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86章 种田你也别安生

第86章 种田你也别安生

        唐峥攥了攥拳,忽然又问阿奴道:“此前柿子产业售卖酒水,统共还剩下多少余钱?”

        阿奴想也不想直接回答,一分一毫不差道:“总计一千七百贯,零头二百四十枚,我爹爹专门挖了个钱窖,每天带人巡视十几趟。”

        “全都拿出来,今天就要用。”

        “全都拿出来,那可是一千七百贯。”

        唐峥缓缓吐出一口气,沉声道:“买粮食,发工钱,雇木匠,造农具。”

        他一连说了四项,每一项都是极大开支,阿奴明显有些担忧,不过仍然点头答应。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化雪之后反而更冷,唐峥看到阿奴悄然打个哆嗦,连忙道:“咱们先回家再说,开荒的事情下午办,下午你也不用跟着出来,在家里帮我洗衣服……”

        其实他哪里有几件衣服要洗,分明是不愿意小丫头出来被冻着。

        阿奴没有搭话这话,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好半天过去之后,这丫头才突然道:“小五哥哥,昨天李倩姐姐找我了,她让我劝劝你不要辞官,她说只要你愿意当官,她可以去帮你把官职要回来。”

        小丫头明着在说官职,但是眸子之中明显蕴含别的意思。

        唐峥若有所思看她一眼,伸手攥住她略显粗糙的手掌,温声道:“如果非要在李倩和你之间选一个,我更希望携手一生者是个青梅竹马的人,李倩虽然也很不错,但她乃是大周公主,将来我未必会效忠大周,所以……”

        剩下的话唐峥没有继续说,但是阿奴的眸子明显在发闪。她是个出身贫寒的农家少女,这些时日很担心小五哥哥抛弃自己选择别人。

        两人正准备回转,忽然听到身后有人高声在叫,然后只见一个汉子急急前来,恭敬出声道:“启禀主公,有客人来访。”

        唐峥目光一闪,皱眉问道:“谁?”

        汉子面色有些古怪,悄悄看了阿奴一眼。

        这动作让唐峥心里一动,沉吟道:“难道是李倩?”

        汉子连忙摇头,拨浪鼓一般道:“不是小公主,麾下认得小公主,这次来的是个漂亮姑娘,她说和您是熟人。”

        “熟人?”

        唐峥有些迷惑。

        那汉子面色更加古怪,忽然道:“主公,您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那姑娘她…那姑娘她……”

        期期艾艾半天,显然不方便在阿奴面前说,唐峥转头看了一眼阿奴,忽然轻笑道:“既然这浑货故意不说,我偏偏要带你一起去看。”

        汉子张了张口。

        阿奴柔柔一笑,道:“小五哥哥,我忽然记得娘亲喊我回家一趟,今天就不陪你了好不好,阿奴过几天再来好不好。”

        “不好!”

        唐峥一把拉住她,沉声道:“走,跟我回去看看。”

        有些霸道,但是很有担当,阿奴又是柔柔一笑,没再坚持说回娘家的话。

        那汉子见此情况,连忙转身在前头领路,唐峥大手攥住阿奴手掌,跟在后面朝着唐家庄走。

        ……

        路并不远,几盏茶到家。

        这时唐峥才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刚刚那属下面色有些古怪。

        但见家门口的小院,赫然听着一辆木质马车,车厢描绘淡彩,雕琢群鸟嬉戏,这一看就是个大户人家女子的车架,第一眼看去便透着丝丝文静和典雅。

        这辆马车唐峥很眼熟。

        马车后面还跟着七八辆牛车,上面装载满满当当全是货物,从粮食到布匹,从家具到铜钱,生活百样用具,铜盆铁锅铜镜,这分明是搬家来此的架势,最古怪的是每辆车上都罩着红绸缎……

        此时家门口沸沸扬扬全是人。

        一群壮汉正在从车上卸东西。

        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小丫鬟来回跑动,不时呵斥汉子们卸东西的时候注意点。

        很热闹的场景,也是很熟悉的场景,这样的场景令人一看便知,分明是搬家来此欲要落户的情况。

        但是到底是谁来啊?

        也就在这时,唐峥院子里走出一个人影,果然真是个女子,而且也真是个熟人。

        “唐峥小弟……”

        女子远远冲他招手,脸上略带促狭的温婉笑意,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竟然是凌飞雪!

        这女子当初匆匆见过两次,相互间并没有很深交情吧?

        唐峥满头雾水,拉着阿奴走了过去,他满腹好奇指了指眼前那些牛车,试探道:“凌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飞雪展颜一笑,道:“家父是大周礼部尚书……”

        这回答有些无头无脑,分明跟唐峥的问话不在一条线上,唐峥愣了一愣,忍不住道:“我自然知道凌老先生是礼部尚书,可是这和你大车小包来我唐家庄有什么瓜葛?”

        凌飞雪又是展颜一笑,道:“此前大周初建,封过不少功臣,然而只是给了虚名,并未落实相应封赏。”

        “然后呢?”唐峥心里隐约有些猜测。

        凌飞雪终于揭晓答案,轻声笑道:“家父身为礼部尚书,获封大周开国国公之爵,就在昨日早朝,女皇赐下了一千两百户实食邑。”

        说着看了一眼唐峥,又道:“并封土地三千六百亩,具由凌家自主开荒耕作……”

        这封赏够大的!

        也就是搁在乱世之时,才能有这么厚重的封赏,倘若是三百年前那种盛世,国公能封个实食邑两百户已算重封。

        而且还给三千六百亩土地,这简直是骇人听闻的厚赐。

        本来朝堂封赏是朝堂的事,跟唐峥八竿子也扯不到关系,但是唐峥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人挖沟给围了。

        他下意识咽口唾沫,忽然抬头看着凌飞雪,试探道:“凌姑娘刚才这番话,莫非是给我下个通知?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凌家封地就在我唐家庄……”

        凌飞雪促狭眨眨眼,点头道:“答对了!凌家整整三千六百封地,就在你唐家庄的边上,凌家也即将在唐家庄旁边新起一片庄子,作为家父安享晚年归隐之处。”

        唐峥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苦笑道:“我见过凌大人两次,好像好不到五十岁吧,如此春秋鼎盛的朝堂大佬,无论如何也谈不上安享晚年辞官隐居吧?”

        “所以,现在先由我来坐镇喽。”

        凌飞雪再次眨眨眼睛,忽然屈膝给唐峥行了一个女子礼,恬静淡雅道:“唐峥小弟,以后咱们是邻居了,还请多多照看姐姐几分,帮我把家业拾掇起来……”

        唐峥又是张了张嘴巴。

        他转头看了看在场牛车,突然转头又看向凌飞雪,问道:“这次大周分封食邑,不知有多少人获封?”

        凌飞雪面色不变,微笑回答道:“家父是陛下最倚重的老臣。”

        明白了,这次女皇就封了凌尚书一人。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9512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