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33章 三爷爷吓走了礼部尚书

第33章 三爷爷吓走了礼部尚书

        唐峥轻轻咳嗽一声,慢慢走回桌案前坐好,突然伸手抓起一块木板重重一拍,满堂一静,他自开口,道:“却说在遥远不可知的上古,有一奇怪的朝代名字曰清,此朝亦有苏州杭州扬州等地,咱们的故事便从那扬州说起,有一少年小哥,他的名字叫做韦小宝……”

        金老先生的封笔神作,被唐峥堂而皇之搬到了这个时代。

        鹿鼎记这本书实乃一部鸿篇巨制,前期描写韦小宝在夹缝中生存,处处透着油滑狡黠的处世哲学,后期则有家国天下情怀,又兼兄弟情义师长亲情,唐峥用这部书来教育孩子,心中其实有很深远的谋划。

        说书刚开始的时候,故事并不怎么吸引人,但是随着唐峥娓娓将一个一个情节说出,渐渐地诺大酒肆寂静无声。

        孩童们双目闪闪光,仿佛自己已经变成了那个嬉皮笑脸的韦小宝,大人们则是心神不断起伏跌宕,随着故事情节一会儿担心一会儿生气。

        老儒生眼中爆闪精光,凌飞雪则是一脸震惊,父女两人都是饱学之士,深知这个世上并没有鹿鼎记这本书。

        至于小主公则是无所谓,此时已经跑出酒肆后门到了偏堂之中,她一个少女也不嫌抛头露面,竟然搬个凳子和孩童们挤在一起,偶尔还和小孩拌嘴几句,争吵韦小宝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然而唐峥没打算一天把鹿鼎记说完,毕竟他也要不断回忆和整理情节,等到众人听得心神向往欲罢不能的时候,突然听到啪一声惊堂木响,唐峥的声音在众人耳中第一次那么可恨,只听他道:“欲知韦小宝有没有被阉割,咱们且听下回书做分解!”

        尼玛!

        自古至今,无论是说书还是写书,读者和听众最烦的就是断章,这一刻很多人很想跳过来暴揍唐峥。

        其中又以小主公最为急切,站起来大声道:“不行,你必须再说一段,我要听听韦小宝到底割没割,如果不听完我回家睡不着觉……”

        唐峥哼了一声,对此嗤之以鼻。

        催更?

        咱何时怕过?

        后世有种催更党,动辄扬言挟寄刀片,但是那又能咋地,写书的该断章还是断章。

        小主公见他这个神情,立马知道今天再也没法听鹿鼎记,少女脾气很是火爆,气的在学堂里乱转圈,陡然跑到门口她的侍卫旁边,伸手铿锵一声抽出侍卫的腰刀,恶狠狠威胁道:“唐小五,你到底说不说?”

        唐峥鸟都不鸟她,悠然自在拎起一个小茶壶。

        小主公大怒,但又觉得不能真拿刀子砍朋友,少女气的不断挥刀舞动,忽然怒而叫嚣道:“有朝一日刀在手,杀尽天下断章狗,唐小五你给我等着,早晚我会砍死你……”

        唐峥嗤的一声,缓缓将小茶壶放下,淡淡道:“我看你是不想听书了,砍死我可没法继续往下说!”

        小主公微微一怔,随即脑中灵光一闪,脱口而出道:“哎呀我想起来啦,你这坏蛋每天要说两本书,鹿鼎记今天不讲了,那么要讲另一本对不对?”

        “把刀扔了,像什么样子!”

        唐峥神气十足,忽然呵斥道:“女孩子动不动拿刀拿枪喊打喊杀,看看你身上还有一点淑女气质吗?我数三声……”

        当啷!

