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第七百六十六章知真相,燃妖王怒火

第七百六十六章知真相,燃妖王怒火

        在这些人发现我之前,我有充足的时间去做逃跑这件事,但是我没有动。【www.    】

        即便我的妖心告诉我,关仁,这些野蛮的土著来了,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冲过去,杀了他们,有一个杀一个。

        但是我没有动。

        妖心,靠不住!

        我冷静地站在洞口位置,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些神情惊骇的土著人手里拿长矛哇哇狂叫着飞奔而来后,他们用长矛将我围在了中间。跟着又有六七个人,跟在一个面具巫师的身后,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洞中。

        不大一会儿,我听到洞里传来了一记惊呼。

        惊呼过后没多久,又是一记欢呼。

        差不多五六分钟后吧,进洞的那群人抬着两个小道,还有那条大怪蛇的身体,欢呼雀跃地奔洞口走来了。

        两个小道没什么大事儿。只是害怕的不得了,他们不会说什么话,只是站在原地,搂了两臂,哆哆嗦嗦地看着我们。

        面具巫师把那条大怪蛇的尸体指给众人看,末了又指着我哇啦哇啦地讲了一番话。

        演讲完毕,面具巫师一挥手,哗啦!

        我面前跪倒了一片。

        跪我的原因不用多说了,用脚丫子都能想出来。

        蛮夷之地的人虽有能力,但还不能揣测这条大怪蛇的真意。

        是以他们一直以为这怪蛇让他们找人,是打算吃那些人,他们对这条怪蛇的理解仍旧停留在最原始的献祭层面上。

        古时人,可是非常狠的。

        那会天底下,一旦有什么灾难了,就马上屠杀一批生灵来献祭。生灵不够了。就开始杀人了。一个接一个的杀。那种场面,真的是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你说他们没能力吗?也不对,比如这个面具大巫,他本事修的很好。但却仍旧停留在一些古老的认知上徘徊不前。

        这个东西,没办法说,不能说是人家这么做不对。

        总之,各领其命吧!

        我杀了蛇,等于是给他们除了一个大害。

        因为,我能感觉出来,由于这条大怪蛇的存在,这个部落的人一直都生活的很紧张,他们害怕某一天这大怪蛇出来把他们全给吃了。所以。一直是担惊受怕地过日子。

        眼下怪蛇除去了,且不用多说,他们认定肯定是我除的。

        所以,他们自然而然就奉为我某种神灵了。

        我可不想在这个地方做神。

        眼下,看清楚四周人全都跪了后,我直接就伸手把两个惊魂未定的小道一抓,撒丫子就朝密林深处遁去。

        我的功夫现在很不错的了,虽谈不上以前人仙层面的修为。但逃跑对我来说,完全是小菜一碟。

        唰唰唰!

        半个小时后,我也不知跑出了多远。直接就来到了一片海滩上。

        我一伸手,丢下两个小道。两小道呆了呆后,在地上挪动几下,凑到我身边说:"大仙师,大仙师,师父有难呐,师父说了,要是能看到有人赐封真龙飞天,那就是能救他于苦难中的高人,大仙师,大仙师,你快点救救师父去吧。"

        我对这两小道说:"先别慌,把话说清楚,你们师父究竟怎么了。"上池估血。

        两小道其中一人一听这话,他竟然哭了。

        就这么哭过两三声后,另一个也陪着哭了起来。两人哭过几声儿后,其中一个抹把眼泪,断续把茅老道的事情跟我讲了出来。

        原来,老道到这里来,确实是应那个森鬼之邀过来的。

        不过他来不是和森鬼斗法,他来是和森鬼一起降妖除魔。

        森鬼是这附近几十个岛的大巫,他的地位非常高。不久前,这里发生了一场小规模的地震,然后在距离这里不远的一座岛上,就震出了一些东西,森鬼感觉那个东西很麻烦。于是他先以一人之力把那东西封了,之后又想办法通过灵识跟茅老道联系,老道这便过来同森鬼一起把那个东西收拾了。

        可茅老道说了,这事儿有曲折,并且那个东西还有外人接应。

        正因这样,两个小道这才留在这个部落做等候。可没想到,两人一去多日不回,森鬼的弟子又感应不到师父,所以他们就急了。偏这个时候,又来了两个东洋鬼子。

        两东洋人不知施了什么邪术,竟招的部落里的一群寡妇对其产生了欢喜心。

        于是,在那两东洋人的唆使下,部落中的大巫下令,给这两小道关了。

        之后又再受东洋人的挑拨,大巫最终做出一个决定,他要把这两小道扔到那个洞里。

        而在此之前,茅老道离走的时候,曾经跟这两小道说过一句话,意思是,见到真龙遁空飞出,便是解他,还有这两人之难的仙师出现了。

        我听过这一番的来历,不由仰天长叹一句,茅道长啊,您可真是高看我关仁了。我,我哪里是仙师啊,我就是一个大妖怪呀。行了,多余话不说了,当下我问清楚这两小道,茅道长和那个森鬼法师在哪个岛上做法。这便让这两小道先在这附近藏好,然后我深吸了一口气,一步步,走向了大海。

        我记得我会水遁,这里是大海,我知道那个岛具体在什么方向,所以,我要试一下,用水遁的方式,游过去,然后

        我深吸了一口气,同时告诉自已,别让我碰到那几个东洋人,要是碰到了,我非灭了他们不可!

