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三十八章 光束

第四百三十八章 光束

  当那些南方骑士和贵族兵们在城墙上肆意发泄他们积累了一个月的紧张恐惧情绪时,马里兰爵士却没有跟那些南方人一样头脑发热地失去思考能力——尽管他在头一日的宴会上用非常乐观而自信的态度宣布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已经成功打破塞西尔人的“天火神话”,而且将这种自信传播到了要塞里的每一个人身上,但在塞西尔人发动第二次炮击的时候,他还是第一时间召来了要塞里的首席法师顾问。

  法师顾问时刻掌握着魔法屏障的情况,在他面前,马里兰爵士没有丝毫遮掩:“那种攻击,屏障真的可以完全承受下来么?”

  “目前可以,”那位须发皆白、略显富态的老年法师谨慎地说道,“如果塞西尔人真的只有这么点实力的话……那要塞就完全可以撑得下去。”

  马里兰立刻听出老法师言语中的深意:“什么意思?”

  “屏障并非像看起来那样坚不可摧,将军,”老法师答道,“塞西尔人的‘天火’之威力超出预料,它切切实实足以撼动护盾,如果不是要塞的魔法屏障具备自我修复的能力,而且塞西尔人的攻击存在间歇中断的话,我们的屏障就会被不断消耗——直到修复速度赶不上损耗。而且还有一个很令人不安的情况……”

  马里兰爵士的眉头已经紧紧皱起,他看看左右,确认房间中只有自己最亲信的骑士和眼前的法师顾问,便出声问道:“大师,请直说吧。”

  “我用法师之眼观察塞西尔人设置的魔法阵地,那些大大小小的‘天火装置’只有一半在运行……”

  只有一半在运行?

  塞西尔人在做什么?

  一种没来由的危机感涌上了这位高阶骑士的心头,他站起身,手按剑柄,几乎立刻就要去下令激活内城区的备用法师塔,将魔力焦点中的储备能量全部转移到屏障上,但在他行动之前,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一名传信兵在门外焦急地喊道:“将军!紧急情况!”

  传信兵很快得到许可进入房间,这个士兵的脸上带着惶恐不安的表情,一进门便立刻说道:“将军!有人在城堡露台下方发现了卡洛尔子爵的尸体!他似乎在昨夜失足坠下了城堡!”

  “什么?卡洛尔死了?”马里兰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失足……坠落?!”

  他心中的不安被迅速放大着,这个冲击性的情报并没有影响他的判断力,反而让他凭借直觉意识到了磐石要塞正处于巨大的危机中,然而在他做出反应之前,第二名传信兵便到了。

  这名士兵带来的却是要塞外面的情报:“将军!白水河上突然出现了两艘船!带有塞西尔的标记!而且……看上去很不寻常!”

  马里兰爵士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城墙上,而此刻那两艘正顺着白水河逆流而上的大船已经到了即便不用法师之眼都可以清晰看到的地方。

  它们确实不同寻常——至少这速度就不同寻常!

  马里兰爵士凝神看着那个方向——在磐石要塞西南,平原的开阔地带,白水河宽阔的河面上,一道非自然的波涛正在逆流而上,在这违反自然规律的波涛中,两艘怪模怪样的船正疾驰而来,它们的外壳上覆盖着金属制的覆板,甲板上安装着硕大的怪异装置,它们的动力显然是那不正常的波涛而非风帆——事实上它们压根就没有帆,在原本应该是风帆的地方,只能看到对称分布的数对仿佛“翅膀”般的白色结构,它们或许能迎风,但绝不是带来动力的东西!

  而在那两艘船的上空,塞西尔家族绘有剑与犁图案的旗帜正迎风飞扬。

  城墙上的南方骑士和少数贵族显然也看到了远处河面上的东西,他们的实力低微,或许不如马里兰爵士看的这么清楚,但他们也能分辨出那不是寻常的船只,因此正在好奇地指指点点,讨论那两艘船的来历。

  下一刻,马里兰爵士的眼睛瞪大了。

  那两艘船开始减速,减速过程平稳异常,而在这个过程中,它们两侧的“翼状结构”正在某种机关的作用下张开,那白色的“帆板”迎着正午的阳光,翼上泛起星星点点的辉光……

  那是……什么?

  ……

  第一战舰“极光号”的甲板上,士兵和魔导技师们正在一片忙碌,口令声和报告声正从各处不断传来:

  “魔导阵列已展开,能量正在平稳上升!”“动力脊正常,各层魔网已连接!”“甲板区机械平台已解锁,开始调整主炮座角度。”“各技师检查工作区符文状态,汇报情况!”

