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与国共武 > 第142章 设立驿承,招收流民

第142章 设立驿承,招收流民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天气渐渐变得热了,这个茶摊因为搭在道路之旁,又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此一家,所以在唐峥和小厮咧咧骂街之际,又有几波行脚的旅人进来歇脚。

        那茶摊老板忙着招呼,期间也曾呵斥小厮几句,可惜他应该是性格太过绵软,导致小厮竟然不怎么惧怕他的呵斥,所以最终也只能无奈苦笑两声,冲着唐峥投去一个致歉的讪笑。

        最终唐峥骂赢了小厮,脸上显出心满意足之色,直到此时似乎才有心留意新来茶摊之人,发现十有八九都是面带风尘仆仆之色。

        看其行走路线,赫然是往东边走,并且大多都是拖家带口,但是身边却没有多少行囊和包裹。

        拖家带口上路,却无行囊携带,这情景唐峥一想便明,心中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

        “看来都是些穷人,而且是穷到赤贫境地的穷人……”

        他见一个妇女面带菜色,怀里揽着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女娃娃,妇女眼中时时带着警惕,满脸疲倦坐在那里擦着汗。

        她嘴唇有些干裂,应该是赶路很久又累又渴,但她却只是向茶摊老板要了一碗茶水,小心吹凉以后慢慢喂给孩子喝。

        唐峥几次见她喉结滚动,显然也是很想喝水解渴,但她最终还是忍住没有动嘴,只把一大碗茶水全都喂给了自己的小闺女。

        一碗茶水只要一文钱,这妇女却连多花一文都舍不得。

        她怀里的女娃不过四五岁模样,这种年纪压根还不到懂事档口,小女娃被母亲喂着喝完茶水之后,一双眼睛却羡慕无比望着唐峥这边。

        小女娃看的其实不是唐峥。

        而是看着唐峥桌前摆着的糙面饼子。

        这时代粮食就是命,出门在外盯着别人的干粮可不是好事。

        世事多艰,人心叵测,那妇女生怕自家闺女惹人生气,连忙用手小心翼翼把闺女的脑袋扭回来。

        可惜小女娃不依不饶,忽然伸出黑乎乎小手拉扯妇女的衣角,眼睛可怜巴巴,语气弱弱哀求,道:“娘亲,妞妞饿。”

        妇女手足无措,几乎不敢去看孩子眼睛。

        唐峥轻叹一声,起身拿着两张糙面饼子走过去,那妇女神情明显警惕,双眼却直勾勾盯着唐峥手里的饼。

        她明显很是渴望,但又畏惧唐峥靠近。

        唐峥想了一想,转身冲婷婷使个眼色,婷婷很懂事跑了过来,接过两张大饼给妇女送过去。

        这一番善意的动作,慢慢才打消妇女的谨慎,唐峥趁机凑近一些,放轻声音温和问道:“这位大嫂风尘仆仆,孤身一人却带个孩子,看您这情形怕是要迁徙吧,冒昧问一句您是准备迁到哪里去?”

        因为他给了对方两张大饼,妇女对他的警惕明显减少很多,但她仍然不敢和陌生男人说话,只是脸带感激冲唐峥勉强一笑。

        她一边用唾沫帮孩子把大饼软化喂食,一边低着脑袋显得很是拘谨惊慌,这种胆小甚微的模样看得唐峥又是一叹,心中打消了继续问话的念头。

        但是和妇女一路而来的几个汉子却搭了腔,小声小气道:“这位好心小哥,你不要责怪柳三娘,她家男人在兵祸里死了,这一路上又受过几次欺负,所以才……”

        说到这里没有继续,但是隐约已经把意思表达了。

        其中一个褴褛汉子转口又道:“我们都是从西面逃荒而来,准备到东边的大周去落户,唉,到处都在打仗,河南道已经活不下去了。大周在打大唐,大唐又在打白莲军,白莲军一会儿打大唐一会儿打大周,这些军队因为打仗减了兵力,动不动就会冲进村子里抢钱抢粮抢人口,男的就拉去当兵,女的就拉去做苦役,就连小孩子也要干活,我们都是从家乡逃出来的……”

        唐峥眼神一寒,忽然问道:“你说大周军队抢钱抢粮,还要强拉人头去做兵夫?”

