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四十八章 认清局势,亲见故人相叛

第七百四十八章 认清局势,亲见故人相叛

        大家可以好好的看书,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xieyixs就可以了我看到归真死去的样,快转过头,又扫了眼附近,现这周围没有监控后,我转身就朝街中走去。

        其实,有监控我也不怕。相对我和归真的身手而言。除非专业的高摄像机,不然这种监控探头根本没办法捕捉到我们的动作。

        事实上在决定动手杀归真之前的1秒内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可当归真动手后,我就不再犹豫了。

        他动手没有丝毫客气而言,要的就是一下给我弄死。

        这种争斗,就叫不死不休的战斗,两者间除非一人倒地死去,否则绝无休止的的可能。

        我步行走到距离现场两百米的地方时,我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一股强大的,莫名的力量感在我身体生成。

        我品味着这力量,我内心深处感到了一丝害怕。

        相对失去力量。真正可怕的是拥有强大的力量。

        这听起来或许可笑,但事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力量强大一分,距离死亡就更近一步,同样到最终,我找回力量时的难度也会加大一分。

        可如果不这么做我相信,刚才倒下去的不是归真。是我。

        我忽然想到了勾青,那个人不说救我一次吗他为什么不出手

        我冷静想了想,最终找到答案了。

        救我一次,他就会杀了我。而我现在还不能死,所以,他不能救我。

        这个世界对男人制定的规则就是这样的,无论任何时候,如果是个爷们儿,就得把一切苦难,因缘,委屈等等一切都咽到肚里去。nad1;

        然后用一颗平静的心自已来承受。只有这样,这人才是一个爷们儿。

        渴求他人的帮助,那不是爷们儿思维,那是一个女人该干的事儿。

        我走到一家士多店门口,掏出地图,开始寻找凌元贞给我指的那个方位。

        我快看了一眼地图。刚好这时,士多店的老板探过头来问我需要什么东西。

        我伸手指了一瓶水,在老板把水交给我,然后我付钱的时候,我盯着老板脖上跳动的大动脉我咽了一口唾沫。

        老板打了个激灵。抬头用不解的目光盯着我,我快接过他交给我的零钱,拿起水,低头转身走人。

        果然是妖功,用一次,那股妖孽邪恶的魔性力量就强一分。

        刚才我盯着那个胡拉茬的老板,我脑里闪却的念头是,喝点他身上的新鲜血,吃点他身上的新鲜肉,还有我竟渴望去嚼食他的内脏,心,肝,这两块内脏的味道一定很不错。

        十分妖魔的想法

        就像西游记中狮陀岭里的三兄弟一样。

        那三兄弟非常喜欢吃人肉,他们在盘据狮陀岭的日里,他们将一国的人都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我身上有的就是那么一股魔性力量。

        如果我由着这股魔性力量的驱使,我去做那样的事情,用不了一百天,可能十几天,也可能十几天都用不了。

        充其量,也就是几天的功夫,我就会死于阿古描述的那种恐怖现象之中。

        我身体的肌肉和骨骼分离,我的灵魂破碎,我在一声又一声的惨叫中,宣布永远破灭。nad2;

        所以,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压制,控制,化解心里的魔性念头。然后尽可能不出手,少出手。

        或者正是凌元贞,计大春等人看到了我有这个基础,他们这才让阿古把妖功加到我身上的。

        否则,随便换一个人来玩这个东西,那不是帮他,是妥妥儿地害他,这一身的妖功在本质上跟慢性毒药没有丝毫区别。

        我一边想着,一边走着,不在不觉,半个小时后,街边突然蹿过来一个人,随之那人砰撞了我的身体一下。

        我一愣神的功夫,来人低沉:“要芒果吗”

        我听到这声音,也低沉回:“要”

        来人:“要澳芒,本地芒,还王母娘娘的蟠桃芒。”

        我说:“全要”

        来人:“好贪呐,果然魔性够大,来,这边走。”

        我随来人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小街,拐进了一个在街边搭建的简单水果棚,在绕过一排堆放的香蕉之后,来人转过身,同时摘下了头上戴的鸭舌帽。

        他就是凌元贞。

        凌元贞见到我后,上下打量一番,末了他说:“果然,果然不出老计所料,你顺利成魔了。来,大魔头,这边走,里边请。”

        我一怔之余,让凌元贞牵带着,拐到了棚里头。

        屋里摆了一张桌,桌上放了一个八百年没洗的破茶壶。

        我进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头花白的黑瘦老头儿正守着计大春喝茶。nad3;眼见我进来,计大春起身:“兄弟,你成魔了”

        我看着计大春,打量他的模样儿,我心头一酸。

        计大春受伤了,胳膊打了个夹板吊在了胸口位置。

        我又拧头看凌元贞,他的情况也不是很好。身上透支过多,境界摇摇欲坠,且那脸色,腊黄,腊黄的,呈现的全是一态病容。

        我看着二人,抱拳说了一声:“两位前辈,辛苦了。还有,马道长呢”

