走一条险路。而这条险路还必需我一个人来走。

        我听到这儿,基本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青柳将了我一军,我就要撇开马玉荣,计大春,凌元贞三位前辈。然后,单独来把这一局给化掉。

        没错,今晚的一场苦战没有结束,这仅仅是一个小开始而已。

        ”兄弟保重啊。”

        计大春拍拍我肩膀。

        我朝他笑了笑,复又对马玉荣说:”如果我死了,能推算出我死在哪儿吗”

        马玉荣努力点头说:”能,这个绝对没问题。”

        我说:”好,到时候,这收尸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我就这么跟三位前辈分开了,计大春,马玉荣,凌元贞将去找抱拙道长说的那个入口,然后他们通过入口,破过法阵,直接进入道观的内部。

        而我则要外面,迎接从各地赶过来,想要取我命的人。

        目送三人离去,我没急着走,而是先吃了点青草,又喝了些水。

        这才走到祝磊身边,把手掌按在他胸口,稍微活动一下,又伸出手打了打他的脸蛋子,将其从昏迷状态唤醒后,祝磊睁开了眼。

        ”你为什么抢着出手”祝磊恨恨地瞪着我问。

        我笑了下说:”一个人揣了个包过来,说要用这包把我炸死。你说,我是眼睁睁看着他把包点燃,扔到我脚下,还在抢在他点包之前动手把他给放倒呢”

        祝磊呆了,稍许他说:”你不怀疑我说的一切,我能打破质量守衡定律你不怀疑我说的是假话觉得我是在骗你要知道,这个东西没人能打破。nad3;”

        我对祝磊说:”这世界,一切皆有可能而一个聪明人,会在这些可能中选取善的,有益的部份,让它造福大众。然后再将那些无益的,对这个世界有害的可能扼杀在摇蓝里。”

        ”起来吧。”我拉起祝磊说:”虽然我可以杀你,但我现在不打算动手。你知道为什么吗”

        祝磊摇了摇头。

        我说:”有很多的人过来,想要取我身上的性命,想要杀了我。如果我马上就死了,他们岂不是很失望。这样,祝同学,我们之间立一个约定。你呢,先打消杀我的念头。我呢,也不取你的性命,你陪我走完这一段路,让我把现在要做的事情做完。过此之后,我们来一场真正对决。我不用剑,我也不抢着动手,我让你先动手,你用你的一指禅把质量守衡定律打破,而我想着怎么去化解。这样,好不好”

        祝磊出神地盯着我,他足足盯了能有三秒。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真的,好奇怪,好奇怪。”

        我摇头一笑说:”起来吧,咱们往前走。”

        ”啊”

        祝磊忽然叫了一声。

        我扭头望去,只见他的手正好按在了那个死去的东洋忍者的胸口,而后者体内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手掌。

        ”死人,血,鲜血,鲜血”

        祝磊惊骇地盯着手掌,末了头一歪,扑通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一个晕血,害怕死人的人

        即便他身上有再强大的力量,哪怕他能一掌拍碎地球,毁灭太阳系。也只能注定,他是一个情怀主义者,而不是一位真正的勇士

        情怀主义者把帮朋友复仇当成了一种情怀来对待,他会觉得,这是一种义务,义气,情怀的表现。

        他内心深处对这一行动,有着许多文人,诗人般的解读。他觉得自已很壮烈,很大侠,很有春秋古侠的那种范儿。

        而真正的勇士从来不会在脑子里去想什么范儿,他们就是做把这件事,做成了再说

        这就是区别。

        情怀和实际行动之间的区别。

        我又一次叫醒了祝磊,然后我看着他,背了包哆哆嗦嗦地跟在我身后,一步步地往密林深处走。

        前路不知怎样,只知今晚将有一场恶战。

        我一直走,行进了大概四十分钟后,我和祝磊来到了这片密林的深处。

        这里是一大片的原始森林带,地面堆积着厚厚的腐植层,头顶是茂密参天的大树。四周全是浓浓的雾气。

        就在这雾气中,我感知到了杀机。

        ”关仁,关仁,你等等我,等等我”打破物理定律的那个伙计在身后,一把抓住我的手臂,然后环顾四周说:”我怎么感觉周围这么冷呢,还有,你”祝磊好像想明白什么般,唰的一下收回了手,又抬头用惊骇目光打量我说:”你,你杀了那个人,对吧,他是你杀的吧,对不对。”

