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49章 所谓施政,先为民生

第49章 所谓施政,先为民生

        这几日琅琊县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先是县城外面最近的某个村子,有小商贩每天要到城里给大户人家做短工,偶然遇到一个在衙门里当差的熟人,得知新任县大老爷想要买柿子。

        “柿子也用买,那玩意漫山遍野全是啊?什么什么,两斤柿子就给一文钱,不管多少全都要,真的假的,老四你是咱们村里的人,你可不要骗大哥啊……”

        这个百姓有些小聪明,回家之后没有咋咋呼呼宣扬,他先是召集家人连夜上山,一家人累死累活摘了两大车的野柿子。

        然后,在村民不解的眼神中拉进了县城。

        傍晚回来的时候,这村民割了一斤肉,还打了一壶酒,有眼尖的村民现他还给婆娘扯了半匹布,腰间挂着的钱囊叮叮当当不断响。

        很快,村里炸锅了。

        “听说了吗,田大牛见到了新任县太爷……”

        “听说了听说了,县老爷正在花钱买柿子,田大牛今天就是去卖柿子的,两车柿子千来斤,竟然给他赚到五百文,这家伙又是割肉又是扯布,全家都要做新衣裳!”

        “这有些太糟蹋钱了吧?”

        “因为他还能继续赚啊,我刚从田大牛家回来,他说县太爷想把漫山遍野的柿子全买光,因为要的太急,专门委托田大牛回来组织人手!”

        “这县太爷是不是有些傻?”

        “喂喂喂老三你干啥去,大伙正聊天呢你咋转身就走了?”

        “聊个屁,找田大牛报名去,俺家人口比他家更多,一天一夜能摘四车柿子,他家能赚五百文,俺家岂不是要赚一千文,俺不管县太爷傻不傻,俺只知道野柿子他真的花钱收……”

        众百姓恍然惊觉,连忙也跟着又去了田大牛家。

        琅琊县,突然变得热闹起来。

        先是田大牛一家摘柿子卖,转眼变成了整个庄子全都上山摘柿子卖,很快风声又传到了其它庄子,不过数日已经传遍了半个县域。

        于是,漫山遍野都是人头,简直比农忙时节还要热烈。

        家家户户都是老少一齐上阵,娃娃们爬树摘柿子,老人在树下小心翼翼接着,然后妇女们仔仔细细把柿子擦拭干净,装到框子里由男人不断挑下山。

        山下就有大车,车边就有大秤,收柿子的已经不是县衙之人,反而变成了专门做这生意的小老百姓。

        这些人到各村各庄收集野柿子装车,然后集中运走再去换钱,每车柿子他们加价十文钱,奇怪的是县大老爷被他们骗了竟然还很开心。

        “咱家县老爷真是傻,彪呼呼的……”百姓们偶尔会议论一番,渐渐的整个琅琊县都知道他们有了个傻县令。

        ……

        “大人,高明啊!”

        百姓在笑唐峥傻,县衙之中却有人在夸唐峥。

        说话的正是那个县丞,满脸钦佩道:“短短不到十日,全县百姓上山,大人没有派出任何小吏和税丁强逼他们,只在最初派出一个衙役装作喝醉漏出口风,结果就是这一点口风,直接让百姓疯,高明,真是高明。”

        唐峥呵呵一笑,道:“这就是榜样的力量。如果本官派人强逼,百姓反而会畏惧逆反,我故意让一个衙役去泄露口风,让那个田大牛一家先得到实惠,老百姓都很穷,谁家突然赚钱必然引起羡慕,一旦羡慕必然好奇打探,探出原因必然会蜂拥效仿,口口相传比县衙下令更有说服力。”

        说到这里忽然叹了一声,目视众人道:“施政不以扰民为上,顺应老百姓的需求才是最好的政令,尔等都是经年老吏,切记要由此汲取经验。”

        县城脸色一肃,郑重拱手道:“大人放心,吾等受教也。”

        主薄却一脸愁眉不展,长吁短叹道:“大人此计虽然动了百姓,但是县衙的府库实在太吃力也,短短十日不到,整个府库已然空了。”

        唐峥看他一眼,沉吟道:“如今收了多少柿子?”

        主薄都不用去看账本,所有的数字都记在脑中,脱口而出道:“整整八十万斤,靡费四百多贯,大人啊,您开的价格太高了,两斤柿子一文钱,八十万斤就是四十万文,下官说的四百贯还是按照官定钱串所例,如果按照民间的串钱方法,这已经达到了五百贯钱……”

        唐峥好奇起来,忍不住道:“怎生四百贯又变成了五百贯?多出来的一百贯哪里去了?”