        计大春倒了杯茶,喝过一口他说:“甭提了,让人逮去了。”

        我说:“完了,完了,那他”

        计大春复又说:“他没事儿,身上没功夫,那些人又不是妖魔鬼怪,不能把他给吃了。倒是你”

        我咽了口唾沫同计大春说:“前辈,能不能不提这吃人的事儿。”

        计大春:“好好,不提不提,来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廖,没啥本事,人很好是个标准果农。”

        我朝老廖一抱拳道了一声果农前辈好。

        老廖性情很豪爽,当即表示要给我动手做海鲜吃。

        我听了正要说不用的时候,计大春说话了:“别让他碰荤腥,打现在开始,一直到他找回身上功夫为止,千万不能碰荤腥,他得吃素,还得是全素。”

        老廖恍然间,就转身给我收拾水果大拼盘去了。

        凌元贞这时伸手给我引到桌边坐好,他大概讲了一下,整个事的经过。

        马玉荣,计大春逃出来就遇到了一伙人,这伙人有洋人,有国人,功夫,本事什么的都挺强。

        两人一路打,一路逃。末了,凌元贞过去接应,三人引了这些人,就开始满山跑。

        这途中,凌元贞就找到了阿古,然后他把计大春和马玉荣给我掐算的一遁,落实在了阿古的身上。

        于是,就有了阿古来找我的那么一幕。

        此外,三人在逃跑过程中,了解到,这些人打算在东营这里找一个俗家的密宗法师。

        找这俗家法师的原因是,屈道人的师兄,隐龙真人没了双手后,他在青柳散人,端乔松两人的威逼利诱之下,以一身数世修行为代价,算出来了解开被封修行的法。

        这个法的关键,就落到隐修在东营的一个外号叫老面陀的法师身上。

        老面陀是这个法师多年前的绰号了。

        传闻建国初期,海南这里有一伙余部的土匪,他们盘据了一个山头,四处搜刮,抢夺百姓的财物,还有百姓家的女孩。

        当时咱们的解放军工作组到了这里来了后,准备侦察完毕,一作气,灭了这伙土匪。

        可不想,正准备兵攻打山头的时候。有一个剃了光头的胖找到工作组,说给他一个机会,上山跟土匪聊一聊。

        工作组不知怎么就同意了。

        然后

        胖领着一山的土匪,举枪下山投降了。

        据说这人长的好像是一个面团儿,所以他搞出这么一个事绩后,江湖中人就称他是老面陀。

        隐龙推测在老面陀这里能找到解开被封修行的法,可隐龙只能算出来老面陀身在东营,具体地点,他就算不出来了。

        这几天,小镇里齐集了各路高人,人人都在找这个老面陀。

        计大春,凌元贞得知这个线索,便给阿古留信,让我修成妖功之后,到东营与其会面。

        了解了这里面的大概,凌元贞和计大春看着我的样。

        两人都是重重叹口气。末了凌元贞说:“没办法呀,关兄弟,本打算从香江借兵,可香江,香江也不稳妥呀。你家大妹,时刻不敢离开香江啊。因为你知道那些人,他们大的手段不敢用,但小的,派一些江湖小毛道,小毛练家过去搞搞事的手段还是有的。”

        “大妹,坐镇香江,跟堂玉一起护你的那些个长辈,他们不敢挪动啊。”

        “我这不又受伤了吗哎”凌元贞摇头叹了叹后说:“真没想到,那个洋人,怎么那么厉害。”

        我听了忙问凌元贞,那个洋人长什么样。

        凌元贞大概给我描述了一下。

        我听过后,暗道一声坏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那个洋人应该是美利坚那个外号叫阿尔法的金大洋人。

        搞不好,我出事的消息传出去,美利坚的那个仁武堂可就沦陷喽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华夏的根还是在中华。

        华夏的很多东西,上古的文化,思想,等等很多事情,都需要借这块土壤才能悟出来。美利坚只是一个达的移民国家,那地方几百年前是印地安人和水牛的天下。

        美利坚是个幸运地方。

        工业文明是在欧洲兴起的,但美利坚的中流柢柱却又都是欧洲的那些移民。

        二战在欧亚大6打响。美利坚本土基本没受什么战火的伤害。所以,那个国家没有经历过苦难。

        所以,他是幸运的。

        但同样,按照阴阳此消彼涨的自然规律来说的话,一个国家太幸运了,未免是一件好事。

        因此在那个环境下,人心很容易改变

        说实话,我不想对以往的旧朋友下手。可我听到凌元贞这么一说,隐隐中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有人背叛我了,并且那人,还是我以前的某个朋友。

