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136章 唐峥和玲珑公主的初次

第136章 唐峥和玲珑公主的初次

        “说的不错,但是也不全对。”

        玲珑先是赞许两人一句,然后才语带严肃再次道:“我前面已经说过,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不能只看武力,因为这涉及到两个民族的生死存亡问题。即便我草原能够领先一步建立帝国,但是想要战胜中原仍旧是个极其艰巨的任务……”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跟着又道:“想要战胜你的敌手,必须从根子上打掉他的优势,我自幼苦读汉人兵书,又被大汗收为义女,草原给我衣食,大汗赐我权势,这是族群的天高海阔之恩,玲珑唯有鞠躬尽瘁生死已报。我之所以要在整个草原推广汉人兵家之策,就是想要把汉人先贤呕心沥血研究的学问拿来为用,只要草原之人精通了汉人兵法,那么汉人在军事上的谋略优势将会荡然无存,等到将来两大种族生死一战,我草原健儿才能长驱直入越过雁门……那时候,璀璨中原的千里江山,尽皆会变为草原民族的大好牧场……”

        “原来是这样,玲珑公主果然一心为族,吾等佩服,甘为驱使。”

        草原之人性喜侵略,这一番话明显说到两个青年心里,两个青年只觉血脉喷张,眼中都露出强烈的占有色彩。

        玲珑公主见两人如此,心中也有一些欣喜和欣慰,她感觉自己的一番谆谆告诫终于没有白费,不枉自己费尽心思跟两个桀骜青年解说半天。

        天下大势,只有寥寥几人能懂,这或者也是她这个草原公主的悲哀,因为族群之中有太多的人需要开化心智啊。

        但是不管如何,她总归需要为之而奋斗……

        所谓趁热打铁,又言顺水推舟,玲珑公主乃是草原上少有的钟灵毓秀之女,眼见两个青年的反应她怎能不急急把握机会?

        她连忙又道:“汉人兵书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草原和中原的一战还很久远,但是现在我们就需要未雨绸缪,所以本公主才会生出探查中原之心,并且亲自来做这个探查的斥候,别人的探查和汇报总归只是别人的,唯有我自己亲自查过才能心中有数……”

        说着看了两个青年一眼,语带丝丝诱导和蛊惑道:“你二人都是出身草原大部的英杰,玲珑心中一向是十分重视的,我今次之所以选择你二人一同跟随,也是打着让你们了解中原情况的主意……唯有设身处地了解中原,才能真正掌握中原的长处和短处;唯有掌握了中原的长处和短处,才能在将来的战争中百战百胜;而也只有百战百胜的草原英杰,才能建立远超其他青年的巨大功勋……而我玲珑,终归是不能嫁给普通的人,你们俩,懂么……?”

        这话分明用了惑心之术,偏偏两个青年却双眼放光,各自身上都迸发出一股强烈气势,希望把最强大一面展现给眼前的少女。

        玲珑忽然嘻嘻一笑,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们是英雄,但是玲珑要的是另一种英雄,所以这次探查中原之事你们都要省点心,我需要你们把身上的桀骜收起来,甚至在必要的时候还要选择隐忍和退让……嗯,就像瑟瑟发抖的绵羊,就算被人用鞭子抽打也不能反抗,这种事你们能做到吗?能做到的话我才允许你们继续跟着……”

        两个青年心中都是一恍,乎博尔赤固然把不满直接写在脸上,托木垒也微微皱起了眉头,略带不解道:“玲珑公主,这就不必了吧?我们只是来探查中原之事,为什么还要装作绵羊受人欺负?大草原武勇男儿,这种事乃是最大的耻辱。”

        玲珑俏脸顿时一寒,冷冷道:“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我们此来不但要探查中原的势力划分,而且还要深入民间进行细致的了解,这就意味着我们会遭遇各种情况,所以必须要学会审时度势然后进行各种伪装。该装豪强的时候要装,该装软弱的时候也要装……”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语气更加严肃道:“如果你们不愿意,大可以调转马头往回走,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永远也不要再来纠缠我……”

        两个青年吓了一跳,连忙大声道:“我们愿意,肯定愿意,玲珑你放心好了,便是装乞丐我们也能装!”

        “这才对嘛!”