        主薄解释道:“自古朝廷官定,一千枚铜钱穿在一起算一贯,但是民间百姓喜欢耍小聪明,大多用绳子传八百个铜钱充作一贯,由于人人皆是如此,即便皇帝也很头疼,历朝历代几次严令官定,最后还是改不了这个陋习,所以八百文就是一贯,大人咱们花的四十万文就是五百贯。”

        “五百贯而已,但却买到了小山一般的野柿子,本官觉得很值,这个价格并不高。”唐峥沉吟一下,决定不予下调价格。

        主薄愁眉苦脸,小声道:“但是府库已经空了,大人怕是要下令停止收购柿子!”

        唐峥微微皱眉,不悦道:“怎么如此之快?女皇虽说搬空了府库,毕竟还是给留了一千贯作为镇库,收购柿子花掉五百贯,应该还有五百贯在库里。莫非有人贪腐,这可别怪本官心狠……”

        主薄连忙道:“不是贪腐,没有贪腐,大人您忘了作坊吗?建作坊也要花钱的啊!”

        唐峥一怔,哑然失笑道:“本官差点忘了,我命你们建立两个大作坊,这两个作坊如此费钱吗?整整五百贯都花个精光?”

        主薄一声苦笑,悻悻道:“就这还不够呢,小主公私人又补贴了一百贯。大人您要求的作坊实在太奇怪,不但要求做工的地方够宽够广够通气,而且还要求给雇工们建造住所建造饭堂,要我说您对百姓不需如此之好,能雇他们做工已然是天大厚赐。”

        旁边县丞咳嗽一声,小心翼翼道:“若是单纯要求作坊空间宽大,并且给雇工建造饭堂这两件事,那么花费也用不上五百贯这么多,真正耗费之处还是大人您要求的那些大蒸锅,我们找了无数的工匠日夜开工,浪费了很多精铁才完成,精铁很贵,再加上工匠们没有造过那种大蒸锅,前前后后弄废了好几次,最后才有一个大匠勉强打制出来。”

        ……

        唐峥忽然有些敬佩古人,他要求的那个蒸锅乃是密闭器具,这时代没有冲压车床和大型热铸磨具,那些工匠竟然用手打造出了完全密闭的大蒸锅,唐峥曾去看过一次,完全看不出是手工制造的产物。

        不过,钱财耗费的也太多了点。

        现在县衙的府库里已经可以饿死老鼠了。

        如今这八十万斤柿子和两个大作坊已经耗空所有,几乎已经达到了整个琅琊县县衙不可承受之重,倘若产业不能展起来,唐峥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去叫李偏将带上兵丁,尔等随我一起出城看看!”

        唐峥忽然开口,脸色明显带着凝重。

        县丞心中一动,语带惊喜道:“大人终于决定开工了吗?”

        唐峥点了点头,沉吟道:“技术我已下去良久,那些匠人应该学的差不多了,此前压着不让大家开工,是怕这开头第一锅报废出事,但是县衙府库已经撑不下去,再不开工大家都要喝西北风……”

        主薄最为心急,一撩衣摆直接向外奔跑,大声道:“我去通知李偏将,五百兵丁全带上,作坊开工乃是大事,谁敢破坏立马杀了。”

        他说的是杀了,而不是抓了,可见柿子产业已经寄托了整个县衙的希望,基层官员比唐峥更害怕失败。

        ……

        作坊就建在唐峥的酒肆后面,前面酒肆后面作坊,两大建筑矗立在官道旁边,此时正有几十辆牛车在运送柿子。

        五百兵丁轰隆而来,顿时引得一群百姓瞩目,也不知哪个眼尖的看到唐峥,忽然叫了一声道:“大家快看,咱家傻县令过来了。”

        众百姓刷刷刷望过来,都想看看传说中的新任县太爷,据说这位县老爷有些彪呼呼的是个败家子,这些天他们搞大车收柿子的都挣了不少钱。

        作坊门口,阿奴正带着一群汉子过秤收柿子,少女闻言很是生气,大怒道:“我看谁敢再说,小五哥哥才不是傻县令。”

        众百姓连忙闭口。

        他们不怕唐峥,甚至敢偷偷说一句唐峥彪呼呼,但是阿奴他们不敢惹,这位小姑娘负责收柿子呢,是财神爷。

        唐峥其实早听到众人喊他傻,不过只是笑笑没有生气,此时五百个兵丁已经肃清作坊门前的道路,县丞等人恭请唐峥进入了作坊中。

        入眼先看到红彤如火的柿子,一筐一筐堆放在作坊的大院中,十几个民间招来的老工匠带着一群徒弟垂手等候。

        工匠后面则是两百个专门遴选的农家少女,个个都是手脚麻利之辈,十天前招工的时候据说来了一千多人,这两百少女能够胜出,都对雇主很是感激,原因无它,一天二十文钱,这工钱听都没听过,壮汉劳力一天才能挣几文?

