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六十二章 船行半途,就让人劫了

第七百六十二章 船行半途,就让人劫了

        说到的船没有来,我们三人只好在大海上开始随意游,边游边聊,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远处海面传业了渔船的马达音。

        凌元贞听到这动静,他说应该是对方来接我们了。于是。大家这就开始奋力朝渔船游了过去。

        半个小时后,我们确信这就是来接我们的那条船,然后在船上人的安排下,我们陆续来到了这条船的甲板上。

        船员们很热心,在把我们拉上船后,有人拿出了干衣服给我们换上。

        跟着,又拿来热茶给大家喝。喝茶的间隙,我跟茅道长的弟子接上了头。

        道长弟子叫阿朗,是个土生土长的澳门人,他说他早年做的是水手,长年在海上跑船,后来跟道长认识,他就追随道长做了对方的弟子。

        阿朗身上功夫不怎么样。但他这人很健谈。

        他说他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澳门呆着。前几天接到紫简道长的安排,这才驾船出海,准备到印尼带我们去找他的师父。

        马玉荣听到这儿,他问了一句,茅道长在印尼做什么。

        阿朗说,道长这次去印尼是要见一个朋友,他那个朋友好像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他准备过去帮着解决一下。

        修行人,忌讳打听的太多。因此,马玉荣问到这儿,再就没有往下问了。

        阿朗长年跑船,对海上航线非常的熟悉。是以,上了船后,他让我们在船里休息就好。等到了地方,他会出来叫我们的。讲过这些。他就拿卫星电话,说是要跟印尼那边,茅道长的弟子联系一下接应我们。

        眼见一切安排妥当,我们也就懒得多想了。于是一个个的钻到船舱里,躺在散发着鱼腥味的床上。conad1;这就打坐的打坐,睡觉的睡觉

        我听着海浪的声音,在船舱里,坐了一会儿后,肚子又饿了。

        没办法,这全是妖功给闹的。

        饿了,就先忍一忍吧,我咽了口唾沫,睁开眼凝视身边铁床架子。我心里忽地就产了一个想法儿。

        当下。我伸出手,试着找到五行中金的那个频率。

        这个频率很短,很快。就好像两块金属撞击时产生的那个声音一样,叮的一声,就是那么一下。它很快就结束了。

        我抓着这个频率开始在心里反复的试验,可一次又一次,我找不到那种感觉。

        问题出在哪里呢?上讨向巴。

        我静了心,仔细地想过一番后,渐渐我明白了大概。

        问题就出在三字一音上。

        共振也好,怎样也罢。它需要一个基础。

        我的身体有属于我的频率,我不可能直接在原有频率的基础上,把它改成其它的形式。我必需把原有频率统一了,而这个统一的过程就是三字一音。

        三字一音是基础,领过了这个基础后,我再领五行中任何一行的那个音律,就会达到共振的目地。

        三字一音我太清楚了,所以几乎没费什么事儿,我就进入到了那种空空荡荡的状态。

        保持原有的状态不变,再去领五行金字一行的音律,就是那短短的一声金属交错的声响过后,我找到了那个状态。

        非常有趣,但同样又很可怕的状态。

        因为我的身体松了,但在总的一道神的统领下,它还没有散掉。conad2;

        倘若这个时候,我本身元神虚弱的话,它统领不了一身的细微,那么我真的会散。

        现在,它没有散。

        所以,我慢慢朝前伸出了手,我的手轻轻触到铁制的栏杆上。

        瞬间,表面一层天蓝色的油漆仿佛灰尘似的,扑簌着掉落到了地板上。我的手继续往前移,下一秒,我亲眼看到我的手指横切进了铁制的栏杆。

        我十分冷静地看着这一幕。

        我先是一动不动,稍许我操纵我的手,自如地在栏杆间来回的移动着,所过之处,外面的油漆纷纷脱落。

        我看了十几秒,正要收手时候,我在黑暗中,看到对面床位上的马玉荣正瞪着一双吃惊的眼睛看着我。

        我收了手,复去看马玉荣。

        马玉荣咽了口唾沫说:"放心吧,老板,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已经修成真正的大妖王了。"

        我打了个哆嗦。

        大妖王?这是什么意思?

        正要问马玉荣,这老家伙却翻了个身,面朝墙里睡去了。

        我摇了摇头,坐在床上去看我的手。

        真的很神奇,如果不是我拥有了这力量,我可能根本无法相信世上竟会有这样的力量出现。

        一切果然如齐前辈所说。

        宇宙中有的一切,宇宙中有的全部,人,都可以实现。conad3;

        但关键是方法,还有这个过程。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找到对的方法,也并不是什么能都能用十几年,几十年的光阴来坚持这么一个过程。

        这个大大的世界啊,你究竟有多奇妙?

