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七十八章 符文扳机与琥珀的摸鱼时间

第七十八章 符文扳机与琥珀的摸鱼时间

  瑞贝卡得到高文的夸奖显然相当受用,就差没有晃着尾巴上来主动要求再夸两句了(如果她有尾巴的话),而高文则在夸完之后认真观察着这个新式熔炉的结构,他已经发现这上面有很多东西是自己最初并未设计的,而这些多出来的结构中有一部分可能是汉默尔基于铁匠经验的改造,另一部分则肯定是瑞贝卡的手笔。

  汉默尔可不懂得如何在符文与法阵上做变动。

  “这个结构是干什么的?”高文指着熔炉下方那些连接在一起的踏板、连杆与铁板,这些结构显得很精巧,恐怕是汉默尔用铁锤一点点打造出来,它的一部分与地面上的石板贴合在一起,另一部分则好像与熔炉的法阵结构有关,这让高文产生了一些隐约的联想。

  “哦哦,先祖您不是说要让身为普通人的铁匠也能控制法阵的开启和关闭么?我就设计了这么个结构,”瑞贝卡一脸得意地说道,“虽然新式熔炉是可以连续使用的,但也要有关停的能力,所以您看,这个踏板可以控制这个铁板的活动,铁板上有一个符文,而炉身的黑曜石板上是另一个符文,这成对的符文单独分开的话没有作用,但组合起来就会成为整个法阵的一部分……”

  瑞贝卡一边说着一边对高文演示起来,她用力踩下那个踏板,与之相连的铁板随之翻转并贴合在熔炉下方的凹槽里,高文这才看到它的背面刻着基础的元素符文——正好是炉身魔法阵所缺失的部分。

  这是一个开关,一个极其简单,但却富有创造力的结构。

  在这东西出现之前,魔法师们基本上都是直接用自己的魔力控制法阵运转的。

  但铁匠可不懂得如何控制魔力,所以他们很显然需要这东西。

  而在铁板翻转上去之后,整个熔炉的魔法回路便被接通了,高文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微微有气流卷起,紧接着地面上的石板表面便浮现出一些闪烁微光的纹路,而熔炉侧面的那些魔法阵也开始激活,上面的符文逐一点亮——炉膛中早已放入了木柴,此刻随着魔法阵的激活,这些木柴竟直接开始燃烧起来,并一下子腾起了熊熊的火焰,远比正常情况下木柴燃烧的火焰更加旺盛、更加灼热!

  瑞贝卡已经松开了脚,但那块铁板已经在机关卡齿的作用下被固定在炉体凹槽里,尽管这整套结构的精确度与工业产品完全没法比,但由于只需要将那个粗糙的符文推上去即可生效,它的工作状态显然十分完美。

  “再踩一下就回去啦!”瑞贝卡相当得意地指着那些连杆之间的卡齿,“我给这整套东西起名叫‘符文扳机’,就是用符文当传导的、可以扳动的机关!我跟您讲,您不要觉得仅仅把几个符文拆开重组一下很简单,我可是测试了好久,才确定这一对符文是最稳定、最通用的组合……”

  少女,你给这玩意儿起了一个超有B格的名字啊!

  看到高文有点发愣的眼神,瑞贝卡终于停下了兴奋过度所导致的不断balabala,带着点希冀与紧张地说道:“那个……祖先大人,您觉得这个东西怎么样?对了,除了这个符文扳机之外,炉子的其他部分都是汉默尔改造的哦。”

  “很好,很好,你们两个做的都不错,”高文发自肺腑地说道,随后注意到那位老铁匠竟然不在现场,于是好奇地问了一句,“汉默尔去哪了?”

  瑞贝卡挠挠头发:“因为造新炉子需要更多黑石和红黏土,他就带着几个学徒跟探索队的人一块去山里找材料了——探索队昨天回来的时候提了一句在山里见到了黑石。”

  高文哦了一声,这时候才突然想起自己找瑞贝卡是有正事的,于是一拍脑袋:“啊对了,我找你有事——你先看看这个,看有印象么?”

  他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了一块灰黑色其貌不扬的板结物:这是除去交给赫蒂的样本之外、他手头上剩下的最后一块“废渣”。

  瑞贝卡在看到这东西的瞬间就辨认出来:“啊,这不是我之前烧坏的那些废渣么?”

  “你仔细看这里面,”高文看出瑞贝卡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烧出来的“废渣”里其实混杂着别的东西,“这些一粒一粒的结晶体看到了么?你还记着自己是怎么烧出这些东西的么?”

