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2章 初来乍到,我是死囚

第2章 初来乍到,我是死囚

        老儒生皱了皱眉,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唐峥,他心中好像还是有些不舍,再次鼓起勇气道:“大人所劝必是良言,然则老朽还是想问一句何意?”

        捕快哼哼一笑,目光灼灼道:“咱们都是相隔不远的乡邻,我也敬你是个有功名的老秀才,所谓明人不说暗话,所以本捕头我也不瞒你,这小子你是要弄回家招婿吧,但你可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

        老儒生忍不住又退了两步,似乎是被捕快的暗示所吓到,但他仍旧硬着头皮问了一声,懦懦道:“还请大人明言,此子是何身份?”

        捕快眼睛微微一眯,嘴角隐约挂着一丝嘲讽,淡淡道:“以前他的身份是个孤儿,老家就住在城北不远的唐家庄子上,自幼克死爹娘,多年没人管顾。但是以后不同了,有人会管他……”

        “以后有人会管他?”

        老儒生目光有些闪烁,似好奇又似追问,小心翼翼道:“谁管?”

        “谁管?”

        捕快嘿嘿一声,轻哼道:“当然是官府管!”

        说到这里忽然凑前两步,俯下身子盯着地上的唐峥,说话若有所指,似乎在跟老儒生暗示,只听他淡淡又道:“这家伙从今天开始,身份已经变成了死囚……”

        死囚?

        老儒生顿时后退三步,似乎心中很是恐慌。

        什么是身为死囚,死囚乃律法所定,这种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在刑部衙门备案,等到来年秋后之时总归是逃不了当头一刀。

        死囚在百姓眼里,个顶个都是穷凶极恶之徒,所以老儒生表现出来的恐慌很正常,那捕快只是微微一笑并不嘲讽。

        这时衙役们已经将唐峥捆成粽子一般,然而醉酒中的唐峥依旧昏昏沉沉打着呼噜,有衙役使劲踹了两脚,发现唐峥照样昏睡。

        那捕头冷冷一哼,再次大手一挥厉喝道:“既然睡不醒,那就别喊了,尔等去找辆牛车做为脚力,这小子今晚必须押回衙门中……”

        死囚虽然注定要死,但是在问斩之前可不能出一点纰漏。

        有衙役很快在镇上招来牛车,竟然还是那种带棚子带车厢专门跑远道的车架,然后众人七手八脚将唐峥塞上牛车,一群衙役站在车边静静等候指令。

        也不知那捕快怎么想的,忽然一挥手再次下令道:“全都上车,在车厢里躲着,回归衙门之前,谁也不准露头……”

        说着自己一撩衣摆,手持朴刀直接钻进车厢。

        牛车很快启动,背着即将落山的夕阳慢慢向东,镇子上一群百姓面面相觑,那个老儒生遥遥眺望半天,忽然长叹一声道:“唉,等了这么久,奈何竟是个死囚,可惜也,可叹也!”

        似乎是感慨唐峥面相清秀儒雅,正是他最想要的那种女婿,可惜世事无常出人意料,这么好看的小哥儿竟然是个死囚。所以老儒生才会长吁短叹,如此倒也复合常人刚有希望复又失望的心情。

        ……

        有交好的百姓上前拍拍老儒生肩膀,想要劝解却又找不到劝解的语言,人群渐渐散开,慢慢只剩下老儒生一人。

        夕阳西下,一抹晚霞如血,谁也不曾注意到,老儒生眼神忽然变得深邃悠远,不像是个落第多年的秀才,倒像是个经世济俗的大儒。

        也就在这时,他身后的房门忽然开了一丝缝隙,老儒生的闺女悄然而出,静静站在父亲的身后。

        晚霞艳红,清风微荡,少女裙摆微微起伏,竟有一种风中露荷的韵味,她俏脸挂着淡淡腮红,夕阳下竟有一丝柔美的味道。

        不久前那种叉腰叫嚣的彪悍,在她身上完全找不到半点遗留。

        老儒生看了女儿一眼,忽然语带深意笑问道:“此夫婿,可佳否?”

        奇怪,真是奇怪,明明唐峥已经被打成死囚带走,老儒生竟然还会问女儿这女婿好不好。

        更加奇怪的是女子似乎毫无差异之色,只是微微螓首淡淡一笑,悠悠道:“注定的事情,父亲何必来问?如果真要听一听女儿心中所想,我只说一句不喜欢酒鬼……”

        酒鬼?

        老儒生想到唐峥醉倒的那个样子,忽然苦笑摇了摇头,语带愧疚道:“飞雪勿要抱怨,这是为父欠人家的!”

        女子默然不语,屈膝行了一礼,然后转身款款而行,婀娜多姿走回楼上。远山夕阳,晚霞滴血,一抹柔和斜斜西来,照亮她一张略带哀愁的脸。

        “想不到竟然是个酒鬼?”

        “这就是我凌飞雪的夫君么?”

        她忽然轻轻一笑,眉宇间明显带着无所谓的神情。

        ……

        有风轻来,窗帘幽响,凌飞雪慢慢拿起桌案上一卷书册,皱着眉头慢慢阅读起来。

        这一卷书,写的是帝王起居注。

        这一卷书,记载着宫廷之纷争。

        她悠悠出声阅读,声音如银铃一般清脆,口中琅琅之音,宛如黄鹂鸣叫。

        “十六年前……”

        “治帝永徽元年,初登基,方治世,皇后诞一男嗣,举国欢腾,群情毕贺,悠悠七月而过,男嗣不满一年,天发杀机,龙蛇起陆,忽有大星突兀垂挂中天,妖光艳艳,盈照四野。”

        “其星每隔七十六载降世,拖一长尾雄霸星空,横贯银河灼灼逼人,世人不知星相之道,每每见星,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钦天监连夜叩宫,头触地而进言曰:妖星显世,天将大乱,此主牝鸡司晨,宗庙香火将断。”

        “帝大怒,令斩钦天监,又发严旨勒斥群臣,荒谬之言不得流转,若有违令者,定当缴九族。”

        “然,帝心中已有隔阂,恍若骨鲠在喉,实有不吐不快之感。帝与后感情甚深,少年相识携手数载,奈何妖星之言煌煌,犹如利刃穿心一戮,曾经或有浓情,渐渐终有裂缝。”

        “又半年,帝后决裂,皇帝于大宫独居,皇后染奇病难治,遂建道观隐居,黯然青灯作伴。”

        “突一日,男嗣偶失,杳无踪迹,皇帝漠然不言,皇后雷霆暴怒。”

        “世人皆知治帝能够登基实乃皇后锐意扶持所致,此次因子丢失彼此反目成仇,治帝固然执掌大权,皇后同样握有权柄,朝堂两股势力因为一个孩子,渐渐掀起壮阔波澜席卷天下。”

        “遂有乱象!”

        凌飞雪读到这里,慢慢将手中的书卷放下,她单手拖着脸腮向远处眺望,口中幽幽叹息一声,喃喃道:“那个孩子,是你么?”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23696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