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134章 草原少女(3更万字)

第134章 草原少女(3更万字)

        诏安,诏安!

        李漼真的不喜欢诏安这个词!

        大唐天朝上国,绵延三百余载,从来只听说征服,从来没听说诏安。历朝历代皇帝都是威压四海,临到他这里却要向叛军低头……

        这货是个眼高手低的货色,所以才会感觉很不甘心!

        倘若往前推算三百年的李世民,遇到这种好事恐怕想都不想就会答应,诏安就诏安,先把兵力拿到手再说,至于后面怎么收拾叛乱者,那又是另外一种手腕了。

        可惜李漼明显不是李世民,没有那种雄才大略的城府。

        河洛见他面色变幻,立马知道这位陛下心中不愿,河洛暗暗叹息一声,忽然竟生出一种离开大唐的打算。

        不过这种想法仅仅一闪而过,河洛连忙长吸一口气狠狠压制下去。

        他轻轻咳嗽一声,继续开始劝谏,苦苦哀求又道:“陛下,几十万大军啊,一旦诏安入手,势力顿时腾飞,不可犹豫,不可犹豫啊……”

        “这……”

        皇帝李漼还是犹豫,明明是因为自己颜面问题,但却期期艾艾乱找借口,顾左右而言它道:“黄巢反叛,手握重兵,就算朕能忍辱负重诏安于他,恐怕此人心中也是不愿。”

        这话说的不要脸,明明是个志大才疏的昏君,偏偏一口一个帝王颜面,还忍辱负重,历数历朝历代雄才大略帝王,哪个不曾忍辱负重过?如果诏安叛军也算忍辱负重,那被人打到家门口岂不更加丢人?

        可惜李漼不愿意去想这事,反而继续期期艾艾道:“朕也想诏安啊,但是黄巢恐怕不愿,逆贼如今已成大势,岂能轻易接受招降……”

        “他会的!”

        河洛连忙开口,语气坚定道:“他一定会愿意的。”

        “是吗?这却为何?”

        皇帝李漼大为好奇,一众大臣也皱眉不解。

        河洛咳嗽一声,冷静陈诉道:“陛下应知,叛乱为贼,名声还只是其次,关键黄巢还有大敌……”

        “大敌?什么大敌?”

        皇帝李漼顿时来了兴趣,目光闪闪道:“此贼祸乱天下,麾下着实强大,怎么他也有大敌么?他的大敌又是谁?”

        河洛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继续陈诉先前话题,道:“黄巢之所以能够起家,是因为借助了白莲教的优势,此人原是白莲教圣子,所以才能拉起一帮队伍,但是他现在已经不是了,白莲教已经将他开革。”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接着又道:“而臣要说的大敌,正是因为黄巢出身白莲教的缘故,陛下可知如今白莲教的新任圣子是谁?正是大周女皇陛下的儿子唐峥啊。”

        “竟然是这个小杂种……”

        “陛下,万万不可再口称小杂种!”

        河洛脸色一肃,郑重道:“如您再发这种称呼,大周必然不与干休。此言一旦传入李静雪耳中,必然引发她的暴怒和报复。那位女皇的暴怒您应该懂得,当今天下很少有人能够承受!”

        李漼轻哼了一声,想辩解却又找不到言辞辩解。李静雪的脾气他知道,李静雪的威势他也知道。

        河洛见皇帝隐忍下来,心中着实有些欣喜,连忙又继续先前话题,道:“唐峥和黄巢,原本就有仇,唐峥曾经围杀过黄巢,还得黄巢临危跳河方才逃走,而黄巢也曾率军攻打过琅琊,却在琅琊又被唐峥杀的大败亏输……除此之外,两人还是白莲教的前后两代圣子,相互之间的仇怨已经不可化解,说句不共戴天恐怕也不为过。”

        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接着又道:“如今黄巢虽然手握大军,并也占据了不少地盘和县域,但他乃是唐峥的生死大敌,所以也就是女皇李静雪的生死大敌……陛下应该明白,女人为了儿子什么都做的出来。”

        李漼眼神发亮,忍不住幻想道:“如果李静雪能出兵,直接绞灭黄巢的叛军,双方打个你死我活,大唐岂不是渔翁得利。”

        这还真是幻想,在场大臣心中暗暗冷笑。

        河洛苦笑一声,小声道:“陛下啊,李静雪不傻,黄巢也不是呆子,单看此人一向只祸乱我大唐这边,就知道他压根不想跟大周硬拼。”

        李漼顿时皱眉,不悦怒斥道:“既然如此,你还说诏安于他?诏安了有个屁用,他照样不能帮朕对抗大周。”

        这又是一句毫无深度的蠢话,在场大臣更加暗暗嗤笑。

        唯有河洛发出的是苦笑,只能跟李漼仔细解答道:“陛下啊,诏安之前,黄巢是匪,诏安之后,黄巢是臣,此人心性贪婪,必然渴望权益,陛下可以许他封爵,拿出国公甚至异性王爵的名义进行利诱,然后臣再在一旁不时唱个黑脸,陛下则扮演一个赏识英才的明君……”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接着又道:“如此威逼和利诱双管齐下,保证能达到驱虎吞狼之目的。刚开始黄巢也许不愿意交出大军兵权,咱们可以先让他派出小股兵力和大周交战,只要能双方够交战起来,后面他愿不愿意可就由不得他了……”

        李漼眼睛渐渐发亮,终于被河洛苦口婆心说动,这货一想到未来的美妙,顿时连声音都有些颤抖,道:“卿之所言,真能行吗?”

