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四十三章 绝阵,绝行,奇物救身

全部章 节第七百四十三章 绝阵,绝行,奇物救身

        青柳和端乔松商量的计划果然是绝。s

        这个大阵,如果我估计的没错,这个大阵需要三个人仙做阵引,正好,我,青柳。紫刀罗锅,身处阵中。

        然后,阵外的端乔松作法。

        我估计,他作法也得耗费很多的元神。

        所以,这个法做完了后,端乔松肯定是没办法现身跟我来斗了。

        能斗的只有青柳和紫刀罗锅。

        青柳虽是断了臂,可一时之威还是有的,紫刀罗锅更是修了十几世的高人。到时,即便他修为受封,他本力展现出来的东西,仍旧是在我之上。

        这一局好狠,好阴。

        层层算计。算计层层

        换了魂的抱拙肯定是让端乔松给关起来了。

        端乔松在审问抱拙的时候,套出了这个囚龙大阵的用法。跟着,他们就安排出这一局来对付我。

        他们计划的很好。因为就算是,我躲得了青柳和紫刀罗锅的杀招。到了外面。他们的人,还有那些要替小霸王报仇的人

        我的天呐,到时,可能我连一个刚刚入化的人都打不过喽。

        什么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想这个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原本我以为他们对付的是龙。最终没想到,他们苦心积虑,层层布局要对付的。却是我这么一个存在。

        空间跟着一震。nad1;

        然后我感觉全身的精气神,细胞中的那些活力,分子,原子间的活力,等等的一切都被四周陡然生出的压力,一点点,使劲地朝着上中下三个丹田的位置往里压着。

        我调用三字一音,我试各种功法,我想合化,想怎样,怎样。

        可是没用。

        我吼了一嗓子,想要逼出一股子真雷怒意。

        不想这个时候,远处做法的端乔松突然伸手拿了一把小刀,然后对着胸口一刺,噗一股白白的人仙之血,就从他的胸口涌出,喷到了他供奉的一张图上。

        这道血涌出来,端乔松好像一下子老了几十岁一般,眼睛里的神色都黯淡了。可他仍旧咬牙坚挺着,拿着铁剑,来回地行步,做法。

        端乔松本是即将成就地仙的人,他们联手跟我一击,这有九成的胜算啊。他们为什么不打呢

        气运,对,是气运,对气数

        我答应了齐前辈,去按那个名单来找人。

        这无形之中,我就接了一道上天气运在身上。有了这个气运加身,寻常的争斗,术法根本就杀不死我。

        比如方才,青柳把色界的东西都拿到这个世界释放了。

        这么强大的存在,我都不知道自已是怎么破掉的。

        但最终,我给那一段柳枝斩了。

        他们也是看到,我有了这样的本事,再加上我有泣灵剑这么一个大凶器,所以胜算无望。

        因此,他们就使狠招儿了

        端乔松做过这场法,他可能连三岁小孩都打不过。nad2;

        至于青柳,还有紫刀罗锅,他们也是如此

        两败俱伤,真正的两败俱伤之计

        只是,出了这里,这些人背后有雄厚的财团和修行资源依托。所以,他们很快能找到化解的方法。

        可我呢

        我的团队,只有外面那三个刚让人扒光,又穿上衣服的老头子。

        一劫,真的是一劫宏医他亡。

        并且,还是人仙之劫

        这次,妥妥地,让我遇着了。

        我这时的感觉很不好,全身的精气神,所有的一切,都在拼命地朝那三个点压,那三个点,就好像是一个很小,很小的瓶口一样。

        我的这些精气神,仿佛是一个可变形的软木。四周的力量,在使劲地压着,塞着。

        良久。

        这些精气神,一下子就透过三个点,然后不知飞去了哪里。

        我身上突然就是一乏,困顿,睡意,沉重的肢体感,饥渴的感觉,这些我许久不曾有过的东西,一下子就都涌上来了。

        我第一次感觉,手中的泣灵剑,竟如此的沉重。

        太沉,太重了,好像提着一个重重的哑铃。

        我向远处望去,黑呼呼的,什么都没有,只见到依稀的几道火光在那里闪烁。nad3;

