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50章 谁说他是傻县令?

第50章 谁说他是傻县令?

  时间过得很慢,但是似乎时间又过得很快,仿佛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天边的夕阳已经缓缓落山。

  唐峥在作坊门口盯了一整天。

  县丞等人同样在作坊门口盯了一整天。

  还有那些售卖柿子赚差价的大车车夫,还有周围庄子闻讯而来的许多百姓,酿醋的两百少女,学堂里的那些娃娃……

  整个作坊门口,到处全是人,虽然人头攒动黒压压,但却屏气凝息不做声,都在等,都在盼。

  不远处酒肆门口,三爷爷面沉如水站在大锅边,锅中的红烧肉香气四溢,然而老人却忘记了撤掉锅底的火。

  胖大婶手里拿着一块抹布,看似在擦桌子洗碗筷,然而目光时不时会偷看作坊两眼,每每幽怨的叹息一声,喃喃道:“傻孩子,其实你不需这么努力,你可以静静等着去享福……”

  唐四叔凑到三爷爷身边,压低声音道:“程叔,您觉得能成么?”

  三爷爷吐了口气,缓缓摇头道:“老夫不知,我从未听说柿子可以酿酒,倘若真能出酒,可活百姓无数!”

  柿子不是粮食,漫山遍野都是,如果真能酿成醋酿成酒,那绝对会养活无数的百姓。

  可惜,三爷爷的话等于没说。

  作坊门口,唐峥盘膝坐在地上,他一直盯着作坊里面的大蒸锅,由于长时间没有起身活动,稍微扭动脖子都显得酸楚疼痛

  “小五哥哥,先吃饭行么?”阿奴端着一碗红烧肉,手里托着两个糙饼子,心疼道:“你从早上便没吃饭,这样下去会饿坏的。”

  唐峥目光直勾勾盯着蒸锅,似乎压根没听到身边有人说话。

  阿奴眼圈一红,心里疼的刀扎一般。

  少女忽然用筷子挑起一块红烧肉,用嘴小心吹凉后慢慢送到唐峥嘴边,温柔道:“哥哥,张嘴……”

  唐峥傻乎乎张嘴,然而目光还是盯着大蒸锅。

  天色昏暗之下,只余蒸锅炉火熊熊,一个少年县官就那么呆呆坐在地上,旁边一个少女落泪给他喂饭吃。

  喂一口,说一声哥哥张嘴,喂一口,少年傻乎乎的吃一口。

  远处百姓忽然感觉眼睛有些酸楚,一人抬起袖子擦擦眼角,突然咬牙切齿道:“是谁说咱家县令是傻子,老子很想动手打死他。”

  没人回话,但是人群中依稀有唏嘘之声。

  有时候老百姓的感动就是如此简单,谁为他们着想他们就为谁落泪。

  这个傻乎乎的年轻县令啊。

  他傻乎乎拿钱买野柿子,傻乎乎的想用柿子酿醋酿酒,傻乎乎的想要开办产业,傻乎乎的免费给人教书。

  ……

  就在这时,猛听作坊里一声大吼,刘老工匠连滚带爬跑了出来,大声道:“出酒了,真的出酒了!”

  然后一脚跌坐地上,仰天嚎啕开始大哭。

  柿子酿的酒,野柿子酿的酒啊!

  野柿子是什么东西?

  琅琊县不说漫山遍野都是,但是摘个几百万斤完全没问题,这东西不用人耕种管理,是老天爷帮忙打理照看的野果子,以前它不值钱,以后它值钱了。

  唐峥双手撑了一下地面,可惜因为四肢酸麻没能起来,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阿奴,温声道:“妹子,扶我起来。”

  少女连忙放下手里的红烧肉,吃力将小五哥哥扶起来。

  唐峥努力活动一下手脚,慢慢走向了蒸汽喷吐的大蒸锅,这一刻,所有人的眼睛全都盯着他,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带着期待和渴盼。

  一个工匠学徒手里端着碗,双手不断颤抖站在锅边,蒸锅下面有黄褐色液体汨汨流出,然而这个学徒鼓了好几次勇气都没敢去接一碗。

  “八碗给我!”唐峥说是要碗,其实是伸手一夺。

  他手腕也有些颤抖,然而坚定不移的递到了蒸锅下。

  新出的液体还不能确实是不是酒,而且热气腾腾明显很烫,阿奴连忙用手使劲呼扇,同时努力用嘴去吹热气。

  稍刻,碗略凉。

  唐峥深吸一口气,凑到了嘴边。

  这一刻,用万众瞩目形容并不为过。

  下一刻,唐峥猛然一摔大碗,仰天狂吼哈哈大笑。

  “酒,柿子酒,柿子酿的酒……”

  他霍然转身,目光一如蒸锅下面的熊熊炉火,大声咆哮道:“诸位乡亲,咱们成了!”

  嗷嗷嗷——

  天地之间,仿佛全是狼嚎。

  百姓们在狂吼,似乎不狂吼不足以抒发心中之喜,柿子酒成了,那便代表着以后野柿子很值钱,只要到了八月之节,家家户户都可以上山采摘,他们的少年县令会拿钱收购,以后的日子好过了。

  兵丁们在狂吼,似乎不狂吼不足以宣泄心中压抑,柿子酒成了,这是县令酿造的柿子酒,县令为了弄这个产业,把县衙府库都抽空了,县衙府库空了,他们便没有粮饷养家糊口,自古当兵就是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那两个大钱么?

