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96章 孔如云吃瘪

第96章 孔如云吃瘪

  新官上任,当有三把火,孔如云的三把火明显冲着唐峥,可惜他小觑了唐峥在县衙官吏中的威望。

  比如庞县丞,压根不怕孔如云掀桌子。

  这个老油条笑眯眯拱了拱手,皮笑肉不笑道:“孔大人这火发的有些莫名其妙,下官身为一县之丞,负责的乃是官吏协掌,统计百姓私田这种事情,大人无论如何也按不到我头上吧?”

  说着似乎很为孔如云担忧,笑眯眯又道:“大人身为一县之令,竟然连哪个属下该干哪项事务都不懂,这事要是传言开去,我琅琊县怕是被人笑掉大牙。”

  孔如云咆哮一声,怒吼道:“县丞乃县令之佐,本官凭什么不能安排你事?庞县丞,你莫非不知我乃孔家嫡子身份?”

  庞县丞连忙拱拱手,脸上适时露出畏惧之色,道:“千年孔家,圣人门第,下官也是读书人,安敢小觑大人之出身。”

  孔如云脸色稍霁,大喇喇轻哼道:“算你识相。”

  随即又道:“本官让你排查私田,尤其是依仗官位私自贪占的民田,前前后后已经半月有余,我希望你能跟我一个准确答复……”

  说着把脸往前一凑,目光闪烁带着暗示,再道:“本官早已听闻,县里有人贪占大笔私田,庞县丞你大可不必害怕威胁,该怎么禀告你便怎么禀告。本官身为琅琊一县之令,又有千年孔家作为依仗,不管是谁触犯法令,我必依律严厉处罚之!”

  这几乎跟明说没区别了,就差让庞县丞直接说出唐峥的名字。

  可惜庞县丞混迹官场大半辈子,早已是滚刀肉级别的老油条,闻言再次拱手一礼,皮笑肉不笑道:“大人这事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下官身为一县之丞,负责的乃是官吏协掌,统计百姓私田这种小事,大人无论如何也按不到我头上吧?”

  好几伙,几乎一字不变又重新说了一遍。

  孔如云勃然大怒,厉喝道:“庞县丞,你想死不成?”

  庞县丞满脸笑眯眯,道:“大人说话注意点分寸,您虽然是一县之令,但是并无杀伐官吏之权,此话倘若传到朝堂那边……”

  “传到朝堂我也不怕!”

  孔如云再次咆哮,大声道:“本官乃大周六县之一执掌,实打实的封疆大吏人物。”

  “封疆大吏?”

  庞县丞突然嗤笑起来,转头对众官吏笑道:“这怕不是个傻子啊?”

  然后又转头看着孔如云,这次连手也不拱了,直接道:“一口一个出身孔家,一口一个孔家嫡子,可笑孔家千年传承圣人门第,怎么遴选的嫡子竟然没脑子?孔大人,孔县令,老夫实话跟你说明白,我还真不在乎你这毛头小娃娃,别拿眼睛瞪我,老夫不是吓大的,刚才给你脸你不要,那咱只好撕破脸。县令很了不起吗,信不信让你政令不出门……”

  孔如云哪里能忍?

  可惜庞县丞连机会都不再给他,突然哈哈一笑直接转身,冲着在场官吏摆摆手作别告辞,然后就那么慢悠悠的出门走了。

  “来人,来人,衙役何在,捕快何在……”

  孔如云咆哮一声,愤怒道:“给我拿下这不敬上官的混账,本县令要亲写奏折罢了他官。”

  人群中忽然走出主薄,笑呵呵道:“孔大人莫要生气,您罢不了庞县丞的官,人家身后有靠山,大人奏折递上去也没用。”

  孔如云咬了咬牙,目光森森道:“他靠山是谁?”

  主薄一捋胡须,呵呵答道:“听闻是王朝将军。”

  孔如云顿时冷笑,不屑道:“王朝而已,本官还不在乎。”

  主薄不紧不慢又道:“王朝将军身后站着当朝唐无敌大帅!”

  孔如云面皮一抽,再次冷笑道:“唐无敌而已,自有我孔家长辈去对付。”

  主薄忽然放声大笑,转头对一众官吏道:“刚才庞县丞说的一点没错,这还真是个没脑子的货……”

  说完直接转身,竟然也毫无顾忌的走了。

  孔如云只觉脑袋一懵,一时竟连愤怒都忘了,等到他堪堪反应过来,忽然看到所有小吏齐齐转身。

  眨眼之间,竟然走个精光。

  明显连告辞都懒得说上一句。

  ……

  片刻之后,琅琊县一座小饭馆。

  庞县丞和主薄对面而坐,一众小吏围坐两旁。

  庞县丞忽然冷笑出声,满脸不屑道:“本官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没脑子的货,堂堂千年传承孔家,怎的竟选出这么个嫡子?”

  主薄捋了捋胡须,意味深长道:“他是嫡子又不是嫡长子,孔家乃豪门大户,正房一脉就有几百子嗣,每个都可称为嫡子,嫡子和嫡长子不可同日而语。”

  庞县丞笑着点头,赞同道:“是极,老弟看的明白。”

  他忽然望向一众小吏,语带暗示道:“孔如云上任已有半月,想必大家伙也都看明白了,这是个眼高手低的小辈,胸中没有半点城府,他以为新官上任可以三把火,在我看来上蹿下跳惹人笑,先不提为官之道御下之道,他连做人最起码的礼仪都欠奉。”

  一众小吏连连点头,有人嘿嘿笑道:“看看孔如云今天的表现,再想想咱家唐大人第一次进县衙的威风,啧啧啧,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差不是一星半点啊。”

  主薄哈哈大笑,忽然指着庞县丞道:“我还记得庞老哥你第一天就被打压,差点被唐大人的逼得跪地求饶啊。”

  一众小吏跟着发笑,不过笑声却带着善意的凑趣。

  庞县丞也是哈哈一声,语带感慨道:“想想唐大人的手腕,那可真是有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味道,上来先给我扣一顶内奸大帽子,让我纵有百口也难辩解证清白。”

  旁边两个三班捕头心有同感,点头道:“我俩还不是一样,反应稍慢就得被撸,你说也真是奇怪啊,唐大人是县令,孔如云也是县令,唐大人第一次进门就敢弄我们,偏偏还弄的我们不敢顶撞,这孔如云已经上任半个月之久,为何咱心里竟然一点不怕他?”

  庞县丞笑眯眯端起一杯酒,道:“老虎闭着眼睛睡觉,照样可以拍死身前经过的兔子。猕猴再怎么龇牙咧嘴,它又能把兔子怎么样?”

  两个三班捕头若有所思,忽然笑道:“唐大人是老虎,孔如云只是猕猴,咱们这些兔子怕老虎,但是对待猕猴没畏惧。”

  众人都笑了起来,各自端杯喝了一口。

  然后一时找不到话,都拿眼睛直勾勾看着庞县丞。

  最终还是三班捕头按捺不住,小声问道:“县丞大人,您说咱下一步该怎么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0113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