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60章 有人害怕了

第60章 有人害怕了

        “今日之事,怕是又不能成也……”

        孔如云暗暗一声叹息,眼中闪过一丝阴毒。

        但他仍然不愿放弃,咬牙又道:“陛下,臣弹劾他不肯上缴利润。”

        这话终于引起共鸣,满朝大臣顿时侧耳倾听。

        孔如云目光闪动几下,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大声念诵道:“据臣所查,唐峥的柿子产业极其暴利,他建立产业统共用了五百贯,然而短短三个月便挣了接近两千贯!”

        念到这里忍不住咽口唾沫,接着道:“这些钱除了六百贯归还府库借债,其它全被他给了自己岳父一家,他这是牢牢把产业抓在手里,分明想吃独食不上缴朝廷,陛下,臣弹劾……”

        女皇目光很冷,忽然问道:“你知道他归还了府库六百贯钱?”

        孔如云一时不查,连忙点头道:“臣调查过,确实还了六百贯,但是剩余的一千多贯他却……”

        “够了!”

        女皇陡然一声娇斥,厉喝道:“既然你知道他还了府库,为什么刚才还弹劾他中饱私囊?孔如云,你想死不成?”

        孔如云顿时一惊,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女皇负手而立,面上罩着的纱巾无风自动,悠悠道:“至于剩下的一千多贯,朕来告诉你他干了什么?他拿出五百贯采买家猪,给自己的麾下每天吃两顿肉,他还拿出另外的五百贯,命人亲自押送上缴朕的私库,他说这是送给我的分润,以后他的产业我都有分润……”

        孔如云一颗心沉到谷底。

        他所能想到的漏洞原来人家唐峥全都想到了,不但想到了,人家还提前弥补了,只有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上蹿下跳,刚才弹劾的罪名现在看来全是笑话。

        ……

        女皇忽然看向孔如云,口中冷冷吐出一个字,道:“滚!”

        一个滚字,勿需多说,这便代表着驱离朝堂,以后大周朝廷再也没有孔如云的位置。

        孔如云脸色阴沉无比,拱了拱手踉跄而出,他眼中有浓浓怨毒之色,几乎能喷溅出来杀死人。

        朝堂之中,忽然有个老人慢悠悠站了出来,世家小辈失利,老辈只能站出。

        这老人比孔如云更擅长口舌之辩,出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杀招,道:“女皇陛下,老臣也要弹劾,我奏那唐峥没有统兵练兵之能,他麾下的兵卒应该收归朝堂予以操练……”

        嗯哼?

        夺权?

        冠冕堂皇的杀招,釜底抽薪的毒计。

        满朝文武顿时把目光投射过来。

        这老货满脸笑眯眯,不紧不慢道:“根据琅琊县来报,说是唐峥练兵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时一个月,此人什么事不干故意和士卒同吃同睡,他每天强行让士卒念诵他的名字,而且要大喊毫无用途的口号,如此练兵之术闻所未闻,简直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可笑……”

        老东西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笑眯眯又道:“老臣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惋惜少年人空有想法没有能力……呵呵呵,琅琊县征兵已成事实,那么强行解散徒劳无益,老臣勉强有长者之风,不忍心看到少年人败坏钱财胡乱练兵,陛下何不亲赐一道旨意,将唐峥的新兵收归朝堂,长者服其劳,咱们帮他练。”

        朝堂里突然有人哈哈而笑,曾经的狱卒王朝满脸鄙夷道:“这个咱们指的是谁,不会是孔大儒您自己吧,我只听说大儒会读书,莫非练兵这种事也擅长?”

        老货淡淡一笑,竟然恬不知耻点了点头,笑眯眯道:“老夫确也擅长。”

        “呸!”王朝恶狠狠啐了一口。

        女皇突然微微轻笑,从袖中慢慢拿出一封书信,悠悠道:“孔老爱卿,你想不想听听唐峥怎么说?”

        老货面皮一抽,下意识道:“莫非他早有预料?”

        忽然反应过来,面色瞬间恢复庄重,笑眯眯点头道:“少年人不错,颇有几分灵性,老臣心中有些赞赏,权且听听他怎么说辞。”

        女皇悠悠一笑,慢慢展唐峥写来的信,念道:“老子练兵,关你屁事,谁若聒噪,闭上臭嘴,我知道有人眼红两千兵丁,说不定就想递爪子摘桃子,来啦,你来摘啊,老子在琅琊县等着你,信不信手指头全给你剁干净……”

        女皇故意模仿唐峥口吻,这封信读起来骂的那叫一个酣畅。

        老货笑眯眯的神情瞬间定格。

        朝堂里响起王朝肆无忌惮的笑。

        女皇曼妙的目光看向老货,悠悠道:“孔老爱卿,你刚才说想去帮唐峥练兵?”

