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黎明之剑 > 第一百三十章 大难不死的子爵

第一百三十章 大难不死的子爵

  城堡中的议事厅经过一番恶战,被摧残的面目全非,那些树人摧毁了所有门窗,它们身上滴落的毒液让原本华贵精美的地毯冒着刺鼻的气味,而高文最后的一击更是粉碎了议事厅东南角的整片地面,并且在墙上开了一个直达天花板的大洞——不管怎么看,这房子都必须修了。

  但比起莱斯利家族在这场灾难中遭受的损失,高文更心塞的是如此一番折腾,那邪教徒竟然还是逃了。

  万物终亡会,一个由堕落德鲁伊形成的异端教派,他们的邪术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皮特曼立刻开始准备仪式法术,准备追踪那邪教徒的气息所在:按照他的说法,这种紧急情况下进行的脱逃法术都有诸多限制,尤其是德鲁伊并不算擅长跑路的职业,其转移法术多需要借助植物的力量,所以对方很可能并没有跑远,一次转移之后仍然在城堡里的可能性很高。

  但就在老德鲁伊刚刚把施法用的树叶和油膏掏出来的时候,一声巨响却突然从黑暗的夜幕中传来。

  那是结晶手雷爆炸的声音,方位……似乎正是拜伦骑士所在的位置!

  高文脸色顿时一变,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快!去外廊区域!”

  然而等他们几个赶到拜伦所在地的时候,邪教徒已经失去了踪影。

  他们只看到一片被爆炸冲击波撕扯的四分五裂的藤蔓,散落在地上的血肉残迹,以及站在墙垛旁边、满脸无奈神色的中年骑士先生。

  高文看向拜伦:“你最好告诉我那个邪教徒被你一发结晶手雷炸个稀碎,这地上铺的就是他……”

  拜伦无奈地摊开手:“那你要乐意听这个我就跟您这么说。”

  高文:“……”

  “地上铺的确实是那家伙的一部分,但我没想到一个法系职业的身体竟然也可以这么结实,”拜伦解释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然后手雷就炸了,但那家伙反应实在太快,爆炸瞬间把手雷拿远不说,而且身上还藏着不知道多少保命的东西,结果最终就被炸断了一条胳膊,他本人逃进城堡后面的山林里没影了。我本想追踪,但他进入山林之后瞬间气息就像消失了一样。”

  “毕竟是德鲁伊。”高文皱着眉,拜伦这边发生的事情真是一波三折,先是邪教徒阴差阳错地撞上了虚弱状态的拜伦,随后是文盲教徒手接手雷版炎爆术,再然后是贴脸被糊了一发炎爆的邪教徒竟然跑了……只能说,那家伙实在是命不该绝,他注定不会死在今晚。

  高文很清楚自己已经重创了对方,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哪怕用法术跑路,那个邪教徒也不可能完全躲过钢铁风暴的余波,只是想不到那个五级的万物终亡会教徒不但魔武双修,还是个氪金战士,在那种情况下身上竟然还能留着保命用的道具……有钱人的玩法,有钱人的玩法。

  “不可能追上了,”皮特曼遗憾地看着城堡后的密林,那林子沿着坦桑矿山的西坡生长,一直和远方的森林连成一片,“德鲁伊钻进林子里,就以我们目前的人手,别指望能找出来。”

  “我们放跑了一个隐患。”菲利普骑士语气沉重严肃地说道。

  “不,按照万物终亡会的习惯,他们在一个地区的行动失败并且行踪暴露,那么除非有足够让他们不惜大量牺牲组织成员的重要目标,否则他们一段时间内绝不会再行动,”皮特曼摇了摇头,“一个不以战斗职业见长的德鲁伊邪教团能生存壮大到今天,凭借的可不是莽撞。”

  “不管怎么说,我们至少解除了这地方的危机,”高文叹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快,并赶快吩咐,“皮特曼,你去中庭,想办法解除那些受害者身上的魔法,能救出多少算多少,拜伦,菲利普,你们两个也去帮忙。”

  人命关天,三人接到命令毫无拖延,立刻点头答应,领命离开。

  “咱们两个回刚才的大厅,”高文又看向琥珀,“那位可怜的安德鲁子爵还被晾着呢。”

  一边说着,他一边转过头,准备离开这处屋顶。

  但就在他即将迈步的前一刻,黑暗中一道突然闪过的微光却吸引了他的目光。

  高文立刻停下脚步,来到刚才闪过微光的位置仔细查看,很快他便在一片狼藉并且已经开始枯萎的藤蔓落叶之间找到了要找的东西:那是一小节焦黑断裂的手指,手指上还戴着一枚小巧的指环。

  这很显然是黑袍邪教徒的残留物。

  “诶,你也有打完架搜尸体的习惯啊,我还以为你这么正派的人……”琥珀好奇地凑了过来,但刚说到一半便被高文手中的事物所吸引,“哎?戒指?而且还没坏?!”

