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139章 莫名其妙女人心

第139章 莫名其妙女人心

        果然见到那些军盐汉子虽然骂骂咧咧,但是却派人背过来六七个大包袱,那些包袱里应该装得应该全是大饼,青年身后的小孩大声无不欢呼。

        只听牛队长冷哼怒道:“这里有五百张饼,已经是军盐队所有存货,就算我们下一顿想要吃饭也得现做,姓唐的你最好不要再威逼大家!”

        可惜唐峥毫不留情,同样冷哼道:“五百张饼我收了,但是剩下五百张也不能少,来不及做不要紧,可以给我折算钱,一张大饼就按十文铜钱计算,加起来统共需要五贯……”

        说到这里微微一停,目光直视对面众人眼睛,一字一顿道:我,要,现,钱……”

        牛队长勃然大怒,几乎按捺不住又要拔刀,厉喝道:“十文铜钱一张饼,天下哪有这么贵的价格?”

        唐峥面不改色,忽然曲指轻轻一弹手中长剑,长剑发出铮铮一声脆鸣,唐峥却慢条斯理淡淡而笑,道:“我的价格,就是十文,牛队长要是不给,别怪我亲自动手取了……”

        “好,好得很!”

        牛队长怒到仰天发笑,感觉自己连后槽牙都恨的直痒痒,他忽然转头对人轻喝一声,按住怒气大吼道:“速拿五贯铜钱,让他赶紧滚蛋。”

        那些军盐汉子不情不愿,不过最终还是取来五贯铜钱,取钱之人心中极其愤怒,拿过来之后狠狠仍在地上,咬牙切齿道:“小子,别让咱们看到你……”

        唐峥眉头微微一挑,站在原地不为所动,忽然手中长剑白光一闪,铮铮一声向前劈出,那汉子一时不查,衣衫顿时破裂,唐峥目光变得森然,冷冷道:“把钱捡起来,乖乖送给我,这次只劈碎你的衣服,下次会劈开你的胸膛……别拿眼睛瞪我,否则给你抠出来当泡踩……”

        这等嚣张桀骜,几乎次次撩拨在场之人的底线,几十个汉子咬牙切齿,恨到攥拳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最后还是牛队长怒笑一声,亲自上前将五贯铜钱捡了起来,但他不敢直接把钱交给唐峥,生怕唐峥趁机一剑干掉自己,他将五贯铜钱重重塞进婷婷手中,这才转头对唐峥怒喝道:“行了吧,可以走了吧?”

        唐峥仰天打个哈哈,顺手将剑收回腰间,然后双手彬彬有礼向前一拱,语带深意道:“山水有相逢,做人留一线,牛队长,咱们就此别过吧,如果心中觉得愤恨难平,建议你找块大石头使劲撒撒气,千万可不要憋着啊,憋着容易憋出内伤,啊哈哈哈……”

        放声长笑之中,单手拎起一个装满大饼的包裹,然后顺势将包裹跨在背后,伸出手牵着婷婷扬长而去。

        剩余还有四个大包裹,却由十一个小孩里面略大的几个吃力背着,虽然吃力但却满心欢喜,一群小孩开开心心拥簇唐峥而去。

        “该死!”

        在场军盐汉子都觉心中憋得快要炸了,好几个人眼睛通红想要咆哮出声,就连牛队长也觉得憋屈难忍,胸口起伏宛如喘息不开。

        也就在这个时候,本已走远的唐峥忽然又转过头来,再次挑衅道:“牛队长,心里憋屈千万可别忍啊,赶紧去找块大石头劈砍撒气,否则你会憋出内伤的啊,哈哈哈哈……”

        连续两次挑衅,放声大笑离开,不远处山林之中,玲珑公主噗嗤发出一声轻笑,道:“这人真够坏的,咯咯咯。”

        两个草原青年听她语气又异,脸色皆都微微有些变化,玲珑公主用眼角余光查知一切,连忙改口解释道:“我是说他计谋很深,每一句话都在给对方施压,哪怕临走之前,仍要表现嚣张,但也唯有如此,方才能有安全……嗯嗯嗯,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指的是这个青年很聪明,我刚才的意思是说他是我们草原大敌……”

        这话怎么听都有种言不由衷的味道,两个青年心里暗暗生出莫名其妙的危机感。

        其中消瘦青年托木垒直直盯着唐峥,忽然眼中闪过一道浓浓杀机,森然道:“公主,现在此人已经离开,而且还带着十几个孩子,咱们是否应该偷偷追上去,然后找个机会弄死他?”

        说到这里看了玲珑公主一眼,语带深意又道:“这次您不能再说中原人会相互抱团了吧?那些军盐汉子已经和他分道扬镳了。”

        “是啊是啊!”

