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119章 事情古怪的很

第119章 事情古怪的很

  今夜是大年之夜,自古讲究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顿热腾腾的角耳,这时代虽然没有春晚可以看,但是同样有守岁的说法。

  大家原本以为李静雪和唐峥很快就会下楼,万万没想到等了足足一个时辰还没见到人影,胖大婶最为担忧,明显已经坐立不安。

  她忽然站起身来,抬脚欲往楼上,纪千千身形一闪将她拦住,冲她缓缓摇了摇头。

  胖大婶有些恼怒,大声道:“我要上去看看,你凭什么拦着我?”

  纪千千不言不语,只是堵在门口淡淡发笑。

  胖大婶更怒,道:“这是我们的酒肆,老娘想去哪就去哪。”

  纪千千淡淡一笑,悠然道:“您想去哪我不管,但是去二楼打搅可不行,师尊正在管教小师弟,她说过不允许任何人上二楼……”

  说到这里语气变得稍微严肃,郑重道:“听清楚没,是任何人。”

  胖大婶忿忿跺脚,转身回到桌边坐下,不过明显还是坐立不安,渐渐对纪千千怒目而视。

  纪千千欠了欠身,略带歉意道:“我知您疼爱唐峥,但是师尊肯定也疼爱唐峥,你们一位是母亲一位是养母,千万不可因为管教孩子产生敌意。”

  胖大婶哼了两声,道:“我家唐峥那么懂事,用不着李静雪插手管理,他那么懂事,我都舍不得打他一下……”

  “是么?”

  纪千千脸上似笑非笑,慢悠悠道:“可是我怎么听阿奴跟我偷偷说过,您经常拎着棍子暴打唐峥?”

  胖大婶一时语噎,悻悻道:“那是他以前小的时候,小孩子总归会做错事情。”

  纪千千咯咯轻笑,道:“现在他也不大啊,过完今夜才刚十七岁,还不算男人呢,只是个大男孩。”

  胖大婶嘴笨,好半天才忿忿道:“总之我担心李静雪会打他太狠。小五喝我奶水长大的,我打他可以,别人打他不行。”

  这明显在讲歪理,纪千千无奈摇头道:“他喝您奶水长大,您确实有资格管教,但是他生于我师尊之腹,我师尊同样有资格管教,胖大婶,我尊重您抚养小师弟之事,请您不要再胡搅蛮缠。”

  “老娘没有胡搅蛮缠……”

  胖大婶明显又在生气,站起来想和纪千千理论,旁边三爷爷和唐四叔连忙把她按住,好生劝慰道:“你疼孩子没错,人家做母亲的同样疼孩子,这事不要管了,好生等着行不行?”

  胖大婶胸口起伏,互让仰头大叫一声,忿忿道:“已经一个时辰了,打孩子也不能打这么久吧?李静雪我告诉你,我家小五要是有个好歹,老娘这辈子跟你没完。”

  三爷爷和唐四叔对视一眼,满脸苦笑道:“慈母多败儿,你这养母你亲娘还溺爱。”

  外面风雪之中,中年书生和白发少女隐在暗处,中年书生竖着耳朵倾听半晌,脸上带着极其古怪的笑容,嘿嘿道:“这事完全拧了,这事完全拧了,有趣有趣,老子整整三百年没这么开心过了,哈哈哈……”

  白发少女伸手掐他一把,面色同样古怪道:“赶紧把你的耳朵收回来,哪有你这么当爹爹的人?堂堂昭武大帝,竟然偷听墙根,听得还是自家儿子儿媳墙根,偏生您竟然还感觉很有趣味,臣妾都快羞死了,传出去会被人笑死。”

  中年书生嘿嘿两声,道:“咱俩已达屏息之境,里面之人无法察觉。”

  “那也不能听!”

  白发少女狠狠剜他一眼,忽然使劲抱着丈夫胳膊,拉扯道:“走啦走啦,臣妾陪您回岭南,孩子们好不容易见上一面,你蹲在这里听墙根他们发挥不好。”

  中年书生面色古怪,道:“这还叫发挥不好?这都一个时辰没露面了。公牛耕田么,那也不能这么卖力……”

  “呸!”白发少女啐他一口,脸红道:“看您这当爹的,这话也乱说。倘若将来被儿媳知道您听她墙根,看人家会不会吐您一脸唾沫。”

  中年书生悻悻搓手,道:“为夫只是着急抱孙子。”

  “那也不能听墙根!”

  白发少女双手使力,终于拽着他离开酒肆,两口子在风雪之中偶尔还会拌嘴,渐渐话题变成了讨论小孙子什么时候出世。

  他俩武功极高,无论到来还是离去全都无人发现,转眼之间人去无踪,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

  酒肆之中,胖大婶还在忿忿生气,她刚才那声爆喊终于起了作用,二楼那个房间吱呀一声开了门。

  众人连忙抬头,想要看看动静,只见唐峥晃悠悠走了下来,下楼的时候双腿似乎都在打颤。

  胖大婶连忙上前,抓着唐峥好生观察,然后长长出了一口气,道:“没伤就好,没伤就好。老娘真怕你被李静雪打死,她徒弟拦着我不准上二楼劝架。”

  唐峥哼了一声,语带傲然道:“我会被她打?我这辈子都不会被她打……”

  “别嘴硬了!”