        那汉子连忙道:“大周的军队没有,抢钱钱粮的都是大唐和白莲军,正因为大周军队不抢百姓,所以我们才逃去大周。”

        唐峥暗暗舒了一口气。

        这时汉子们已经喝完了茶水,好几人眼巴巴望了一眼唐峥桌子上的大饼,但是大家最终也没有开口进行讨要,只是各自从怀里摸出一文铜钱交给茶摊老板。

        那茶摊老板唉声叹气,面带苦涩收了众人茶钱,口中却不时自责道:“唉,都是逃荒的人,都是逃荒的可怜人啊……倘若搁在我以前的身家,遇见逃荒之人总归要给几张饼子,现在却要靠着茶摊养活一家,无奈只能厚颜收下钱财。”

        这人性格虽然窝囊,窝囊到连自己的侄子都呵斥不住,但他心性真是有几分蠢好人的味道,自己都沦落到开茶摊度日还要可怜别人。

        唐峥目光隐隐闪动几下,忽然开口问道:“我观老板心性良善,言谈举止也有几分条理,您以前又是个百亩之家的身份,怕是曾经也是个饱读诗书的学问人吧。”

        “不敢不敢!”

        茶摊老板连连摇头,苦笑道:“虽然读过几本书,但却提不上学问人。读书有什么用,读书最没有用。不但干不了活,而且吃不得苦,偏偏还受不了世事多艰,看到可怜不平总想伸伸手。”

        说到这里又是自嘲一笑,喃喃道:“以前家里有地,粮仓里也有粮,那时接济穷苦乃是应当应分,现在还存着这心就是痴傻了。唉,小哥儿莫要责怪我那侄儿,其实他也是为了家里好……”

        唐峥点了点头,仿佛若有所思。

        他脸色不断变换,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

        ……

        这时那些逃荒之人已经准备上路,那带孩子的妇女也连忙起了身,这时代兵荒马乱到处都是匪患,唯有扎堆行走才能勉强保证安全。

        妇女心里感激唐峥赠饼,又见他身后也带着十多个孩子,忽然小心翼翼开口道:“小哥若是也要赶路,不如跟着我们一起。”

        “是啊是啊!”

        那些逃荒之人也都开口邀请,连连道:“如今兵荒马乱,大家一起有个照应。小哥你独自带着十几个孩子,远途赶路可比我们辛苦呢。”

        玲珑公主心思电转,忽然可怜兮兮在一旁道:“也带上我吧,我也想乞讨着去大周,听说那里不用打仗,做乞丐也不会被饿死。我爹娘都已不在了,我自己一路乞讨有些害怕,我正愁没人带领,求你们把我也带上吧。”

        那群逃荒之人看她一眼,见是个小乞丐都有些怜悯。

        那妇女脸上怜惜之色最重,连忙招手呼唤道:“小丫头快过来,咱们一起逃荒去大周。”

        玲珑公主装出感激模样,乖巧跑过去凑在妇女身边。

        托木垒和乎博尔赤目瞪口呆,一时却找不到借口也跟着走,他俩化妆的乃是江湖豪客,自然不能假托自己也要逃荒去大周。

        这时那些逃荒之人已经开始启程,拖家带口慢慢从茶摊边离开,临走之前再次招呼唐峥一声,语气诚恳道:“小哥儿真不一起走吗?一起走才能有个照应啊。你自己带着十几个孩子,要是遇到个难处可咋办啊?”

        唐峥微微一怔,随即脸上显出一丝莫名的微笑来,他刚才脸色不断变换,似有一件疑难不能下定决心,这时听到这群逃荒之人的邀请,终于被人性的良善触动了心地某处。

        “也罢……”

        他猛然咬了咬牙,终于下定决心。

        在场众人无论茶摊之内还是茶摊之外,只见这个青年身上气势陡然一变,刚才还像个逃荒赶路的小哥,一眨眼竟有些久居高位的味道。

        他猛然开口一喝,大声道:“你们先停下,谁都不要走。”

        竟有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

        但是语气却很温和,并无强硬蛮横之感。

        众人都是一怔,不知他是何用意。

        但见唐峥忽然转身,再次喝道:“纪千千,你都看清楚了吧?”

        众人又是一怔,更加莫名其妙。

        但是众人随即发现,茶摊之中猛然站起一人,玲珑公主顿时眼中一寒,托木垒和乎博尔赤心中也打个突兀。

        草原三人悄悄递个眼神,皆都生出浓浓警惕之意。只因他们发现茶摊里站起的不是别人,赫然是他们先前察觉的那个少女大高手。

        这少女正是女皇李静雪的徒弟纪千千,她背着古剑慢慢踱步走到唐峥面前,一双妙目似乎略带迟疑,忽然问道:“你想怎么做?”