        我躺在床上,两手放到脑后,望着窗外起伏的波浪,不知多久,我渐渐睡了过去。

        我不知睡了多久,但可能是我跟海比较的亲吧,这一觉我睡的很舒服。原本,我不想醒的,但是我让一道道凛冽的杀气给惊醒了。杀气来自甲板。

        我睁开眼的时候,正好看到凌元贞和马玉荣一脸警惕地看着我。我朝他们两人挥了一下说,同时我说:"别出手,尽可能先不要出手。"

        凌元贞点了下头。三分钟后,我们的舱室让人打开了。

        站在门外的是三个持枪的人,这三人不是洋鬼子,看他们身上的样子还有装束,对方应该是印尼本地人。

        三人手中都拿着枪,他们把枪口对准我们,然后大声地喊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

        单就这三人而言,不用我出手,凌元贞以一人之力眨眼就能拿下。

        但这么长时间以来,我知道有些时候,武力并不能解决一些问题。所以,短短的思忖过后,我,凌元贞,马玉荣三人不约而同举起了两手。

        我们就这么被押上了甲板。

        此时,应该是清晨时分,远处天际刚刚浮现了一抹鱼肚白。

        甲板上聚了很多手持武器的人。另外,不远处还停了另外一条排水量比我们要大上一倍有余的大渔船。

        我们这条船上原来的水手,船长,包括阿朗在内,他们都用两手抱了头,蹲在了甲板的中央。

        四周的人,用枪口对着他们。

        远处,甲板尽头那里,则立了一个拄着拐杖的人。他只把背影对准了我们。

        除外,在这人的身边还立着三四个功夫很不错的东洋武士。

        当然,这三四个武士没有穿那种和服式的武士服,我是从他们身上坦露的气质,还有腰间横挎的武士刀判断出他们身份的。

        "你们当中,哪一位名字叫关仁呐。"

        船头那个拄了拐杖的人,背对我喊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大声回:"我就是关仁,敢问阁下又是哪一位?"

        对方转过了身。

        我借着初升的一缕阳光,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样子。他不是熟人,很陌生的一张脸,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很刚毅,有股子敛而不发的狠劲儿。除外,他的眉心处微微地向外凸起。这说明,这个人天元修的非常不错。

        天元修的好,据说可以轻松改变周围任意一个人的意志,思维。

        所以有些高僧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看一眼别人,就能将对方身上的一些戾气还有不好的东西给化解了,这绝不是玄虚之谈,这是事实。当然了,高僧做这些,他本身也会付出极大的力量。

        除了天元,我还能看到的,就是这个人的地元,他的地元不属于他自已,那是一道已经成就鬼仙的存在。

        很强的家伙。

        放弃了肉身的修行,专著于天元和地元,并且这地元虽借的虽是外力,但一样不容人轻视。

        他看着我微微一笑,做出了一个赞许的表情后,他对我说:"大概有很多年了,差不多是横山家族去京城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们家族的势力在赤塔几乎完全被灭。也就是那个时候,你走进了我的视线。"

        "之后的许多年,不得不说,你真的很厉害!华人中,像你这样的年轻人不是没有,但在高术这条路上,走这么久远的年轻人,你真的是第一人。好了,我先介绍一下自已吧,你可以叫我大山先生,不过,这个是我的化名。没办法,我的化名很多。有时候,我自已都不记得自已的真实名字是什么了。大山这个名字,我用的最多,所以,你叫我大山吧。"

        很明显,眼前这人是个东洋人,并且还是一个中国话说的非常利索的东洋人。这是其一,其二茅道长出事了,他的弟子已经让人拿下,然后阿朗打电话过去通知对方的时候,也就暴露了我们的航线。对方直接追上我们的船,在中途就把船给劫了。

        "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了。"大山一步步的朝我走近,然后他看着我,缓言说着。

        我说:"为什么?"

        大山:"哦,你说我的脑袋。我差一点忘了,你是一个强者。而强者是不喜欢,随便屈从于别人要求的人。为什么?问的很好。现在让我来告诉你,你要找的那位姓茅的先生在印尼惹下一个很大的麻烦了。"

        "具体是什么,请恕我没办法告诉你。我能对你说的就是,他的安危同我有很大关系。是的,你很强,还有那位凌先生,他的本事也很大。或许我打不赢你。但是"

        大山盯着我说:"只要我身上,受一点的伤,或是有一点的变故。那边的局势就会进一步的恶化,到时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死了,还会连累很多的人送命。"

        "好吧,事情,能说的已经说很多了。现在,我们是抱着解决问题的态度,过来跟你好好的谈一谈。"

        大山看着我,脸上流露出一抹微笑。

        p日ntchaptererro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71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