        凌元贞讲到这儿,他又说:“关兄弟啊,你现在是魔了,身上特魔性,你看,你别不承认呐,我问你,你是不是想吃人肉”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凌元贞说:“想也不能吃啊,你得控制,还有很多,包括一些私欲的东西,都会被放大,你会现,你的,能力,都会空前的大,可你要控制,一点点的控制,把这些都牢牢的掌握住,不使其泛滥。”

        接下来,两人商量一番,最终给我搬出来了道门的戒律。

        戒律的内容很多,二位前辈一一给我讲解之后,让我记在脑里,往后一段时间,就要以戒律为主了。

        这里面要的就是杀生这一点,二人告诉我,除非,逼不得以,实在是没办法,不杀的话可能会连带很多人受难。不然的话,动手一定要以制伏,或断绝其攻击能力为主,切记,切记不可再杀生了。

        还有一点就是,我现在不能跟凝见。

        按计大春话说,凝那是多漂亮的一个女孩儿呀。我要是见了,又该起别的心了,正常情况下,起这个心没事,但我现在是魔头。我一个魔,起那个心,我这就是找死。

        总而言之,得了这一身的力量,如果想要好好的,顺利等到功夫恢复的那一天。我就得让自已规规矩矩的。

        不然

        哼,老天会让我死很惨

        听两位前辈讲过这些,我也打消了跟凝通电话的念头。上何序圾。

        末了,我把我的经历,跟二人说了一下。两人都见识过符纸张本事了,只说这人,太可怕,太可怕了。

        当下,用了一些茶,还有水果,素食。

        吃菜心的时候,马玉荣特意跟我说,素食好。吃素是补阳,吃肉是损阳。

        人身运气好坏,于自身的阳气。吃素的话,一来素食,也就是植物只有一个生魂,本身携带的因缘就少。二来,素食消化的快,自身付出的功能也就少。这样一来,素食就能提升人身的阳气。至于肉食,肉食中的动物都是一个生魂,一个地魂。所以那里面掺杂的因缘比较多。因缘多了,就损耗人身的阳气。人就会显的外强而内虚。

        不过,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全素食。比如有的人,先天阳气就壮,让他吃素,两天下来身体就受不了了。

        这个还是要因人而宜。

        吃过了全素,喝过了茶。计大春又搬算一副手指头,末了他告诉我,今晚我们得行动了。马上过去解救马玉荣。

        马老道让人关押的地点,这两人已经打听清楚了,只是时机不到,不合适下手。

        而今晚

        计大春说,可能是因为我杀了归真道人的缘故,这些人有一些人员调动上的安排。所以,今晚就是一个动手的好时机。

        马玉荣不容易,身为收尸官,跟我这么长时间,工钱没捞到一分,现在还让敌人给抓起来了。所以,马道长,先委屈你一会儿,我们马上就过去救你。

        转眼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廖叔给我们找了一辆他平时用来运水果的三轮板车。

        众人收拾一番,凌元贞在上骑车,计大春吊着膀,跟我一起一人披了一件雨衣坐在车里,就这么乘着细细的小雨,拐出胡同,直奔关押马玉荣的地方去了。

        凌元贞骑了能有一个多小时,到后面,雨越下越大,跟着在一片瓢泼的大雨中,我们就来到了一片位于野外的果园。

        到了园外面,凌元贞把三轮车停好了后,他拉过我的计大春说:“老计啊,你吊着膀,在这儿守着啊。一会儿,不管我们出不出来,一定先把老马弄出来,他出来后,上了这个板车,你就骑车按你掐的方位先走。还有,你这膀,现在怎么样了”

        计大春抹把脸上雨水说:“放心吧膀好多了,这几天,我估计里面的骨头啥地就能长好了。”

        凌元贞:“一切小心吧。”

        我这时也朝计大春抱了一下拳,这就跟在凌元贞身后,摸进了果园里。

        一路前行了十几分钟,越过一个缓坡,来到这处丘陵地的顶端后。我远远看到尽头处有一幢亮了灯的小草棚。

        草棚不大,充其量能装四五个人。

        我看到的同时,里面的人应该也感应到我了。:a阁

        是以,草棚破木板就吱嘎一声响,打从门后边先伸出了一把雨伞,紧跟着,从那里就走出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

        中年人撑着伞,一步步地走过来。待其距离我三十米的时候,他扬了一下头。

        我的视线透过雨幕,这就看清楚了他的样。

        他是老熊

        之前加入过双蛇盘剑的组织,后来又跟我一起在美利坚纵横,我和他并肩战斗过很多次。最后,他入了仁武堂。

        原本以为,他就这样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他现在站在了与我对立的另外一边。

        大家可以好好的看书,但是要注意研究休息哦,我们的网站更新最快最好,免费,热血:,百度xieyixs就可以了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