        唐峥连数都没数,小主公已经把刀扔的很远。

        这丫头满脸乖巧带着讨好,吐着小舌头跑到板凳上乖乖坐好,众人一脸愕然,老儒生目瞪口呆,这位大周新任的礼部尚书好半天才喃喃一声,很是惊诧道:“小主公她,她连陛下都敢顶,这怎么…怎么……”

        “她可不会乖巧!”

        旁边凌飞雪忽然一笑,捂着小嘴浑身微微颤,老儒生有些迷惑看向女儿,可惜等了半天却没等到女儿解释细说。

        整个酒肆之中,或者只有唐峥和凌飞雪才知道,小主公的性子绝对不会乖巧,这丫头只是因为想听说书,所以才勉强按捺住暴躁的脾气。

        唐峥知道等他说完书后,小主公肯定立马变回原形,凌飞雪则是因为女子心细,她留意到小主公牙齿一直在咯咯的咬。

        不管如何经过小主公这么一闹,在场众人总算知道唐峥要说第二本书,于是所有人再次打起精神,屏气凝息准备听第二本书。

        第二本书是什么?

        唐峥早已有了规划……

        而今天下将乱,各地节度使纷纷建立藩国,女皇的大周并不强大,很可能也会遭遇战火,处在这样一个乱世,唐峥必须想办法崛起。

        但他一个人很难腾空而起,必须要培养一帮子能力强悍的拥趸。

        所以,第二本书说的是三国演义。

        天下大势,合久必分,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没有哪本书比三国演义更适合教导学生钻研谋略,唐峥说这本书比鹿鼎记更加用心。

        三国演义的故事,趣味性略微比鹿鼎记差一些,好在孩童们从未听过这样奇怪的故事,渐渐地也被吸引了心神。

        而酒肆门口之处,老儒生却是越听越心惊,他竟然等不得唐峥说完,忽然转身就要往外走。

        凌飞雪微微一怔,忍不住追上老父问道:“爹爹您这是何意?”

        老儒生想也不想开口便答,急急道:“为父要去见小主…呃…觐见陛下,必须让陛下也来听一听……”

        “听三国演义?”

        “对,此书隐含纵横连横之道,分明暗合当今天下纷乱之景,陛下若是能来听听,对吾大周将有极大补益!”

        老儒生说完这话,再也顾不得跟女儿解释,他急匆匆冲向门口,度完全不像个老人。

        哪知刚要踏出大门之际,陡然身体剧烈震颤一下,一时竟然忘了继续抬脚,整个人呆呆滞滞站在那里。

        凌飞雪有些讶然,追上去才现老父目光竟然带着一丝恐惧,老儒生盯着门旁一口热气腾腾的大军锅,双目一眨不眨看着锅旁拎着大勺的一个耄耋老者。

        那口锅没有什么离奇,若说离奇也就是比普通铁锅大一些,此时锅中正有热气腾腾而出,热气里蕴含着浓郁的肉香味。

        这是一锅红烧肉,锅边的老人正是三爷爷。

        一口大锅,一个老人,按说这一切没有什么稀奇,然而老儒生却目带恐惧身躯抖。

        “爹爹,爹爹?”

        凌飞雪聪慧异常,凑到父亲身边低声道:“您怎么了?莫非这老人……”

        “没事,我没有事!”

        老儒生猛然大叫一声,突然伸手拉住女儿的手,他不等女儿有所反应,直接拽着凌飞雪出了门,口中不断大叫道:“爹爹没事,爹爹没有事,飞雪咱们走,飞雪咱们走!”

        身为新建大周的礼部尚书,这一刻竟然显得有些慌张。

        凌飞雪被老父狂拽飞奔,走的很远时她忽然回头而望,少女眉头微微皱起,依稀看到酒肆门口站这个老人。

        那老人在冲自己笑,笑容显得很温和。

        “这样的温和老人,爹爹为什么会怕?”凌飞雪感觉很是迷惑,心中渐生一股强烈好奇心。

        (山水很努力在写,求收藏,求推荐票,我需要你们的支持啊)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429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