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彬彬有礼外表下的毁灭之心

第七百六十三章 彬彬有礼外表下的毁灭之心

        我看着大山的表情,强烈控制住内心深处想要一拳给这货放倒的冲头,我同意了他的请求,决定跟他好好的谈一谈。s

        我和大山走进了这条船的船长室,然后我们两个人,一人拿了一瓶水面对面坐着。

        大山喝了口水。饶有趣味地打量我说:“相信走了这么久的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你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了吧。”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听他继续往下说。

        “我们都是一个当下的成为者,我们来到了一个动荡的世界中。我不是我,同样你也不是你。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但是很多人一直都没有办法把它真正的看透。”

        “有一些想像力非常丰富的电影导演曾经拍过类似的一些片子,比如,东洋很有名的那位押井守,他把士狼正宗的一部漫画作品搬上了电影银幕,最终他获得了成功。之后这部片子又让一对外国导演相中,然后被拍成了一部很有哲学味道的科幻电影。”

        “但是你知道吗?这些艺术品表达的并非是全部,它们只是庞大冰山上一块微不足道的小冰棱。不过。它们仍旧很伟大,因为它们指出了一个现状。那就是,我们不是我们,我们只是因心中生起的之念,附上因缘而投身这个世界的一个成为者!”

        “我们都是那个成为者,而不是一个最终者,一个成为者如果履行完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结束了他的因缘,他就会通过各种各样的自然方式离开这个世界。”

        “这里必需强调的是一个自然方式,它可以是一场意外,又或是突袭而来的疾病,又或是其它别的什么东西。但它肯定跟东洋的切腹自裁挂不上钩。”

        “自裁是另一种武士的行为,它代表的是武士对待责任的那种态度,正因为如此,才有了我们的武士道文化。”

        大山一脸郑重地说完。conad1;他笑了下又喝口水说:“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你究竟是谁?好吧,我知道我是谁。同样我也知道,我之所以会现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的很多事情都没有做完。”

        我盯着他说:“简单一点,讲出你想要做的事。这些理论,还有空话,我已经听了一千一万遍了。”

        大山笑了下说:“好吧,好吧,看来我让你有些失去耐心了。不过,也确实如此,你的身体情况······”他打量了一下说:“很强健的身体,但却维持在了一个古怪的状态。”

        “是这样的!我要跟你展开一个合作。”

        我盯着他问:“合作什么啊,合作一起抓鲸鱼吃肉吗?”

        大山干笑了两声,他板了脸,一本正经地跟我说:“关仁先生,我希望你用一个正确的态度看待这件事,还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我说:“好,请问。”

        大山:“我知道你要找茅道长,但他现在有麻烦了。他惹下的麻烦有很古老的历史。当然你要愿意听,我不介意讲给你。当年,一位印尼很有名的巫师去香江开办你们中国人所说的那种道场。然后,这件事被茅道士给破坏了。这里面的原因,我不想去追究,因为这可能涉及到一些信仰层面的东西。”

        “那位巫师名叫森鬼,这个名字是当地对他称呼的一种直译。森鬼法师是当地几个部落的精神领袖,他手中掌握了很强大的力量。可这一次,显然茅道长要跟这个森鬼进行一场生死之战。”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两人正在印尼附近的一个小岛上斗法,这是一场生死之战,他们最终可能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这件事,原本不为他们的弟子所知,但现在消息散播出来了。森鬼的弟子很激动,他们发誓要杀了茅道长带去的几个人。conad2;现在那几人就把他们控制在另一座岛上的部落里。他们的生死,完全掌握在了当地人的手中。”

        “我不谈及印尼那个国家,同样我也不想谈及森鬼那个人。我只想说,茅先生是我非常敬佩的一位道长。所以,当我了解到这个危机后,我就决定过来,用这种方式,强行跟你接触。然后,寻求我们之间的合作。”

        我听到这儿,抬头问:“怎么合作?”

        大山:“我的力量很有限,你看眼下只有那么几个人,除了他们外,我还在森鬼的弟子中间安排了几个人。那几人负责从中调和,避免事态扩大,伤及茅道长的弟子。”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一起联手,然后我们过去,先救出茅道长的弟子,然后进一步找到他们斗法的那个小岛。最终,我们合力,拿下那个森鬼。”

        “到了那时,你可以跟茅道长见面。而我······”

        大山感慨一声说:“我只想取回先祖曾经遗失在那座岛上的一些东西,仅此而已,别无他求。”

        我想了想问他:“如果我不跟你合作呢?”

