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91章 放任自流之法

第91章 放任自流之法

  河畔有风,寒风很冷,然而唐峥的话语却仿佛一团热火,点燃了在场所有人心中的沸腾。

  “我知道你们不敢相信,土地怎么会私分呢,穷哈哈有什么资格分土地?”

  唐峥深吸一口气,努力把声音笼罩全场,大声道:“但是我今天偏偏就分了,大家看到没有,眼前是一万亩荒地,唐家庄后面还有二十里荒山,全都分,分给每一个人。”

  他目视众人表情,忽然喊出一个人名字,道:“吴穷,你过来。”

  吴穷连忙出列,脸上隐隐带着激动。

  唐峥低头看着他,然后伸手指了指不远处,道:“你是我麾下偏将,半年来颇有建功,虽然你提刀从戎不需土地,但是你肯定也有家小需要供养,看到那边没有,自己去划十亩地出来,以后这十亩地就是你的口粮田,如果妻儿没有能力耕种,你可以雇人帮你去操持……”

  吴穷满脸兴奋,然不住搓了搓大手。

  土地这东西对华夏百姓天然具有巨大吸引力,纵有家财万贯,不如耕地一片,唯有握着土地在手,心里才会觉得踏实安生。

  吴穷按捺不住心中兴奋,转头就要跑去划地。

  “等一等……”

  唐峥忽然喊住他,沉声又道:“有个事先得给你说明白,这十亩地虽然分给了你,但是并非那种永业田,这些土地的产权仍旧属于我,你分过去只是负责种地拿收益。”

  见吴穷有些不能领会,微笑解释又道:“这个办法大约类似地主雇佣长工,但是我绝不会像雇佣长工那般剥削人,以前百姓租种土地,需要上缴七成收益,我这个划分土地不一样,因为我只要半成税收……”

  半成税收?

  这简直是天大便宜。

  即使是盛世朝堂,最宽松的税赋也是十税一,并且这还是永业田,如果是私自开荒种田至少得是十税二。

  现在唐峥却许诺只收半成,简直和不收没有任何区别。

  他看了一眼吴穷,再次微笑道:“怎么样,这个税收方式你同不同意?同意就去划地,以后地就属于你的,虽然名义上产权归我,但也仅仅只是个名义上归我……”

  吴穷明显兴奋到不行,连连点头道:“主公放心,末将明白,十亩地名义上属于您,但是耕种劳作任凭俺,只要能够上缴半成税收,俺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这纯粹就是属于自己的地。

  唐峥点了点头,笑着挥手道:“既然听明白了,那边划地去吧。”

  吴穷嗷嗷一嗓子,狂风般奔跑出去。

  唐峥又看向众人,再次喊出一个名字,道:“屠彪,你出来……”

  这又是一个偏将,最早乃是盐帮的首领,后来迫于胖大婶凶威投降唐峥,经过练兵三策以后被洗脑变成了拥趸。

  唐峥对他一视同仁,微笑道:“你也能分十亩,自己去划土地吧。”

  屠彪咧嘴大笑,笑得连小孩子都不如,脸上挂着彪呼呼的憨傻表情,哪里还有江湖豪客的半点影子。

  唐峥又看向麾下一千士兵,突然放声高喝道:“尔等众人同样如此,按照人头每人五亩,不准多贪多占,但也不会少你半分。”

  众手下狂喜高呼,声浪滚滚如洪流。

  唐峥最后看向那些百姓,微笑道:“你们也一样,按人头分五亩,倘若一家有五口人,那便是二十五亩口粮田……”

  百姓也跟着欢呼,声浪越发滚滚。

  ……

  “成了!”

  唐峥心满意足深吸口气,纵身一跃从大石头跳了下来。

  凌飞雪忽然上前,目光明显闪烁异彩,道:“你这个办法很好,我凌家能不能效仿?”

  “随便你啊!”

  唐峥看她一眼,满不在乎道:“只要你舍得损失收益,完全可以跟着这么搞。不过我丑话先得说在前头,你家三千多亩地可也不少,到了收获季节收租之时,千万不要抱怨租子低廉而后悔。”

  凌飞雪妙目闪闪,笑道:“不后悔,肯定不后悔,唐小弟别拿狠话吓唬我,姐姐能看出你这个办法的厉害之处,半成税收看似低廉,但却极大调动了租户的积极性!”

  说着想了一想,接着又道:“尤其那个产权只是名义上归你,分明暗示土地属于租户个人所有,如此操作一番,民心大受激励,百姓若是对土地心有归属,必然千方百计努力耕种,这样总产量就会暴增,甚至翻上好几番不止!”

  说到这里又想了一想,忽然低声笑道:“你虽然只收半成税收,但是总收益完全不会下降,相反很可能增加,臭小子真是人精……”

  唐峥摸了摸鼻子,打趣道:“我很臭么?难道你闻过?”

  凌飞雪脸色微红,鼻尖轻哼白他一眼。

  唐峥呵呵一笑,放下撩拨这女人的心思,他负手转头看向河边,看着到处热火朝天划分土地的景象,悠悠道:“我毕竟不是皇帝,没有资格直接给百姓分田,所以才使用这种办法,但是租种其实和私分没有区别。”

  凌飞雪沉思片刻,缓缓点头道:“这样也好,名义上不会被人抓到把柄,但是你仍旧要立个名目,免得将来被人拿去做文章……除非你脱离大周宣布自立,否则表面上你还是属于大周的。”

  唐峥嗤嗤一笑,满不在乎道:“立什么名目?名目就是租种。所有土地归我,百姓承包耕种,倘若有人不服,我正好去抢他家的地。”

  凌飞雪皱了皱眉,不过最后也没做反驳。

  她很想提醒唐峥一句,你不要把别人当傻子,你这个办法一看就是心存大志,明眼人心知肚明你想干什么。

  因为唐峥的租种制度和地主雇佣长工制度不一样。

  地主雇佣长工,只给一点工钱,并且地主还会限定耕种的粮食品类,雇工们完全没有任何自主性。

  唐峥这个租种则不同,他其实是把土地分给百姓,他不管百姓耕种什么,只需要按照收成拿税收。

  但越是如此越有奇效,因为老百姓才是最懂种田的人。他不去限定耕种,田地反而会收获更多。

  他这样搞等于是推翻了现有的土地制度。

  什么人会推翻旧有的制度呢?

  ……

  凌飞雪有些担忧,不过忽然又看开此事,女皇和朝堂不也对这个家伙寄予厚望么,爹爹他们也许正盼着这家伙崛起呢。

  大周在培养新人,并且不止唐峥一个,只不过因为唐峥的身份有些存疑,大家一直怀疑他是小主的孩子,所以在培养众多新人的时候颇多倾斜,女皇李婉和军师韩图尤其如此。

  但是也正因为身份不好确定,故而才没有直接进行扶持,朝堂对唐峥采用的是放任自流之法,类似于一种观察性的宽容和放纵。

  如果通过不断观察和试探,最后确认唐峥乃是小主的孩子,那么一切皆大欢喜,唐峥发展出来的势力不用想也属于大周。

  如果最后确认不是小主的孩子呢?

  敢放任你发展自然有信心把你降服。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79945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