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53章 有人抢钱

第53章 有人抢钱

  当日夜,琅琊县再次发生了一场不为人知的火拼,唐峥猜的果然没错,那四百兵丁同样有人别具用心。

  虽然他以把相同的手腕震慑收心,但是仍有上百个兵丁选择叛乱,最终双方展开殊死搏斗,喊杀声持续了很久很久。

  等到尾声之时,唐峥手里只剩下三百二十个兵。

  这三百二十个兵,就是他目前所有的家底,因为这些人已经上了他的战车,每个人都参与了厮杀搏斗,除非唐峥倒台失势,否则只能永远跟着他……

  ……

  半个月后,琅琊之东,灌云县。

  一条半荒废官道,十几辆破旧牛车,阿奴父亲肩膀上搭着一条布巾,不时抄起来擦一擦脸上的汗水。

  然后这位汉子抬起手来往手心吐一口唾沫,奋起力气继续拉动身后的一辆大车。

  大车上全是钱啊!

  出来半个月,十几辆车的货物销售一空,换来的是一车一车海盐,还有阿奴父亲这一车的铜钱。

  满满当当,足足五百贯。

  五百贯,这是多少钱?当初唐峥收购柿子建作坊的时候,整个县衙府库也只有五百贯。

  结果商队仅仅出来一趟,竟然就挣到了五百贯钱。

  并且,还有装载了十几车海盐。

  之所以选择装盐,是因为民间缺钱。

  他们半个月踏遍了整个灌云县,甚至还延伸到了旁边的东海县,但是两大县域仍旧拿不出足够钱财购买货物,最后只能采用以物易物的方式做交易。

  这个时代,海盐同样是钱,阿奴父亲有民间百姓的小聪明,一番决断之后选择了换取海盐。

  琅琊县缺盐,这些东西拉回去就是钱。

  车队在半荒废的官道上努力前行,所有人全都奋起力气拉动大车,奈何车沉路颠,行走起来很费力。

  “刘大叔,我们来帮您……”

  一群兵丁忽然冲过来,讨好般对着阿奴父亲道:“大车货物太重,您就让我们搭一把手行不行,大叔您先歇歇,万万不可累着。”

  “不行!”

  阿奴父亲一脸严正,虽然口中喘息不已,仍旧拒绝帮助,大声道:“你们是俺家姑爷派来保护商队的,不是派来帮助拉车的,都把力气留好,这个世道不太平!”

  几个兵丁对视一眼,讪讪笑着继续讨好,道:“刘大叔您放心,虽然世道不太平,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素的,真要有人不开眼来劫道,兄弟们定然让他们来多少死多少,刘大叔您歇歇,歇歇啊,换我们拉车行不行,可不能累着您,您是侯爷的长辈哩……”

  “不行!”

  阿奴父亲再次摇头,抬手冲着手心吐了口唾沫,一边拉车一边大声又道:“你们得留着力气,当今世道不太平。”

  这真是个固执的汉子。

  几个兵丁有些失望,转头准备回归队伍那边。

  也就在这时,猛听半荒废官道两侧一声巨响,紧跟着见到百十口人蜂拥冲出,领头一人手持当中而立,大喝道:“呔,此山是我开……”

  “开你娘个腿,这里有山吗?”

  那几个兵丁刚刚保证没人敢来劫道,结果转眼之间就被打脸,恼羞成怒之下直接打断对方喊话,抽刀怒骂道:“哪里来的鳖孙,敢抢官家商队,识相得到立马滚蛋,走晚了只有一刀。”

  说话之间,唐峥派来的那一百兵丁同样抽刀在手,霎时间结成阵型护在车队四周,随时准备和对面厮杀迎战。

  对面那人冷然一笑,森森道:“如此说来,是没得谈了?很好,本来我们只想要点买路钱,现在改主意了,所有大车一辆也不留。”

  唐峥的兵丁顿时暴怒。

  其中一人忽然越众而出,横刀在手道:“本人乃琅琊县新任兵丁偏将,我叫吴穷,敢问阁下怎么称呼?”

  对面那人避而不答,只是强硬道:“留下大车,你们滚蛋。”

  吴穷勃然大怒,突然目光一闪,破口喝骂道:“好胆,原来你们是官兵充匪,难怪胆敢劫道,不怕撕破脸吗。”

  阿奴父亲一愣,想不通吴偏将为什么如此说。

  只听吴穷暴喝又道:“灌云县也是大周之属,县内并无山野毛贼,况且尔等手中皆有长刀,此刀乃是军伍配属之物。你们已经暴露身份,识相的立即给老子滚,倘若不然,唯有死战,只要我们有一个人活着回到琅琊县,我家侯爷立马知道是谁暗中对付他……”

  这吴穷偏将真的不错,无怪能被唐峥选为一百兵丁的头领,他一番言辞既指出劫道者身份,又强硬表示绝不退步,并且威胁死战硬拼,只要活着一人也会通风报信。

  对面劫道者明显迟疑起来,显然真是灌云县的官兵冒充劫匪。

  两方人马遥想对峙,大战之势一触即发。

  也就在这个时候,陡然路边走出一个青年儒生,冷冷道:“五车海盐,半车铜钱,回去告诉唐峥,就说此乃灌云县陈风收的税,本官身为县令,不能白走一趟……”

  原来这青年竟然是灌云县的县令。

  他言下之意很简单,五车海盐和半车铜钱乃是最低底限,身为县令亲自出马劫道,可见这个时代混乱到什么程度。

  “成交!”

  吴穷偏将陡然开口,转身对阿奴父亲道:“刘大叔,让大家留下五车海盐半车铜钱,咱们走……”

  阿奴父亲咬了咬牙,带领商队众人卸载铜钱,然后又留下五辆装载海盐的大车,剩余的则是小心翼翼拉着离开。

  双方兵马自始至终没有交火,唐峥这边的兵丁护卫着车队慢慢走出包围圈。

  吴穷偏将忽然回头轻喝,目光滚滚道:“陈风县令是吧,今日之事,吾必汇报我家侯爷。”

  那青年县令傲然一笑,淡淡道:“滚,你没资格跟本县说话,唐峥若有不服,让他来灌云县找我……”

  吴穷咬了咬牙,带领兵丁护卫车队离开。

  待到商队消失在官道尽头,有人忽然凑到陈风身侧,小心翼翼道:“陈大人,那个唐峥很不好惹,此人年纪轻轻胸有丘壑,收野柿,建作坊,挑动兵丁厮杀,进而收获兵权,他琅琊县有产业做底蕴,不需多久便有腾飞之象,到时此人招兵买马实力扩充,恐怕会来灌云报复今日之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581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