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62章 演戏目的,剑指徐州

第62章 演戏目的,剑指徐州

        “够了……”

        小主公再次一声娇斥,猛然从怀里抽出一柄匕,故作大怒道:“哪边再敢聒噪,本公主罢免他家县令……”

        罢免县令?

        这话有杀伤力,双方士卒顿时住口。

        其实罢免一家县令哪有这么简单,大周只有六个县,唐峥和陈风都是一县之长,这简直就是封疆大吏的级别,想要罢免可不是一个公主能够做到。

        但是普通士卒不懂,只会害怕公主真有这个权利。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无论唐峥和陈风都是一时俊彦,能让麾下士卒忠诚如此,可见练兵一道都有所长。

        小主公轻哼一声,先是看向陈风那边,俏脸忽然一寒,叱喝道:“大师兄,你怎么说?我家唐峥要一百车海盐五千贯铜钱,你什么时候把东西准备好……”

        她很聪明,并不是那种花瓶似的女子,一边喊着对方大师兄,一边却说我家唐峥要赔偿,语中有所暗示,非细听不能察觉。

        她开头问的是陈风怎么说,结尾却直接问你真么时候把东西准备好,这是赤果果的拉偏仗,骨子里透着一股不讲理。

        陈风苦笑一声,拱手诉苦道:“师妹啊,我灌云县穷的叮当响,倘若真能拿出一百车海盐五千贯铜钱,当初我犯不上去捞那点东西惹人嫌。”

        小主公轻哼一声,故作不悦道:“你抢了琅琊县的商队,这便是打了唐峥的脸,他有资格讨要赔偿,否则以后他怎么做县令?”

        “我知道……”

        陈风轻轻吐出一口气,道:“所以我愿意赔偿,但是数额不能太大,翻二十番肯定不行,我最多同意翻一番,就这还得缓上一缓,最快也得开春才能备齐,唉,县中百姓穷苦潦倒,为兄狠不下心加征税收!”

        自古谈判皆如此,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但是人家陈风很聪明,我认栽,也愿意陪,不过你要价太高,所以我只能按我的能力来,而且我还哭穷,把老百姓的名头放前面。

        小主公深深看他一眼,跺了跺脚似乎很是气怒,道:“大师兄,你越无耻了。”

        虽然指责陈风,但却没有继续,转头又看向唐峥,语气变得比较温柔,道:“小五,你怎么说……”

        唐峥鼻孔向天,装出一副骄傲不逊姿态,冷哼道:“翻倍二十番,一个不能少,如果他不给,我就自己拿。”

        “这他妈是个愣头青啊……”对面所有人心底都闪过这个念头,看向唐峥的眼神都有些不太爽。

        自古谈判规矩,都是有来有往,做事哪有你这样的,逮住一个说法死咬着不撒口,属王八的吗?

        小主公似乎也觉得丢了颜面,又在那里跺脚生气,道:“你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么,陈风毕竟是我大师兄……”

        唐峥还是鼻孔向天,一脸欠揍道:“翻倍二十番,一个不能少,李倩你告诉他,如果他不给,我就自己拿,我有两千精兵,他灌云县只有一千,你可以让他问问我麾下的兵卒,我麾下兵卒全是疯子不怕死。”

        这纯粹就是玩横的,不讲理,我说的就是理,你要不同意那咱们就拼一场,我死一千个兵还剩一千,你死一千个兵就成了光棍司令。

        世上最怕这种不讲理不计后果的人,唐峥就是故意要让人感觉他就是这种不计后果的人。

        典型的损人不利己,压根不考虑自己会死一千个兵。

        都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虽然我唐峥现在也算是穿鞋的人,但是我干的还是光着脚不讲理的那种事。

        ……

        陈风忽然长长吸了一口气,仿佛心中极其愤怒,咆哮道:“成交,翻二十番,一百车海盐,五千贯铜钱,本官今日认栽,但你要给我时间……”

        说着脸上显出悲怜天人之色,十分痛苦道:“我灌云县土地贫瘠,县中百姓穷困潦倒,本县该死,惹了你这愣头青,我会给你补偿,但是请你宽限时间,一百车海盐我要慢慢的凑,五千贯铜钱也要慢慢的攒,本官是灌云县的罪人,我不该招惹你这个强横的人。”

        唐峥终于不再鼻孔朝天,似乎被陈风的说辞而感动,忽然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事情。”

        陈风似乎很意动,连忙道:“敢请指教!”

