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94章 我们怕死

第94章 我们怕死

  先秦有文,诗字曰《抑》,抑有一句,海内皆知。

  何句?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因是失传之文书,所以也有另一种说法,叫做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琼瑶是美酒的意思,当然你要误会是那个琼瑶那你找墙角蹲着去……

  这两句诗不管哪一个,说的大体都是雪中送炭之意。

  唐峥终于不缺粮食了!

  两万石,多么恐怖一个数字?

  古代一石是多少斤呢,约合后世50千克,说白了也就是100斤,两万石总数就是200万斤。

  而一辆犍牛大车能装多少斤?

  满打满算一千斤!

  琅琊王氏足足调用四十辆大车,连续运输整整半个月时间,四十辆大车几乎霸占了官道,来来回回高达五百余躺。

  运过来的粮食堆得像小山一样。

  没关系,人家琅琊王氏不愧世家级别,直接自己出动人手上千,在唐家庄帮助唐峥修建两个大粮仓。

  200万斤粮食就这么白白来了。

  随同而来的还有王氏家主王旷云,哦,现在他已不是王氏家主,而是唐峥家里的一个管家。

  唐峥原本还心存顾虑,但是琅琊王氏赠送粮食就只有这一个要求。要想拿粮食可以,得让王旷云跟着他混。

  这不同意都不行了。

  两个大粮仓,堆得满当当,足足200万斤粮食,完全可以满足开荒之用。

  何止开荒之用?

  开荒可耗费不了这么多粮食。

  虽然古代人饭量较大,但是一个成人一年也就吃掉六百斤,十人六千,百人六万,200万斤粮食足够三千多人吃一年。

  而且还是一日三餐,顿顿都保证吃饱。

  ……

  这一日傍晚,众人刚刚收工,沂河河畔直接架起一口一口大锅,几十个农妇正在烧火做饭煮热粥。

  另有作坊那边调来的一群女工,同样在营炊之地忙忙碌碌,这些心灵手巧的小姑娘在弄烙饼,整个河边到处是鏊(ào)子烙饼的浓郁香气。

  唐峥慢悠悠顺着河畔闲逛,不时回头看一眼营炊那边。

  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王旷云,做足了一个管家的低姿态,只要唐峥不开口,王旷云坚决不开口。

  唐峥忽然喟叹出声,感慨道:“现在我才知道,世家何其了得,你琅琊王氏严格说来已是没落之家,想不到乱世之中仍能拿出大笔粮食,啧啧,出手就是两万石,只能道一句真厉害,怪不得都说争天下者先争世家,我以前真是小觑你们了……”

  王旷云拱了拱手,笑呵呵道:“少爷可能还不知晓,家祖父准备赠您五十万石,粮食就放在王氏的粮仓之中,您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用。”

  说到这里看了唐峥一眼,迟疑片刻又道:“我来之前家祖父曾有一句话,琅琊王氏的粮仓,就是少爷您的粮仓,需要之时不用客气,可令在下随时前往再调拨。最少五十万石,急时还可多写。”

  “五十万石……”

  唐峥张了张嘴,忽然笑道:“你们这是怂恿我圈养私兵啊。”

  王旷云目光闪闪,小声道:“世家也养私兵,宗族也养私兵,少爷您心有大志圈养私兵有何不可?实话跟您说,上次草原来袭我王氏并未出动全部私兵,仅仅用了十之三CD不到。”

  唐峥微微一愣,愕然道:“你上次足足带进县城三百兵。”

  王旷云脸色有些尴尬,小声道:“王氏族中常年圈养着三千兵,光是养兵就要担负三千户。”

  户就是丁,一丁出一个兵,一个兵后面有家有小,算起来最少也得四口人。

  由此才看出一个世家的底蕴何等恐怖,琅琊王氏光是养兵就得担负上万人的吃喝。

  唐峥沉寂起来。

  王旷云不得询问绝不开口。

  好半天过去之后,唐峥忽然转身,指着河畔荒地道:“这片荒地倘若全部开完,我自己独留三千五百亩,每年能收粮食七千石,再加上分给农户的六千五百亩,他们约能收粮一万五千石,我取半成充作税收,应可得粮七百五十石,加起来就是七千七百五十石……”

  这话说的无头无脑,然而王旷云似乎早有计算,脱口而出道:“七千七百石粮食,可供养一千兵三餐皆饱。”

  唐峥点了点头,目光又遥遥看向唐家庄后山,道:“二十里荒山,可辟梯田五万亩,还可再开果林五万,你说说能饱多少人吃喝?”

  王旷云沉吟一下,道:“果林收益迟缓,短时不可计议,五万亩梯田看似不少,但是梯田产量实在太差。”

  唐峥看他一眼,笑道:“养五千兵有没有问题?”

  王旷云琢磨半天,缓缓点头道:“应该可以,不过有些捉襟见肘,少爷应该知道养兵不仅仅是满足兵卒的吃喝,还要担负士兵们身后的一家老小。”

  唐峥默然不语!

  王旷云这个说法确有其事,涉及一个古代养兵的常见问题。

  养兵不但要给士兵提供一日三餐,此外还得额外给兵卒发放粮食,这就是所谓的按月给予兵饷,兵饷是士兵养家的唯一来源。

  古代一家人口众多,动辄就是五口六口,所以养一个兵的后面其实是跟着五六口人,这个兵饷的压力不可谓不重。

  也就是说供养五千精兵不能按五千人口计算,兵食和兵饷至少得按三万人的开支才行。

  荒山开出五万亩梯田看似不少,但是供养五千精兵确实有些捉襟见肘。

  唐峥徐徐吐出一口气,道:“我现在已有千兵,河畔荒地开辟后能再养两千,然后把荒山五万亩梯田算上,大约也可供养五千,加起来就是八千兵……”

  八千个兵已经不少了。

  但是王旷云仍旧愣了一愣,隐约听出唐峥的语气不对劲。

  他连忙道:“少爷您这算法纯粹发于自身,怎不将琅琊王氏也计入其内?我王氏族群许您50万石粮食,至少能征召一万精兵在手!”

  50万石粮食满足八万兵丁吃喝都没问题,不过考虑到募兵要给兵饷让其养家,每个兵丁按照家里有八口人计算,所以王旷云才说50万石粮食能征一万个兵。

  这是按照精兵方式做的打算。

  戮戮乱世之中,给吃饱饭就有人卖命,如果再给兵饷养家糊口,那么麾下异常死忠很快变成精兵。

  是的,古代的精兵就是这么奇葩,吃饱饭给养家,满足两点就是精兵。

  琅琊王氏手笔真是够大的,一出手就要帮唐峥征召一万个兵,也就是说帮他供养一万户,一万户可是个非同小可的数字。

  曾有诗言,开疆而拓土,得封万户侯,万户就是一万户人家的意思,能养一万户的基本都是封疆大吏级别。

  唐峥再次徐徐吐出一口气,道:“我自己才能供养八千,你王氏却帮我供养一万,为何自己不招兵买马趁势而起,偏偏非要白送粮食押注在我身上?”

  王旷云郑重拱手,直言不讳道:“我们怕死!”

  唐峥一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005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