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 节第七百五十三章 想修好,就做点妖怪该做的事

全部章 节第七百五十三章 想修好,就做点妖怪该做的事

        我不敢去想像至高无上的天元境界,那个对我来说,真的是太虚无缥缈了。

        但我可以成就的是地元,地元境界中,鬼仙应该是这一境界的至高表现了。

        可我现在修的不是鬼仙,而是通过另外一种方法。让自身已有天元力量去与地元相交相合。简单说,就是用理智来控制我的情绪。海南那位伟大的黎族前辈,用一种我不知道的法子,改造了我的身体,我成为了战神。

        可因为这是妖功,是一个邪术,所以我在拥有强大力量的同时,我身体内也堆积了无尽的情绪,这些情绪如果不加控制,我的结果就是毁灭。

        我只有利用天魂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理智来控制我一身的情绪,我要冷静。比任何一个时候都要冷静才可以。

        这样,天魂与地魂相合,最终产生的就是人魂。

        因此,假如我把这个妖功给变正了,到时候,天地相交,人灵当立。我身上被封的功夫,自然而然就浮现了。

        身上功夫浮现时我已经是鬼仙了。

        鬼仙之能,再与人仙之能相合,那我不就是地仙了吗

        所以只要我修成一个鬼仙,这就足够了。

        可一个大圆满的鬼仙是那么好在就的吗根本不是那样据我所知,想要成就这么一介鬼仙,最起来自身得有正一道家人的本事,然后能行使拨乱返正的手段,超度那些含冤而死的亡魂。

        这是正常的路子。

        非正常的路子,也有很多,但我一概不知,怎么下手去做。

        或许。崖后封的那个大灵说的是对的,我该改变一个法子,去细细体会,双脚踏住的这个大地了。nad1;

        想到这儿,我朝前走了一步,然后我把心神放到了脚底下。

        就像我刚认识齐前辈时那样,把心神,意识全都放倒脚底下,把那高高在上的居傲心态放低,去感觉大地。

        我得承认。这么做非常难受,身心都会非常的痛苦。尤其是在我当下心境中,那种不愿服输的心理,一直在拉着我,不让我把心神移到下面去。

        我伸手给了自已一个大嘴巴。

        打的很响。很响。

        转眼,这个大嘴巴打完后,我心中呼的一下又火起了。我觉得有自已有股子怒气要撒,要放出来。

        我不知怎么,就对了天空吼出一嗓子。

        这一嗓子吼出来,我感觉舒服一些。

        但很快,那道把心神投入脚底板的勇气就让我给扔到九霄云外了。

        这个骄傲自满的心,就是这么难驯服,真的很难下手把这个东西给降伏了。我第一次感觉到失望和无助,因为这不是让我去搬动什么东西,去拿一个物件,这是降伏内心。

        我有些灰心丧气,抬脚踢飞了一颗石子,嗖的一下,飞出去后,扑通,当石子在远处落下来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人影儿。

        他站在月光下的一丛灌木前,一动不动地那么站着。

        我先是吃了一惊,过后又走过去几步,仔细打量,我这才发现,原本他就是之前在麻姑爷茶馆现身的那个一道眉。nad2;

        一道眉看着我,他摇了摇头说:”好一个妖魔身,竟想拖着这副身子去修什么大道,你这样修的话,最终只会把自已给修成一个火药桶,一个包,然后等着什么时候,突然来了一股火,你就炸了。”

        我听着脑门上直冒冷汗。

        一道眉说的可是一点都没错,我这么强行让这妖魔身子弯下腰来修行,最终只会在心里积出一堆的怨气怒火,然后等到什么时候,一个外因过来刺激,那妥妥儿的了,我这性子瞬间就转,很容易就变成一尊真正的大魔头。

        一道眉一脸冷然:”妖魔鬼怪,也有妖魔鬼怪的修法儿。你我既然已经遇见,也算是缘份一场,接下来,你跟我走吧。”

        我盯着一道眉说:”你为什么帮我,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走”

        一道眉冷笑:”此去没多远,就是丰都双桂山,一段时间以前,你们这一伙人,趁我没在山上守山的时候,擅自进入了双桂山的地宫,在里面瞎胡闹一通,还留下了几具恶臭不已的尸体。当然了,说瞎胡闹也是不对,毕竟有人过去把那里面的一个因缘而结了。”

        ”天下事,起起伏伏,一切皆是定数使然。那处地宫,经历了这一番波折后,也该到让它沉睡的时间了。”

