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高术通神 > 全部章节_第七百七十四章证悟通神之境—终章

全部章节_第七百七十四章证悟通神之境—终章

        我站起身,朝茅道长说了一声:“谢过道友了。”

        茅道长:“不敢当,以道友本事,破这柳条,实乃区区小事,此事何足挂齿。当下,这海外因缘已经了却,高术世界又将恢复平静。而我们也得去履行我们的因缘了。”

        我朝茅道长点了下头说:“好,我们这就走吧。”

        说完了这些话,我打量了一眼四周的废墟,知道这处金字塔已经被破坏掉,当下再不回头,领上凌元贞,茅道长,马玉荣一起就朝外走去。

        一切都结束了,朱家,端家的事已经结束了。

        至于端老爷子,他的行动就是对我最好的回答。

        老爷子没因缘,也不想扯上什么因缘了。

        还有端雪衣,青柳这两人。我会牢记这两人的话,南京,我事那天出生在两个富人家中的孩子。今后,我若能帮,会尽可能地帮他们一把。因为,那两个孩子就是他们的转世。

        至于,我是修成了地仙,还是天仙,还是什么仙。

        这个全都不重要了。

        我知道的就是,我找回自已了,我接上了一道属于我自已的力量,然后我要用这力量去把最后一件事做完。

        离开南极的路不是很难走,因为三位前辈来的时候,找到了一辆朱厚仙带来的雪地车。

        我们坐上车子,一路行进,辗转多日,终于来到了海岸边。

        凌元贞有一条藏在这里的小船,我们坐上小船后,很快又找到了茅道长安排的一艘破旧的货轮。

        如此这般,在海上航行了多日后,我们先在东洋海域附近下的船,跟着又游很长一段时间的水路。最后,凌元贞借了他琉球弟子的力,在一条小渔船的帮助下,我们回到了国内。

        两脚一踏上华夏的土地,我脑子瞬间就收到了一道消息。

        这消息是叶凝过来的,她告诉了我一个地点,并且,她还告诉我,之所以会找到这个地图,全依赖尹锋,尹大哥的那么一副雪夜客僧图。

        计大春把这幅图给破解了。

        图中的人物等等一切全都是虚相,其中暗指是奇门九宫的不同事物。

        解这副图,需要找出中点。

        然后,以中点为中心,划分出一个九宫,如此再反推九宫,最终依照图中人物隐喻的指引,便会得到一个相应的地点。

        那个地点,就在秦岭深处。

        叶凝在传递给我的信息中指明了那个地点,并且她说,人全都到了。

        我接收到这些信息,接下来一路很顺。

        前往秦岭的路上,始终都有茅道长的弟子给我们安排衣食住行。

        所以,没用几天,我们就到了秦岭深处。

        我按照叶凝在信息中传给我的方位找了过去。

        如此,终于在这一天的傍晚,我来到了一处幽静山谷的尽头。

        当我领着马玉荣,凌元贞还有茅道长出现在这里的时候,我第一眼就看到了一脸关切的叶凝。

        叶凝见了我,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朝我点下头,末了说:“大家都来了,都在等你呢。”

        我也点了下头,跟着在她的带领下,就走到了一处临时搭建的草棚前。

        棚前用简易的木头搭了几个茶案。

        然后,有几个我熟悉的人正在那里喝茶。

        他们分别是,莫莫的师父,一叶道长,一叶的师兄,也就是尼泊尔的那位古墨散人,外加香江的堂玉。

        除外,还有华阳散人,包括华阳的邻居,羽尘道长。

        华阳见到我,她笑了一下抬手抱拳说:“恭喜道友,找回了本源。”

        我朝华阳回礼说:“道兄客气了。”

        羽尘也过来朝我抱了一下拳说:“恭喜道友。”

        我一一回过了礼。

        这时,华阳散人指了不远处露在地面的六个长满了苔藓的破旧石墩笑说:“都说秦岭是神仙地,亦有人说,这秦岭的地下是一个大空洞。确实,秦岭聚了不少的灵气,也藏了很多上古的物件。不过,这神仙地,却不是那些地底空间,还有什么深不可测的洞府。神仙地,就在这儿,就是这六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大石墩。”

        “不过,这六个石墩却不是凡物。”

        “事情是这样。”

        华阳散人看了眼羽尘,后者朝她点了下头。

        华阳又朝我点下头,末了她说:“这是一个解脱以往因缘之后,带了一身修行去往六道入世度灵的地方。”

