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七十六章 艺术的第一步

第七十六章 艺术的第一步

  红宝石器皿中的水晶就这样碎成一滩,高文和赫蒂站在旁边面面相觑。

  愣了半天,高文才嘴角抽抽着憋出一句:“这是升星失败了是吧?”

  赫蒂:“诶?”

  “咳咳,我是说,这是什么情况?”高文赶紧干咳两声把自己刚才下意识冒出来的话给遮过去,“是法阵抽取能量的时候用力过猛直接抽成渣了?”

  赫蒂双眼中泛着微微的奥术光辉,她仔细观察过红宝石皿中残留的魔力痕迹,脸上原本的兴奋神色慢慢变得暗淡下去:“不……恐怕是这种水晶的先天缺陷……”

  “缺陷?”高文随即皱起眉头,隐约有了非酋氪金抽卡金光一闪却是个保底的预感,“难道是一次性的?充能之后再释放就肯定会毁坏?”

  如果真是这样,那这种“人造结晶”的价值无疑会大大降低,但高文觉得自己也还可以接受: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储存魔力的水晶是一种极有价值的材料,魔法师将这种水晶分为两种品质:高品质的水晶纯净而稳定,可以刻下法阵并稳定运行,因此被作为各种魔法物品的核心,比如用来镶嵌法杖,而低一级的水晶由于稳定性欠佳所以无法刻画法阵,却可以当做魔力储存容器,也被施法者们视作重要的战略资源。

  但一直以来,储能水晶都只能从自然界获取,人造的水晶根本无法将其取代,这是因为人造水晶有着严重的“天然逸散”问题,储存在水晶中的魔力会以惊人的速度散失,甚至几天内就会消散一空,根本不堪使用,因此人造水晶一直以来都只能当做魔法物品的辅材,甚至当做贵族城堡里的装饰品……

  如果瑞贝卡稀里糊涂弄出来的这些结晶体只是有“一次性”这个缺陷的话,在高文看来问题根本不大,赫蒂已经证实了这些结晶很稳定,所以大不了用来制作一次性的魔法道具,对于习惯了工业时代的高文而言,“一次性”并不意味着实用价值低下,反而是廉价、快捷、量产的代名词。

  然而赫蒂却摇了摇头:“不是一次性,而是它储存的魔力根本没办法提取出来使用。”

  这次高文是彻底傻眼了:“怎么会这样?”

  “魔力失去了‘协调’,大概是在提取的瞬间便发生的,原本有序的魔力在这个过程中成了无序的‘废能’,提取出来的一瞬间就会消散掉,而且即便在它消散前就将其收集起来也派不上用场,毕竟……是‘废能’。”

  废能,这是魔法师们的专用词汇,也被称作无序魔力,这是一种无法参与任何魔法反应,也无法用来释放任何法术的魔力,就好像失去了调律的音符一样毫无价值。无序魔力是很多法术的附属产物,是法师们释放完魔法之后的“残渣”,而高文所知的、无序魔力最有存在感的事件,便是在刚铎帝国覆灭的前一年深蓝之井的大爆炸——大量无序魔力出现在“深蓝”内部,直接导致深蓝之井全功率运转却无法输出任何能量,最终炉心熔毁而爆炸。

  存进水晶里的是魔力,提取出来却会变成残渣,这简直就是上辈子某些黑心游戏里的强○器,放进去的是装备和宝石,取出来的是矿渣和全服嘲讽小喇叭……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瑞贝卡炼出来的是一种可以把强化党们原地气炸的白色小晶块(无误)。

  失望地看了那些粉末状的晶尘一眼,高文摇摇头:“说不定啥时候瑞贝卡能炼出能用的储能水晶吧……总之先这么期待着。不说这个了,我刚才看你在折腾那些古董水晶,都有什么成果?”

  赫蒂提振起精神,但语气却颇有歉意:“抱歉,先祖,那水晶中的很多法阵和符文规律如今都已经失传,而且以一种难以理解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现如今的水晶共鸣器精度有限,我到现在只能分辨出其中的一小部分并将其还原成了法阵……请来这边。”

  高文跟了过去,看到赫蒂从她的书桌中取出一些已经整理好的法阵图纸,那图纸上除了各种符号和线条之外,还有用娟秀字体写下的笔记,那是她留下的注释。

  高文看着图纸,赫蒂则在旁边说着自己的感想:“古代刚铎帝国的魔法体系与如今的大不相同,他们的魔法阵是‘分层’的,每一层之间用关键节点连接,而那些节点本身组合起来竟也是一种法阵,就好像层层嵌套一般。以如今的的技术根本不可能构建出这种结构的法阵,我简直不敢想象古代的刚铎魔导师们是怎么把这一整套复杂的符文塞进一颗小小的水晶里的……”