        ”了却因缘,你也出了一分力,鉴于此吧,我在麻小道那个茶馆里已经等你数天了,为的就是把这个因缘还送于你。走吧”

        一道眉说完,闪身就往前去了。

        我恍然之余,这才想起来,敢情这位一道眉,他才是双桂山那个庞大地下阴司里的真正看护人呐。我就说嘛,那么大一个地方,延续了几千年,怎么就没能让人发现呢。

        想到这儿,我打消了心中疑虑,跟上一道眉,快走了几步后,我问他:”跟我来的那几个人呢他们都去了哪里”

        一道眉白了我一眼说:”各人有各自不同的因缘,你进来,领了你的因缘,我又遇见你,然后我按气数,还了你放在我这里的一个因缘,我们彼此也就两清了。nad3;”

        说完了这句,一道眉往前一遁,我跟着小跑了几步后,便开始放开速度前进。

        走了半个小时,当我们进入一条山谷后,一道眉领我拐了几个弯,末了钻到一丛灌木后,这就从里面拖出了一只死去的动物。

        这什么意思,难道让我过来超渡这只小动物吗

        我用不解的目光看着一道眉。

        后者指着这只死去的,长的好像是羊的东西跟我说:”它叫斑羚,刚死没多久。它受了惊吓,一路狂跑,然后就从那上面掉下来了。”

        我说:”那我,我需要对它做些什么吗”

        一道眉:”你需要吃了它,你得进些血食了,反之如果不进血食的话,你的身体会越来越虚弱。然后力量会慢慢消失,而最终在它走的那一刻,你的这副身体比之从前还要虚弱数倍。”

        ”妖魔的功法就是这样,是要吃血食的,可是又不能乱吃,随便抓来一个活的直接就下嘴去啃,那样就是恣意妄行,一样会受报应的。来吧,趁着新鲜,这肉没臭,多吃一点吧。”

        一道眉把斑羚扔在我脚下,一脸淡然地看着我说。

        我咽了口唾沫,当即就要扑过去,不想这个时候,一道眉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说:”不是这么吃,你若贪恋血食的美味去吃它的话,你一样修不成什么。你要慢慢的,只把它当做充饥的食物来吃,是不得以,才吃它,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点了点头,然后坐下来,学着探险节目里的那位猛人样子,我看了看后,正要对准这只斑羚的后腿下嘴,一道眉又说话了。

        ”我要是你的话,我就不吃那地方,那儿的肉太硬,你可以先试试肋排,这块儿”

        他比划一下说:”这儿的肉,比较的嫩。”

        我伸手撕开了这只可怜动物背上的皮毛,俯下身,去啃咬它肋间的那些血肉。

        坦白讲,这么吃对我来说很美味。

        可一道眉却不想让我享受这道美味,他在旁边反复劝告我,让我斩掉脑子里生出来的,关于滋味的感受。

        他让我把这些断绝掉,不要去想,而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去吃这一口口的血食。

        人就是这么有趣,我从之前人仙状态下的吃草,又退回到了啃食血肉,茹毛饮血的阶段了。

        我大口地吃着,很快,便将肚子填满。

        一道眉这时看着我说:”你把这些血食收起来吧,找几块好肉,对了这里有一把小刀,你可以割一些肉下来。”

        我按他的吩咐,割取了几斤肉,然后将其小心地收好后。

        我看着一道眉说:”仅仅是一道因缘,至于让你这么帮我吗”

        一道眉冷冷:”一道因缘,在你看来,好像是一道不起眼的因缘,但在我们眼中,这不是因缘,这是债债,不分大小,一分是债,一亿也是债,不还,堆的久了,想还都还不清了。”

        我听了这番话,看着一道眉,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一道眉又说:”真修行不会在人间欠一分一毫的债,这是我的命数,所以你不必感恩,不必言谢。”

        我怔了怔又说:”可是,可是当初,跟我一起进去那里的人,除了一个我,还有麻姑爷和毕方啊。”

        一道眉摇了摇头,他把手伸到口袋里,拿出了一块晶石模样儿的东西对我说:”我若不出手,麻小道的茶馆,恐怕就会遭一场大劫了。至于那个姓毕的中年人,为他我专门去了一次京城。”

        ”你可能不知道,他惹官司了,很凶的官司。一个让饿鬼缠身的人,在接受过他的心理治疗后跳楼自杀了,且那个人还很有背景。对方找了律师,要跟他没完。我去了京城,帮他把这件事处理的很干净。他的诊所照常营业,他的孩子,妻子,仍旧按命中注定的方向发展,不会出现偏差,不会有横生的祸害。”