  胖大婶宠溺拍他脑门一下,道:“整整一个时辰,估计没少挨揍吧?”

  唐峥似乎还是嘴硬,悻悻道:“这一个时辰是我在打她。”

  “呸!”

  胖大婶啐了一口,明显一点不信。

  旁边众人呵呵两声,也以为唐峥是在要面子,众人都看出他两腿还在微微发颤,天底下有哪个打人者自己累的两腿颤颤呢?

  这时二楼又有脚步声,女皇李静雪满脸春风走了下来,看人家那脚步蹬蹬蹬蹬的利索模样,这才是出手打人者应有的姿态。

  纪千千一直守在楼梯口,见了李静雪连忙欠身问安。

  李静雪似乎心情极好,拉着徒弟有说有笑走过来。

  这是真正的女皇,享有强者应有的待遇,在场众人全都起身致意,便连胖大婶也悻悻行了个平辈礼。

  唯独唐峥大喇喇坐着不动,忽然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大锅,对李静雪道:“今晚就教训你一个时辰,以后再敢犯错我继续打,现在我饿了,赶紧给我下饺子吃。动作麻利点,敢拖拉还揍你……”

  这语气横的没谱,众人都被吓了一跳,胖大婶连忙挡在他身前,讪讪对李静雪道:“小孩脾气坏,这事你担待。”

  刚才唐峥那种口吻,大家都怕他再挨揍,哪知李静雪似乎真的心情极好,竟然听了唐峥的话转身走到大锅旁。

  众人都是一愣,就连纪千千都有些迷惑,这位古往今来天下第七年轻的大宗师很是不解,师尊脾气一向暴躁何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阿奴有些担心,凑到唐峥耳边低声劝道:“小五哥哥,您收一收脾气,免得伯母她又生气,再把您拉到二楼打……”

  “还打?”

  唐峥脸色有些古怪,下意识抬头看看二楼,悻悻道:“再打的话我真受不了。”

  “那您别乱说话啊,免得伯母又生气。”阿奴小心翼翼看了那边两眼,再次低声劝慰起来。

  唐峥面色更加古怪,忽然咳嗽一声道:“记住了,以后不喊她伯母。”

  忽见李静雪婀娜而回,盯着唐峥似笑非笑道:“不喊伯母喊什么?”

  唐峥不知为何打个哆嗦,目光躲闪隐约有些躲闪,道:“你现在年轻又漂亮,她应该喊你叫姐姐,总之不能喊伯母,她喊你伯母我心里不痛快……”

  众人都有些发怔,就连阿奴自己也很吃惊,不喊伯母喊姐姐,双方岂不弄乱了辈?

  要知道阿奴可是唐峥指明要娶的媳妇啊,并且在半年之前就已经下了聘礼搞得人人皆知。

  阿奴明显很是担心,语气已经带了哭声,又柔弱又畏惧道:“小五哥哥,你想休了我?”

  这丫头误会了,以为唐峥不想要她,否则不可能故意搞差辈分,毕竟喊姐姐和喊伯母乃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意思。

  阿奴几乎哭出声来,可怜巴巴望着众人,看一眼唐峥,又看一眼李静雪,然后看看胖大婶,再看看三爷爷。

  她眼圈儿通红,终于有大颗大颗泪水滑落下来,抽噎道:“我明白的,阿奴明白的,小五哥哥以后是大人物,我配不上小五哥哥来娶我。”

  说到这里惨然一笑,小脸苍白道:“阿奴这就回家,让我爹爹把聘礼给退回来。”

  众人一惊,三爷爷脱口而出道:“阿奴别傻,聘礼哪能说退就退?”

  这时代封建礼俗严重,讲究一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怕阿奴还没有过门,但是左邻右舍早已拿她当做唐峥的媳妇,如果阿奴家里忽然把聘礼退了回来,风言风语绝对能逼得这丫头去死。

  唐峥愣了一愣,摸着鼻子悻悻道:“你看这事闹的,我都没法跟人解释……”

  李静雪忽然呸了一声,面上隐约带着一种不满,不过却上前拉起阿奴小手,温声安抚道:“小丫头别担心,我知道你从小就跟着他,有些事已经无法强行改变,毕竟聘礼都已经给你了。”

  说着忿忿看向唐峥,略带恼怒道:“只有她一个,别的不允许,胆敢再让别人喊我姐姐,有一个我杀一个给你看。”

  这话说的令人震惊,一边说聘礼不会退,这是保证阿奴肯定会嫁过来,但是一边又同意阿奴喊她姐姐,可是按照辈分她应该是阿奴的‘婆婆’吧?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081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