        玲珑神色猛然又恢复,从冷冰冰瞬间变得如沐春风。

        两个青年心中有些迷醉,忍不住都在喉间暗暗吞口唾沫。

        可惜他们永远不会明白,像玲珑公主这样的钟灵毓秀之女,永远不可能喜欢上志大才疏的莽夫。

        玲珑忽然仰头看了看天色,皱眉道:“时候不早了,健马也歇息的差不多了,咱们须得再次驰骋一段时间,争取踏过河北道进入河南道,据说大周和大唐正在河南道陈兵相对,那里正适合探查中原的势力和敌情。”

        两个青年虽然不想继续赶路,但又深恐说出来会让玲珑看之不起,无奈只能各自一抽马鞭,跟着玲珑一起提速驰骋。

        草原战马脚力极强,这一番驰骋转眼又是几十里过去,眼看明月西沉渐渐落山,东方也隐隐有些鱼肚白,玲珑三人虽然都有武功在身,但是这一路狂奔不免也感觉浑身疲累。

        更重要的是胯下战马承受不住了,已经再次累到口吐白沫喘息剧烈,三匹战马的鬃毛全都湿漉漉沾着汗液,随着奔跑不断滴落在干燥的土地上。

        其中玲珑公主的坐骑又比两个青年更为奇特,她的战马竟然流出一种类似血液鲜红的汗水,倘若有精通相马之道的高人见此情况,必然会脱口而出惊呼一声汗血宝马。

        “公主,歇歇吧!”

        三人其实已经稍微放缓了马速,但是相比中原战马仍旧算是高速驰骋,消瘦青年托木垒有心进行讨好,忍不住开口对玲珑公主道:“咱们连续狂奔一日一夜,从大草原直接到达了河南道境内,公主就算自己不惧疲累,总要让你的宝马好好休息一番,这样的宝马整个草原也只有几匹,它若受了伤害你也心疼不是?”

        “是啊是啊,公主是个爱马的人……”另一个青年乎博尔赤嘴笨,但是也想开口讨好玲珑,可惜他实在没有什么好词,无奈只能顺着托木垒的话头。

        玲珑疼惜看了一眼坐骑,终于轻轻一勒战马的缰绳,两个青年心中大喜,托木垒直接对乎博尔赤道:“你去四处找找,看看能不能找个歇脚的地方。”

        “为什么是我?”

        乎博尔赤明显心中不愿,怒声道:“让我去找歇脚地方,你却留下来和公主独处,这种好事你想也别想,要找咱们两个一起去找。”

        托木垒被拆穿心思,脸色顿时有些阴沉,他实在没想到爱情竟能使人聪慧,这个蠢货一般的乎博尔赤好像开窍了。

        便在这时,玲珑忽然轻叱一声,道:“别吵,前方有动静……”

        两个青年一惊,连忙放弃争吵,他俩顺着玲珑手指的方向急急眺望,可惜视线所极压根没有见到任何情况。

        “公主,您……?”

        托木垒有些迟疑,目光带着一丝迷惑。

        玲珑目光一转不转看着前方,偶尔还做出侧耳倾听之状,好半天之后才回首看了两人一眼,面色严肃道:“你们武功比我稍逊一筹,所以耳力和目力也差了一些,我看前方影影绰绰有人,似乎相互间还在对峙和争吵。”

        “是吗?”

        托木垒和乎博尔赤对视一眼,忽然各自擎出兵器,目光森森道:“公主要不要抓个俘虏过来问话?”

        玲珑公主脸色有些诡异,仿佛没有听到两个青年的说话,她明显又在侧耳倾听前方,似乎越听越感觉很是有趣。

        “有趣有趣,中原竟有这样的汉子……”

        她口中喃喃一声,也不知是因为夸奖还是因为好奇。

        两个青年心中顿生升起警惕。

        托木垒目光闪闪道:“公主,前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乎博尔赤则是直接握住大弓,桀骜道:“管他什么情况,咱们冲过去看一看。”

        玲珑公主瞪了两人一眼,然后才道:“是要过去看看,不过要偷偷过去看……快点下马,跟着我悄悄摸过去,今次前来探查中原,想不到才一到来就遇到个有趣的人,不错不错,正好让你们两个了解一下中原汉人的心性……”

        说着翻身下马,顺手轻轻一拍坐骑的脖子,坐骑轻轻嘶鸣一声,竟然很通灵一般独自跑进道路一边的山林之中,进去之前竟然还很是人性化的回了回头,似乎调皮的冲着主人眨了眨眼睛,那模样就仿佛在说主人你看我聪明吧,我懂得自己把自己藏起来。

        托木垒和乎博尔赤也看到玲珑下了战马,无奈之下也只能有样学样,三人趁着尚未放亮的天色悄悄往前逼近,渐渐便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处简易十分的营地。

        这营地四周还有血腥之气,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大战,营地上停放着几十辆大车,大车之上堆放着一口一口鼓囊囊的麻袋。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4128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