  县丞和主薄等人努力挤到作坊门口,目光热切盯着蒸锅汨汨流出的酒液,此时早有学徒拿来大坛子接酒,浓郁的酒香是那么让人迷醉。

  “大人……”

  县丞首先拱手,语气激动道:“柿子酒能成,那么柿子醋肯定也能成,下官提议大人即刻增加人手,这门产业必须往大了搞!”

  说着忍不住舔了舔嘴角,满脸亢奋又道:“琅琊郡地广人稀,北有蒙山山麓八百余里,倘若漫山遍野的柿子全都摘光,我们琅琊县一年收入怕是要翻几千番。”

  全县收入翻几千番?

  这得是何等耀眼的吏治。

  哪怕现在是战乱时节,这等吏治成绩也足以名扬天下。

  主薄同样挤过来,手足发颤道:“老朽请命,坐镇此间,我什么都不干了,就守着这两个作坊上工,大人求您给个机会,老朽一定要守着这两个作坊。”

  说着看了一眼作坊院中一筐一筐野柿子,有感而发道:“这都是钱啊!”

  ……

  众人心情激荡,唐峥的心情却渐渐平复下来,大家只看到酿酒酿醋已经成功,却忽视了如何才能把酒和醋变成钱。

  当此乱世之际,想把产品卖出去并不容易,举世百姓都很穷苦,想卖个暴利肯定不行。

  所以,得薄利多销。

  薄利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得大批量生产,大地域售卖,单凭琅琊郡的百姓,消耗不了这么多酒和醋。

  而且,这门产业不能归于县衙,唐峥必须得攥在自己手里,他需要找代理和亲信来经营这件事。

  唐峥忽然看向阿奴,脸色变得如水温柔。

  “妹子,你刚才喂我吃饭,宛如妻子一般,小五哥哥很喜欢。”

  阿奴脸色羞红,双手局促不安搓着衣角。

  唐峥忽然咳嗽一声,转头对李偏将道:“留下四百兵丁,负责看护作坊,你亲自带领一百兵丁跟着我,本官要去个地方办点事……”

  ……

  夜色迷离,有风轻荡,一百兵丁点燃火把照亮前路,一条山村小径曲折蜿蜒。

  小径两旁全是荒草,荒草地里虫鸣声声。

  唐峥单手牵着阿奴,李偏将和一百兵丁追随其后,少女脸蛋儿红彤彤的,只觉小胸口一直在噗通噗通不听的跳。

  “大人,末将知道售卖货物有难题……”

  李偏将忽然开口,面色坚定道:“倘若大人觉得头疼,末将可以担负这个责任,末将从军五载,且曾受过军师调教,只要大人开口说一声,末将可以脱了这身甲胄做商贾!”

  唐峥看他一眼,沉吟道:“酿酒酿醋非是小事,售卖换钱同样不是小事,本官须得建立一个强大的商队,此事凭你一人无法成功,所以还得发动百姓,百姓才是最大的力量。但是这需要钱,府库里没钱了!”

  一群兵丁相互对视,那个偏将想了想道:“末将从军五载,手头勉强有些闲钱,原本想着娶一房媳妇供养老母,大人若是急用可以拿去用……我也知道建立商队很麻烦,刚开始的时候需要钱,琅琊县的百姓都很穷,穷到没钱做盘缠去外地,大人,末将那些闲钱给您用……”

  唐峥有些感动,不过却摇头拒绝道:“当兵卖命的钱,我如何忍心用?况且你乃本官麾下第一偏将,我还想着让你帮我练更多的兵,倘若你脱了甲胄做商贾,我去哪里寻找好将领?”

  见到偏将还想说话,唐峥冲他摆了摆手,再次道:“此事勿要再提,天色已晚,护我赶路!”

  “遵命!”

  偏将胸膛一停,带领一部分兵丁头前开路,另有一部分兵丁则在后面,两拨人恰好把唐峥护在队伍中间。

  唐峥转头看向阿奴,微笑道:“走吧,带哥哥去你的娘家。”

  他第一次用了娘家两个字。

  阿奴怔了一怔,随即胸口砰砰直跳,脸色涨红道:“小五哥哥,我……我……人家心里好生欢喜……”

  唐峥轻轻碰触她的秀发,温声道:“你今日喂我吃饭那一刻,我心里也好生欢喜,阿奴你知道么,我本来……我本来是不能娶你的,但是你喂我吃饭的那种温柔,让我忽然觉得不能够放弃。”

  这里面有些隐含的话不能说,暗指他自己乃是个穿越者,阿奴喜欢的应该是唐小五前身,所以他才说出不能娶阿奴的话。

  可惜阿奴心中欢喜异常,压根没有察觉这话中的异样,少女低头看着脚尖,轻声道:“小五哥哥,你对我真好。”

  唐峥哈哈一笑,陡然仰天长长吐出一口气,他感觉自己从某种纠结中解脱出来,心中喃喃对自己道:“其实,我就是唐小五。你已经不在了,我应该帮你过完这一生!”

  ……

  ……本章3200字,大章节。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5566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