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68章 一网十万斤

第68章 一网十万斤

        陈风激动的满脸通红,双手死命抓着唐峥衣袖,这货明显有些口歪眼斜迹象,大声道:“唐兄,成了,成了啊,鱼,好多的鱼,这一网,这一网,这一网怕是得有一万斤……”

        能担任大周六县之一的县令,陈风绝对是举足轻重的封疆大吏,然而这一刻兴奋欢喜的宛如孩子,口中说出的话都有些不利索。

        唐峥对他嗤之以鼻,轻哼道:“一网才一万斤鱼?那也太对不起咱们的努力了!翻个十番吧,十番勉强还靠谱……”

        “多少?”

        陈风声音都在颤。

        唐峥看他一眼,笑眯眯再次道:“十番!”

        陈风‘噶’的一声,双眼翻白抽了过去。

        他说一网万斤,唐峥张口翻了十番,这是什么概念,岂不是一网十万斤鱼?

        最主要的是,冬捕不止拉一网就完事了啊,整个云蒙湖宽有十里,这片水域之下生最少生长着几百万斤鱼,只要按照刚才的法子多拉上几网,这个冬天再也不会缺粮食。

        此时那些壮汉已经开始收鱼,转眼间一筐,转眼间又是一筐,然而渔网中的鱼仿佛永远也收不完,几十个筐子装满后渔网竟然还是拉不动。

        陈风双手都在哆嗦,这次真的变成口歪眼斜,唐峥只听这货嘴里不断念念叨叨,道:“怕是真有十万斤,怕是真有十万斤,一网十万斤,啊哈哈哈,一网十万斤……”

        唐峥无奈翻个白眼。

        一网十万斤而已,竟然震撼到口歪眼斜,若是告诉陈风后世有个查干湖冬捕,曾经创造了一网16.8万公斤的记录,那这货不得口吐白沫直接昏倒啊,16.8万公斤那可是接近四十万斤。

        后世查干湖冬捕,已经成为了一项旅游文化节,唐峥曾经去看过一次,那才叫真正的震撼。一网几十万斤鱼,而且采用的同样是纯人工作业,没有任何现代机械参与其中,唯一不同的也就是拉网使用健马,但是健马哪里有犍牛的力气大?

        冬捕,简直是个神奇的奇迹,只要渔网够大够长,甚至有人说一网能捕百万斤鱼。

        如果不是担心这时代绳子不够有力,唐峥真想试试搞一张千丈巨网来捕鱼。

        ……

        负责收鱼的壮汉足有几百人,不断抬着装满大鱼的筐子在冰面狂奔,抬到岸边又有一群壮汉迅接手,然后用几杆大秤一筐一筐给鱼称重。

        一百斤

        两百斤

        五百斤

        一千斤……

        转眼之间,数字已经突破了五千斤。

        称重是必须的,统计了数字才好做接下来的事情。

        不管是继续捕鱼还是拿去售卖,统计出一网所捕之数都是很有必要的前提。

        但是鱼太多了,已经顾不得精细称重,每每一个大筐挂上秤杆之时,负责掌秤的小吏只是急急一瞥,然后匆匆拿笔往纸上一记,接着便这样大吼一句,道:“第七十七筐,一百四十斤,快快快,抬走抬走,下一筐,下一筐……”

        收鱼不断继续。

        抬筐不断继续。

        称重也在不断继续!

        然而绞盘这边的渔网还是拉不动。

        冰面上不断有小吏来回奔走,将崭新的称重数字报给唐峥和陈风:

        “启禀大人,五千斤了!”

        “启禀大人,八千斤了!”

        “大人大人,破两万斤了啊,两万斤……”

        “五万,五万啊!”

        当称重数字突破八万斤的时候,拉动渔网的绞盘终于又能转动,此时陈风已经震撼到浑身打摆子,口歪眼斜不断哆嗦道:“这还得了,这还得了,八万多斤鱼,渔网才拉一半!”

        他是军师高徒,更是大周六县之一的封疆大吏,堪称当世年轻俊彦,然而这一刻表现连老农都不如。

        但是唐峥很赞赏他。

        也许正是因为肩有重担,所以才更能体会收获的喜悦,因为这些鱼不仅仅是数字,它能救活无数饥寒交迫的人。

        陈风在震撼,百姓们在欢呼,伴随着一筐一筐大鱼被抬到岸边,这种欢呼渐渐变成了亢奋的咆哮。

        人群之中,那些大周官员被挤得东倒西歪,有人目光之中还带着震愕,满不相信道:“竟然有鱼,竟然真的捕到了鱼。”

        何止捕到了鱼,而且还是七八万斤鱼,并且渔网才拉了一半,那么全部拉上来得有多少鱼。

        十万斤?

        恐怕最少也得十万斤!

        这还只是一网,如果两网呢,三网呢,五网十网呢?

        这些大臣相互对视一眼,眼中明显都闪烁出一丝贪婪。

        数九严寒,青黄不接,整个天下都缺粮食,然而琅琊县却在冬天捕到了鱼。

        树皮都能当粮食,何况是肥美异常的鱼。

        这鱼在老百姓眼里是粮食,但是在官员眼中却不仅仅是粮食,乱世之中粮食就是势力。

        “陛下……”

        一个大臣忽然越众而出,挤到女皇身后大声道:“琅琊冬捕之法,必须收归朝廷,此法可活万民,得之功传千代。”

        他话未说完,又有大臣冲了过来,急急道:“法子要献,鱼也要献,琅琊是大周属地,云蒙湖是大周财产,这些鱼不能任由琅琊县私分,应该上缴朝堂统一分配……”

        女皇不置可否,忽然意有所指道:“这次不是琅琊县私分,灌云县也参与其间!”