  瑞贝卡这才注意到了那些细碎的颗粒,老实说,由于烧出来的废渣看起来都差不多,她凭目视根本辨认不出这是哪一炉的产品,但幸运的是她严格遵循了高文交代下去的“操作规则”,将自己烧制每一炉样品时的材料配比、时间、温度、炉窑编号都认认真真地记录了下来,只要确定这是最初几批样品里的,然后把当天所有的记录都还原一遍,很容易就能确定这些玩意儿是怎么来的了。

  听到瑞贝卡认真做了记录,而且很容易就能从记录里还原出当时的操作细节,高文着实是松了口气:在这个时代背景下,“详细记录”四个字几乎是不存于一般人思想中的,只有醉心于各种魔法研究的魔法师们会有这方面的粗浅概念,但瑞贝卡却不是一个能够搞研究的魔法师,她的火球术从来都只有大、超大、超超大、不知道多大几个层级,所以这丫头压根也没有养成过任何做实验应有的习惯……

  但好在她很听话,高文吩咐下去的事情,她是一点都不马虎的。

  而在高文研究着如何尽快将“爆炸的艺术”引入这个时代的同时,某个吃饱喝足之后闲着没事的半精灵盗贼却正徜徉在黑暗山脉的茂密丛林之中。

  当然,比较冠冕堂皇一点的说法是巡查领地边界,在黑暗山脉中搜索潜在的危险与财富……反正差不多一个意思,但凡是个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这就是摸鱼而已。

  拎着两把心爱的小匕首,哼着不成曲调的歌,琥珀就如行走于平地一般在岩石和树杈之间跳跃着,借助山林中无处不在的阴影,她的身影时不时便会消失在空气中,然后陡然出现在几十甚至上百米外,有时候身影闪烁一下,她的小匕首上还会多出一颗不知从哪摘来的野果,并随后被啃两口随手扔掉。

  这片昏暗的山中林地,对于既是精灵又是暗影大师的琥珀而言简直是量身打造的天国一般。

  “哈……真是个好地方……”

  站在一棵大树的枝桠上,琥珀舒舒服服地伸着懒腰,悠然自得地感叹着。

  尽管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还被黑暗山脉的赫赫威名给吓住,甚至产生过要不要找机会逃跑的想法,但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发现这里真跟那个七百年老粽子说的一样——压根就没那么恐怖。

  也是,魔潮都过去好几百年了,那些怪物被宏伟之墙和黑暗山脉双重封锁在刚铎废土上,山脉北侧这边等于是被层层保护着,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危险嘛。

  北边那些家伙真是自己吓自己,被吓破了胆。

  琥珀毫无自觉地在心中嘲讽那些摄于黑暗山脉凶名而不敢来此的“北边人”,却全然忘了自己不久前也是这批人里的一个。

  她在树杈上呆了一会,吹够凉风,便张开双手直挺挺地从树上向后倒下。

  在下落到一半的时候,她便进入了暗影形态,暗影的力量将她包裹起来,并一瞬间带她进入了那个与现实世界平行,但却几乎无人能步入其中的世界。

  树林里的风声虫声鸟鸣声瞬间远去,琥珀轻飘飘地落在地上,站在一个静谧而单调的世界中。

  茂密的森林不见了,这里只有丛生的怪石和崎岖的山路,少数枯死的树干横倒在山间,那些狰狞的枝桠就好像尖牙利齿一般指向暗影界灰蒙蒙阴沉沉的天空。

  这个黑白的世界就好像传说中的死者国度一般令人不安,但对琥珀而言,这却是个很令她安心的地方。

  站在这里,就会有一种到家了的感觉。

  但以前的琥珀却并不能经常来到这里。

  尽管有着卓绝的暗影天赋,琥珀在这之前却也并不是随时随地都能进入暗影界的,她只能大致感应到这个世界的“边界所在”,并比一般的潜行者更容易抵达这个边界,但若想完全穿过边界却很是困难,往往要么需要较长时间的冥想,要么就必须借助一些魔法物品、魔药的辅助才能办到。

  但是自从离开塞西尔领之后,这个过程仿佛变得简单了很多。

  只要集中精神,就能感受到边界的存在,只要调集暗影的力量,就能轻而易举地穿过边界。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熟悉与适应之后,她甚至能像现在这样花式入水地跳到暗影界里……

  虽然不是什么专门研究暗影力量的学者,也不是什么“超凡嗅觉敏锐”的法师,琥珀自己却也不傻,她隐约猜到暗影界变得容易进入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暗影亲和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当然进步肯定也是有的啦),而是这个世界本身恐怕正在发生变化,有某种力量导致暗影界和现世界的墙垒松动了。

  但目前为止,它的松动应该极为轻微,只有自己这个“怪胎”才能感受到它的变化。

  如果自己把暗影界的变化当成什么大发现,去找那些高高在上的法师学者老爷们说的话,十有八九会被他们当成疯子给赶跑,或者更糟:自己这卓越的暗影天赋和低劣的战斗能力会被他们视作一种天降的财宝,自己恐怕甚至没办法活着走出那些人的法师塔。

  琥珀在暗影界中徜徉着,享受着这个世界的静谧与安全,心中浮动着她的那些小想法。

  所以世界发生什么变化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嘛……

  但说不定可以跟那个揭棺而起的家伙说说?

  那家伙很像是会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感兴趣的类型,而且他肯定不会把自己按在实验台上切了吧……

  琥珀脑海中转着有的没的各种念头,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妈耶,今天上架——你们谁想到我这时候更新了?)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0036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