        “讲白了,就是让诸位,带着一身的修行,去六道之中,度化亿万生灵。当然,这六道生灵囊括了宇宙无数世界。诸位这一行,恐怕是要走遍每一个小千世界。如此算起,几十亿年怕是有了。而这石墩唯一的好处,就是不让诸位迷了本心。然后待这一方世界涅磐之时,诸位可以直接恢复本心。”

        “先前一位应苍槐,应大先生,他无意之间,开启了六道中的人界,是以,他直接以肉身转去他地,接着以他独有的手段,度化世人。”

        “他当初用尽了这阵中的法力,是以这阵再无法启动了。”

        “可诸位心中,却都生了这一念,有了往生他界,以亿万年时光来度化生灵的大勇气和大决心。”

        “是以,这便造就了,关兄弟一身的造化玄通。”

        “当然了,关兄弟此番行事,也有他的因缘,这个事情关兄弟自已应该知道。”

        华阳散人讲到这儿,朝我点了一下头。

        我朝她回了一个礼。

        华阳散人这时说:“既然把话都讲明了,大家不用说,这除人界,还有五方世界,诸位来挑吧。”

        六道,六个不同世界。

        这里面谁都知道天人界好,我原以为大家会争抢一下,不想这些人心里都已经有了想好的目标。

        古墨散人第一个站出来,他对众人说:“我就去畜生界吧,这个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都不要跟我抢。”

        一叶真人淡淡:“我去地狱!谁都不要与我争。”

        当下,包括我在内,都向一叶真人抱了一下拳说:“道友大勇气!”

        一叶:“这念头不是一两天了,不用多说了。地狱,就是我的归宿。”

        茅道长这时闪身说:“我一辈子驱神弄鬼的,我对这些个灵物最有兴趣了,我就去饿鬼世界吧。”

        凌元贞这时闪过身:“我怒气大,性子急,阿修罗,就是我的了。”

        堂玉末了喃喃说:“唉,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去做天人喽。”

        华阳散人微微一笑说:“这不正好嘛,你生活在香江那个富贵地,去做天人,倒也是好事一件。”

        讲到后,华阳散人感慨万千地说了一句:“原本这大千世界,没有六道一说,只有天地人。可后来,人死之后,欲求不得满,转又或投入动物胎中,或化为幽灵鬼物,如此一来,久而往之,便自成一界,因此就有了这六道之说。唉,去吧,去吧,将这六道化尽,便也对得起心中一念了。”

        五人的大勇气,已是让我说不出什么话来。

        当下,听过华阳散人一番的讲解。

        我伸手接过了叶凝递给我的一块晶石。

        那石头正是当年,我从阿花婆婆那里得来的水晶。

        叶凝交给我时,她对我说:“石头里面,没有录入什么书册文字,有的只是一股子能量,一道除了你,谁也没办法开启的能量。”

        “但是········”叶凝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明白她的意思,当下没有多说话。

        只是接过她手里的晶石,一步步走到了石礅的中央。

        我盘坐在那里。

        伸右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晶石。

        这时华阳散人对我说:“不要用心去做,让时间决定,时间走到那一刻,力量自然就起来了。”

        我说:“明白了。”

        当下,五人各自盘坐到了相应的石墩上。

        我安静地坐着。

        身边人6续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

        时间缓缓流逝,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我感觉手中的晶石像打开一个阀门开始疯狂吞吸我身上的精气神。

        随它去吧······

        我抹了全部的心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呆着。

        良久后,白蓝色的光芒大盛。

        那一晚,如果有人身处秦岭的话,他们想来应该能看到,在某一方天际,不停地闪烁着一道又道宛如雷火般的光芒。

        它持续了很久。

        当消失的时候,我现全身都虚弱无力。

        我睁开眼,去看那石墩,上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他们都走了,如当年应苍槐一样,斩却了自身在地球这个小千世界的全部因缘,投身六道之中去度化生灵了。

        这时,天空下起了一阵小雨。

        我抬头,仰头看着漆黑的夜空,任雨水打在我的脸上。

        华阳散人说的没错,其实,最初的开始,别说六道了,这世上一道都没有。都是最简单,单纯的世界,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只是后来,人心欲求不满,爱恨交织,转尔,化生了一界,又一界的天。

        渐渐有了三道,后来又有了六道······

        生命啊生命,何必苦苦执着呢?

        我低头一笑,再抬起头时,看到的正是走过来的叶凝,华阳散人,还有羽尘。

        羽尘到近前,他扫了我一眼说:“不错,一身的修行,还能保住肉身的化劲,原本,我以为你化劲也保不住呢。”

        我抻了个懒腰下说:“老天让我尝到上古真人的手段,这已经很不错了。知足吧,这个世界,要那么强的神通有什么用呢。”

        羽尘:“那你可知,这因缘了却,你再想修回以前那一身功夫,可就要比登天还难了。”

        我看了叶凝温和一笑说:“不修了!养好这一身的本事,去红尘,过一个高质量的生活,对得起那些红尘中关心我的人,这辈子足够!”