        大山:“很遗憾,我们会放弃茅道士的那些弟子,然后采取一种强硬的方式,直接突破到那座岛上。同样,我也不会关心茅道士和森鬼之间的斗法。我们只会拿到属于我们的东西,然后就此离开。”

        大山喃喃说完,他盯着我说:“你的拒绝会把这件事推向一直无法挽回的境地。关先生,我敬重你是一个有很高明修为的人,但我不想因你一人之利,让那些人白白的送命。当然,你可以认为,我是一个贪心的人,我想要得到先祖留在那岛上的东西。你可以这样想,所以,如果你拒绝,我会离开这里,永远,永远的离开。”他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了三秒后。又开口说:

        “当然,如果你合作的话,我会很高兴,把你邀请到我们的船上作客。conad3;”

        大山一脸微笑地跟我说着。

        坦白讲,这个时候我很希望计大春出现在面前,然后他用他的术数推算之法,看一看这个东洋鬼子究竟安的是一个什么心。

        可计大春没在这儿,他回国内,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了。

        我需要独自面对这个东洋鬼子,我要小心地陪在他身边,一步步看清楚他的企图,然后再随机灵活应变来行事。

        我不能马上拒绝他的合作请求,因为我还不具备那个资本。

        我对茅道士的情况一无所知。

        如果我贸然拒绝,可能真的会把他给拖下水·······

        我想了下说:“好的,我会按照你说的法子来办,但我们需要讲清楚条件,我们第一时间要做的事情就是救人。”

        大山微笑:“很好,我喜欢跟这样的你打交道。那就这样,我们成交。”

        说来我自已都无法相信,我居然同一个东洋鬼子合作了。

        我本可以领凌元贞还有马玉荣一起,会合这船上的人,跟这个东洋鬼子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是的,我很想那么做,因为那么干我会非常的痛快。

        但这一次,我逆了自已的心而行事了。

        为什么这样做,只因我现在的心,不是一颗人心,而是一颗妖心。

        妖心不喜欢屈从于别人,不喜欢委屈行事。

        妖心有股子傲气!

        这些,对我来说,真的都是病,我需要将其降伏,收起,然后再一点点想办法去化解。

        我答应了这个大山,很快我们又商量了一下合作的细则。

        详细的内容就是我需要跟马玉荣,凌元贞做一个小小的分别。然后我离开这里,去他们的船上。

        我答应了。

        虽然凌元贞和马玉荣一再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这么去做,但是我答应了。

        我需要给自已一个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那么一个机会,虽然我有的是妖心,但我相信自已,一定能把握好这颗妖心,在不动武的前提下,揪出大山的真正意图。

        半个小时后,船上的武装解除,我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跟随大山一起上了他乘坐的那条大渔船,然后我们奔着印尼方向开去。

        大山的船很气派,里面的条件,设施,各方面都很好。上以在划。

        除外,船上的人训练有素,多余的话,一句都没有。

        最后,我发现这船上一个女人都没有,这里有的全都是标准的男人。

        我随他来到了船上的一间休息室,然后在那里,品尝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亲手给我做的东洋抹茶。

        那是一种咖啡因含量极低的绿茶,它被加工成粉末,打在小碗里,分发给客人来吃。

        我知道这个,这个就是宋代非常流行的吃茶。

        我吃了一碗茶,打量着这间风格很精致的小船舱,我对大山说:“之前我伤害了你的那些手下,你不怪罪我吗?”

        大山放下手中的茶碗说:“他们只是为了他们的任务而死去,他们只是没有完成任务而已。还有,关先生,我们看待问题的方式跟你们不一样。我们只看待事情本身,而不去过多地思考人。”

        “事情出现了,摆在那里,需要人去完成。在完成的过程中,人死了,又或是怎样,这都是预料中的事。我们不能因为死人这件事,而忽略了事情。”

        大山用平和的语气把这么一件冷冰到毫无人情的事讲了出来。

        这或许就是东洋的文化根源吧。

        他们奉事业为至高的存在!

        所以,东洋人都是加班狂,他们骨子里都有一种拼命工作的情绪,不计一切的代价去工作,工作,去做事情。

        因此抛去其它的东西,我认为,东洋是一个很可怕,且让人心生敬意的民族!

        我刚刚想到这儿的时候,大山从手中徐徐拿出了一个东西。

        不大,只有手机的一半大小,他把这个放到我面前对我说:“现在这个东西是你的了。”

        我拿起来,打量了一眼问他:“这是什么?”

        大山:“安在你那条船上的炸弹。如果你刚才拒绝我,我会毫不犹豫地摁下这个按纽。接下来,整条船,同我,还有我带去的那些人会在瞬间化成一个大大的火球,没有任何人能幸免,即便他身上拥有很强大的力量。”

        大山跪坐在地上,两手扶膝,低头跟我说着这一切。

        我感到后背冒了一丝的凉风······

        我盯着他说:“你什么时候安上的?”