  高文站在战船中段的平台上,看着站船两侧的“魔导阵列”在机械联动装置的作用下平稳展开,看着甲板上各处关键设备的魔法符文被逐一点亮,听着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口令和报告,情绪逐渐昂扬起来,并忍不住产生了一丝不符合当前氛围的感慨——果然,这画风跟中世纪战场一点都不配套……

  随后他看向前方,看向甲板前段安装的那个巨大武器。

  塞西尔家族的继承人,魔导技术的权威,在魔导技师中拥有绝高威望的瑞贝卡此刻正站在甲板前部的“校准者”旁边,一幅意气风发的模样,这位子爵小姐一边高声指挥魔导技师们完成各项检查工作,一边亲自上阵调整着“校准者”基座上的增幅器,好让这台仍处于“验证期”的武器能处于最佳状态。

  她似乎感觉到了高文的视线,回过头来,对着高文露出一个开心而灿烂的笑容:“先祖!已经可以啦!”

  “那就开始吧,”高文微笑着点了点头,“菲利普骑士等这两门‘意大利炮’已经等很久了。”

  旁边的拜伦听到了高文的话,忍不住好奇起来:“‘意大利炮’?这门炮不是叫校准者么……”

  高文笑了起来:“不用在意这些细节,是我给它起的外号。”

  而瑞贝卡则一点都不在意老祖宗口中的“意大利炮”是什么意思,她早已习惯了先祖创造出的稀奇古怪的词汇,而且比起这些词汇来,激活这门虹光炮才是她此刻更乐意去做的事情。

  她高高扬起手,清脆明亮的声音在甲板上响起:“水泵注水——接通动力脊!!”

  设置在战船两侧的水泵瞬间启动,动力澎湃的第二代魔能引擎开始将白水河的水注入到虹光炮的基座中,在甲板下方,虹光炮那隐藏起来的魔力增幅核心瞬间被冰凉的河水浸泡,而随着动力脊的接通,战船两侧的“翼”状装置也开始发出一种低沉悦耳的鸣响,更加明亮的魔力光辉开始汇聚在战船的两侧,澎湃的动力在这艘船的各个魔导结构中奔涌,并在船舱中带来了一阵高过一阵的轰鸣,在那轰鸣声中,虹光炮的主体被激活了。

  它的三道弯曲“炮管”缓缓旋转了一周,固定在炮管中部的那根水晶棱柱随之明亮起来,发出白色的光芒。

  “聚焦水晶点亮,开始照射——目标,磐石要塞大门!”

  短暂的聚焦之后,一道足有一米粗的、刺目的奥术光束喷薄而出,仿佛一道由光铸造的长矛般刺向远方的磐石要塞。

  几秒钟的延迟后,二号舰“晨星号”的前端也爆发出一道同样的能量光束,紧随极光号轰在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上。

  这第二道“校准者”光束打偏了一点,它落在第一道光束旁近百米的地方,但晨星号上的“炮手”显然很快便注意到了这一点,并开始调整武器,半空中那道明亮的奥术洪流开始缓缓转向,它威严地扫过了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在光束所及之处,巨大而刺眼的亮斑几乎横亘半座城墙。

  两艘战船侧后方的排水阀打开了,冒着热气的冷却水被水泵排入河中,位于甲板下方舱室的技术人员则很快送来报告:“核心温度稳定!可以继续照射!”

  用白水河来冷却虹光炮——这个方案在之前的测试中便成功了一次,现在在战场上,它仍然没有让人失望。

  马里兰爵士脸色苍白地看着那两道宛若天罚般的光束轰击在要塞的魔法屏障上,看着城墙上的骑士和贵族兵们一片慌乱,他终于意识到了最大的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他从来都没了解过塞西尔真正的力量。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跟他的预想完全不同。

  刺眼的白色光束仍然在灼烧要塞的护盾,这是完全没有出现在情报中的武器,和“天火爆炸”截然不同的武器,在那光束的灼烧中,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正以“灼烧点”为中心爆发出大片大片令人恐惧的亮斑,那亮斑就好像波纹般一边震荡一边迅速扩散,此刻已经蔓延到了城墙上空数十米高的地方。

  普通的士兵和平民或许不明白那是什么,然而身为高阶骑士的马里兰爵士再清楚不过——

  魔法护盾正在瓦解。

  那两道光束是纯粹的魔法能量,而且强度极高,如此高强度的纯净能量对任何护盾类法术而言都是致命的威胁,它会轻而易举地侵彻、干扰、阻断护盾的能量流动,并阻止侵彻区域的护盾再生。

  而更致命的是——那光束的“照射”是持续的。

  磐石要塞的魔法屏障就要完了。

  这个令人绝望的念头刚一冒出来,马里兰爵士便猛然转头,看向内城区的那几座法师塔。

  拯救城市屏障的唯一希望,就是立刻调动魔力焦点中储存的应急魔力,将其全部注入屏障,这样屏障或许就能多坚持一段时间,坚持到塞西尔人的武器因过热或者废能无法释放而不得不暂时停歇,这样屏障就还有再生的机会……

  然而那些法师塔毫无动静!

  城里的法师们呢?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没多久,马里兰爵士便看到那位首席法师顾问正从远处飞来。

  老法师恐怕是一路从某座法师塔用飞行术飞到这里的,他气喘吁吁,狼狈不堪,刚一落地,便绝望地喊道:“将军!控制魔力焦点的法阵和符文石被人捣毁了!!守卫它们的战斗法师和士兵全死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4581496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