        我要去看青柳,紫刀罗锅,可眼皮却异常的沉重。

        被封了,一身的修为,就这么,被封了。

        而青柳,她的修为,也被封了,紫刀罗锅也被封了。至于端乔松,他这个妖道,也是大伤元神,奄奄一息。

        “刀爷,刀爷”

        这时我听到青柳咬牙切齿的声音。

        “刀爷,我要随叔叔,去庙堂恢复一身修为,这里,这里交给你了,斩,斩了那小子。”

        紫刀罗锅说:“青丫头放心,我修了十几世,每一世醒来都是凡人。所以,这修为全没的日子,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怎么熬过来。”

        青柳说:“那我先走了,还有,这小子身上有龙魂印记,哼,这里又是困龙大阵,他的恢复速度,肯定是不如你。”

        说完,青柳好像起身,然后,我听到一阵扒拉石子的动静,估计她在朝祭案的方向爬去。

        好聪明的女人

        不与我恋战,不与我斗,计成之后,先尽快想办法恢复功夫,再念及其他。

        我没动,不是不想动,而是没力气动了。

        青柳说的没错,我引以为傲的第四魂,在这里反倒成了一个大大的负担。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每呼吸一口气,都好像用尽了身上的力气。

        青柳走的很慢,事实上,她完全没必要对我这么忌惮,她现在过来,只要撕斗一番,说不定马上可以杀了我。可是她没来,而是先爬到祭台那里,跟着又在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过后,扶着端乔松,一步步沿洞穴深处的一个暗道爬去了。

        当我听不到这两人爬行的动静时,祭案上的火烛灭了。

        四周一片黑暗。

        真正的黑暗,完全什么东西都看不到。

        “小子,能听到我声音吗”

        紫刀罗锅的动静在我耳中响起。

        我没说话。

        后者继续。

        “我修的是转世,佛家讲,叫宿命通。另外,我修的就是一个刀术。每一次,我都是七岁的时候苏醒意识,一点点的,差不多要三到四年吧,这些意识才能完全苏醒。”

        “我会感觉自已很弱,活的很累,尘世的那种负担,那种身体,真的很重,很累。所以,我就拼命地修。”

        “正因如此吧,我掌握了一个,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让一个没有功夫的身体,爆发出强劲力量的方法。”

        “哈哈哈。也是这一点,端家人,想出了灭你的法子。”

        “你呀你,真心不好对付呢。修行这么深,又领了大气运,身俱极大的气数。色界的东西都能让你给破了,我们三人,真不一定能打过你。”

        “但好在,有了这个大阵。哈哈哈,这可是天赐的因缘,关仁再有半个小时,你死了”

        我听到紫刀罗锅的话,心一丝一毫都没有动。

        真正的没有动。

        是心死了吗也不是,不死,也不是。实话讲,我现在真没什么太大的觉悟了,脑子里很乱,身体疼,困,重,累。

        肚子里饿,呼吸难受,对了,还有肚子,疼的厉害。

        一定是那几把青草。

        这帮不是人的家伙,居然趁我没把青草完全消化掉之前,就把我一身的修行给封起来了。

        修行是什么

        是一种气,一道神。

        没了那个无形的气和神,自然也就产生不了那个精。

        这些都没了,我又重新得到了一副五贼六欲七情支配的身子了。ps:五贼是金木水火土,七情六欲自然不用说了。

        我没有经验,不知道,怎么在短时间内,把身上的修行恢复,完全不懂这些法门。

        所以,我觉得这半小时,将会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半个小时了。

        再长,也会到尽头。

        半小时后,我听紫刀罗锅说:“哈哈哈,我好了谢谢你那一剑,没有斩破腹膜,腹膜要是破了,肠子出来,我还真不好对付呢。来吧,来吧,很快的,我一刀下去,你头就掉喽。”

        我听到石子哗哗响的动静了。

        我咬了下牙,伸手握紧泣灵剑。

        我决定在临死之前,拿这一副虚弱的身子,好好跟对方斗一场。

        一步步的,我闻着了空气中的血腥气。

        那是紫刀罗锅发出来的,这家伙很奸,他刻意摒着呼吸,然后一点点的接近,接近,接近

        “杀啊”