        我扫了他一眼:”是我杀的,怎么,有问题吗”

        祝磊表情很扭曲,好像挤到一块儿了,他歪头盯着我说:”朱先生从来不杀人,他跟你一样,身上有功夫,可是他从来不杀人。”

        我冷笑:”人类总是喜欢美好的假象,你是没见过他杀人,你要是见到,你会发现,他杀的人不在少数。好了,祝同学,走远吧,因为我又要杀人了。”

        我唰的一下,砰

        径直对着身体前边的一棵大树冲过去,然后一拳就轰在了树干上。

        巨大的树干一颤之际,树干另一侧就弹飞了一个身影,他好像足球运动员脚下的皮球,直接让我灌进大树里的拳劲冲开。倒飞着,嘴里吐着血,扑通一头倒在了草丛里。

        这个家伙伪装的很好,他身上涂了厚厚的一层伪装色,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块树皮。

        除外,这人好像持了什么术法,是以我无法感受到他的气息。

        这货暴露的原因很简单,他无法屏蔽自已的呼吸,无法改变身体的温度。

        呼吸,温度,影响了森林中弥漫的雾气,所以,我通过感知雾气,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伪装成大树的忍者。

        一拳,只这一拳,我相信他活不成。

        与此同时,在我打出这一拳的刹那,这场专门为我安排的杀阵,彻底启动了。

        嘣,嘣,嘣

        四周传出绳子绷断的动静,唰

        一道布满了钢钩的大网,就从四面八方朝我罩了过来。

        网的面积很大,占地差不多有二十几平,它的四个边角,应该是固定在周围的树干上。

        此时,当我站在这个网的中央时,有人改变固定处的绳索,所以大网就这么朝我罩来了。

        只有这些吗

        我想说的是,不仅仅是网

        除了网之外,还有漫天的五星镖,它们以极高的速度旋转着,呼啸朝我冲来。

        它们的杀伤力很强,在二十米内,几乎不输于子弹。

        此外,它们的数量极多,四面八方,连绵不绝,无穷无尽

        说实话我很佩服这些人,他们能在探知我前进方向的前提下,用极短的时间,精心安排好这么精密的杀阵,这本事确实是很强,很强。

        但可惜,他们低估了一个人仙大成者的境界。

        我感知着钢网,五星镖

        然后在这一刹那,我逆转肝魂,生真雷,大吼一声,破

        空气炸了。

        爆烈的劲气,沿着我的身体,轰的一下朝四周冲去。

        所过之处,一条条的钢网断裂,一只只的五星镖倒飞着冲进了树干,其中还夹带了人的惨叫音。

        一力降十会

        要的就是这个本事,唰我朝前一冲,彼时三个执了东洋刀的忍者,好像三只皮球般,疾朝我滚来的同时,刀光一闪,对着我拦腰就斩。

        我一振泣灵,嗡

        剑身轻鸣间,血刃划空,三道血箭从这三个忍者的脖子处冲出来,染红了大片的草地。

        身后打破定律的年轻人,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惨白月亮下,那激扬的鲜血彻底刺破了他的神经,然后他扑通一头,倒在地上又晕了过去。宏豆团扛。

