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

第四百三十四章 抵近

  夜色笼罩的白水河上,两艘经过彻底改造,造型看起来无比怪异的大型船只正在以完全不符合其尺寸的速度和灵敏性航行在滚滚的波涛中。

  这是两艘依稀还有一点内河风帆战舰轮廓的大船,然而其原本木质的船壳外表有大约三分之一的范围都覆盖上了一层加固和导魔用的金属板,原本作为船只动力的帆也被拆下,固定桅杆用的底座上则安装了巨大坚固的金属支架,并向着船身两旁的侧上方延伸出仿佛羽翼般的笔直结构,“羽翼”结构上的魔法符文在夜幕中泛着微光,并和船身各处的魔晶石灯光交相辉映,而除了那格外显眼的、被称作“魔导阵列”的“羽翼”结构之外,这两艘船上最显眼的东西便是安装在甲板上的两座巨大魔导装置。

  它们的基础轮廓似乎是格外大型的魔晶轨道炮,但“炮管”却不是笔直平行的金属导轨,而是三个带有优雅弧度、正面看呈“品”字形排列的合金“梁”,合金梁的内侧遍布魔纹,并有一块透明且细长的人造水晶被某种机械闭锁装置固定在三根合金梁的中央,在合金梁的后半段,则可以看到略显简陋但坚固可靠的钢铁机关将整个“炮管”和底座连接在一起。

  这套装置的尺寸几乎是第一代魔晶轨道炮的两倍有余,尽管按照一般技术造物的发展规律,在技术成熟之后它必然有可以优化结构、缩小体积的改良空间,但就从其诞生之初的尺寸来看,这都肯定是一种威力不俗的玩意儿。

  那些从甲板下面延伸出来、遍布魔纹的动力脊,还有在甲板各处都能见到的魔网符文,以及武器底座后半截暴露出来的增幅器组,也都无一不在强调着这东西的“威力”。

  背着这么沉重的一套“改造成果”,两艘原本只是内河木质战舰的船自然会变得笨重,但它们在水中航行的速度却飞快,而且现在还是个云层遮挡星光的夜晚,这个年代的船只几乎没有“夜航”的习惯,白水河上见不到任何别的船只,在宽阔清净的河面上,两艘战船更是疾驰出了让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位船长都会目瞪口呆的速度。

  这全都是因为有白水河的波涛在“推”着两艘船前进。

  两艘战船一前一后地航行,原本平静无波的白水河偏偏在这两艘船的附近卷起了波涛,这些波涛丝毫没有让船只晃动,反而推着它们平稳地一路疾驰,而在那波涛之间的水面上,则有一个优雅到近乎梦幻的身影在泡沫与水之间敏捷地穿梭起伏着。

  那是一位有着美丽鱼尾的少女,她在水中穿梭,身体时不时跃出水面,与四周的浪花共舞,她的鱼尾拍打着泡沫,与旁边的波涛同律,她就如水中的精灵,传说里河中的仙女一般,和整条白水河嬉戏着。

  拜伦走出船舱,呼吸着白水河上清新凉爽的空气,他看到了在波浪中穿梭的提尔,忍不住轻声低估起来:“在水里游泳的时候可显得精神多了。”

  一阵脚步声从旁传来,高文的声音在拜伦身后响起:“那是因为她在这之前已经睡了整整两天两夜了,再不醒,我就真要怀疑这条鱼是死在水池子里了。”

  拜伦转过身,看到穿着一身常服的领主也正在看着河里提尔的身影。

  他对高文行了个礼:“领主。”

  高文摆摆手,随口问道:“菲利普那边情况如何?”

  拜伦摇了摇头:“磐石要塞派出超凡者小队偷袭临时营地,但那些贵族能折腾出来的‘偷袭计划’实在天真可笑,除了在开战之前损失人手之外恐怕造不成任何破坏。”

  高文对此不无意外:“他们能搞出偷袭来这已经是个进步了,如果不是那些被我们打出经验的南方贵族跑到磐石要塞,我估计要塞里的正统骑士们甚至连骚扰偷袭破坏营地这样的战术都想不出来。”

  “是啊,那帮贵族终于学会打仗了,”拜伦咂咂嘴,接着感叹一句,“不过那个菲利普恐怕又得纠结一小阵子,纠结‘贵族战争’一去不返,骑士精神不堪一击之类的……”

  高文扭头瞥了拜伦一眼,语气颇有点打趣:“你对菲利普还挺了解的。”

  “嗨,在一起共事六年了——那小子天赋是真的强,六年前就成了正式骑士,这两年恐怕就能到中阶,这辈子说不定还有机会挑战挑战高阶……”说到这,拜伦忍不住摇摇头,“可惜脑袋有点木,把骑士故事英雄传记之类胡编乱造的东西都当成真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十七岁之后还相信骑士用信念就能感化恶龙这种屁话的。”

  本身就是个传说英雄,身上一大堆英雄传记的高文有点尴尬:“咳咳,英雄传记不一定全是胡编乱造……”

  “啊——”拜伦立刻就显得更尴尬了,他略带紧张和歉意地挠了挠头发,但紧跟着就不知道想起什么,脸上表情渐渐怪异起来,还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高文看到他这模样就反应过来,木着脸憋出一句:“八十多个公主那种书就真是胡编乱造的。”

  “咳咳,是,那肯定是跟您说的一样……”拜伦当场咳嗽起来,然后在老大抽刀子砍人(佣兵思路)之前生硬地转移话题,“不过话说回来,怎么不见琥珀小姐?”