        唐峥一路走到作坊门口,微笑对领头的老工匠道:“怎么样,学会了没?本官的身家性命全都压在这里,刘大叔可千万别跟我说出‘不会’两个字啊。”

        老工匠被他喊一声大叔,顿时激动的脸色有些涨红,大声道:“大人放心,小老儿原本就是祖传的酿酒工艺,您赐下的技艺俺整整琢磨十多天,保证第一锅就能酿出酒。”

        “很好……”唐峥点头一笑,上前拍了拍老工匠肩膀,道:“听刘大叔这么一说,本官心里忽然也有底气了。如果此业能够成功,整个琅琊县都要感谢刘大叔。”

        老工匠脸色涨红,激动地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唐峥又看向两百少女,对着一个领头姑娘微笑道:“你们呢,学会了没?”

        那姑娘性格有些泼辣,完全是不怕生的那种性格,闻言骄傲一扬小脑袋,脆声道:“大人放心,酿醋比酿酒更加容易,无非是洗净晾干,风干之后放到瓮中,然后就是您传授的那个密闭酵之法,等待时间慢慢让柿子变成食醋……”

        说到这里忽然迟疑一下,声音变小道:“小女子唯一不放心的是,柿子真的能酿醋么?以前都是用粮食,用柿子听都没听过。”

        唐峥哈哈大笑,打趣道:“要不咱们来打个赌,如果柿子最后变成了醋,你给本官洗一个月衣服,如果柿子没有变成醋,本官倒过来给你洗一个月衣服。”

        那少女吐了吐舌头,嘻嘻笑道:“那可不成,阿奴妹子会生气。”

        后面几个女工则是嘻嘻哈哈,怂恿道:“那你和阿奴妹子商量一下,你也给大人做个陪睡的通房丫头啊。”

        少女啐了一口,脸色羞红道:“看我撕烂你们的嘴。”

        “哈哈,秀儿害羞了,她很少会脸红,我看她肯定喜欢大人,想要陪着大人睡!”

        “睡就睡呗,唐大人年轻,一次绝对可以睡两个女人,咱们去跟阿奴妹子商量商量,让秀儿姐姐晚上也陪着睡……”

        “这不好吧,阿奴妹子还没被睡呢,嘻嘻,她会生气的。”

        “大人不生气就行,我看大人就很想睡阿秀。”

        女人一旦过三个,开起玩笑就比较大胆,唐峥被捉弄的有些脸红,略带狼狈躲开她们。

        少女们嘻嘻哈哈心满意足,不断冲着唐峥吃吃坏笑,甚至大胆勾引起来,最后还是阿秀呵斥一声,带领大家去晾晒柿子准备酿醋。

        那边刘老工匠早已准备完善,一群学徒把劈好的木柴放到蒸锅下面,这一刻空气忽然变得寂静,所有人屏气凝息盯着唐峥的脸。

        唐峥心里也有些没谱,但他不能让大家看出他缺少底气,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缓缓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

        “今日,我点燃第一把火,烧成,则琅琊郡举县腾飞而起,不成,本官将继续努力寻找富民之路!”

        唐峥目光炯炯,忽然仰天对着白云大喝,吼叫道:“所谓施政,先为民生,老天爷您若是能开开眼,帮本官赐下这第一锅柿子酒来……”

        说话之间,将火折子放在锅底,早有工匠学徒拿着引燃软草凑了上去,所有人一眨不眨盯着火折子看。

        一点火星,慢慢变成火苗,火苗又燃向木柴,慢慢开始壮大起来。

        唐峥来到这个时代之后,终于点燃了第一把神奇的火。

        ……

        ……这一章写了,足足四千字啊,比人家作者足足多了两千字,完完全全就是两章合一的节奏,关键是等会我还要更新一章,哪家作者这么给力的?但是你们看山水骄傲了吗?这点小事我提都不会提,云淡风轻,高风亮节,光风霁月,毫无廉耻,哼,让我先叉会腰得意一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555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