        晕就晕吧,多晕一会儿也就习惯了。

        思忖间隙,唰

        我感到身侧一冷,转瞬一挪动身的功夫,一个人双手握了一把很长的刀,正一脸阴森地盯着我。

        他蒙着面,我看不清楚面孔,只能通过他的双眼判断出他的大概年龄应该是在六十岁左右。

        除了这些,他的本事远没有到人仙境界。

        但他眼神中有一种狂热的情绪,在这道情绪的驱使下,他握紧了手中的刀,一步步小心向我挪来。

        我看了眼他,又向他身后的树林望了望。

        这时,握武士刀老头距离我已经不足六米了。

        我对这老头儿说:”我是该称呼你鱼先生,还是小野呢”

        老头儿一怔,随即压低声音用生硬的普通话说:”我是死神,今天,你必需死,迎风”

        他喊出了迎风这两个字后,刀光一闪,唰

        那把长长的武士刀上就涌出了一道置死地而后生,临危,全力一击的精气神

        我决定替顾小哥除去这一支传到东洋的祸害,所以我没客气,身体一拧间,唰剑出,破胸,抽剑,拧身反手持剑一立。

        老头儿双手握剑,呼的一下,沿着我的身体侧方冲出去九米多远,这才扑通一头,倒在了地面上。

        鱼家的二当家,不过如此

        我摇了摇头,目光又一次望向了密林深处。

        然后我朗声笑说:

        ”出来吧这帮小鬼子要是没个主心骨的话,打死他们也不敢设这么个破杀阵来对付一个拥有人仙成就的人,更何况,这人手里还握了一把很厉害的剑。”

        清冷的月色中,远处树林里弥漫的雾气轻轻的一动。

        不大一会儿,一个身着浅绿色户外冲锋衣,背着双肩户外包,头戴一顶钓鱼帽的高瘦老者就一步步出现在了我面前。

        这老者给人的感觉很清,很灵。仿佛一团空气,又有如一株生长在高原上的小草,柔弱,无力,却又蕴含极磅礴的势能。

        他一步步走到距离我二十五米外的草地,然后他伸手,将一枚倒刺进树干里的五星镖拔出来,放在眼前看了看后,他笑说:”德川家族的工艺难得,难得现在还有人在做。”

        他说过后,又把那五星镖,扔到地面。跟着抬头对我说:”泣灵剑果然名不虚传。”

        我说:”夸奖了。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姓勾,这一姓,在我这一脉念一个工字的音。名则是一个青字。”

        我说:”勾青”

        老者一笑说:”正是”

        我说:”敢问勾前辈来到这里,安排这些东洋人设局害我,究竟存的是什么心”

        勾青:”验证一件事。”

        我说:”什么事”

        勾青:”验证我认识的一个小朋友,他是否真的死在你手中。”

        我说:”是那位绰号叫小霸王的人吗”

        勾青:”个人比较喜欢钓鱼,经常会出海,到大洋深处去钓一些比较凶猛的鱼类。一次偶然,让我见到那个小朋友也喜欢钓鱼。几次攀谈之下,彼此很是投缘。就这么,我们结了一对忘年交。”

        ”可惜,不久前,我听说你把他给杀了。”

        ”我对这件事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我不太掺合你们这些所谓什么高术江湖中的事情,我就是一个喜欢钓鱼的老头子而已。我不相信,真会有人能斩了他。”

        ”那么现在呢”我问勾青。

        后者一笑说:”我信了。”

        我说:”勾前辈想要怎么办”

        勾青:”你对我结识的那个小朋友做过什么,我就对你做什么。听说你把他腰斩了,就是用这把泣灵吧。”

        他瞥了一眼我手中的泣灵。

        我说:”是的。”

        勾青:”那等一下,我就用这把剑,将你腰斩了。”