        大山:“就在我们刚刚上船的时候,你上船之后,是不是感到睡了一个很舒服的觉。”

        我想了下说:“是的,难道······”

        大山:“很抱歉,之前没有通知你。那是我们的人,拼了全身的力量,还有一辈子修行努力的结果。他们在另外一条船上,摆了神坛,为了你们能够很好的入睡,已经有两个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他们是修行了很久的僧人,同样,他们也是为了一份事业而愿意付出全部的人。关仁先生,这一切没有跟您讲明,请多多包涵。”我看着大山点头的样子,我在心里微微打了一个冷战。

        什么叫不不择手段,什么叫阴险至极,我想大山做的这一切,足以说明问题了。

        不惜一切的代价,让高人们作法施术,然后把一船的人给哄睡了之后,他们登船,安装了大威力的炸弹。等把这一切都做好了后,再装作什么事没发生的样子,出来跟我们说话。

        这,这简直了·······

        细思极恐。

        我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盯着大山,我对他说:“你的意思是,我们刚刚睡了一场,最昂贵的觉?”

        大山:“是这样的!因为如果不让你们进入到熟睡的状态,我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机会去安放那些。同样,如果不安放,你又选择不与我们合作。那你的存在,会对家族,还有整个庞大的计划造成难以估量的后果。我们可能永远无法拿到先祖留下的东西。所以,我们必需这样做。请,多多包涵。”

        变态!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

        末了我对大山说:“如果我不答应,你们就·········”

        大山:“是的,我会选择,同你们一起去死。”

        我看着对方,没有动怒。事情上我身体里的怒气已经达到临界点了,我真想跳起来,一巴掌拍死这家伙,可我没有做。

        我知道,他们给我的这个遥控装置,仅仅是其中的一个·······

        我笑了笑,把这个遥控器,朝外推了一推,末了用淡冷的语气对大山说:“大山先生,你多虑了。”

        “你把我想像的,太········太不近人情了。”

        大山抬起头,用一对看不懂的眼神盯着我。

        我抻了个懒腰说:“我很喜欢你们的生鱼片,可以的话,能拿一些过来吗?”

        大山:“好的,关先生,我这就给您安排。”

        大山起身向外走了,我望着对方的背影,暗自说,以后谁再跟我说东洋鬼子傻,我肯定一巴掌就扇过去。

        东洋鬼子不傻,不仅不傻,他们有组织,有纪律,讲究策略,计划,聪明,并且一旦发现自已处于劣势,他们做起事情来就会非常的极端!

        大山肯定是那个供着黑x大灵组织中的顶尖人物。

        他们在高术江湖这一大局中,跟着搅合到现在,可以说是损兵折将,折损的差不多了。

        眼下这是没招儿了。所以,他们就用了这么一个法子。

        真狠呐!

        完全的不计后果,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法子。

        我觉得老天爷安排这么一个民族跟我们做邻居,就是为了时时的提醒华夏人,不要得意忘形,不要不珍惜自已的资源,文化,不要妄自菲薄,不要过于自大。

        因为他们在身边!

        就像是一把剑一样,时时的提醒我们,要比他们更好,更优秀,才能担起这一片富饶国土给予我们的东西。

        所以,我现在对付他们,就不能用暴力极端的方式了。

        要周旋,用太极的化,化到一定时机后,我这小妖兽,再露出一个真实的嘴脸。

        十分钟后,大山端来了几盘子切的很好的生鱼片。

        我接过来,直接拿起一片,扔到嘴里,一面嚼着,一面对他说:“你们想要找什么?”

        大山:“是先祖的东西,留在那里的东西!”

        我说:“好吧,问来问去,就是这些话。我看也问不出别的什么东西了,这样,生鱼片,大量的,拿来,我喜欢这个。然后,到地方,叫醒我。我现在要休息了。”

        大山看着我说:“很高兴关仁先生能够放下成见,与我们达成一个合作的关系。如果,我们能顺利拿到那件东西,我本人还有我们的组织,愿意帮助关仁先生实现,你想要的任何事物。谢谢,多谢,多谢。”

        他跪坐甲板,朝我深深施过礼后,这就直直起身,末了又朝我点下头,便闪身打开船舱离开了。

        小东洋啊小东洋。

        你等着,这步棋,咱们慢慢的下!

        我扔嘴里一片鱼片,嚼着的同时,我排空脑子里的想法儿,就这么倚在舱壁上闭眼养起了神。

        船跑了一天。

        晚上,当地时间,九时的时候,大山过船舱门口叫我。他说,我们到了。

        p日ntchaptererror;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2171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