        “臣保证能成!”

        河洛生怕他反悔,急急补充道:“黄巢有生死大敌,心中必然惶恐,虽然如今天下纷乱,各种势力如过江之鲫,但是不管如何纷乱,纵观只有三个势力最强,李静雪的大周第一,陛下的大唐第二,黄巢和其它叛军加起来才算第三,黄巢此人精明无比,他肯定知道自己无法抗衡大周,偏偏此人和唐峥之间的仇怨无法化解,也就和大周女皇李静雪无法化解,所以他需要找人联合抗周,而我大唐的诏安正合其意……”

        “好!”

        李漼终于振奋起来,重重一拍大腿,道:“此事甚妙,就由爱卿亲自主导,朕会赐你一道圣旨,让你有权限诏安黄巢。”

        河洛大喜,连忙拜服。

        李漼先前还期期艾艾,现在反而一副急不可耐,这货急急喊来内侍拿来笔墨帛书,竟然亲自撰写了一张诏安圣旨。

        河洛同样心急成事,领了圣旨直接告退。

        那些大臣相互递个眼色,紧跟着也告辞退了下去。诺大皇宫之中,只余皇帝李漼狂放的大笑声。

        ……

        天下大势,暗流涌动,每逢变迁,滚滚如潮。

        大周的各个家族在忙着争夺李静雪过继子嗣之事,大唐这边则是派出使臣前来和谈,同时暗地里又有河洛悄然前往白莲叛军控制之地,准备诏安黄巢加入大唐这一边的势力。

        如此局势之下,中原股股暗流,这样的时局怎能不引动有心之人,天下风起云涌之时都想分一杯羹。

        ……

        大唐北地,河北道之境,同样还是这个夜晚,同样的漫天闪闪繁星,忽有三匹快马冲破月色,风驰电掣朝着中原腹地进发。

        马上骑士三人,皆穿紧身之衣,其中两人乃是气势骇人的青年,领头一人却是个曲线曼妙的女子。

        这女子乃是少女,然而骑术竟然不再两个青年之下,她脸上用一块面巾遮住,无法见到容颜具体如何,唯有劲风偶然吹起面巾一角,能够看到面赛和下巴的皮肤很是雪白。

        细腻!

        光滑!

        而那两个青年,相互又有不同。

        左边一人身高足有九尺,魁伟不凡,目光如电,此人背后背着一张狰狞大弓,竟然是用精铁铸造而成,弓弦足有小儿拇指粗细,恐怕非是天生神力不能拉动。

        右边青年则是身材消瘦,脸色惨白但却带有浓浓孤傲之色,同样的目光如电,恍如暗夜之中的饿狼,他腰间挂着一柄长足四尺的大刀,月光下泛射着森冷冷的白光。

        两个青年一个魁伟一个消瘦,气势却都带着一种虎视鹰扬和睥睨骄傲,似乎视天下人与无物,总有千军万马也不能挡。

        虽然如此豪强,但是对领头的女子却恭恭敬敬,三人纵马趁夜疾驰,足足跑出一百里上下,直到三匹骏马皆都口吐白沫,方才慢慢放缓马速稍作歇息。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道路两旁隐隐虫鸣潺潺,左边的青年从腰间拔下水囊,然后恭恭敬敬递给领头的女子,他眼中明显有一种倾慕,却又不敢在少女面前表现出来,只是道:“玲珑公主,喝口水歇息一下吧,这一路风驰电掣,连战马都累的口吐白沫,麾下这种铁打的汉子也感觉吃力,您是草原万钧之躯实不该来。”

        少女接过水囊,扒开塞子仰头猛灌,恰好一阵夜风吹来,揭起她的面巾一角,但见樱桃小口和水囊之间溅出晶莹水花,两个青年在夜色之下看的眼中火热。

        少女一番畅饮,慢慢将水囊放下,左边的魁伟青年眼巴巴盼着她把水囊还回来,可惜最后等到的却是少女满是狡黠的一笑。

        在魁伟青年眼巴巴的目光之中,她把水囊轻轻挂在了自己马鞍之上,然后伸出一根白嫩声声的手指,略显调皮冲着青年摇了一摇。

        “乎博尔赤,你的鬼主意不灵哦。我喝过的水囊不会还给你,你自己去找托木垒要水喝吧。”

        ……

        ……今天更新三章一万字,明天继续这么玩。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4072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