        唐峥轻咳一声,不答反问道:“前方在打,此地应该控制了吧?”

        这话问的莫名其妙,偏偏纪千千却仿佛明白,只见少女沉吟一下,然后略带迟疑道:“洛阳以东,尽皆掌控,洛阳以西,尚在交战,此地却属中间夹缝,难说掌控还是不掌控。”

        “但是至少也有驻军,我猜的对也不对?”唐峥紧跟着又问。

        纪千千想了一想,再次迟疑道:“我少问兵部之事,不能确切回答,不过唐无敌大帅的帅帐就在东方一百里处,若是想调兵马的话也就半天时间。”

        说到这里看了唐峥一眼,语带深意又道:“你应该明白的,师尊因为你的事情大发雷霆,不但派出唐大帅猛攻河南,而且朝堂里能征善战的人物也都来了。比如王朝将军,比如胖和尚大师,你的部曲也都来了,屠彪和吴穷被师尊封了偏将,负责统领你上缴的那一万五千兵马,还有王氏投靠你的那些人,如今也都在唐大帅账下听令。”

        唐峥哈了一声,拍手道:“那可好了,原来都是老熟人。”

        纪千千盯着他的眼睛,忽然道:“问东问西,意欲作何?”

        唐峥直言不讳,沉声道:“我想办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请唐大帅派兵把这里打下来,刚才你说这里乃是中间夹缝地带,我需要把这里由夹缝变为掌控。”

        “目的呢?”纪千千又问。

        唐峥忽然转身,抬手一指茶摊老板,笑道:“打下此地之后,你说他有没有能力做个驿承?”

        “驿承?”

        纪千千微微一怔,随即有些明白过来,道:“驿承虽小,却掌十里之地,倘若用的好了,也能成一大事。我明白了,你是看他心性良善,即使家道中落仍旧想着救济贫苦,刚才你还专门询问他是否读书,无非借以推测他能否担当驿承之职……他若成了此地驿承,必然善待往来逃荒之人,但是首先我们得要掌控此地,然后才能让他安安心心照看往来。”

        “不错!”

        唐峥点了点头,沉声道:“天下纷乱,离人纷纷,既然逃荒之人渴望前往大周,那么大周就要给这些人提供一些庇护。庇护整个天下我们暂时没能力,但是设立一个中转驿站完全有能力……”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拉着纪千千走到那群逃荒之人跟前,又道:“你仔细看看他们,个个面带风尘菜色,妇女抱着小孩,汉子拖家带口,明明已经饥肠辘辘,身边却无可食之粮,如此凄惶可怜,路上还要担心匪患。”

        说到这里又是停了一停,叹息道:“唉,天下贫病太多,咱们也只能勉强兼顾眼前,我想在这里设立一个中转救济,但凡逃荒之人到了这里都给配发粮食,有了粮食他们才能继续逃荒,不至于饿死在前往大周的路途上。”

        纪千千肃重点头,俏脸显出欣赏之色,不过却皱眉迟疑道:“免费给逃荒之人提供粮食,这可不是我能决断的事情,逃荒之人太多,用粮必是大数,此事就算拿到朝堂怕也要有一番纷争,即使争论最后还不一定能够通过。”

        唐峥攥了攥拳,目光闪闪道:“那就不经朝堂,直由琅琊私给,所需粮食全从琅琊调拨,这些逃荒之人也由琅琊接收。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去向唐大帅借兵把这里掌控住……”

        想了一想又道:“若是唐大帅有些犯难,那就请他把我的那支兵马放出来,我相信屠彪和吴穷还不至于忤逆我的命令,必然会妥妥善善把这里打下来。”

        纪千千郑重点头,忽然又道:“你让我去借兵,那你又要作何?”

        唐峥苦笑一声,道:“你轻功比骏马还快,小孩子可比不上你。我身边有十一个小孩,只能带着她们慢慢赶路。”

        “不行!”

        纪千千语气顿时冷了下来,俏脸发寒道:“在你见到师尊之前,我再也不准你离我半步,否则你若又被人袭击围杀,我百死也无法向师尊交差。”

        这话说的斩钉截铁,显然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余地。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640/84526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