        众大臣一怔,有人忍不住去看四周,随即才想起军师并不在此,似乎和唐无敌等人消失很长一段时间了。

        女皇继续道:“陈风平日温文尔雅,骨子里也是个桀骜的人,他少年之时曾宏愿,要养万民以护汉家,你们动他的鱼他会拼命的,眼下军师不在,朕不愿强逼陈风……”

        有人畏缩后退,但是仍旧有人不肯甘心,目光闪闪道:“军师那一份不好动,唐峥那一份总可以吧,此子已经搞了柿子产业,没必要再把渔业也攥在手里,陛下何不下旨征缴他的份额,然后由朝廷统一做分配。”

        这人似乎怕女皇迟疑,说完又急急补充一句,道:“臣知唐峥也有后台,但是他的后台不硬……”

        突然察觉失言,讪讪尬笑闭嘴。

        女皇瞥了这人一眼,淡淡冷哼道:“陈风你们不敢抢,唐峥反倒敢抢了?还说他后台不硬,这话朕听了想笑。”

        说到这里顿了一顿,语气不知为何有些异样,幽幽道:“惹他,朕不愿,陈风还懂得温文尔雅,只在利益受损的时候和人拼命,但是唐峥不同,别人不惹他他都想惹事……惹他,朕不愿,免得他将来打我……”

        最后这句话声若蚊蝇,明显是女皇在自说自话,在场众人谁都没有听清,即便听清了恐怕也会认为女皇是口误。

        那大臣很是不甘,硬着头皮又道:“此子无非仗着唐无敌和怀王两人照看,但是他们的情谊并不深,勉强只算是长辈对小辈的欣赏而已,陛下若是担心唐大帅和怀王面上不好看,臣可以出面唱这个黑脸。”

        女皇大有深意又瞥他一眼,忽然淡淡道:“好啊,那你去啊!”

        那大臣顿时大喜。

        ……

        云蒙冰面之上,巨网终于全部收起,这一网实在是捕了太多了的鱼,所有人几乎都累脱了力。

        一个小吏狂奔而来,额头上冒着丝丝热气,他手里拿着记载称重的书册,兴奋对唐峥禀报道:“大人,十二万斤,十二万斤啊,一网就抓了十二万斤鱼,咱们琅琊县要了啊……”

        “才十二万斤?”

        唐峥略略有些不满,拿过册子低头翻看一眼。

        他不满足,陈风却极其满足,这位灌云县大佬双手不断猛搓,忽然嘿嘿讪笑几声,凑过来道:“唐兄唐兄,能不能先让我装车,灌云县那边拖不起,须得快快把鱼运回去。”

        他明明比唐峥大好几岁,然后一口一个唐兄唐兄的喊。

        唐峥被喊的有些汗颜,不过却摇头拒绝了陈风的请求,道:“这些鱼不能给你……”

        陈风顿时一愕,道:“这却为何?”

        唐峥徐徐吐出一口气,忽然伸手一指云蒙湖四周,面色肃重道:“你看看,寒风凛冽,百姓瑟瑟抖,他们同样拖不起,拖下去同样会死人……”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接着又道:“我刚刚已经喝令本县县丞,让他在湖边最少架起一百口大锅,直接清水炖大鱼,先让百姓们吃一顿。”

        陈风面色有些不好看,略带愤怒道:“你只想着琅琊百姓,那我灌云百姓咋办?你琅琊百姓是人,难道我灌云百姓不是人?”

        唐峥连忙安抚,郑重保证道:“陈兄勿要着急,咱们可以再次下网,第二网不管抓到多少鱼,我做主全都让你拉回去,如何?”

        陈风抬头看了看天色,皱眉沉吟道:“日头已近晌午,就算今天还能再捕一网,但是收网收鱼都需时间,装车上路怕是要挨到天黑……”

        说着咬了咬牙,大声道:“我不同意,我必须现在就装车,第一网十二万斤,你留六万开锅炖鱼,我拿六万直接装车,第二网咱们同样这么分,你留一半,我拿一半……唐兄,你不要逼我,灌云县已经饿死很多人,你不要逼我……”

        唐峥目视他的眼睛,陈风眼角明显泛红,唐峥长长吐出一口气,叹息道:“好吧!”

        两位大佬争论结束,那小吏顿时知道该怎么做,这小子是个机灵人,陡然转身在冰面上狂奔,一边狂奔一边还大喊大叫,声嘶力竭道:“县令恩德,开锅煮鱼,县令恩德,开锅煮鱼啦,百姓们,马上就有东西吃啦,马上就有东西吃啊。不要钱,不要钱,这是县令隆恩,县令的隆恩……”

        这一番喊话比刚才捕鱼收网引起的轰动更大,但听岸边无数百姓欢呼,声浪震得群山都在颤抖。

        人群之中,那个年轻女子怔怔抱着女儿,怀中小丫头很是兴奋,渴盼声声道:“娘亲,鱼,吃鱼,县令免费给我们吃鱼……”

        女子使劲把小家伙抱在怀里,极目眺望冰面上一个少年身影,不知为何脸上一阵火辣辣烧,想起自己问少年需不需要暖脚的话。

        “原来他是县令,他是咱家的县令……”

        女子抱着小孩,怔怔站在那里,湖边虽有寒风凌冽,但是心中只觉很暖,有这样的县令庇护,这个冬天不用担心饿死了呢。

        ……

        ……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7488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