        唐峥嘿嘿一笑,突然抬脚前行几步,道:“两县携手展,琅琊县为主,灌云县为次,但是你我之间没有主次之分,咱们一起为两县百姓做点事。”

        说到这里脸上也露出悲怜天人之色,黯然感慨道:“唉,灌云县确实太穷了,本官心里也是不忍,我在琅琊县搞了柿子产业,百姓慢慢都会变得富裕,我准备在灌云县也搞点产业,相信灌云的百姓也会慢慢变得富裕,怎么样陈风县令,这个提议你肯否?”

        陈风似乎被唐峥折服,忽然双手一拱弯腰下去,郑重道:“若能如此,两县之福也,本官岂敢不肯,我当扫榻以待……”

        “好!果然不愧是灌云父母官!”

        唐峥连忙上前,一把将陈风扶起,两个县令对视大笑,爽朗的声音直冲天际,仿佛都为对方的举止折服,产生了一见如故的友谊。

        彼时官道远处,两县有一些百姓远远朝这边窥视,见此情况忍不住心生感慨,各自夸奖道:“俺家县令,真是好人……”

        然后灌云县这边百姓看唐峥有些顺眼,相互交头接耳道:“这个唐大人很不错啊,竟然知道替咱们灌云县做考虑。”

        琅琊县这边百姓则是称赞陈风,不断点头道:“这人还可以,以后勉强能可以跟着咱家县令混……”

        一场刀兵,战祸弥消。

        虽然双方的兵卒还是互相不顺眼,但是老大都讲和了还能咋样,况且此次讲和还是琅琊县为主,唐峥手底下的兵卒感觉也能接受。

        至于灌云县那帮兵丁都是老兵油子,自然不会因为点滴小事去和一群疯子拼斗。

        琅琊县疯子兵,县令是个愣头青……

        这个说法渐渐传扬开来。

        这正是唐峥故意要做的宣传。

        ……

        大周都城,临淄皇宫。

        傍晚,有风!

        一个宫女小心点燃两根巨大的牛油火烛,照的女皇书房亮白犹如白昼,牛油火烛噼啪燃烧声中,女皇正在低头翻看几封秘谍书信。

        书房里还有几人,分别是军师韩图,怀王李怀云,大帅唐无敌,此外还有山东大家世族的几个族长,最后一个却是浑身不自在的王朝。

        这货次参加高级别议事,显然还有些不适应身份。

        女皇忽然把书信放下,微笑道:“成了,唐峥和陈风演了一场戏,双方喊打喊杀,瞒过了外人,从此琅琊县和灌云县将会携手合作,琅琊县挥山川土地优势,灌云县依靠海盐和渔业赚钱,两家县令共同给我上书,明年将给朝廷上缴一万贯税入……”

        “这么多?”

        众人都没有说话,唯独王朝下意识出口,这货对唐峥一直很不错,忍不住担忧道:“一万贯税入,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小五才刚刚当官,陛下是不是给他减减?”

        女皇微笑不语,旁边唐无敌踢了王朝一脚,恨铁不成钢道:“要你多话?闭上鸟嘴,一万贯乃是唐峥和陈风共同所出,他自己只需要出五千贯而已……”

        “那也很多啊!”

        王朝还是有些替唐峥担心,忍不住道:“陈风是军师高徒,身后有一大帮师兄弟相助,小五他有啥,这娃娃只能靠自己。”

        女皇还是微笑不语,唐无敌无奈又踢了王朝一脚,训斥道:“再敢聒噪以后别说是老子的人,他奶奶的,小五只能靠自己,你怕是不知道他家大人有多少……”

        王朝这才想起来,最近似乎老听说唐峥家中有几个狠人长辈。

        女皇缓缓起身,将那些密信一封一封放到火烛上点燃,道:“其实琅琊县和灌云县携手挣钱只是掩盖外人的手法,真正之目的乃是奔着徐州北部的重县宿迁,我大周建国在山东一隅,若想逐鹿中原必须西进徐州,唐峥和陈风抱负不小,这俩人总共三千兵马就想吃下宿迁。”

        “宿迁,俺的老娘……”

        王朝下意识咽口唾沫,忍不住道:“那是兵家重镇,驻兵足足一万。”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6499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