        乎博尔赤也跟着开口,目光霍霍道:“等他落单之时,咱们直接动手……”

        玲珑公主莫名有些不忍,不过紧跟着便惊醒过来,她遥遥望着山林之外,终于郑重点了点头,沉声道:“汝等为族之心,正合玲珑本意,不过追击之时仍要小心,必须保证动手的地点绝对隐秘。杀这青年事小,探查中原事大,本公主决不能容忍泄露行藏,此事你们应该懂得厉害。”

        两个青年听她同意追杀唐峥,哪还能在乎玲珑任何要求,连忙点头道:“公主放心,我等也知道事情需要隐秘,中原和草原世代仇敌,如果泄了行藏大大不妙。”

        玲珑低头想了一想,忽然道:“如今已经进入中原腹地,咱们的穿着打扮还需收拾一番,你们换上汉人衣衫,本公主也要仔细伪装……”

        说着素手放在唇边,轻轻打了一个口哨,不多时只听山林深处蹄声响起,她的那匹汗血宝马欢欢喜喜跑了过来。

        玲珑上前抚摸坐骑鬃毛,顺手在马背上取下一个精致小包裹,她将包裹的绸布直接扔到地上,却把里面的一身破旧衣衫留了下来,沉声又道:“这小包裹有着草原风格的花纹,所以必须毁掉抛弃……”

        托木垒点了点头,低声道:“公主之意,我已明白!”

        说完拔出大刀,咔咔猛砍几下,那块绸布转眼之间就被砍的稀烂,而玲珑公主却拿着破旧衣衫走进山林深处。

        两个青年都知道她要找个僻静之地换衣,眼中不由射出浓浓的渴望和觊觎之色,可惜两人相互之间恰又形成一种监督和敌视,所以谁也不敢张口说一句咱们偷偷去看看怎么样?

        似乎女人换衣都是一件拖拖拉拉的事情,哪怕钟灵毓秀如玲珑公主者同样如此,两个青年足足等了得有两盏茶时光,仍然不见玲珑公主从山林深处走出。

        而这时天之东方已经大白,隐隐可以看见一片朝霞正在变得璀璨,托木垒极目眺望山林之外,看见唐峥带着一群小孩已经走得很远。

        他心里有些焦躁,真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阻拦截杀,旁边乎博尔赤却不管这些,只是眼巴巴盯着山林深处傻乎乎的看。这货明明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仍然发出嘿嘿嘿嘿满足的笑。

        如此又等了一盏茶时间,终于见到林中人影微微一闪,玲珑公主再出现时已经大变模样,竟然化妆成为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

        也不知她用了什么易容之术,脸色涂抹的黝黑宛如天生一般,身上衣衫也是处处破烂,破烂之处露出的肌肤竟然也是黝黑的。

        绝美容颜已经不见,望之纯粹就是个乞儿。

        乎博尔赤大为惊奇,忍不住大呼小叫道:“公主,您咋变成这样了?”

        玲珑公主咳嗽一声,板着脸道:“以后不要再喊公主,直接喊我叫做小七,大汗膝下共有四子三女,我的排行正好第七,咱们在中原必须隐匿行藏,所以在称呼上也要小心谨慎……”

        说着看了一眼两人,接着又道:“我已化妆完毕,现在轮到你们两个了。”

        乎博尔赤连忙点头,也从自己坐骑上拿下一个包裹,这货对于玲珑公主的命令很是遵从,直接兴冲冲跑进了山林之内。

        但是消瘦青年托木垒却没有离开,反而站在原地微微有些皱眉。

        玲珑公主心里一奇,不由略带责问道:“你为何不去换装?”

        托木垒伸手一指林外,另一只手全轻轻攥起拳头,目光闪闪道:“公主,那青年走的很远了……”

        言下之意不说自明,分明是担心换装耽误时间导致追不上唐峥。

        玲珑公主眉头一皱,不悦轻叱道:“他是步履而行,身边还带着孩子,咱们却有战马骑乘,你觉得他能跑掉不见吗?托木垒,收起你的小心思,本公主看你无非是厌恶伪装乞丐,所以才找借口推推拖拖……”

        这话说的有些重了,托木垒哪里再敢辩嘴,他也连忙从坐骑之上拿出包裹,然后急急匆匆冲进山林深处。

        转眼之间,林边只剩下玲珑公主一人,而这时林外那些军盐汉子也已启程,正驱赶的十几辆牛车慢慢离开。

        玲珑公主不管这些圣教军盐队,却把目光遥遥眺望东方的道路,忽然口中轻轻发出一声叹息,语气莫名其妙道:“我虽然欣赏你的聪慧,生出一种相逢知己之感,但是你我毕竟乃是两个种族,相互之间唯有生死敌对的路,刚才换衣故意拖延一下时间,也算我这个你不认识的‘朋友’能做的唯一之事,如果你不能带着孩子们快速消失,那可不能怪我追上去真下狠手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4261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