  “她晕船,一时半会爬不起来了,”高文随口说道,“也就当时出来的时候比谁都兴奋……真不知道等到了目的地之后她还有没有力气去磐石要塞里执行任务。”

  “琥珀小姐竟然会晕船么?”拜伦有点惊讶,“我还以为她在任何跟跑路相关的事情上都是没有弱点的……”

  高文闻言心中不屑:还没有弱点,那个万物之耻弱点还少么,“军情局局长弱老鼠夹子”人人都知道……

  这时候拜伦收起了玩笑模样,问了个他很在意的问题:“领主,其实我一开始以为您是要跟菲利普一同出发的,可没想到您是跟着我的‘第二梯队’。”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也是从事实上,菲利普所带领的第一、第二战斗兵团那边才是进攻磐石要塞的正面战场和主力力量,虽然要塞的大门可能需要用“校准者”虹光炮来撬开,但真正进攻要塞、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却是菲利普带领的军队,高文难得远离本土出征一次,每个人都以为他是要跟着菲利普一起出发的,却没人想到这位老祖宗最终选择了跟拜伦同行。

  “你应该知道,我虽然前往战场,但我更希望自己的出现只是个象征意义——塞西尔战斗兵团就应该具备独自拿下要塞的能力,如果进攻一座磐石要塞都到了必须让我亲自出马的程度,那军队统帅是要向塞西尔人民谢罪的,”高文解释道,“而相比起菲利普那边的战斗,我对新式武器和新技术更感兴趣。”

  拜伦忍不住回过头去,看着安装在战船甲板上的那座“校准者”虹光炮,在深沉的夜色下,这件威力巨大的新式武器就像一头钢铁猛兽般蹲伏在甲板上,仅有几处显示能源状态的符文在它的基座上发出微光,就如猛兽的眼睛。

  “新式武器么……这东西确实挺带劲的。”

  “可不仅仅是带劲那么简单,”高文轻轻摇了摇头,目光放在虹光炮上,视线的焦点却仿佛放在了更远的地方,“魔晶轨道炮和虹光炮……它们可以粉碎贵族的城堡,也可以撕开法师的屏障,这两样东西的价值,远远不是通过一两场战争就能体现出来的。”

  ……

  派去袭击塞西尔人营地,破坏魔法装置的队伍全部失败了。

  坏消息被送到磐石要塞,塞西尔人的军队却还在继续推进,马里兰爵士的头发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

  他隐隐觉得,自己之前的自信……可能有些过于充足了。

  从那些南方贵族的口中,他确实意识到了塞西尔人的威胁巨大,并根据现有情报制定出了能够削弱塞西尔军队的方案——这方案甚至有悖于骑士精神。

  他知道塞西尔人的“天火爆炸”是用某种魔法装置投放出来的,而且塞西尔人还需要建立阵地才能让这些魔法装置发挥出最大的威力,于是派人试图在那些魔法装置运行之前将其破坏。

  但那些人却遭遇了一支似乎专门用于对抗超凡者的、战斗力格外强悍的部队,几乎全军覆没。

  小股部队偷袭是无效的,马里兰爵士只能开始派出军队对敌人进行阻扰——这是第二个违背骑士精神的方案。

  众所周知,军队行进过程中是最脆弱和最混乱的,人数庞大的队伍在行动中难以进行有效的指挥,底层士兵在面对混乱的时候往往会自乱阵脚,而军官则无法在士兵们慌乱的情况下组织起有效反击,因此,在敌军行进过程中进行偷袭往往能收获奇效——而也正是因为陷入混乱的军队极有可能导致贵族们的意外伤亡,所以在传统的贵族战争中,“对行进过程中的军队进行袭扰”一向是被禁止的事项。

  但既然已经做出了夜间偷袭营地的举动,马里兰爵士已经不在意再多打破一条骑士精神。

  然而在安苏736年火月56日,塞西尔人还是如期踏上了磐石要塞南部的狭长平原,而马里兰爵士派出去袭扰的队伍只逃回来一半不到的人。

  面对愕然的要塞将军,带队的负伤骑士说出了自己噩梦般的遭遇——

  当他带着士兵们大张旗鼓地冲向塞西尔人的时候,后者好像早就看见他们般已经做好准备,而且丝毫没有慌乱,那些塞西尔士兵就像机器一般精确且下意识地进行了反击——先是某种单兵携带的“天火爆炸”,然后是投掷出来的爆炸物和用臂铠发射的魔法光束,最后是可以将普通士兵的铠甲轻易劈开的附魔刀剑,每一样都威力巨大。

  所谓的突然袭击,打起来倒好像是主动去送死一样。

  事实证明,离开要塞主动进攻——不管是何种形式的进攻——都不是个好主意。

  马里兰爵士只能让一颗心沉到最低,静静等待着塞西尔人的到来。

  安苏736年火月57日,塞西尔人的旗帜出现在了磐石要塞对面的平原尽头。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458507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