  高文没怎么费劲就把这枚小小的指环从那碳化的手指上取了下来,戒指表面有一半已经被熏黑,但剩下的部分却还在星辉下闪烁着亮银的微光,这枚理论上直接面对了结晶手雷爆心威力的“饰品”就如琥珀所说的那样,竟然丝毫没有损坏!

  稍微擦擦竟然还挺亮!

  高文看着这枚戒指,眉头微微皱起,他依稀觉得这东西有点眼熟。

  很快他便想起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之物。

  高文摘下自己的手套,他手上正戴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戒指!

  没错,这就是……

  “我去定情信物?!”琥珀顿时大呼小叫起来,“跟这个邪教徒竟然戴一样的戒指!你俩啥关系?!”

  “你再瞎嚷嚷我真一剑把你拍地上你信不信?撬都撬不出来那种!”高文对琥珀怒目而视,接着低下头,把两枚指环靠在一起,“看来果然是秘银之环……”

  “秘银之环?”琥珀这才隐约想起高文手上的指环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她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次王都之旅,想起了高文提起的那个叫做my  little  pony的秘银宝库代理人——虽然她当时没能跟那位代理人小姐碰上面(见面当场被打飞,没看到脸所以算没见过面),但高文从代理人手中得到的戒指她却是见过的,“秘银宝库?!”

  随后她反应过来:“你是说,那个邪教徒很可能跟你一样,也是秘银宝库的‘高级客户’?!”

  “这种指环不可能是随随便便发放的,而若非重要物品,一个邪教徒也不可能出来报复社会的时候都把这玩意儿带在身上,”高文点点头,“看来……秘银宝库的生意做的真的很大啊。”

  琥珀目瞪口呆:“他们也不怕那帮邪教徒把他们也给‘归亡’喽?!”

  高文却无所谓地笑笑:“他们连元素君王的订单都敢接,有什么不敢的?”

  随后,他又在屋顶上仔细搜索了一下邪教徒留下的痕迹,但除了手头的这枚指环之外,再无别的收获。

  别的东西是真被炸稀碎了。

  随后两人返回了之前战斗过的大厅,那位坦桑镇的领主,莱斯利家族的安德鲁子爵先生还在原地待着。

  事实上他也压根没法去别的地方——被堕落德鲁伊的邪术侵蚀、折磨了这么多天,再加上本身就没什么超凡实力,完全靠魔药提升才勉强获得一点魔法能力,这位安德鲁子爵在法术抗性和体质等方面与普通人几乎没多大差别,甚至因为平常嗑药过量还更加虚弱一些,这时候哪怕不再受邪术影响了,他那虚脱无力的四肢也不足以让他挪动地方。

  他只能瘫倒在自己的椅子上,眼睁睁地看着一帮人打打杀杀拆掉了自己的半个大厅,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再眼睁睁地看着高文和琥珀回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之前战斗的余波并未波及到他身上,这位子爵先生到现在还是完整无缺的。

  “邪教徒跑了,”高文来到安德鲁子爵面前,没有隐瞒地说道,“不过他应该不会再回来——短期内是这样。”

  大难不死的子爵先生艰难地转动着眼珠,他深吸了几口气,喜悦与忧虑都不加掩饰地流露在脸上,但他首先还是气息微弱地开口道谢:“感谢您的救援……公爵阁下,我现在觉得与您交好真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咳咳……我快饿死了,能先给我一些食物么?”

  高文摇摇头,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个小水晶瓶:“虽然我很想现在就给你饱餐一顿,但你最好还是先喝点这个。”

  安德鲁子爵疑惑地看着小瓶:“这是……”

  “我领地上的德鲁伊调配的药水,能补充你的体力,顺便修复你的内脏,”高文把药瓶塞子拔掉,凑到这个连药瓶都拿不住的人嘴旁,“你全身的器官都快枯死了,这时候吃下食物只能让你一命呜呼,你得先用药水缓过这口气来。”

  皮特曼虽然很多时候都在领地上兜售毫无卵用的“幸运药膏”,但他调配的那些功能性药剂还是实打实有用的,喝下体力药水之后没多久,安德鲁子爵的脸色便明显好了起来。

  高文这才开口询问:“关于那个邪教徒,你有什么情报能告诉我么?你怎么好好的就被万物终亡会那种组织给盯上了?”

  安德鲁子爵努力抽动脸皮,似乎是想做个苦笑的表情,但最后还是未能如愿,他只能长叹口气:“唉……只怪我挖出了不该挖的东西。”

  “挖出了不该挖的东西?”高文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我挖出一块永恒石板的碎片……”

  https://www.lvsetxt.com/books/20/20792/82187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vsetxt.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lvsetxt.com