        ”而他,借驱使鬼神之手段,行心理咨询之能,这本身已经不合规矩了,他是要受报的,这个报,会先从他的诊所开始,然后蔓延到他的家人。”

        ”如今,一切都完好。”

        一道眉摊了一下手。

        我朝他抱拳:”多谢前辈,多谢。”

        一道眉:”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跟我提谢字,一切都是因缘使然。如果当初毕方不能正视他的因缘,到了地下行宫内,不能倾尽全力而为。那么”

        ”他该受的报应,一样都不会少。”

        讲到这里,一道眉看着我说:”我们走吧,你现在补充足了体力,等下你还有很重要的事去做,不过在做之前,我需要提醒你的是,你现在做事,不要动脑子,一切要凭本能,包括动手与人相斗,不要使那些跟术法有关的东西。”

        ”你都学过什么拳”

        一道眉一边在前开路,一边回头问我。

        我把学过拳路大概说了一下。

        一道眉:”形意,形意拳现在非常适合你,尤其十二形拳。你再遇到人,可以用这门功夫来对付。另外”

        他扫了一眼我后背上背的剑说:”这把剑,能不用,就不要用它。”

        我对一道眉说:”谢谢,我知道了。”

        一道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告诉我,妖魔的修行法子与我们想像的恰恰相反,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情绪波动,他们很少哭,很少笑,但却有大爱和大恨。

        他们爱一个生灵,感恩一个生灵,往往会用十几世的时间来报答。同样他们若恨一个生灵,就算是几十世,他们都嫌折腾的不够。所以,我不能太逆着自已的性子来行事。

        同样我也不能太顺从我的性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应该做的是,按照一定的理性,干点妖魔,该干的事儿。

        比如眼下的这件事,吃生肉。

        这就是我完成的第一项任务。

        并且,按一道眉所说,我做的很好。

        除了关于我的修行,我还问一道眉,当初跟他在茶馆的那个汉子哪儿去了一道眉直接瞪了我一眼说,不是人家的因缘,硬拉进来,这好吗

        我一怔间,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我把进入到这山区遇到的那个在我脑子里说话的大灵跟一道眉讲了。

        一道眉说的是。

        上古的事儿,打打杀杀,都已经成了历史了。那灵是让什么东西给封了,我身上的功夫也是让什么东西给封了。所以,我与他之间就产生了这样一个共鸣,然后我们两人就接触上了。

        至于说那个大灵教我的法子。

        按一道眉说,我目前做的就是那个法子。

        我吃血食,而血食是由天地万物的精微转化而成,我没有杀生,我吃的是因各种因缘而死的动物。我不贪恋它的美味儿,我只是在潜移默化中,通过吃这么一件事,来吸收,感应天地万物细微的那种力量。

        ”前辈,你叫什么名字”我紧追对方问。

        ”查户口吗不告诉你”

        ”前辈,你知道,这山里来了很多的人,他们居心不良,想要在这里,搞一些事情。对了,他们中也有人,身上的功夫被封了。还有前辈,你知道这山里曾经住了一个叫伏魔童子的密宗僧人吗他有一个弟子叫念子江,对了,他好像还有一个朋友,那个朋友我不知道姓名,我只知道他的绰号叫老面陀。”

        ”前辈,你知道老面陀吗他好像让人抓走了。”

        ”前辈,伏魔童子为什么要到这里来,难道是因为这个地方风水特别的好吗”

        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当我问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一道眉转过身,冷冷对我说:”妖精可从来不磨叽。”

        我呆了呆,末了我低下了头。

        又前进些许,一道眉好像是自言自语,实际是在说给我听。

        他喃喃说:”史前是一个很漫长的年代,是另外一个纪元。在那个年代,这里发生过不止一次的战争。那些手段都是现在的我们无法想像的。”

        ”其中,就有一些可以把灵体封存起来的阵法。”

        ”很多,很多的灵体,它们不是善的,好的灵体,它们的凶残程度,比之当今最厉害的恶鬼还要强上千万倍不止。”

        ”你说的那个伏魔童子,他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借这些恶灵来修行。”

        我拧头问他:”为什么”

        ”一阴一阳才能生。”

        ”他是僧人,修到一定境界后,僧人要行使度化的手段,把那些恶灵度化了,他才能最终证悟到圆寂是什么境界。”

        ”所以,他找到了这个地方,带着他的弟子,一起用佛家的力,大愿力,外加一些神通手段来度化那些上古的恶灵。这不是普通人能做的事。这得需要相当大的德行做依托才能行使的手段。”