  高文抬起头笑着说:“他们首先准备一个近乎没有任何尘埃与悬浮颗粒的房间,然后在这个房间里用导魔材料建造一个巨大的法阵模型,接着抽空房间里的空气,最后用来自深蓝之井的强大魔力照射那个法阵模型,而在照射的‘焦点’上,放置着空白的待加工水晶。通过特殊的偏振技术,魔力会将分层的法阵逐层烙印在水晶内部——就这样,魔力照射一次,水晶中就烙下一套法阵,一分钟造二十七个。”

  “啪嗒”一声,赫蒂手中的一支蘸水笔掉在地上,摔成两截。

  妈耶,古代人原来这么厉害的么?!

  “所以这就是我和这个时代的人观点最为不同的地方——你们认为很多东西都是珍贵而稀少的,大师们精工细作然后留给人们代代相传是理所当然,可是在我看来,这些东西廉价量产才是正常。可惜啊,失去了深蓝之井,第一代人又死个精光,你们发展成这样也是难免的。”

  赫蒂脸色古怪,深深感觉不肖子孙又让老祖宗失望了……

  而就在这时,高文的视线突然被其中一张图纸上的魔法阵给吸引了:“嗯?”

  赫蒂赶紧凑上前,看到高文的视线所在之后,便解释道:“那是控制水晶自爆的法阵。您知道的,这些制式水晶在濒临崩溃的时候最后一个功能就是自爆,因此这一层法阵被烙印在独立于其他符文组的位置,而且它异常简洁,所以还原起来较为容易。不过和这个引爆法阵有关的敌我识别部分就没法还原了,我到现在还没找到是哪几个符文实现了这个不可思议的功能,我在这方面实在缺乏天赋……”

  “等会,先别管那些识别符文是怎么整的了,”高文打断了赫蒂的自我批评——这大孙女哪都好,就是一旦认为老祖宗不开心就会立即陷入自我批评自我反省的状态让人很是头大,明明是个御姐女王路线随便走的人设,偏偏在他面前跟总受欺负似的,“我看到你写在这儿的注解了……你说这个法阵与常规的魔法阵不同,并非是把水晶中的能量释放到外界之后生成爆炸,而是在水晶内引爆了能量,将水晶本身也作为爆裂物?”

  赫蒂愣了愣,点点头:“是的。寻常的类似法阵都会将能量从储能晶体中引导出来,在外界产生效果,但因为这个法阵的作用是自爆,所以它跳过了引导步骤,而是直接将能量在储能晶体中引爆,爆炸的水晶碎片同时还会有很强的杀伤力。说实话,我以前真没接触过这种法阵,虽然它不复杂,但恐怕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魔法师都不会用它,这东西会直接把宝贵的储能晶体彻底摧毁……”

  赫蒂说着说着就不说了,显然,她不傻,而且已经迅速意识到了这个东西的用处。

  她和高文的视线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实验台上那个红宝石皿,红宝石皿中的微量晶尘在他们眼中仿佛重新发出光来。

  那是艺术的光辉(确信)。

  “从那些水晶里提取出来的魔力会瞬间变成废能,但它们在水晶里储存的时候状态却是稳定的……”高文慢慢悠悠地说道,“那我们干脆不要把它提取出来了,直接在水晶里引爆多好。”

  赫蒂也慢悠悠地说着:“是啊,反正这种‘水晶’是从石头里炼出来的,又不值钱……”

  脑子正常的魔法师们不会使用一个会把储能晶体一起炸掉的爆裂法阵,这是因为储能晶体价值高昂,而他们只需要在爆裂法阵上加一个将能量导出的结构,就可以在保住水晶的前提下释放出爆裂魔法来,既然效果完全一样,又何必毁掉一块水晶?

  但如果有一种水晶,它储存的魔力根本无法导出,而它本身又压根不值钱呢?

  那这玩意儿简直就是天生为自爆准备的——它的性质简直和它的发明人一样耿直而头铁。

  高文脑海中瞬间浮现出无数令人激动雀跃的大胆想法,这些想法都伴随着璀璨的火光和震撼人心的鸣响,它们是未来,是希望,是捍卫人民与土地的利剑与坚盾,是驱散试制火药失败所产生的阴云的一道光……

  是艺术。

  艺术的都不行了,跟卢浮宫一个等级的。

  高文把那些激动人心的想法压制好,并突然脸色古怪地问了个很实际的问题:“咱们怎么把一个爆裂法阵刻在一个只有米粒大小的水晶上?”

  赫蒂也冷静下来,并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随后不甚肯定地说道:“或许……不必非要刻在水晶上,因为这是一个‘干涉型’的法阵。”

  (妈耶,后天上架!)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7995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