        立下这一志后,我闭了眼,开始感知这个大海的频率——

        哗,哗!海水一下又一下冲击我的身体。

        大概过了十几秒后,我感觉自已化了,就好像一块冰,在大海的冲涮下,完全的化了。

        这感觉很奇妙,因为化开之后,我不太敢撒开自已的意识,如果一放开,恐怕我会真的化掉。

        没错,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真的非常可怕,我怕自已一下子就让这大海给吞噬了。因为我太渺小了。

        同样,这大海是有生命的,它不仅仅是一汪地球上面积最大的水。

        它是一个生命,活生生的生命。

        唰!

        我锁定了方向,以一种我无法想像,事实上我也没法描述的速度掠了过去。

        很快,快到我无法想像。

        这不是游水,而是一种分散,然后再聚的过程。

        就是这么一下子,我到了。

        我不知道用了多久,可能十几分钟,可能一分钟吧,也可能是一转眼,总之速度很快,因为我的头撞上一块大礁石了。

        石头很硬,又磕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疼的一呲牙,末了抹把脸,这就浮出了水面。

        来到了岛上,我只扫了一眼,瞬间就锁了岛屿中央靠近一处火山的地方正有一股子极其凶煞的气势朝天际冲着,而在这道气的上面,分别有两道不同的气场死死压制着对方。

        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森鬼和茅老道,然后那道冲天的凶煞之气,就是东洋鬼子想要搞到手的东西。

        锁定了这道大的气场,我唰的一下又继续把感知放大,然后我感知到了凌元贞,马玉荣两人同茅道长弟子阿朗正心急火燎地奔着这个岛的中央冲去,同时在他们身后,那几个阴险的鬼子,则潜藏在一株高大的热带树木上等待着最佳的动手时机。

        那个阵很强大,一旦被卷进去,这几个人一时半会都很难脱身。

        大山一定是在等机会,等凌元贞和马玉荣卷进去后,他再找机会助那个凶煞之气一臂之力,从而儿取一举两得之能。

        好!妈的!你个东洋鬼子,我关仁,今儿豁出去人不做了,我做妖,我也得给你们收拾了。

        呼!

        我一拔脚,直接就朝大山藏身的那棵树冲了过去。

        五分钟后,当我冲到距离大树二十米远的地方时,唰唰,两个提刀的鬼子,箭一般奔我冲来。

        我去你大爷的!

        我加快速度,迎上第一个鬼子,对方提刀,唰,疾斩,我一拧身,错开他的刀锋,然后直接就是一记重拳。

        砰嗡!

        当这一拳轰上对方的脑袋后,我又矮身,避开斩来的第二刀,跟着我拿出蹲着跑的功夫,蹿到对方的腰身位置,伸手抓起他的身体凌空一举又往下一落。

        喀嚓,这人的腰,就让我的膝给顶上了。

        整个人瞬间就像一个扣起来的合页似的,变成了折叠状。

        与此同时,当我出重手,灭了这两个东洋鬼子后,我感觉身上的妖气,开始冲天发作了。

        我拧了下头。

        看着大山从树上跳下来。

        他一脸吃惊,用难以置信的表情地看着我。

        我张嘴,想尽量用清晰一点的声音告诉他,你个家伙,你失手了。可我嘴里发出来的却是洪钟一样含糊沉闷的动静。

        "大山先生,你失手了。"

        大山:"不可能,这,这绝对不可能!这是僧人们拼死计算的结果,这,这不可能。"

        我盯着他说:"没用,你已经失手了。"

        大山听这话,他一跺脚,啊!

        大吼了一嗓子后,他直接就在手上打了一个诀。然后我感觉,我的头,开始针扎一样的疼。

        "啊"

        我仰头朝天,发出了一道怒吼后。

        轰!

        头痛的症状陡然就消失了。取代的是,我头顶三尺之上的一道洪流。

        我不清楚这道外力来自于哪里,但是它非常的强悍,当这道洪流注入我体内的时候,我有一种将天下握在掌中的霸道感。

        去你大爷的,狗日的阴险之辈!

        我骂了一句后,瞪了眼对大山说:"大山,你这是在找死,对不起了。我要杀了你。"

        大山一步步向后退着,紧跟着他又快速结了一个什么诀。

        我感到一阵风吹来。

        我可没在乎,只挥了一下手,呼!

        我冲过去,砰嗡!

        只一掌!

        我就拍中了大山的脑袋。

        大山瞪着一双死鱼眼,一动不动地看着我,稍许他说了一声,妖,妖王的怒火,妖

        "死去!"

        我使劲一摁,喀喀喀!在一串爆响的脆裂声中,大山脑袋让我压进了他的胸腔。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53153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