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98章 老天爷,你睁开眼啊!

第98章 老天爷,你睁开眼啊!

  小女娃不断咳嗽,渐渐苍白的小脸开始泛红,忽然声若蚊蝇出声,无比虚弱道:“娘亲,我好难受,好疼啊。”

  寒风透过门缝吹进来,一个两鬓憔悴的女人慌忙抓几把干草盖在女娃身上,然后偷偷擦了一把眼角,转过头来对着女娃道:“丫丫不要怕,有娘亲在身边,娘亲和你一起躺下,帮你暖暖身子就不疼了……”

  “可是我饿!”

  丫丫两眼泪汪汪,但是连哭出来的力气都没有,她虚弱咳嗽几声,忽然满是憧憬道:“娘亲娘亲,您说爹爹能帮我抓到药么?丫丫不想死,我想活着,那样我每天能陪哥哥玩耍,能陪您下地干活,我很厉害,能帮娘亲和爹爹揪掉一些乱茅草。”

  丫丫旁边还躺着一个十四五岁男孩,努力咬着自己嘴唇不让眼泪流下来。

  女人同样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强逼自己安慰闺女道:“丫丫放心,你爹爹肯定能抓到药,我们从安徽一路逃荒过来,就是因为山东这边很安稳,能活人……”

  然而话未说完,忽然屋门被人推开,只见一个满身是血的汉子被人砸进屋中,后面跟着两个满脸横肉的兵卒,森冷道:“你家男人到县里偷窃,被苦主看家护院的下人给打死了,我们县令大发恩赐,让咱哥儿俩把尸首给你送过来。”

  说着很是不满跺了跺脚,忿忿又道:“这大冷天顶风冒雪走了十几里,还不赶紧掏点铜板意思意思?你这娘们没一点眼力劲,烧壶水让咱哥俩暖和暖和啊。”

  女人哪里还有心情烧水?

  她呆呆看着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似乎因为陡然遭受聚变,竟然连哭泣也忘记了哭泣,而干草里躺着的小丫丫因为门口不断冷风直吹,很快被冻得连咳嗽都咳嗽不出。

  两个兵卒开始翻找屋子。

  可惜家徒四壁没能找到半个铜板。

  一人怒骂几声,显然很不满意,另一人忽然看向两鬓憔悴的女人,目光闪闪道:“奶奶的,不能白给你家送尸体,既然钱财没有,小娘们陪咱耍一耍。”

  女人一惊,恐慌复又畏惧,终于哭出声来,哀求道:“不要,我孩子在。”

  她并没有祈求兵卒放过她,因为知道祈求也白搭,所以她只是祈求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语气既惶恐而又显得无助。

  可惜两个兵卒哪里管顾这个,陡然狞笑直接扑了上来,满脸兴奋道:“你男人已经死了,哥哥给你当男人,乖乖躺着别动,让咱哥俩好好玩一玩。腿分开,啊,好爽,好热乎,啊哈哈哈哈……”

  明显是得手了!

  寒风肆虐,女人低哭,就在这大雪寒冬之际,两个兵卒狞笑着爬到了她身上。

  旁边不远,就是她的丈夫尸体。

  草堆之中,还躺着她的孩子。

  这一场犯罪实在令人发指,似乎连老天爷都在可怜这家的孩子,所以在寒风肆虐之中,那个虚弱的小丫丫慢慢停止了呼吸。

  女人嚎啕大哭,但是被人压在下面却无法去抱孩子,两个兵卒完事之后扬长而去,临走似乎还骂了一句晦气。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小丫丫躺着的草堆旁边,竟然还躺着一个十四五岁小男孩,小男孩牙齿咯咯作响目睹了这一切。

  夜冷风寒,裹着雪花不断往屋子里灌,女人面色麻木痴痴呆呆抱着小丫丫,竟然连起身关门的没有心思。

  也不知过了多久,女人忽然放声悲号。

  她一手抱着闺女丫丫,一手抚摸丈夫尸体,仿佛向命运发出怒吼,质问苍天道:“为什么,为什么让我们活不下去,都说山东可以活人,我们逃荒来到这里仍要受难,啊,天,你睁开眼,你睁开眼。”

  也就在这时,忽然门口走进一个青年书生,先是打量一眼屋中情景,然后悲怜天人道:“白莲仙圣在上,愿能普度终生,这位妹子先擦一擦眼泪,听我给你讲一个白莲仙圣救苦救难的故事……”

  这一夜,一个满心绝望的女人,一个牙齿咯咯作响的十四五岁小男孩,加入了一个叫做白莲教的救苦救难组织。

  而这个小男孩的名字,叫做朱温,举家来自安徽,逃荒至山东不过半年。

  天下不仅朱温一家,冤句县不仅朱温一家,小小一个穷苦县域,竟然就有几万人变成了白莲圣徒。

  朱温家的遭遇,只是这个时代穷苦百姓的一个缩影。

  ……

  一场燎原华夏的兵祸,突然就这么起来了。

  就在丫丫病死的五天之后,冤句县突然漫山遍野全是兵。

  这些兵不是精兵,甚至不能算是正规的兵,放眼一望而去,衣衫褴褛皆民,然而是民又非民,双目血红宛如野兽。

  木棍是他们的武器,锄头是他们的武器,甚至河边捡起来的石头也能当做武器,就这么拿着‘武器’直接冲击了县城。

  人人衣衫褴褛,个个顶风冒雪,有人甚至还不等攻城,已经被寒风冻死在雪中。

  然而更多的暴民没冻死,凭借一股疯狂冲进了县城。

  是的,疯狂,所有人的双目都泛着血色,那是一种被仇恨盈塞了心神的狂暴。

  仅仅一个时辰,县城尸横片野,疯狂的暴民完全没有克制,见人杀人见兵杀兵,遇到店铺立马冲进去哄抢吃喝,吃喝之时再将店铺主人凶残杀死,然后狂呼着冲进其它店铺,再次干出令人发指的行径。

  仇恨使人丧失理智,几和野兽没有区别。

  暴民之中隐约也有理智者,但是理智者做出的事情更可怕,这些人在真正的白莲教徒带领下不断砍杀,目的地正是冤句县的县衙所在地接。

  当是时,冤句县的县令正在饮酒作乐,光天化日之下,此人却浑身赤条,白莲教徒领着暴民一路横冲,踢开门只看见一堆白花花的肥肉在地上耸动。

  肥肉身下压着一个赤光的女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如行尸走肉。

  这分明是个被抢掠而来的良家之妇。

  如果细看会发现她其实已经咬舌自尽了……

  但是白花花肥肉的县令仍然趴在上面不断耸动,口中竟然发出特别兴奋的狂笑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019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