        很大的口气,且他说出来,如数家珍一般的轻松自如,丝毫不见他有任何的夸张,炫耀。

        没错,他说的是,用我手中的这把剑,将我给斩了。

        ”你听说过道术吗真正的道术,不是正一那种画符,驱鬼。画符驱鬼,利用符画之能,驱使阴阳两灵,只是道术中最简单的一种手段。”勾青看着我漫不经心地说。

        我盯着他,没有回话。

        勾青继续:”商周以前,华夏大地还存在真正懂得修行的人。他们个个身怀大实力,但不久,气运流转,他们看到这颗星球即将步入另外一个纪元。所以,他们离开了”

        ”但”

        ”传承,仍旧还在,仍旧有一小部份的人,懂得这些东西的运作方法。是的,你的境界是很高,成就人仙了。但你不懂得如何来调用这一身的力量。真的,你不懂。”

        我把泣灵剑变成正手持握,看着他笑说:”勾前辈,你是想教我吗”

        勾青摇了摇头:”你我之间,没有那个缘分,有缘分的人让你杀了。”

        话讲到这地步,我以为勾青马上就要出手了,可偏这个时候祝磊突然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了。

        这打破定律的小高人,他不是晕血吗怎么突然又站起来了,我旋了一步,让视线可以同时看到勾青和祝磊,然后我借眼角余光,望了一眼祝磊,就在这一瞬间,我发现他眼中闪烁的不再是那副文弱的书生神色。

        他眼睛里写满了冷冰的残忍

        他这是

        这一瞬间,我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祝磊,他让鱼家的二兄弟,也就是那个小野给附上了。

        我是杀了小野,可我没有碎他的魂魄,小野虽说没能像屈道人一样,安排一个备用的肉胎。

        可是他却拥有临时找一副躯壳附体的本事。同样祝磊同学虽然拥有打破质量守衡定律的技能,可他却没办法清除掉一个缠上他身的阴灵。

        两者结合之下,小野就附上了祝磊的身。

        ”杀啊”祝磊含糊地吐出这个字后,他抬起了手指,我注意到,他指尖位置突然就泛起了一个类似玻璃珠大小的空气泡。

        祝磊浑身都在颤抖,眼神每一秒都闪烁了六七种不同的情绪,他在挣扎,似乎想要摆脱掉小野对他身体的控制,可是他无能为力。

        ”杀啊,杀啊”

        祝磊不停地扭动着身体,然后他弯曲着手指,要把指尖,往自已的身上捅

        ”啊”

        祝磊忽然就是一声大叫,他举起了手指,对了脑门,猛地一戳

        勾青并不知道祝磊想要干什么,他可能看出来,祝磊体内有一道阴灵,可他并不知道,这手指头戳下去意味着什么。

        他不知,我知

        祝磊释放一个沙砾大小的物质,其引发的能量爆炸都能毁了实验室。他如果把自已的身体给释放了我不认为,我和勾青能活下去

        就是这么简单

        我身形一动,在祝磊手指头戳到脑门之前,我挥起了泣灵剑。

        剑刃划空,瞬间便将祝磊的伸出的那根食指斩断了。

        食指一断,祝磊瞬间就傻了,他捧着断掉的手指,目瞪口呆地看着汨汨涌出的鲜血,然后他啊

        一声惨叫中,他的身体开始抽搐,跟着两眼翻白,扑通一头倒在了地上。

        祝磊身体内刚才有一场小小的战斗。

        小野几乎耗尽了阴灵的力量,这才驱动祝磊施展出释放物质能量的力量。

        但最后关头,当我一剑斩了祝磊的手指后,小野的阴灵彻底失控,然后自行消散。而祝磊因无法面对发生的一切,他就此也晕也过去。

        我把目光从扭动的祝磊身体上移开,当我眼神落到勾青身上时,我对他说:”身领上古修士大能之传承的前辈啊,你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吗”

        勾青一怔。

        我说:”我救了你,包括我”

        我抖了剑花,负起泣灵剑,一脸淡然地看着他。

        月光下,勾青表情不是一般的尴尬

        ps:

        先上一个六千加的,晚上那个得晚点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