        说完,不及我伸手,叶凝已是伸出手,紧紧地扣了我的五指,一刻也不肯放松。

        那天原本计划是当晚就离开的。

        可没想到,秦岭的许多隐士们都走出来,然后一个个的招待我们。

        就这样,耽搁了差不多有半个月,我和叶凝先去云南见的周师父,铁蛋叔。

        原本我是想跟周师父说,师父我帮你报仇了。

        可我看着周师父,我知道,他心里已经彻底把那个东西给忘了,给化了。

        所以,我没说。

        因为我怕,怕我说了后,周师父的心里产生什么负担。

        我了解师父的为人,他真的会因此产生很大的负担。

        周师父和铁蛋生活的很好,我跟叶凝在那儿住了三天。

        过后,还是铁蛋俩口子带着周师父开着他们新买的一辆国产suV,给我们一直送到了县城的车站。

        我和叶凝回到京城,先是见了马彪子,范铁云,荣师父这些人。后来又去了长春,跟程瞎子见了面,当然还有曲二,蒋青。他们三个从云南那边又回到东北,继续教曲二东西了。

        我和叶凝回到了东北老家,在那儿,我们领证儿了。

        婚礼很简单,只是招待了一下家里的亲戚,象征性地摆了几桌,过后又回京城了。

        刚回京,我就听说唐燕出事了。

        车祸,一下子就昏迷了,人事不醒的那种。

        我过去看了她,然后正打算叫程瞎子过来帮着诊治的时候。顾小哥出现了······

        他说大雨衣有一个礼物给我。

        于是我就没在唐燕身边守着,而是让叶凝去找程瞎子,带他过来给唐燕治病。过后我直接跟了顾小哥一起,往藏地走。

        到了藏地,我又遇见了小楼,而这时叶凝在京城打来电话,她说,唐燕的情况很奇怪,不知是怎么回事,脑子,三魂七魄都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人就是这么一下子,醒不过来了。

        我让叶凝多费心一下,说我处理完藏地的事就过去。

        小楼是特意从南京赶来了。

        原来小楼早就让那僧人帮他磨平了心魔,然后斩却了以前的因缘,回去南京跟燕雪一起守着孩子过小日子呢。

        就这样,哥几个在拉萨小聚了一下。

        跟着在拉萨的第三天晚上,大雨衣过来接我了。

        我跟大雨衣一起往藏地的腹地走了一周,最终我在一个星光璀璨的夜晚来到了一座山峰顶端的玛尼堆旁。

        对了,有必要说一下,大雨衣是藏地一个很古老的隐修团体,具体名字什么的,他没有告诉我,只是说,这个团体有些类似老道家中说的天神,地祇中的那个地祇······

        我来到了玛尼堆旁,大雨衣,小楼,还有顾小哥就离开了。

        然后我看到了守在玛尼堆旁的一个人。

        他就是大造化。

        大造化手里有一样东西,那是一根黑沉的铁杖,而在铁杖的尽头处,则镶嵌了一颗圆圆的小珠子。

        “东洋的那些老鬼子把这个珠子藏在印尼的一个地方,可他们没想到,他们当年培的一个大邪神要出世了。所以顾此失彼吧,他们忙活那件事的时候,这东西就让我拿来了。”

        大造化打量一番后,他又说:“其实我拿这个真没什么用,所以,送给你吧。你用它坐在这里,或许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呢,我也考虑很久了,不知道该不该给你。但后来,我狠了狠心,还是给你了。”

        大造化一抬手,把那根铁杖扔到了我的手中。

        我一呆之间。

        大造化起身说:“在这边上打坐就行,只要打个坐,放空脑子,什么都不用想。”

        我朝他笑了笑,拿着铁杖,按他说的,就这么坐在了玛尼堆的旁边。

        我闭上了眼,良久后·····

        唰!

        我意识一片空白。

        但很快,我闻到了一丝香气。

        我抬头,看到的全是一副即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这里好静,但很温馨,到处都是那种漂亮到极致,且充满了无穷灵气的古董。

        这是哪里,怎么?

        这时,我听到有人说话。

        “子琴,子琴,你怎么私自跑下去了,师父闭关,分识下界,你,你跟着下去干什么。哼,你下去了,都没人给我们弹琴听了。快起来吧,臭丫头。一会儿师父收识回来,看他不怪罪你的。”

        我呆了呆。

        我这是?