        他突然暴吼一声。

        我啊

        一声吼的同时,叮

        我挡了他的刀一下。然后,咬了牙关,强挺站起。

        对疼痛我拿了一块石头,砰对准自已的脑门来了一下,不重,没把自已砸晕,但却让这疼痛激了一下我的身体。

        我握紧了剑。

        一声吼,我朝着方才刀剑相撞的一个方向砍去。

        又是一下相撞。

        紫刀罗锅喘着粗气说:“果然,果然,端家人走就对了,要是之前来杀你,搞不好真得栽你手上呢。我来了这次是真的了。”

        啊,杀

        我抬手又是一挡。

        叮。刀剑相撞,我手上突然感受到了一股极大的力,然后剑不由自主就脱手而出了。

        我扑通一倒。

        紫刀罗锅:“哈哈哈领教了吧。这次,乖乖的,让我切你脑袋吧”

        “杀啊”

        我听到紫刀罗锅的这声喊杀,我的意识一片冰冷,这次,真要死了吗真要死了吗

        突然,几乎在这个罗锅儿马上就要斩下这一刀的时候。

        我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声吼。

        啊啊啊啊

        那是人类的声音,但却异常的疯狂。

        什么人紫刀罗锅一回头,呼一股子浓烈的腥风扑来来,然后我听到紫刀罗锅啊,啊啊啊他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惨叫。

        此外在惨叫声音,我还听到了一阵阵啃咬的动静。

        喀哧,喀哧的。

        空气中一时出现了大股的血气,在血气中,还有着一股子莫明的腥味儿,浓浓的,浓的让人欲呕的腥味儿。

        这是什么东西,它怎么出来的

        它是把紫刀罗锅吃了吗它吃了那家伙,会不会吃我还有,我听到的那一记人声儿是谁喊的

        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脑子很乱,乱的一团糟。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地面上有什么东西在徐徐地爬行。不多时,这东西就爬到了我身边,然后将一个湿湿的脑袋贴在我脸上来回的摩蹭着。

        我想要摸摸它,可手臂丝毫没力气,我吸了口气,却又让一股子浓烈的能呛死人的气味儿给熏的几乎快晕厥。

        它是什么,要吃我吗

        这东西就这么在我脸上来回地蹭了几下后,哧溜一声,它朝着远处跑去了。

        不一会儿,我听到扑通一声入水的动静儿。

        四周瞬间变的寂静。

        到处是黑暗,茫茫的,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

        我咬了咬牙,等了几分钟后,拿了块石头,正想砸自已的脑袋,我突然听到这空间的一个位置有人喊:“关兄弟,关兄弟,你在吗关兄弟”

        “老板,老板”

        这是凌前辈,马玉荣,还有计大春的动静。

        我想喊话,可喊不出来。然后一急之下,我就此晕了过去。

        恢复意识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很香的香气,这香气应该是海南沉香燃烧气味儿。

        这时,我睁了一眼。

        眼皮很厚,很疼,眼角生了很多的眼屎。

        我想要伸手擦一下,却听马玉荣的声音说:“老板,来,别,别抬手,我帮你擦,我来帮你”

        我闭上了眼,由着马玉荣,伸手来擦我眼角糊的眼屎。

        他的手很重,擦了几下后,我一皱眉。

        这时,我听到凌元贞说:“老马你行不行啊,这么重的手,让我来,快点,我让我来。”

        这时凌元贞过来,接了马玉荣手中的毛巾,擦了几下。

        我一咧嘴。

        这家伙,手比马玉荣还要重。

        良久之后,我重新睁开眼。抬头,先打量四周,发现自已躺在一张木床上,床对过有一个书案,案上有个穿了道袍的人,正在那儿一脸愁容地思忖着什么。然后,我的床畔,立着马玉荣,凌元贞,计大春三人。

        我看着这三人

        马玉荣朝我一笑说:“恭喜老板,你刚刚过了人仙大劫你渡了劫了。”

        我一怔。

        计大春又说:“别听他瞎白话,你修行让一道力封了,我们得快点想办法给你解开,要不然,现在随便叫个拳击运动员都能把你一拳打死。”

        第七百四十三章绝阵,绝行,奇物救身的伸笔码良本站转发来自百度搜♂黑♂烟中文网♂

        手机百度搜棋吧推荐手机阅读智能点碰翻页,护眼省电省流量功能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