        ”后来,那僧人圆寂了,他临走前,吩咐弟子不要留在这里。因为依他弟子的本事,根本没办法渡化那些恶灵。”

        ”可那人不听。他一意孤行,独自留了几月,最后还是让一道恶灵的分识伤到了他的本源。”

        ”那人死了吧。”

        一道眉转身问我。

        我说:”是的,他在香江”

        我把念子江的下场跟一道眉讲了一遍,后者听罢又说:”这结果也是好,不仅能免去恶灵之扰,那道人应该是把他的功夫给封了一下,他出了胎宫,仍旧可以继续转世来修。如此,倒也不失一件好事。”

        讲过这些后,一道眉又说:”那些人是有本事的,他们可以借那僧人布在那里的坛城,催动恶灵的力量,冲开身上被封的修行。”

        我说:”这个怎么讲”

        一道眉:”阴阳”上私低划。

        ”恶灵之力为饵,那种上古的恶灵,一直没有破灭,存活至今,它蕴含的力量是非常可怕的。坛城为体,起到一个封固的作用,使恶灵不致于外跑,泄露,伤及本尊。而本尊感知到恶灵后,再通过一定的方法,就能借来阳性真神的力量。”

        我说:”虚空之上的真神吗”

        不料说到这儿,一道眉忽然摇头了。

        ”真神,真正的真神,充满了空性的真神,我现在只能是跟你这么说了,这个神的力量无比强大,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要是想借用它的力量,却又是十分的困难。”

        ”你说的那些人,就是想用恶灵,召来自身的真神,然后用这道力,冲开被封的关窍。”

        一道眉如是说完,他看着我笑了下说:”他们算到了这一步,认为可以冲开身上被封的劲力,可他们看不到后果。”

        我呆了呆。

        一道眉继续:”后果就是坛城崩溃,法阵垮塌,恶灵遁空,横行为祸。”

        喃喃说完,一道眉:”快走吧接下来,你要试一番身手了。”

        半个小时后,一道眉给我领到了一处山坡前。他让我吃些东西,我吃了几块肉后,一道眉又递给我一个葫芦。

        ”里面装的是酒,常人喝酒,一身阳气得以散发,外阳而内阴,以致阴物横行,附体为祸。不过,你没事儿,你这身子骨,喝点酒,正好可以通一通妖魔的气。”

        ”一会儿,那几个洋人会从这里过来。记住我的话,把那个金发的洋人放倒就行了,其余的两个洋人不要动,他们的气数,不致于死。”

        ”记住了,千万不要动那两个洋人,否则的话,到时候可没地方买后悔药。”

        我朝一道眉点下头。

        虽然我不认识这个人,不知他的来历。但短短相处中,我发现这个一道眉身上有一种让我很熟悉的精气神。

        它概括起来,就是两个字,天地

        世俗中,他可能就是一个棒棒儿的样子,混迹于市井之中,做一些寻常人眼里很下等的工作。

        可到了这深山大泽,无人之地,遇到因缘的时候,他就是那位,真正以玄德之能,合了天地,得了大道的人。

        我幸运吗遇上这样的人

        这其实跟幸运无关,这是我拿命换来的,在双桂山那个地底世界,如果没有咬紧牙关,视死如归的拼杀,争取,努力

        我再修几十辈子,都见不到这个一道眉的真容。

        ”你下去吧,像个妖怪似的,拿出点妖怪的样子,挡在路中间”

        一道眉淡淡吩咐着。

        我朝他点下头,这就闪身,跳到了山谷中央的草丛中。

        ”我该朝哪个方向站”我很傻地站在下面比划了一下。

        一道眉伸了一根手指,朝北面指了指,末了他蹲下去了。

        我面朝着北方,站了足有半小时。

        然后在一阵脚步音中,我看到了背着旅行包的阿尔法,希格姆夫妇,外加两个不知名的白人洋鬼子。

        这怎么多了两人

        我没多想,而是直接就朝着阿尔法走去了。

        希格姆看到我的时候,他稍微惊了一下,末了他拉起老伴就朝旁边的树丛里闪。一边闪,一边还喊着:”这个年轻人看来要做傻事。”

        错了,希格姆,这不是傻事。

        这是一个妖魔鬼怪该干的事儿。

        ”关,我要是你的话,我现在就会转身走掉。”

        阿尔法淡淡说着,然后放下了他的包。

        我没说话,直接就冲了上去。

        ps:

        六点才回家,不敢多看留言,码字,码字。这是第一更。

        p日nthaptererr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6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