        老货不敢去……

        ……

        琅琊县中,沂河之畔。

        一口一口大锅热气腾腾,一个一个汉子手拿大碗,碗中全是一块一块油脂滴答的肥肉,这些汉子稀里哗啦吃的风卷残云。

        每吃一口,仰天咆哮一声,两千多人的声音聚在一起,直如春雷滚滚震动天地。

        远处青山之上,有不少暗谍探头探脑,然后各自将沂河边的一切记录下来,再然后小心翼翼遁入山中急急抄小路离开,他们要把打探的消息递送回各自的势力。

        唐峥的练兵三策,已经到了第三策。

        当他练兵第一月的时候,无数探子都在暗中看笑话,有人甚至鄙夷声声,言称唐峥简直实在过家家。

        然而一个月之后,所有人都闭了嘴。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山林之中有个青年,此时正躲在一颗巨树后面窥视,这青年赫然正是黄巢,他亲自来打探唐峥练兵的事情。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黄巢再次出声,眼中全是愤恨。

        他遥遥望着山下河边,猛地恶狠狠挥拳砸树,宛如野兽低吼道:“他明明像儿戏一般练兵,为什么真让士卒建立了忠诚,明明只是喊一句口号,为什么一个月后士卒会如此的狂热?该死,真的该死啊啊啊。”

        沂河之畔,两千兵丁已然进食完毕,忽然屠彪和吴穷两个偏将一声喊,霎时间两千人轰隆站起来,这些兵卒想也不想跳入河中,然后捉对厮杀,出手凶悍无比。

        河边还有一个校场,摆放着石锤石锁滚木狼牙,又有挖掘很深的壕沟,亦有搭建模仿的守城鹿角。

        这些训练士卒们每一项都能玩出花。

        唐峥赤膊上身站在河边,忽然转身悠悠而行,道:“两千强兵,已然成矣,我琅琊县从此不虞周边滋扰,剩下只有我打别人的份……”

        县丞和主薄对视一眼,两人小心翼翼迎了上来,连连恭维道:“大人真是好手腕,这练兵才练了两策,兵卒已然忠诚强横,不知您第三策又是什么?”

        问道这里停了一停,似乎生怕引起唐峥不悦,紧跟着又道:“下官等人并不想打探什么,只是提醒大人今日恰好是第三策开始的时间。”

        唐峥微微一笑,道:“其实练兵两策之后,两千兵丁已成悍卒,无论拉出去和哪一派势力争斗,我这些兵卒绝不会弱人。但是本官并不满足于此,我练兵第三策分为两个部分……”

        “第三策又分为两个部分?”

        县丞和主薄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稀奇。

        唐峥负手慢慢走动,口中淡淡解释道:“第一部分,我要士卒读书识字!”

        说着看了一眼河中操练的士卒,继续又道:“从今天开始,这些士卒要跟着我的弟子一起学习,上午读书识字,下午听我说书,本官的目标很简单,一个月之后这些人至少要认两百个字。”

        县丞和主薄面面相觑,愕然道:“哪有让士卒读书识字的道理?”

        唐峥微微一笑,对此不置可否,他仰天看一眼天色,接着又道:“至于第三策下半部分,本官要改变军队的编制制度,每十个兵卒为一班,每三个班为一个连,每三个连又为一个营,两千兵卒恰好是两个营,军中设立班副制度,正职管作战,副职抓思想,然后配合士卒读书识字之事,把这支军队打造成最强的家底。”

        县丞和主薄一脸茫然,明显听的迷糊不解其意。

        ……

        就在这时,猛见一个探子轰隆跑来,单膝跪地大声道:“启禀大人,大事不好,麾下刚刚得到消息,说是灌云县县令尽起兵卒一千,正欲踏足我琅琊县边界之地,此人曾夺我县财富,这次怕是又要如此……”

        唐峥目光一闪,微微摇头道:“恰恰相反,本官觉得他是来讲和的。”

        众人一呆,愕然道:“讲和?带着一千兵丁讲和?”

        唐峥哈哈大笑,语带深意道:“不带兵丁,他没底气。”

        猛然一挥大手,沉声道:“命令士卒即刻聚集成军,随本官去看看传说中的灌云县令!他想讲和,我要他低头认错……”

        唐峥练出两千强兵,灌云县令明显害怕了。

        ……

        ……淋雨了,高烧39度,强忍着码了一章设定早上7点自动上传,第二章等我明天天亮去吊完水再写行不行,谢谢大家,请不要骂。这会儿头疼,身上感觉很冷,撑不住了,我先去睡会觉暖和暖和。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6235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