        这时,我意识到我处于一个分水岭的状态。

        如果我想恢复原本的面目,可能我就要从一个地方,回到另一个地方了。是的,我可能会拿回得到真正属于我的全部。但是那样的话,对吗?是我的本意吗?

        这时,我又听一个声音说:“行啦子琴,只要你答应给我们弹曲子,嘿嘿,我们保证不跟师父告密,不过,师父他本事那么大,在这禹余天里,他的道行,哼,不说前三吧,也是前······”

        “行了侍心,师父说了,无论修为多高,千万不可自满,你看你,什么样子?”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是谁,对,她是,是唐燕,好像是唐燕的声音。

        这时我又听侍心说:“子琴师姐,你放心有替罪羊的,你还记得师父收的那一虎一龙两个小家伙吗?我才知道,他们偷偷跑下去了。”

        我一怔之余。

        暗说怎么办?这个时候怎么办?

        这时,我突然就想起了齐前辈,疯喇嘛,六姑娘。

        然后,我沉了声音说了一句话:“侍心,你去太焕极瑶天,将三位误入的生灵转回他们原本世界。”

        “啊,师父,知道,知道了。”

        “可是您······”

        我尽量排斥着将要加身的那股力量,然后我对外面的人说:“休要多管,你且忙去。”

        说完这话,我抬了头,恰好看到面前案上横了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刀。

        我就知道,叶凝还在,她还在!

        我一笑,一想到叶凝,这一念起后,唰!

        面前一切尽数消失。

        然后,我看到了生命的样子。

        生命不是某个世界的,某个单独个体。

        一个人,他从一九**年出生,然后在二零七九年死去,他活了九十年,而这九十年只是他的一段过程。

        生命是一个圆。完整的圆,从开始到结束。

        且是一念化生的圆。

        如何真正的结束?

        那就是真正的了却因缘,了却之后,一个有着不同时空的圆就结束了。跟着,又会向上一层。同样,在上一层,心中再起一念的时候,也会坠下识念,生就一段因缘轮回。

        我们每个人,每个生灵,都有一个自身的本源。

        我们身在此界,只因一念执着,而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面对的每一件事,都是磨去这一念的最佳工具。

        生活,便是修行。

        认真生活,将这一个缘了却,便是真正通了神。

        高术可以通神,但生活,一世世用心地在红尘过,一样可以通神。

        是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无论贫穷,富贵,残废,疾病,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都可以通到最终的真神。

        所需做的,就是静下心,面对这个世界,认真品味身边触手可及的人,可及的事,认真对待,用心做好。

        最终,都能真正通神!

        我通到我的真神了。

        但我却又放弃,虽然,我借真神的力,号施令,让人把齐前辈等人从一处天中放了出来。

        可我放弃了。

        放弃的原因,很简单,就是那一念。

        我不认为,那只是一个单纯的刀灵,她是鲜活的,是一个真正的生命,我需要陪了她生生世世,走过一个又一个轮回。

        “咦,你看,醒了,仁子,你醒了?”

        我听到有人喊我,我慢慢睁开了眼。

        然后我看到了两眼布满了血丝的马彪子。

        我呆了呆,跟着我现自已正置身在一间病房内。

        而就在马彪子喊出这句话的同时,房间外涌进来一群的人。

        我看到了叶凝,我的家人,还有齐前辈······

        最后,我见到了唐燕,她幽幽地倚着门框看着我。

        我对着她笑了笑。

        是的,她回来了。她不可能舍弃她父母,身边朋友的。她必需回来,履行她的因缘。

        众人进屋,我才知道,我昏睡了整整八个半月。

        难以想像啊,仅仅是几缕香飘出来的功夫,我在这个世界竟昏睡了那么久。

        叶凝后来跟我说,我当天在那个玛尼堆旁打坐的时候,我手上的一个铁杖砰的一声响,然后,铁杖本身连同那颗珠子一起变的粉碎。不久,小楼他们给我送回京城。然后我就一直昏睡。

        齐前辈,六姑娘,疯喇嘛回来了。

        找到这里来后,他们就一直守在我身边。

        现在,我终于醒了。

        “真的是太好了。”叶凝抓了我的手,放在她的脸上,反复地说着。

        半年后,我渐渐脱离了所谓的武林和高术世界。

        我成了我大学校园里的一名图书管理员。

        叶凝开了一家茶楼。

        然后,我偶尔四处在杜道生和艾沫的张罗下,给一些人讲讲课。

        再不就是,陪叶凝到各地去寻茶。

        这就是我的生活,是的,我通到神了。但最终,我却选择了平庸······

        ———全书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2624/53153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